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9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烈火莫息」日,新黎明之日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Hari Reformasi, the day of a new dawn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9-09-08
翻译  ∶泽民/西西留

呼吁反对党的马来人出来保护他们的非马来人兄弟姐妹,清楚地警告巫统马来人,要是他们敢走上街头,他们得面对来自反对党马来同胞,反对党的马来人将会捍卫非马来人同胞直到流光最后一滴血。

1998年9月20日这一天在马来西亚发生了史上最大规模的示威。这一天也是安华被特遣部队所逮捕的日子,脸上被套上面罩,牙齿也被套牢。直到数天后全世界才惊觉安华被马来西亚的总警长打个半死,在昏迷状态下卧在小牢房的地上,直到翌日,一名警觉的警官发现他和昨晚一样一动也不动的躺着,依旧昏迷不醒。

安华在不能保释的情况下被关了七个月,当时他被各种滥用权力和非法性行为的罪状所提控。他不被保释的唯一理由是:「威胁国家安全」,这是完全和他所面对的控状毫无关联的说法。安华如何能够在被一项罪名所控,而不能保释的原因却是和控状无关的理由呢?这大概是法律系学生无休止的辩论课题了。只有在马来西亚,法庭能够自设条规,他们可以在游戏进行到一半时,感觉要输的时候,将龙门随心所欲的移动。

安华是在第22法令(22 Ordinance)下面对滥权的指控。这是一项过时的法令,它已经被废除,并以《反贪污法令》所取代。「Ordinances」是独立前的法令,「Acts」是在独立后由国会所制定的。可是不知怎么的,某人忘了在纸上签名,于是这项法令至今存在。他们选择使用一项非正式给废除的法令提控安华,而正式来说它依旧有效,因为他们忘了在废除这项法令的文件上签名。

想当然的,安华的律师提出抗议,他们抗辩说虽然这项法令因为被忽视而未废除,可是它听该被当成是已废除的法令,因为国会已经将它废除了,这项法令不应该被利用来对付安华。可是法庭却觉得这是随检控官的决定,以使用何种法令来对付安华,而这项旧法令不知怎的被错误的「保留」了,因此使用这项法令对付安华并没有错。

换句话说,既然某人忘了在国会废除法令的文件上签字,因此使用这项法令是没有错的。即使是在审讯期间,文件是在隔日签下的,这项法令也不复存在,只要安华是在这张合同签字前被控,这样的话控状还是有效的。

安华在1999年4月14日被判有罪及服刑,他却被迫从1998年9月20日开始呆在牢里,长达七个月。安华当时被判处六年徒刑,可是法庭拒绝把他不准保释而扣留的七个月计算在内。法庭宣判他的刑期是由1999年4月14日起算,而不是案子开始的1998年9月20日。

一般上,你的刑期是由你开始坐牢的那一天开始起算,或者他们所说的「还押期」(remand period)。一直以来有在很多案件中,被扣留者花了两三年时间被关在牢里,因为他们没有能力缴付保释金,当他们最终被定罪时,他们可在定罪当日走出监狱,因为被判的刑期短过扣留期或还押期。在安华的案件中,他被关入监狱的那七个月被忽略了,因此他的刑期实际上不是六年,而是六年零七个月。

因为马来西亚并没有假释机制,你可以被允许在你的刑期中获得三份一的减刑。也就是说,安华本来因该在2002年9月20日服完他的刑期。可是他们拒绝在2002年9月20日释放他,反而是在2004年9月2日,安华才重归自由,近乎比他应该在监狱的时间多出两年。

是的,这是安华漫长的十年。他比强奸犯、银行抢劫犯、勒索犯,绑架犯、皮条客、毒犯、大耳窿、印假钞票,还有其他大奸大恶的罪犯还要忍辱偷生。即使是杀人犯的对待比他还要好,至少可以被保释,虽然根据法律,杀人犯是不能被保释的。

是否安华最终将享用他「艰苦劳动」的成果呢?是否十年来所受尽的煎熬值得呢?我们只有多几天的时间来看看安华对这些问题的答案。

安华的「袋子里头」有34位国阵国会议员,政府知道这件事,因此他们将这些国会议员送到台湾「考察旅游」。他们本来因该是去学习农业的,可是他们却随身带着高尔夫球袋。你不需要成为一名火箭专家才能明白他们去台湾干嘛。

