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4日星期四

毫不留情∶煽动和侮辱回教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Sedition and insulting Islam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4-09-2008
翻译  ∶ECS283

若说我在以往的审问里学到的事情,〔当然,他们称之为「录取口供」不是「审问」〕那就是警察会说一套,做一套。

政府已经封锁了《今日大马》。当然,我的意思是这个网址www.malaysia-today.net。不过这无所谓,在封锁之前,服务器已经关闭,卖掉了。所以,在某些程度上来说,在封锁之前,《今日大马》已经不存在了。《今日大马》在那之前已经「死了」,那他们又怎能伤害它呢?

不过所有的东西并没有失去。在新加坡、印尼、和美国的《今日大马之友》在早些时候已经从旧的《今日大马》服务器里备份资料,还在全球开设了几个镜象站点。

虽然每个服务器使用不同的网址,不过它们之间的联系方式是独特的,因为当其中一个站点在更新了资料后,其他的也会跟着更新,只是根据个别的服务器,其中会有五到十五分钟的延迟。

《今日大马之友》已经考量过,若网站在个人操作之下,所冒的风险是非常大的。所以在三八大选之前,他们决定结合及「企业化」《今日大马》。当然先决条件是《今日大马》的旧「管理层」有意放弃网站的控制权。然后《今日大马之友》说,万一我被送入监牢,他们也会确保网站的日常操作。

今天,为了普世拉维(Pusrawi)医药中心的奥士曼(Mohamed Osman Abdul Hamid)医生的医药报告和法定声明刊登于《今日大马》的事,我被叫到去武吉阿曼。看来《今日大马》似乎违反了马来西亚的煽动法令,所以警方要我承认我拥有《今日大马》,全日拥有网站的操控权,利用这个网站刊登这两份医药报告和法定声明。

警方实际上对我的反应感到气愤。李副警监很恼怒地说他一向来很尊重我和看得起我,但是由于我空洞无聊及躲闪的反应,他改变了他原来对我的看法。我对他们所有的问题都是:「别问我,问《今日大马》的持有人」,「那问题和这个课题无关」,「你对《今日大马》没有法律约束力,因为《今日大马》不在大马」,「证明给我看那些文件都来自《今日大马》」,「那些文件都不是来自《今日大马》,它们都是来自另一个网站」,「提控我吧,我会在法庭上回答」,「反正你都要提控我,我又何必回答」……诸如此类的。我必须承认连我自己也很讨厌我这些胡言乱语般的回答。

若说我在以往的审问里学到的事情,〔当然,他们称之为「录取口供」不是「审问」〕那就是警察会说一套,做一套。例如说,他们问我有关我在2008年6月18日签下的法定声明书,然后说有关的调查是有关我签下一份虚假的声明。基本上,警察是要我证明我所签下的声明不是谎言,我也真的有来自可信赖来源的情报。但是当我让他们对我的答案感到满意,稍微证明我没有撒谎的时候,他们就转个弯,告我一个刑事毁谤的罪。签下一个虚假的声明的课题根本和那些扯不上边。

虽然在112条文下已很清除说明我的口供被录取是限于制作虚假声明的刑事犯罪。警察的计谋其实很简单,先是说你撒谎,让你去证明你并没有撒谎。然后,当你拿出证据的时候,他们就利用你提供的证据,告你另一条罪。换句话说,你提供合作,给他们答案,让他们满意后,这些全部就用来钉死你。当你证明你在这条罪名下是清白的时候,他们就用这个证明来控告你另一条罪。「头」的话我赢,「花」的话你输。无论怎样,到最后都是他们赢。

马来西亚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说他们会持续封锁《今日大马》。我也希望如此。我当然不希望他们解禁,不过我现在暂时不想公开其中理由。尽管如此,他们说他们封锁《今日大马》是因为它侮辱了回教和先知。

实际上,有上千个网站侮辱了回教和先知。不过这些网站都没有被封锁。为什么呢?让我来解释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会给你们看看一大堆这些网站,它们所做的比《今日大马》所谓的作为来的偏激恶劣。

回教重大的分析!

《可兰经》的矛盾,不一和错误例子

完美《可兰经》里的不完美

《可兰经》语言和文法错误

《可兰经》的矛盾

自由信仰

提供回教另一面的完整网站名单

如我所说,有上千个完全破坏回教的网站。基本上,这些网站都说回教,先知和《可兰经》是虚假的。不过这些网站都没有被封锁。虽然他们完全地诋毁破坏回教,但是他们都没有被封锁,因为他们没有反巫统或反国阵。那才是原因。

马来西亚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和警方也许会说这些网站都是海外网站,所以他们无法可施。那么,《今日大马》也是一样啊,不过他们就有法可施。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2 条评论:

SusuTeh 说...

政府劣质的管理网络,确实失尽公信力!
连原则都能出卖!还有什么不能卖?

西西留 说...

是的,就剩最后连自己的种族也出卖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