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7日星期六

逐鹿问鼎∶落幕前的最后演出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As they play the final curtain
作者∶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7-05-08
翻译∶CC LIEW

「如果纳吉想要掌权的话他必须要在五月结束前下手。」一位匿名的巫统元老这样说道。「纳吉必须在下个星期向伯拉动手,如果纳吉选择继续等待的话,他可以不用再动脑筋了,因为很可能在六月份巫统就要到台了。」

在1998年,巫统分裂成两派。从这个1946年5月11日成立的旧巫统中,出现两个派系,它们是(新)巫统(Umno Baru)和46精神党(Semangat 46)。就在前几天,巫统庆祝党成立20周年纪念,可是在太子贸易中心的大厅(PWTC)举行庆祝大会的布幕写着巫统正在庆祝62周年纪念。当你使用马来文教导算术的时候就是会面对这个麻烦,巫统党员已经不懂如何正确的计算了。

译者注:
阿都拉欣(Abdul Rahim Tamby Chik )-前马六甲首席部长,曾于1999年涉嫌强奸未成年少女,惟最终没有被定罪


如果他们只是把年份搞错一两年的话,我们还可以原谅她们,可是20和62两个数字可是大大的不同哦!让我重复一次,在2008年5月11日,巫统庆祝他们的20周年纪念,不管那大会的布幕如何写都好,不是62周年纪念。让我们分清楚20和62这两个数字,别混淆了。我们可以原谅阿都拉欣(Abdul Rahim Tamby Chik)错把未成年少女当成是18岁的年龄,他自己说过他是以胸部大小来判断年龄的,而且,以胸部当作衡量标准的话,18岁和15岁实际上也差不了多少。但是,如果无法分辨一个未成年少女和62岁的女人的话,管他是看胸部大小还是什么的,这个理由是不能成立的。62这个数字相差太远了,巫统绝对不能因为只有20岁而去庆祝62周年纪念,这个错误是不能被原谅的。

译者注:
国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Nasional)是公正党于1999年4月4日创党时的原名,后来在和马来西亚人民党(Malaysian People's Party)联合后改名为人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Rakyat)


巫统总秘书是这次巫统「62周年纪念」庆祝大会的幕后操手。整出戏不过是让每个人忘记掉那场即将爆发的巫统第三次分裂。1988年的那一次是第一次大悲剧的开始,当时旧巫统被解散,接踵而来的是出现两个派系。1998年又是另外一场分裂,这次安华被开除后被打入黑牢,接着国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Nasional)诞生了,公正党最终团结了反对党,组成了一个称为「替代阵线」(Barisan Alterantif)的联合组织。是否在1988年和1998年的两次分裂只是巧合?第三次的分裂会在2008年发生吗?

是的!看来巫统每十年就会有一次的分裂,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在1988年和1998年之后,我们不会在今年2008年再次的见到这个局面。而巫统总秘书的这个把戏,将20周年庆祝大会当成是62周年庆祝大会,并不能防止即将在任何时候爆发的分裂。

他们说就快淹死的人会三次浮出水面喘气,然后才会没顶。如果你要挽救这个快淹死的人,你必须在他浮出水面的头两次就把他给救上岸。如果你让他在第三次沉入水中的话,他将永远也不可能在地四次浮出水面。华人说「四」就是「死」,如果过了第三回,就可以当他是没救了。这个道理可以使用在巫统身上吗?巫统今年将会是第三次下沉了,它是否会再从新浮出水面,做第四次浮现呢?我想当怀疑,我相信巫统在第三次下沉后,将会是最后一次。

「如果纳吉想要掌权的话他必须要在五月结束前下手。」一位匿名的巫统元老这样说道。「纳吉必须在下个星期向伯拉动手,如果纳吉选择继续等待的话,他可以不用再动脑筋了,因为很可能在六月份巫统就要到台了。」

这位巫统元老看来对他说的话蛮有自信的,他向我透露了一些著名和非常有权力的巫统头子的名字,以展示他所说的话确实是来自上头那些掌握权力的人的话。「很偶然的情况下」他告诉我:「罗斯玛叫我来告诉你,看下我是否能够说服你把你最新的一篇文章从你的网站上卸下来。」

「你跟她怎么说?」我问他说。

「我告诉罗斯玛,我和你不太熟。」他大笑的回答说。

「如果我不删掉又会怎样?」我问道。

「这样的话你就只有等待另外一封对付你的警方报告了,你准备这样做吗?」

我开始怀疑和这位巫统头子的这顿晚饭并不是单纯的只是为了交换巫统内部党争的事务,他同时也在想办法「搞定」我,因为我最新的一篇文章是关于罗斯玛打电话给苏丹,苛骂苏丹说我的文章把她和纳吉牵连到阿旦杜雅的谋杀案当中。

「即使是东姑安南也有麻烦」巫统头子加了一句话,「他们想要逮住马哈迪,因此他们把炮口对向东姑安南,想象一下就连巫统总秘书也恐怕不能自保,只要能够对付那个老头子,他们不介意牺牲掉东姑安南,你认为他们不会倾巢而出对付你吗?」

我不是很确定这是一个好朋友关心我的安危而做出的善意劝告呢?或是副首相和他那位即将成为「第一夫人」的老婆叫人传达给我的,带有隐含意味的恫吓。

我可以在今天的头条新闻看到一丝诡异,统治者协会(The Conference of Rulers)还没有对林甘影片事件的皇家调查庭报告做出结论,而内阁甚至也还没有见到这份报告,为何主流媒体报章却预知统治者协会和内阁将要发表的内容呢?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像这样的事,这简直就违反了《官方机密法令》。为了把马哈迪拉下马,连带的把东姑安南也给拉下来,他们可以不择手段的违反任何的法律。

