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0日星期六

郭素沁是一个更大目标下的工具:回教党加盟国阵

出处∶Malaysia Waves
原题∶Teresa Kok was A Tool To A Bigger Objective: PAS Joining BN
作者  ∶Tulang Besi
发表日期∶20-09-08
翻译  ∶西西留

当这个事件被炒起来后,基尔利用他那著名的报案书继续煽风点火。与此同时,在部落格和互联网世界中,「压制祈祷声」的谣言扩散。相信我,在马来人之间,这个谣言如火燎原。可是,更加令人感兴趣的是这些谣言出现在回教党社区的情况比较频密,差不多每个回教党员都收到这样的谣言,而箭头都是指向郭素沁。

我对郭素沁被释放感到非常高兴。可是,我们是否完全她为何被逮捕吗?

对于郭素沁在臭名昭彰的法令(马来文ISA可称为『Akta Ikut Suka Aku』)下被释放,我感到非常高兴。我祝福她万事如意,恭喜她重获自由。

我们都知道,回教徒祈祷召唤声(azan)的课题是导致郭素沁被逮捕背后的主要因素,可是我们也被告知郭素沁和这场祈祷风波毫无关联。林吉祥在说话在《当今大马》的报道:

「我们也听到有人指责马华有份参与逮捕她的行动。」

「郭素沁被逮捕的理由是根据她被逮捕前一天的一份报案书。这份有关祈祷声课题的报案书是蒲种马华的主要人物所做出的。」

当这个事件被炒起来后,基尔利用他那著名的报案书继续煽风点火。与此同时,在部落格和互联网世界中,「压制祈祷声」的谣言扩散。相信我,在马来人之间,这个谣言如火燎原。可是,更加令人感兴趣的是这些谣言出现在回教党社区的情况比较频密,差不多每个回教党员都收到这样的谣言,而箭头都是指向郭素沁。

现在很多人假设这些动作都是困兽之争,企图在马来人之间制造敏感风波。可是实际上内有乾坤。

整个「阿末事件——祈祷声事件——郭素沁被捕事件」的短期目标只有一个:拉拢回教党加入国阵,重整回教党——巫统轴心。所制造出来的宗教紧张是希望说服大部分回教党党员,从部分回教党区部中争取他们支持回教党——巫统的主张。这些都是为了「推动」巫统派系的最初步骤,而这些几乎都生效了。

郭素沁被当成代罪羔羊,或是被迫当成是工具,以确保他们邪恶的计划能够成功。我在这里所写的并不是理论,这是由极可靠的消息来源所提供的消息。

简单来说,这是回教党中的巫统派系的鼓动,以获得回教党党员的注意力,推动他们的回教党——巫统轴心的建议书,以获得党员巨大的支持。

我们必须不能忘记,不管巫统部署的是什么计划,它的枪口通常必须有「实质」的利益在里头。唆使回教党加入巫统就是国阵和伯拉的「实质收获」。

郭素沁的课题也和我之前的文章有关,我在下面做了引述:

国阵逮捕部落客的选择性非常诡异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三名著名的部落客已经被丢入牢中(自从回教党——巫统的故事揭露后),他们是:

一、三轮车夫(Penarik Beca)
二、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Raja Kamaruddin)
三、踢那家伙(Kickdefella)

从整体来看,里面蕴藏着某种规律。是否留意到其中两位部落客:「三轮车夫」和「踢那家伙」都是有关联到,或是至少表达他们对胡桑慕沙(Husam Musa)的支持有关。再加上,这两位部落客分享了对回教党内部派系分歧的揭露(简称「巫统派系」,Fraksi UMNO,F.U.),这些人一直以来都背着每个人在和巫统洽谈。

「三轮车夫」被逮捕可说是最有意思的,它发生的时间刚好是整个秘密会议在公众面前被揭露后。实际上,也就是「三轮车夫」最先开始揭露的。他甚至爆料说回教党领一行人去和国际伊斯兰教运动讨论回教党——巫统轴心的可能性。当然,这帮人的建议最终被拒绝了,白忙一场,空手而归。

在不久后,「三轮车夫」因为发布一张侮辱马来西亚警方的图片而被控煽动。实际上,他把RPK的网站中的一篇文章从头到尾的转载时,可能没有留意到图片中警方的象征已经被更改了。如果有任何事,应该是RPK应该为这个标志的事情而被逮捕,而不是「三轮车夫」。

「三轮车夫」在回教党活动份子和党员之中备受信赖,他是回教党的资深党员,而且在早期的「宗教师领导」时代已经活跃于党内。很自然的,他所写的文章在回教党阶级之中非常有分量。

「踢那家伙」发表了一篇名为【聂阿兹被「雪藏」的声明】。很多读者可能没有留意到这篇文章,可是那些对回教党内部活动敏感的人来说,这是对巫统派系的一个致命性揭露。这意味着巫统派系现在必须快速掩盖,以弥补他们在回教党党员间的公信力。

「踢那家伙」有很多读者,其中大部分包括了回教党党员在内。而且他身在哥打巴鲁,同时和回教党领袖们有密切关系。他发布的文章「确认」了文章的权威性,因此当这篇文章出现在他的部落格中时,很少回教党党员会质疑聂阿兹是否真的有发布过这个声明。

