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5日星期一

一封马来人写给三十五岁以下华人的信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
作者  ∶Rustam Affendi
发表日期∶12-09-08
翻译  ∶西西留

亲爱的朋友们、我挚爱的大马人的大马,

我很抱歉,因为这封信是使用巫英混合所写成,这让我觉得「比较能感情流露」。

我的名字叫鲁斯丹阿凡提(Rustam Affendi Abu Rahim)
国民身份证号码 721224-08-5737
我是一名雪兰莪武吉布伦东(Bukit Beruntung)公正党的支持者。

我们的这场大聚会的前夕,2008年9月15日星期一晚上八时,在雪兰莪市议会体育馆,我觉得有很多《今日大马》的访客都是在空谈,都是空洞的谈论,没有行动,只是说说吧了。

是否今天的中华民族/大马华人都只是在自己顾自己,仿佛是『怕输』心态,你们只能在叫骂,你可以使用三字经,骂这个,骂那个,可是仅是在《今日大马》而已。

事实上,当确实的聚会在2008年9月15日星期一晚上八时到来时,一个人影也没有!(如果超过一万人的话,砍掉我的手指啦!)结果,又再重复同样的旧理由:

「哦,我感到很抱歉,我有重要的会议/约会。」

「呃,我恐怕不行,有重要的突发事件要处理。」

最糟糕的是:

「我感到很抱歉,我需要照顾我的家人。」

在2008年的今天,大马年轻华裔更加自己顾自己。在2008年的今天,大马年轻华裔不再是马来亚土地上被杀害的三十万同胞的后裔(根据马华的说法)。

我挚爱的曾祖父在我年幼的时候曾经告诉过我有关战争的悲惨故事,一个不为人知的真实故事。这里我要重新回忆这些故事。

我的曾祖父名叫莫哈默尤索夫(Mohd Yussof bi Jannah)曹长(英国警察),在日本侵略槟城时,他服务于槟城的警队中。故事发生在1941年12月8日至17日。

一、所有英军或马来亚兵团的部队被调遣到新加坡作为最后的防线。

二、只有警队留守以照料整个槟榔屿。

三、英国留下大量的各类武器。

问题是:

你知道是谁在1941年12月8日至17日这段期间包围槟榔屿吗?

一、一小批的警察

二、一小批的自愿公众人士,比如警卫团(Auxiliary Police,AP)还有其他人士。

三、槟城人民组成的伟大战士们,他们包括了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和其他种族。

因此,当时反抗军当中就是这些人民,其中槟城华人占了总数的八成。我曾祖父常说,在为这场捍卫国土,为期八天的槟城保卫战而感到光荣。他的上千名同僚及朋友们以槟城之名壮烈牺牲,而我曾祖父也出世于槟城的甘榜拉娃(Kg Rawa)。

我重申……成千上万的槟城人以槟城之名壮烈牺牲,不是为了马来亚,不是为了苏丹,更不是为了华人,或马来人,或是印度人,这就是历史的一部分。

气志如山河啊……

在2008年8月16日星期六,我在补选提名日当天来到了峇东埔,当时在那里有超过六万人。重点是:

一、那里有上千的马来人

二、那里也有上千的年轻印裔

三、上千的华裔,可是都是三十五岁以上的中年人,林冠英、林吉祥,还有所有我尊敬的行动党领袖们,可是很可惜:

四、少过一百名三十岁以下的年轻华裔出现在峇东埔……

这就是为何我说今天的年轻华裔(三十岁以下)都是群懦夫中的懦夫。来吧!朋友,年轻大马华裔们,如果我的祖父能够和你的祖父在槟城奋斗,六十七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在来一次!团结一致。

安华说过,「这不是巫统的国家,这是我们的国家」(INI Negara bukan UMNO yang punya, INI Negara KITA yang punya)。马来人的孩子,华人的孩子以及印度人的孩子,全部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K I T A)。

因此,请回去问问你的叔伯、你的父亲,以了解马来亚的真实故事。不要在《今日大马》吐苦水,说三道四,这些全都是懦夫的表现。如果警方要使用内安法令抓我,那就动手把我关入监狱吧!

