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8日星期一

逐鹿问鼎:垂死政权的最后七天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last seven days of a dying regime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8-09-08
翻译  ∶James/FY Yiap/Boss DJ
校对  ∶西西留

拉惹柏特拉声称在鸡奸案发生的前一天,他发现了赛夫在位于吉隆坡协和酒店的619号房和一位名为洛万警官之间的会面。

他们称我为网络恐怖分子
《曼谷邮报》卢克亨特(LUKE HUNT)

拿督斯里安华(Anwar Ibrahim)在选举中的大获全胜让他更进一步了的靠近权利的核心。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Kamarudin)是他的其中一个最强烈的支持者,和他也是《今日大马》新闻网站的幕后持有人。

对于普通马来西亚人来说,拉惹柏特拉就像一个摇滚歌星。作为《今日大马》的编辑和出版人,他自招式的嬉皮士作风令他的「粉丝」们如痴如醉,他玩转国内那些麻烦上身的政客,当提到他的名字时,这些政客只能无力的指责或是假装不当他是一回事。

他笑着并带着轻微的困惑说:「他们称我为网络恐怖分子。」

政客企图把他孤立成仅仅是一名部落客,使用着大马特色的用词自说自话。国家领袖热切的企图把他们对政府的批评当成是二等公民的论调,因为他们使用互联网沟通,与主流媒体进行对抗。

前任新闻部长拿督斯里扎伊努丁(Zainuddin Maidin )评论拉惹柏特拉和其他博客们,说他们就像是走音卡拉OK歌手,喜欢唱出自己的歌,可是却缺乏真正的公众影响力。阿兹尔(Azril Amin)是马来西亚穆斯林青年运动(Muslim Youth Movement of Malaysia)的副主席,他写道拉惹柏特拉已经没办法诋毁回教组织。他还表示,拉惹柏特拉不止误解了伊斯兰教真正的含义,而且对于他的「庸俗论战」(vulgar-languaged polemic)感到震惊。

如果广受欢迎的《今日大马》不过是个松散的小网站的话,这种抨击还保有一些可信度,可是却不然,这个网站受到被怀疑是国阵派聘请的骇客所袭击,因为在去年的七月份,当拉惹柏特拉被召到警署回应诽谤指控时,短短的两天内网站的点击率高达五百万点。

他正面临一个煽动叛乱和另三项刑事诽谤的控罪,因为他指控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Najib Razak)跟一宗发生在2006年,一名美丽的蒙古族模特儿阿旦杜亚(Altantuya Shaaribuu)被凶残杀害的案件有关,这宗凶杀案受到全国人民的关注。

纳吉已否认这些指控,并在一所回教堂宣誓说他从未见过的或有对女死者做任何的事情。

拉惹柏特拉也因为他怀疑第二起针对安华的鸡奸案件的真实性而正被接受调查。

拉惹柏特拉说:「除了在街上随地吐痰以外,他们对我的所有行为都提出控告。」

我们正在坐的一个位于吉隆坡孟沙(Bangsar)中产阶级郊区内的餐厅阳台。

拉惹柏特拉的妻子,玛利娜(Marina)在我们身边,而那些顾客、侍应和和路过的人们都十分注意那位企图抗维护他自己主张的人——拉惹柏特拉。朋友们都称他为「RPK」或「彼得」(Pete)。

在《今日大马》的中心部分中,保持着拉惹柏特拉的终极信念:诚实度、透明度和可信任度。可是要谋取权势却无需道德。这是千古不变的方式,那是贪污腐败和政治的混合体的追逐,再配合女色和谋杀。

他从不缺题材,身陷丑闻的政客能够感受在投票箱中感受到选民的怒火,以及政府被安华拉下台的危机,而安华也是拉惹波拉特的首选政治家。

他说:「我想安华会成为下一任的首相。」

拉惹柏特拉和安华的首次相遇是在少年时代。拉惹柏特拉出生于英国,同时也是雪兰莪州的王族。因为他父亲和他威爾士国籍(Welsh)的母亲关系,他被送到了马来西亚其中一间顶尖的寄宿学校——吉隆坡江沙马来学院(Malay College Kuala Kangsar,MCKK),这家学院也被称为「东方伊东」(Eton of the East) 。当时安华是高过他三年的学长,他说:「我从来没有赞同他的政治理念,他提出的所有东西,我都提出反驳。」安华的政治生涯可以追溯到他的上课的时候,「过后我们不相往来。这不关我对安华的个人喜好,这要追溯到1960年,当时政治家和他们的团体都不受爱戴,学生们都辱骂在英国生长的同胞,把伊顿(伊顿公学所在地)喻为『西方的瓜拉江沙马来学院(MCKK)』 。」