看来好戏就快要上演了,当然这也该是时候了,可是更精彩的要算是巫统背后的那群人。马哈迪依旧是巫统政治的元老,你不可能正面对抗马哈迪,必须由侧攻。更重要的一点是,马哈迪正在以最快的时间计划把伯拉给拉下台。实际上,这些主流媒体报章都是由伯拉的「第四楼」所控制,因此首相和他的小喽罗们对幕后的一切难辞其咎。

很明显的这些都是对伯拉的暗算,上两周的事件清楚的表明了这一点。在国会的事件发展,证明了国阵的国会议员们正在起内讧。可是这场内讧也显示出,到目前为止只有东马非巫统国会议员,包括议长在内开始辞职不干,那些巫统小弟们还没有开始行动。

这就是为何会变得更精彩的原因了。这些大头目将会决定是否要采取行动,使用不信任动议对付伯拉。拥有这个势力的大头目是马哈迪、纳吉、穆尤丁和东姑拉沙里。如果他们单独行动是没有办法撼到伯拉的,可是如果他们团结起来对付伯拉的话,那将会是另外一回事了。他们究竟能否团结一致呢?如果他们能够办到的话,那安华和民联将会在这整个事件中扮演什么角色呢?

这就像早年苏联侵略阿富汗那样,最初谁也无法自立为王,直到最后很多塔利班小组团结起来,才摇身一变成为一支所向无敌的战斗队伍。不久之后苏联撤军,这也导致最后苏维埃联盟解体,因此这个政体今天也不复存在了。

如果伯拉、马哈迪、纳吉、穆尤丁和东姑拉沙里只是单独行动的话,杀伤力不大,最大程度也只不过是导致胶着的状态。如果他们互相格斗厮杀的话,民联将成为最大的受益人。只有在这些阵营融合成两个大队的时候,真正的战斗才能掀开序幕。如果这个局面展开的话,民联最终将会支持其中一方,以便能够影响这场A队B队大决斗的结局。

安华很巧妙的把43位国阵的国会议员收到口袋中。其实,在2008年3月8日的全国大选前,有很多候选人要求在反对党旗帜下竞选,可是安华劝告他们回到国阵旗下,这样才能确保能够获得胜利。这些人都是人民公正党的地下支持者,他们在公正党早期挣扎求存的时候给予了很多的财政支援。安华知道他们可以成为有用的「特洛伊木马」,暂时先按兵不动,直到必要时才揭竿造反。自上星期,有人已经「苏醒」显示他们的真正「本色」,而那颜色就是民联的颜色。

纳吉只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把伯拉给拉下台,替代他成为首相。《今日大马》在三个星期前重新把已经沉静下来的阿旦杜雅谋杀案给做了一番炒作,这是否只是个巧合呢?如果人民只能在伯拉和纳吉,两个人中选择其中一人成为首相的话,大部分马来西亚人会选择伯拉,虽然他的毛病一箩萝。而纳吉身上的坏事也实在太多了。

政治重组正在洗牌,而对巫统和国阵来说,政治重组是必要的。可是错误的安排将会导致国家走向灭国。民联有82个国会议席,国阵实际上只有97个国会议席,剩下的43个正在整装待发,这43个人将会决定最终到底是国阵,仰或是民联领导这个国家。

这里只有一个问题——一个外在因素,而第二个问题当然就是内在因素——巫统分裂。如果东姑拉沙里和穆尤丁合作对抗伯拉和纳吉的话,那将会是一场好棋。东姑拉沙里和穆尤丁将握一把枪,而伯拉和纳吉握另一把枪,而子弹则是由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把持,可是要把子弹交给那一方将由马哈迪决定。那东姑安南手中的那颗子弹有是什么呢?喂!我们不能够在今天就把整个故事告诉你,就让纳吉和罗斯玛继续冒冷汗吧!罗斯玛可能需要对我刚写的,关于她的故事向警方报案,因此,让我先卖个关子。

无论如何,他们想要怎样安排都好,他们最好越快决定越好,如果他们继续拖三阻四的,那接下来他们再做些什么动作也无济于事了。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可能不需要再争着这个首相的宝座,他们只能继续争做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座位了。嗯…我在想,我是否还有机会在10月份看到我的煽动案被带上法庭呢?世事难预料,不是吗?

7 条评论:

jermin 说...

你好快,而且翻得很好,自叹不如。
http://jermin.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18.html
请指教

CC LIEW 说...

谢谢jermin大大的回复,您的翻译做的非常好,我实在甘拜下风啊。
已经在您的部落格留言。

Tzu Yen 说...

太好了!有两位大侠“拔笔相译”,马来西亚的中文读者有福了!
谢谢!加油!

jermin 说...

谢谢您的回复,您也太过抬举我了,我看了您与另一位高手的翻译后,小弟实在是自愧不如,无地自容。已email回复。
(Ooii?原来是祖严认识的。。。)

CC LIEW 说...

谢谢祖严大大,只是兴趣吧了。您的支持就是我们的原动力。

CC LIEW 说...

谢谢泽民大大,已经发了封猫解释细节。
您也请加油!^_^

P/s:我并不认识tzu yen大大,可是现在认识了。呵呵。

jermin 说...

oh!还以为你俩是认识的,因为是祖严介绍你的blog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