我是武吉布伦东的鲁斯丹阿凡提,大家都认识我。

就这样,大马人,请保重!

祝拉惹柏特拉开斋快乐,上苍保佑你。

瓦斯阿兰(Wassalam)

鲁斯丹阿凡提敬上
(Rustam Affendi Abu Rahim)
ianketam1972@yahoo.com.my

10 条评论:

匿名 说...

亲爱的鲁斯丹阿凡提,
虽然我已经超过35岁了, 但是我仍然表现的像一个懦夫, 只敢使用匿名在网路上回应。

我同意你的论点, 少于35岁的华人绝大部分是懦夫, 超过35岁也强不到那里。

你懂得东亚病夫到底是在讲谁吗?


一个想去Kelana 体育馆又担心交通阻塞的人留

weng135 说...

这就是华人的通病!常常只会批评别人,永远认为自己就是最优秀的民族!华人们呀!快醒醒啦!!现在不是叫你们去暴乱!!是和平的聚会而已!!

匿名 说...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以你的热诚,虽然现在默默无闻,但我相信你将会成为一个政治人物。但是,不出席政治集会就被冠予懦夫?!你像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用天下乌鸦一般黑(三十五岁以下华人)来进行归类,谁教你的逻辑?!你和那个哈密瓜部长是同类哦!他说内安法令也可当成人身保护令!?你这指鹿为马,指桑骂槐的伎俩也想博出位?

匿名 说...

我承认我没出息,只会在网上肚懒网上骂,你知道吗?好多马来人说华人有钱,可是有钱的华人就只有那小部分啊!还有90%的华人弟子每天还得拼搏着过日子,我就是其一。我每天都得过着可以死不可以病的日子。手停口停,父母孩子要养,还有一大堆贷款要还。谁执政都好,我的生活还是会这样下去,(当然,民联执政会更好)所以呢!大聚会我想都没想过出席,很窝囊是吗?我认,我能够做到的就只有把票投给民联以及精神上支持它。sorry !!!

weng135 说...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和立场,既然你选则用手上的一票来支持,那也算是尽了责任呀,没人会认为你是窝囊的。我是觉得那些只会在网上喊打喊杀的,又不出来投票的同胞们不知所谓咯!其实我自己也很惭愧的,以前的我是只会骂政府,但是不曾登记过,因为觉得国阵怎样都不会倒的,不想浪费时间。结果,当我醒觉时,已经身在国外,在这次的大选中未能尽一份绵力。所以,希望那些和我以前抱着同样想法的同胞,快站起来吧!团结就是力量!!

匿名 说...

楼上那位说东亚病夫的,你这样就不对了。日治时期,汉奸的定义就是有人在你的左脸打了一巴掌,并骂你是懦夫是,你会笑着把右脸迎上去,并自称对,我就是东亚病夫。人必自律自重,然后人恒敬之爱之。拿出点尊严来,你不是懦夫!那位阿凡提,你算哪棵葱?我是三十岁以下的华裔青年。我不认识你。我只是觉得你的言论要表达的是三十岁以下的华裔子弟(是行动党员也好,马华党员也罢),不去现场以行动声援支持公正党顾问安华的政治革命夺权集会的话,就是懦夫一个。你骂我们懦夫是因为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胆怯,怕会被内安法令逮捕拘留,就好像陈云清社记那样的不公待遇。最后一段,你还表明了你的壮志凌云的气概,不畏强权,抗争到底的骨气!我的评语是,将来若是你成为了政治人物,也是种猪极端分子一个!

社會觀察家 说...

據我觀察華人群,
20歲及以下的會問"什麼是政治?"