大家务必不要忘记,督古鲁(Tok Guru,人们对聂阿兹的尊称)在他的声明被「热卖」中时,这些亲巫统派系只剩下最后一道防线,那就是对这篇声明的真实性提出质疑,这个企图可以在这篇文章中看到。

可是当「踢那家伙」发布这个声明时,所有的疑问犹如云开见月。「踢那家伙」在消息来源上比较可靠,因为他和胡桑慕沙及督古鲁靠的很近,因此他的确认掷地有声。

至于拉惹柏特拉,我们已经知道他对巫统领袖的各种揭露。可是人们不该忘记,他也使出了手段,散播关于「亲巫统派系」的肮脏伎俩的资讯。他的爆料其实把资讯散播各阶层,而不单止于某群人。

拉惹柏特拉揭露了塞夫的诡计,他所得到的效果出乎与我们说了解的。对回教党来说,它几乎击溃了亲巫统派系。许多的高级领袖和许多的宗教司理事会(ulama council)成员被告知「医药报告」的存在。这明显的证明了安华涉及鸡奸的行为的合理性怀疑已经被排除。

过后,很多在理事会的成员觉得如果要保护回教党的形象的话,他们应该支持回教党——巫统轴心。可是,拉惹柏特拉把这计划搞砸了,而且他干的非常好。在RPK爆料后,很多宗教司理事会的成员觉得他们被利用了,而亲巫统派系开始渐渐的失去了公信力。直到今天,亲巫统派系现在所利用的最后一颗子弹就是把安华伊布拉欣描述成是一名美国特务。

巫统企图阻击安华的企图被揭露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大的伤害,实际上当东窗事发,他们努力拉拢回教党跳槽的计划被搞砸后,任何企图也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了。

我坚决抗议使用《内安法令》拘捕拉惹柏特拉。如果他真的有罪,那就把它带上回教法庭,让他有自辩的权利。穆斯林不是懦夫,伊斯兰教不是懦夫的宗教。当伊斯兰教说某人是错的,伊斯兰教愿意聆听他的辩护。

伊斯兰教不需要躲在懦夫般手段的后面,那个被称为《内安法令》(ISA,Ikut Suka Aku)的手段。从前,先知从来没有教导过他的信众成为懦夫,利用《内安法令》逮捕拉惹柏特拉的举动是对伊斯兰教的侮辱,无论执行逮捕的当局所给予的裁决是否和伊斯兰教有关与否。

我的浅见是,最近大事逮捕部落客和部分回教党人马的事后补救有关,以阻止回教党倾向另一边。这就像是上面给予备受打击的亲巫统派系的援助,以为回教党——巫统轴心护航。

我被告知亲巫统派系领袖获得巫统领袖代表的密报,缓延回教党——巫统轴心的计划。虽然时间表已经订好,可是实际上目前亲巫统派系的推动计划已经被有效的制止了。他们正忙着为自己辩护,挣扎着挽回他们的公信力。巫统实际上也放弃了回教党——巫统媾和的目的。

记住,如果回教党加入国阵的话,那将会成为伯拉保持其权力的救星。他将会再次的屹立不倒,他会轻易的顺利度过巫统当选。

这是巫统在1969年所发生的事,在1969年后回教党加入巫统,巫统在马来族群中的公信力恢复了,他们收复失地,其实还获得了更多的选区。三年后,在1974年的大选中(当年他们获得压倒性胜利),他们把回教党从国阵中提出局,自己统治马来族群。这是能够保证最大效益的好战略。

最终,部落客可以对当今巫统的事做出任何的揭露,可是,如果回教党加入国阵,所有部落客的努力将付诸东流。

老话一句,小心使得万年船。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不能让其翻身。他们的一举一动必须继续给监视和揭露出来。我将会尽可能揭露他们邪恶的计划。

我正在冒着极大的危险对抗亲巫统派系们,看下「三轮车夫」的下场就知道了。可是我觉得应该要这样做,要不然,最终邪恶将会胜利。

我向至高的上苍祈愿护佑,阿敏。

2 条评论:

Lum 说...

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 on TV2 What say you 2008-09-21
你怎么說 再益辞职 内部改革 希望何生 Ikut Suka Aku BN 1/5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v1LSiQBTVY
你怎么說 再益辞职 内部改革 希望何生 Ikut Suka Aku BN 2/5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wpZNRkHzg4
你怎么說 再益辞职 内部改革 希望何生 Ikut Suka Aku BN 3/5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WFmQGRJ2m0
你怎么說 再益辞职 内部改革 希望何生 Ikut Suka Aku BN 4/5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EYGtg_QeJg
你怎么說 再益辞职 内部改革 希望何生 Ikut Suka Aku BN 5/5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pdjkuF0y4g

他的辞职,也令马华部长难堪。别人能坚持原则,不惜牺牲乌纱帽,马华的名嘴,平时讲话掷地有声的翁诗杰你有胆跟随吗?廖中莱和黄燕燕,你们又如何

西西留 说...

谢谢通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