2008年5月21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马哈迪的开局背后隐藏了什么?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What’s really behind the Mahathir gambit?
作者∶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1-05-08
翻译∶CC LIEW

在2002年6月29日我撰写了以下的文章,至今也已经快六年了。马哈迪当年还在担任首相的时候,在巫统的全国大会中的演说中,突然提出辞呈,我的那篇文章就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写的。很肯定的,马哈迪在那个星期天宣布辞去巫统职务的决定把大伙给吓呆了。也许我们可以回味一下这篇六年前的文章。

「马哈迪心目中的继承人其实是国防部长纳吉,而不是副首相阿都拉。」一位巫统内奸紧张兮兮的说道,当时我们在吉隆坡郊外的一家隐秘的咖啡店会面。「马哈迪真的计划好在今年年尾下台,不是明年!」

「你确定没有被跟踪吗?」巫统内奸用手摩擦他的双肩问道。

「当然不会!」我回答。「什么理由我会被跟踪?」

「谁知道?你可是《内安法令》前拘留犯哦!我肯定特别小组的人一定是在监视你的行动。」

「别担心!」我给他保证。「我会确定骑着我的摩托车兜多几个圈,以摆脱我的行踪。」

译者著:
回教青年运动(Angkatan Belia Islam Malaysia,ABIM)-1971年成立于马大的左派回教组织,安华曾经是该组织的总秘书。在烈火莫熄运动中表明支持安华。


「务必记住,别泄漏我的名字。」他紧绷着脸,再三叮咛我。「你在为回教青年运动(ABIM)所写的文章中提到『一位前首相安华的亲信』,你这样子写法太危险了,每个人都会怀疑你所说的那个人是谁,虽然你没有说出他的名字。」

「不用担心」我再次给他保证。「我不会再犯这个错误了。」

「马哈迪没有计划在2003年9月过后退休。」这位巫统内奸在冷静下来后继续说明。「当时在闭幕献辞中,在他还没有机会把话说完之前,他们赶紧把他给包围起来,将他护送下台了。如果当时马哈迪能够把话说完的话,他会宣布退休的时间表将会今年底,而不是明年底。」

「为何马哈迪需要这样长的过渡期呢?他曾经在一个访谈中说过这样做会导致他像个跛脚鸭。」

「你以为马哈迪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宣布退休的吗?他可是照着演讲稿念出来的,他的宣布是早已经计划好的,这些都已经在他的演讲稿中写好了。」

译者著:
达因再努丁(Daim Zainuddin)在2001年6月初辞掉马来西亚财政部长的职位
独立新闻在线《野心勃勃要主宰银行业,达因与马哈迪失和导火线


「他们只公布他的开幕词的全部原文,可是却没有公布他的闭幕词,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他们公布他已经预先准备的辞职声明的话,会让整个事件看来不是偶发性的。他的家人知道这件事,达因也知道这件事。」

「嗯…为何你这么清楚呢?」我现在开始对这个话题兴趣了。

「达因当时有出席开幕礼对吗?可是在闭幕礼中,当马哈迪宣布退休时,他并没有在场。达因早就知道马哈迪会做出这个决定,这就解释了为何他没有在场,这些全部都是已经策划好的。」

「这也就是为何达因褫职的原因,每个人都相信,他并不是被马哈迪开除的。他只是想早马哈迪一步开溜吧了。」

「人们以为在马哈迪开除达因以后,达因的人将会遭到对付。结果他的人平安无事,达因保护了这些人。政府接管他们所有的公司,就因为他们是达因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人遭到处分,而且还帮助他们清还所有的债务。」

「在政府接管他们的公司前,他们无法摊还跟银行所欠下的近十几亿马币的贷款。现在,他们正坐拥几千万的钞票堆中。他们没有被对付,反而获得奖赏;他们没有一家公司倒闭,反而把负债还清了。」

「马哈迪和达因两个人确保他们自己的朋友和家人都受保护后,马哈迪在宣布退休。达因先行离开,然后把他自己的朋党给先救出来;现在每个人都安全了,马哈迪也就放心辞职了。」