「我不喜欢政治,也不很喜欢安华,因为政治是他的标签。」拉惹柏特拉说。

「我曾是一位电单车手,我的妻子也是,我当时17岁,她还很年轻,我们成为本地马来版『地狱天使』的一部分。」

fyyiap注:
维基百科:「地狱天使」(Hell's Angels)全球性哈利戴维森爱好者的俱乐部,「地狱天使」代表着他们和其他哈利戴维森爱好者不同,是少数遵守规则、不犯规循规蹈矩的骑士。


「我们反对政治团体,反对越南战争,我要大麻合法化,我是一名嬉皮士,也很喜欢伍德斯托克(Woodstock)音乐节。当人们都留短头发时,我们却留了一头长发。当人们留了长发我们却把我们的头发剃光 - 或许我们都不曾走出『违背制度』的性格 。」

这些情操只接下来的三十年,当我五个孩子中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时才稍微改变。

在家中,每当看见安华的脸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时我一定转换频道。

但在1998年,安华被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解职,被控贪污和鸡奸罪名,虽然最后指控撤销了,但是当时他几乎被殴打致死并被监禁了六年。

「当他被解职时,我最初的反应是『活该』。之后很多人因他被殴打而同情了一整夜。」

「这是不正确的;政府不能这么做,他除了政治因素而被解职,就没有其他理由了,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人再相信第二次鸡奸的指控。」他说。

或许拉惹柏特拉念在大家都曾是伊顿公学老同学的关系。他说,这一切都是对权威、地位和年龄的尊重,他甚至为这个他曾经因腐蚀他母校重要性而责备过的马哈迪医生,保留了这个健康的尊重。

「当马哈迪上任后,他在星期三举行内阁会议。就像学生上学那般,半数内阁会议成员都穿了同样的领带出席,之后马哈迪就问,为何有那么多人都穿着相同的领带。突然间,这个现象就停止了。」他说。

「不过,马哈迪仍然得到我的尊重,我们相见时我亲吻他的手,人们问我为什么?这是一个马来传统表示尊重的礼仪。他是个年长者,那是我们尊敬年长者的方式。我们可能不支持你但你毕竟是我们的前首相和一位八十多岁的年长者。」他说:「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安华,你不能殴打前副首相、殴打他和几乎杀死他。」

这就是为何这位前电单车行老板兼富有的代理商涉入政坛。他所加入的新政党已经十年有余,现在脱胎换骨,成为了多元种族政党——人民公正党,这是安华企图推翻政府的主要政治载具,同时他也设立了《今日大马》。

拉惹柏特拉在列出他最得意的时刻时,显得雀跃万分。这些故事有:关于黑白两道互相勾结的故事、政府牵涉伊拉克联合国石油换粮食丑闻事件,还有一些关于大马领袖挥霍无度以及他们的婚外情的故事。

他的报道的准确性使得许多人对他的消息来源感到诧异,特别是当他可以对所声称的,有关副首相纳吉和塞夫(Saiful Bukhari Azlan)会面的详细描述。当时安华宣布可以获得足够的叛党人数组织新政府后不久,塞夫对安华做出第二次的鸡奸指控,国阵在三零八全国大选中获得惨败。

在这次的投票中,国阵联盟在巫统的领导下,失去了自从1957年独立以来一直保持的三份二多数议席。首相阿都拉巴达维已经宣布会在2010年中旬把权力转交给他那目前身陷丑闻的副手纳吉。

拉惹柏特拉也揭发了另一个事件,他声称在鸡奸案发生的前一天,他发现了赛夫在位于吉隆坡协和酒店(Concorde Hotel)的619号房和一位名为洛万(Mohammad Rodwan Mohammad Yousef)警官之间的会面。在十年前安华被起诉鸡奸初期时,洛万也曾经涉及其中。

他的怀疑更延伸至目前在审讯中,涉及两名警官谋杀阿旦度雅的案件。当谈到有关模特儿的尸体被销毁时使用的爆炸物时,「他们无法分辨C4和粘土。」他愉快的说道。

他有错吗?