21歲~~28歲的, 有一半沒有去登記投票權。
嚴重的政治冷感。

29歲~50歲的, 從小就被長輩用五一三嚇到大。 LPC 大極都有限。私底下會抱怨,但是極少涉及政治活動, 最多是5年一次的大選政治講座。

西西留 说...

看来这篇的回响很大,印象中西西留的帖子从来不会超过五个回应的(不晓得上面的大大是否都是同一个人?)他的个人email就在文章下段,大家可以写信给他,给他说说自己的看法。

对于社会观察者,所言极是。
这是华社目前普遍的现象,也是国阵政府可以制造的假象,让非马来人觉得这个国家的管理你我没份,继续做他们的苦力,把所得税全部用来养他们的朋党。

我必须告诉以上留言者,华社从来也没有放弃过斗争,在紧急状态下的十年,在战斗中被击毙的华人大概占当时总人口的一成,如果包括其他非武装人员、政治工作者在内来算的话,大马华裔参与政治斗争的人数是总华裔人口的两成至三成。换句话说,当时十人中有三人是从事政治活动的,无论是左派或右派。

这个情况一直延续到以敦拉萨为首的马来民族主义分子主导了国家政治后,华人的政治活动才开始走下坡,一步一步的被腐蚀。

华社今天的冷漠因素非常复杂,尤其是需要追溯到独立前后华社中两派不同的知识分子不同的理念所造成的冲突,一批是早年在英殖民地时代培养出来的二毛子,一笔是受中国五四运动所影响,亲中的知识分子。

那是历史的错误,也是中国大陆长期战乱分裂所带来的影响。今天大马华人所需要的是一个主张,一个新的理念,才能重新再产生凝聚力。这个需要强有力的政党和政治家的魅力才能达到。我相信我们年轻一代在三八冲击后能够酝酿新的思维,希望在数年后可以看到出类拔萃的华裔政治家出现在本地政坛,真正领导华裔,制定方向,与友族们共同打造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

社會觀察家 说...

在这之前我也是政治冷感的人, 一直到最近几年吧生发生了惊人的查宫舞弊案、港口舞弊案后,才意识到不能沉默下去。

参与政治方式,我选择『网路超限战』。
这主要是我在家里拥有上网设备, 观察周遭同事只有区区不到5% 在家里有上网的设备, 他们的政治新闻来源局限在报纸及电视而已, 但是我们知道这些都是BN 所控制的。所以我设法利用公司里完善的电邮系统突破BN 政府的新闻垄断手段。

308大选前, 超限战武器来源由独立新闻在线、当今大马及佳礼论坛提供,主力武器是佳礼论坛的『選民最不能忘記的國陣政府作為與國家現狀事件簿(已收集1xx項』, 直接电邮到我所有联络簿的人。 到最后还有人打印出来, 拿回家与家人分享。 到308尾声, 在野党办的集会出席人数,大家只相信独立新闻在线、当今大马提供的数据, 因为我们发现传统报纸都报导的人数都比实际的少很多, 完全没有公信力可言。

308大选后, CCliew大及Ecs283大的RPK 翻译系列就是超限战主力武器了。
我直接电邮出去的有15位及这15位再转寄的约有50位,个人估计最终总人数约有200名。 所以这200位就是《毫不留情》及逐鹿问鼎的基本忠实读者了。

每个人都有权力选择参与政治的方式, 运用智慧来判断,善用手中的一票,我们可以决定未来会更好。

西西留 说...

哦,原来社会观察家就是论坛的你唔好彩大大?
难得难得,您的这个贴是长青贴,每次都有很精彩的辩论,您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啊!

网络的确实是个武器,同时在马来西亚这个政治环境已经发挥的淋漓尽致,可说是我们作为大马网民的自豪。

可惜本地华裔还是无法做出更深入的内部报道,也许正如某人对我说的,马来西亚就一个黄明志,空前,同时绝后。叹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