「马哈迪自己不是说过他已经在很久以前就想好要退休的吗?在他宣布辞职的那一刻,当大家涌上台的时候,他就已经说了这句话,他说他已经在很久以前就决定了,这不是突然的决定,或是心血来潮的说话。」

「马哈迪的儿子也说了,他父亲的辞职是真的,他不会改变主意了。即使是姑里也被通知了,马哈迪要姑里继续支持他的继承人,可是伯拉,还有其他人并没有被通知。」

「当晚他们召开了紧急会议,马哈迪在会议中大骂伯拉,说伯拉擅自决定他的退休期限是明年的10月25日之后。当时伯拉去跟报章说是10月25日,接着,他说正确的日期还没有确定,可是大概会是在10月25日以后。这个宣布是自相矛盾的,而且马哈迪也不曾答应过这些。」

「马哈迪一直以来都对巫统的马来人感到很不悦,他在最近的退休演辞中痛批了巫统的马来人。」

「他并没有奚落回教党的马来人,他针对的是那些获得政府合同、计划和特许准证的马来人,这些人把政府给与的协助都变卖了,以供自己挥霍。那他说的马来人是那一种马来人?当然是巫统的马来人!回教党的马来人无法得到这些政府合同、计划和特许准证,只有巫统的马来人能够获得,他不高兴的是这些巫统的马来人。」

「马哈迪并没有企图要叫醒巫统的马来人,他只是在做闭幕礼的演说,同告诉他们为何他要放弃它们。他是在告诉他们他已经对他们感到很厌倦,他想摆脱他们,他不想再和巫统的马来人有任何的瓜葛。」

「可能马哈迪想给阿都拉·巴达威一些时间,让他有时间接手他的工作。」我说道。「这就是为何他决定给与长达16个月的过渡期。」

「是谁说马哈迪要伯拉替代他的位子的?」

「请再重复一次!」这实在太令我吃惊了。「那他到底要让谁成为他的继承人?」

「纳吉!」

「纳吉?」我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话。「你是怎么知道的?阿都拉·巴达威不就是老二吗?在传统上,就只有他有这个资格。」

「你几时见过马哈迪有按规矩办事的?你留意一下,就在他宣布辞职决定后,他召见了纳吉,还和他窃窃私语。他把所有的人都叫走了,只和纳吉在室内密谈了40分钟。他干嘛要这样做?这就是马哈迪的表达方式,他想要告诉大家,他心目中的人是纳吉。」

「如果是这样的话,马哈迪干嘛不干脆宣布纳吉为他的继承人呢?」我问道。「为何不表示出来呢?」

「马哈迪不能公开这样说,巫统绝对不会赞成的。如果他这样做的话,等同把纳吉抓去送死,他不要纳吉送死,他要纳吉接管他的位子。」

译者著:
莱士雅丁(Rais Yatim)-巫统元老,1978年开始担任森美兰州务大臣,曾经担任内阁部长多年。目前担任外交部长


「伯拉也不是这么容易让其他人接受的。」像莱士雅丁(Rais Yatim)这一类自以为很聪明的人将不会接受伯拉成为他们的老板,他根本看不起伯拉,他认为伯拉是个呆子。」

「可是马哈迪钦点了阿都拉·巴达威为第二号人物,为何马哈迪现在又不要他成为他的继承人了?」我问道,我心里觉得整件事非常矛盾。

「马哈迪看中了伯拉,那是因为他最安份,马哈迪不觉得他是个威胁。他知道伯拉不会把他推翻,或是在他决定去意之前抢夺他的位子。可是伯拉还没有赢得这个职位,他还未被选出来,他只被是马哈迪内定吧了。这就是为何要他们接受伯拉是有难度的。」

「可是现在马哈迪才发现伯拉无法胜任这个工作。你是否知道,他从来也没有过目内阁的文件。甚至大部分时间他也不知道他掌管的部门在干些什么。」

译者注:
依占(Mohamad Ezam Mohd Nor)-前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团长,反贪污运动主席


「你是否还记得,在去年被当局引用《内安法令》逮捕的你、依占(Mohamad Ezam Mohd Nor)、还有其他一伙人的事件吗?伯拉在国会中被问及是否你是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当时他否认了。他说如果你是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的话,他应该会知道,因为他必须在逮捕令上签字。既然它没有在任何的文件签过字,那就表示并没有人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