到了台湾,政府将会在这些国会议员身上下功夫,企图游说他们继续呆在国阵,不要跳槽到反对党。政府知道这些国会议员已经签署了他们的同意书,而这些信件目前在安华手上。安华所需要做的是把这些同意书成交给最高元首陛下,以证明阿都拉巴达维已经不再获得国会大多数议员的信任。因此,现在他们也在打算把最高元首遣送到沙地阿拉伯进行巡礼(Umrah)。如果最高元首出门了,安华将无法把这些同意书呈交给陛下。

副朝,巡礼(Umrah)伊斯兰教用语,指穆斯林在朝圣(hajj)季节以外进入麦加进行拜谒。对于居住在麦加的穆斯林来说,巡礼是可以自愿进行的善功。巡礼与强制性的正朝大同小异,因而可以将两者合并举行,但也可分别举行。

巫统说安华是不可能在2008年9月16日,也就是马来西亚日这一天组织新政府的。没关系,他们将会在2008年9月20日全部回巢。如果因为国会议员和最高元首都被送走了,安华错过了2008年9月16日的限期,还有一个2008年9月20日。在2008年9月20日,每个人,包括最高元首在内,将会归来观看新政府的成立。

实际上,2008年9月20日也许会好过2008年9月16日。9月20日是「烈火莫息」日,当1998年烈火莫息运动开始时,9月20日是个大日子。9月20日那天他们逮捕了安华,把他关在牢里六年。9月20日这天,大马人忍无可忍,决定改变是必要的。9月20日这天会看到巫统和国阵的死期。还有比2008年9月20日「烈火莫息」日还要恰当的日子吗?

敦马哈迪医生已经被说服重新加入巫统。敦马重归巫统,并将会在受邀之下支持东姑拉沙里挑战阿都拉巴达维,竞选巫统党主席的职位。巫统很担心,他们担心马来人的政治势力将会在不久以后掉入非马来人的手中,因此他们要吗丽人团结在新巫统领袖的旗下,以便马来人能够保持政治势力,到时非马来人将会在这场和马来人的权力拉锯中被拉倒。

基尔(Khir Toyo)警告阿都拉,如果不辞职并把政权交给新领袖的话就等着另一场五一三。阿都拉巴达维家乡的州属,槟城的十三个支部已经警告非马来人不要对马来人「欺人太甚」,不然他们将自食其果。

巫统要国阵开除民政党,根本就不需要开除民政党,民政党早已经决定离开国阵了。他们所不知道是他们将会离开国阵成为一个独立的「第三势力」,或是将会加入民联的反对党联盟。

马华也在严重的考虑着是否呆在国阵还有前途,他们还未与巫统升旗山支部主席「断绝关系」。这是两头不到岸的,要显示实力的企图也极其微弱。马华应该和槟州巫统断绝关系,就像民政党那样,而不是只和体个人对着干,而且,不是向一个人放话,而是对整个槟州巫统的代表,阿都拉巴达维的家乡。

最近已经够多人在谈五一三,巫统玩弄这个课题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这些当然不过是在恐吓非马来人国会议员继续留在国阵,不要离开加入民联,有点逼婚的味道。这样能吓怕非马来人吗?这能够强迫他们继续留在国阵吗?又或者是,实际上将会弄巧反拙,说服了非马来人再也没有任何理由离开国阵,加入民联呢?