拉惹柏特拉迅速的指出没有人对《今日大马》所做的报道真伪做出辩驳,反而他被认定为只是一名「部落客」。


「他们无法否认,」他表示。

起初,他被控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伪造文件,可是这个控状后来被取消了。接着他被控煽动和毁谤,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证据也无法抗辩了。

「我被告知我是头一个在这条法律下被提控的人(刑事毁谤)。」

对于这个策略,拉惹柏特拉感到沮丧,他叹了口气,把烟斗点燃了。

谁是你的消息来源?

可是这个话题是她不愿意谈及的。

※     ※     ※     ※     ※     ※     ※     ※
携带禁令并带拉惹上庭
Lift the ban and take RPK to court
卡迪耶新(A Kadir Jasin)

拉惹柏特拉的新闻网站《今日大马》被关闭超过一个礼拜,政府也该是时候为自己的行动辩护了。假如事先经过首相带领的政府好好研究的话,这个错误的决定是可以避免的,RPK不是没有诋毁的举动,也不是没有错误,但是他的《今日大马》新闻网站有如此的文章,是因为套用当代词语来说的话——「四伯够力」(kicks ass)。他提出惊人的新闻,不管是什么机构的人物、大人物小人物,当然也他也被几位人物控告例如北大的副校长诺丁卡迪(Nordin Kardi)和拥有夫妇关系的阿兹布勇中校(Lt. Kol Aziz Buyong)以及诺哈雅迪中校(Lt-Col Norhayati Hassan)。

作为一个喜欢「挖料」的博客,我尊重他的权利,虽然有时他的狂放和勇敢是极端了少少。但是,封锁他的网站也是一个极端的的举动。但是这样所的同时,政府这个举动帮了RPK一个大忙并且吸引了更多的人来浏览RPK的主题和内容。

同时,政府进一步被质疑其诚意以确保自由、平等、开放、问责性和透明度。上述的的所谓诚意却是由一个称为《多媒体法令》来保障的。而为了对付一个RPK这样的「蚊子」,政府却放了一把火只为了烧死这只「蚊子」。

这可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举动,尤其是现在的政府为了在人民中建立良好的尊重和声誉。是否已经无计可施,所以对付RPK,仰或是在利用它的特权寻找捷径,而不是实施更加透明的行政呢?

如果警方曾多次到法院申请强制令,阻止示威和游行行使其宪法权利,举行和平集会,那为什么政府不能委任其代理人-多媒体委员会这样做?毕竟,首相在他的法律顾问再益.依布拉欣(Zaid Ibrahim)的帮助下,一直说要重建司法的独立。

我相信,如果警察成功的透过禁令来禁止成千上万的示威者,那么政府和多媒体委员会在申请庭令已禁止RPK的举动是没有问题的,而不是透过能源、水务及通讯部来封锁RPK的网站。

能源、水务及通讯部长沙兹曼(Shaziman Abu Mansor)负责多媒体委员会,他否认有做出这项指示。我希望他不会隐瞒他所做过的事情。RPK不是一个「狙击手」(penembak curi)(部长对全马博客的称呼),《今日大马》不是一个无名的网站,而RPK也是真实的博客。部长否认并说针对《今日大马》的禁令不是部长发布的。

在八月二十八日,内政部部长赛哈密反击说《今日大马》发表了「中伤、诽谤和污蔑」的言论。赛哈密身为一位律师和部长,是以自己的权力和特权并裁决《今日大马》作出了「中伤、诽谤和污蔑」的言论?或是如现在所说被人针对他的言论断章取义了?所以,是谁向《今日大马》发出问题的呢?

不管是谁,封锁网站并申请庭令以对付《今日大马》或RPK还为时未晚。如果RPK否认的话,那么,即直接丢他进监狱吧。

况且支持RPK的一群乌合之众将会鼓噪和使网络进入无政府状态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当年在1998年,安华伊布拉欣被巫统开除以及被政府革职时,他已经是安华的代言人了,可是当年没有人把炮口指向他,除了政府曾经告他叛国之外。

虽然欲语还休,正当自由、开放、责任度和透明度是真知玉律,现在该是发生的时候了。

2 条评论:

fyyiap 说...

不好意思,我想说,「地狱天使」(Hell's Angels)那段注解,不是我说的,是我从wikipedia翻译过来的。

西西留 说...

好的,已经修改。谢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