「伯拉并没有说谎或是在隐瞒任何事实,他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作为一名部长,为何他不知道他根本就不需要在任何文件上签字呢?他只需要在60天的扣留期结束后,当扣留犯被送往甘文丁扣留营的时候才需要签字。在《内安法令》下,他不需要在任何文件上签字就能逮捕一个人。这是完全取决于警方的决定。他连这个也不懂。」

「过去四年,伯拉并没有帮助到马哈迪。即使是在安华当老二的日子,马哈迪很少会碰到难题的,安华把一切都打点得很好,安华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可是看下现在,过去四年来,所有的问题都是马哈迪独自在扛着。」

「当安华还是老二的时候,每天早晨安华会花费15到20分钟和马哈迪交流。他会对正在发生的事,以及他所做出的,或是将做出的决定给马哈迪简报。马哈迪很放心的让安华来处理每件事。即使马哈迪出国了,安华还是会在电话中和他交谈一个小时,他会向马哈迪交待国内发生的事。马哈迪知道把国家交给了他是安全的。」

「可是这种事却不曾发生在伯拉身上。马哈迪必须凡事亲力亲为,伯拉甚至连自己的部门也管不了,更何况要管理马哈迪的问题呢?」

译者注:
1980年马哈迪由胡先翁手中接任成为首相后,在1981年宣布巫统党选中的署理主席职位将公开让党员自行提名挑战,换句话说,副首相的职位将公开让任何党员自行选择自己的人选,他将会在党选中保持中立。东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 Hamzah)当时对垒穆沙希旦(Musa Hitam)。最后穆沙希旦以722票比东姑拉沙里的517票胜出,成为新的署理主席和副首相。


「马哈迪心里明白伯拉无法胜任,可是他也不能把伯拉推开,让纳吉来负责,于是他给巫统一些过渡期,让他们自己来选择,就像他以前对姑里和穆沙的安排一样。他没有直接指定穆沙为老二,他让巫统自己来做决定,可是他却暗中支持穆沙,以确保他能够获选。」

「他现在又要重施故技了,他将会让巫统自己选择他们想要得继承人,可是他会先暗示大家,他要的是纳吉,而不是伯拉。这样做的话,这个决定将会是巫统而不是他做的。巫统知道马哈迪属意的是纳吉而不是伯拉后,两批人马就会进行厮杀,以争夺这个位子。」

「如果巫统把马哈迪所设下的过渡期给拉短的话,伯拉就不太安全了。现在有了这样长的时间,伯拉的位置开始动摇了,巫统将会给纳吉更多的时间来部署,这样长的过渡期并没有给伯拉带来任何好处,而是帮了纳吉一个大忙。」

嗯…马哈迪这次的辞职闹剧很肯定又是一个新的花招。如果这位巫统奸细告诉我的是事实的话,接下来的16个月就有好戏看了。

4 条评论:

匿名 说...

Aa representation on wangsa maju area, i am so disappointed with you.

tell us what had u done towards the case which happend today ,21-05-2008, at desa setapak wangsa maju.

all the "illegal" chinese stalls are being destroy by DBKL, but none of the malay illegal stalls get involve. Do u think this is fair to our chinese commodity? what had u done to protect our chinese welfare?????

CC LIEW 说...

are you sure you are talking to right person?

Probably your comment are referring to your YB in Wangsa Maju. I do not represent him and I do not even involve in politic as well.

I am sorry to know about the incident. In fact I just manage to know this when I read your comment. You may just drop by your YB service center and tell him what is happening.

I do have some relatives who are having their small business in Pasar Malam and I have been hearing these kind of thing happen again and again. I am sorry to tell you that I am as frustrated as you do. If you really serious in this case, go ahead to collect the info, take the pictures and find out who is the one who give all these nasty orders.

匿名 说...

i am sorry for being so rude and make a big mistake here. i am sorry i am really so anger that time. I apologize with sincere here to you. I am so so so sorry.

CC LIEW 说...

Do not worry pal,
I do not feel offensive at all, and my pleasure to have you visit my blog.
I might not be able to translate Wee's article in daily basic before he can fix the translator's work conflict problem. This is totally unnecessarily if double jobs occ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