要是巫统要触发另一场513,他们又是否拥有足够的人数?而军方是否会如同1969年般支持另一场 513?1969年的局势和今天的局势截然不同,就如马来谚语所说,「香蕉不会结两次果」(Takkan pisang berbuah dua kali)。英语可以翻译成,「闪电不会劈中同一个地方两次」。

巫统有个新的支部会议规则,就是支部会议必须要有25%的登记会员出席才算合法。因而大多数的支部都无法开会,因为他们不能达到这个指定的25%人数。你看,要25%的登记会员都不能达到。

为什么呢?是会员都对常年大会没兴趣吗?不见得!今年是党选年,每个人都很感兴趣。实际上,很多支部的常年大会都在殴打、抛椅子、泼漒水中结束,因为会议斗争的太过剧烈。他们对开会是很感兴趣和在意的,但是他们却无法凑足这25%会员人数的要求,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些会员,这些所谓的会员其实并不存在。巫统并没有他说的三百万党员,他们连一百万党员都没有。这是事实,而也就是为什么他们连25%会员人数都无法凑足。

在1969年,当你说起反对党就是指非马来人,而执政党就是指马来人,但是那是40年前的事了。40年前,以政治去区分这个国家,无可避免的也是以种族来区分。因此,在40年前,要区分种族是很容易的,你只需由国内的政治就可区分开来。

今天,在反对党里的马来人比执政党还多。巫统在2008年3月8日只得到51%的马来人支持。然而在峇东埔补选中,70%的选民是马来人。有约78%的非马来人,代表着30%的总选民人数投选了安华。但安华赢了三份二,也就是66.6%。也就是说,有76-77%的选票是来自马来人。

不!「513第二版」不会发生。马来人并不会觉得非马来人控制了这个国家,以及将他们贬为二等公民。槟州的马来人都爱戴他们华人首长,就如同霹雳的印度人与华人都爱戴他们的回教党州大臣。戴着白宋谷的马来人穿着行动党的T恤。印度兴都徒穿着回教党的T恤,呼喊着淡米尔语「人民力量(Makkal Sakhti)」,接着「Allah Akbar」。

「那军方呢?」很多担忧的非马来人会问。「他们不是其中一个顾虑吗?」九个州的统治者是海军、空军、步兵、特击对、炮兵、马来兵团、工兵等的团长,而最高元首陛下是军方的总司令。不会!军方不会上街屠杀无辜的平民百姓,除非他们的总司令下令这么做,而这九个统治者及元首陛下都不会在任何情况下这么做。

所以,尽管巫统没有宣称的三百万党员以及军方不会介入,我们也不能排除有些不负责任的人会担心失去权力而故意触发种族冲突。而这是安华必须提防的。要是有必要,那夺权日将要延迟几个星期,以确保这些事情可以在他们开始前解决。要是这能保证和平及稳定,延迟一个月将不是大问题。

这是所有马来西亚人对安华的唯一要求,就是要提防任何不测的发生,小心使得万年船。这是不能流血以及丧失生命的。还有就是呼吁反对党的马来人出来保护他们的非马来人兄弟姐妹,清楚地警告巫统马来人,要是他们敢走上街头,他们得面对来自反对党马来同胞,反对党的马来人将会捍卫非马来人同胞直到流光最后一滴血。而我,已经准备好同华人,印度人同志站在一起。所以,这是给巫统的警告。

3 条评论:

weng135 说...

我从昨天就开始发了很多email给朋友,呼吁他们冷静处理华人寄居论的事件,以免掉入巫统的奸计中,他们在 筹备新的513啦!!我们千万不要中计,一定要忍!!管他们撕照片也好。。。什么也好,不要以偏激的话来回应!!希望楼主也能尽量传达给身边的人知道!等变天后,看谁才是寄居!

SusuTeh 奶茶 说...

读了这篇文章,的确很难想象,国家竟然倒退至这个程度!
69年的悲剧,看来是不会重演!有意思的是如民联的马来友族如出来坚决反对这可不是让巫统的种族气焰更恼火!
这是否会激起另类的分裂呢?
奶茶认为,该向人民灌输正确的意识,就如为什么种族言论不断的在巫统发生,而巫统高层是认同及包容着举动的,人民需要明白这是巫统的把戏!如阿都拉的出尔反尔!纳吉在826补选也是同台演说,为何9天后才“代道歉"!
将这事件转为机会,也不是不能的事!
这就是巫统最偏激的做法, 是试探局势的演变!
现在看来他们低估了人民的智慧!

西西留 说...

weng大大您好,
至于疯牛佬的底细,可参考最新的文章。谢谢

奶大大您好,
都是在做戏,自己人嘛....这有何必?
忘了提醒疯牛老,他老爷不是印度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