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1日星期一

逐鹿问鼎∶安华鸡奸指控的真正幕后主脑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real dalang behind the Anwar sodomy allegation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1-08-08
翻译  ∶西西留
校对 ∶hoss
沙菲宜当时本来应该领导监检控安华的任务的。在法律中有一项条文成为「授权」(FIAT),在这项条文中允许总检察长指示外人执行检控工作。如果沙菲宜干得好的话很大可能会被委任为下一任总检察长。

鸡奸案 II∶谁是最大获益者?
《今日大马》【读者来函】

在「人民公审」中,人民觉得安华伊布拉欣在第一次或是第二次鸡奸案中并没有罪。在第一次鸡奸案中,他起初被判有罪(那个「判决」后来被推翻了)。这是一宗最峰回路转、最没有逻辑的司法判决,后面的经手人是警方最高层、检察官和法官。这些竭尽所能想要打倒安华的人并不是等闲人士,他们是这个民主国家中掌管法律和秩序的一群受人尊重、负责任的公务员。

今天,我们再次见证了马来西亚史上最令人感到羞耻的司法审判。问题是为何有人要重蹈覆辙呢?很肯定的是赛夫(在第一次鸡奸案时才十三岁)知道他对安华的指控所带来的冲击、意义和后果。

假设赛夫真的被鸡奸了,他报案后能够获得什么呢?他说他被安华鸡奸了八次之多,这样的话,如果他是一名奉公守法的良好公民的话(又或是说这是各方利益团体要他展示的形象),他应该在第一次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报警才对。

根据赛夫的报案书中的陈词,如果他对安华的指控得到「证明」的话,他现在将可能面对自愿肛交而遭受牢狱之灾(安华的义弟当年在第一次鸡奸案中被判有罪坐牢六个月)。再加上,赛夫现在将因为他自己的人格和性取向而成为人们的笑柄。没有一个年轻人能够在被人嘲笑的折磨中正常的生活。

实际上,众所周知,真正的强奸案受害者鲜少会报案,而特别是男性受害者更是难以启齿,因为男人内在的自尊心会因此蒙羞。再加上,赛夫对安华的指控是如此模棱两可,除非像第一次鸡奸案的桥段被重复,不然的话很难将安华入罪。

根据这个论点,赛夫可能获得巨额的奖赏,以指控安华鸡奸他。无论这宗鸡奸案的行为中他是否扮演着自愿或是被动的角色,这个奖赏足够弥补这个事件的烙印和良心谴责。问题是这笔诱人的奖赏是谁掏的腰包?是谁那么富有和这样有影响力,能够令赛夫不能抗拒?又或是更正确的说法,是谁在幕后操纵这起第二次鸡奸案?

网上和咖啡店中比较流行的说法是说纳吉是始作俑者。在声称鸡奸发生后的一天,纳吉曾会见过赛夫。赛夫通过纳吉的助理找上门。对安华的这项指控转移了公众的视线,令人们不再关注私家侦探峇拉在他的第一份法定声明中提到有关纳吉的事件。赛夫的指控也导致安华处于防守状态,以阻止他计划在九月份挑战国阵政府的计划。

这些都说明了纳吉在第二次鸡奸案中将会坐享渔人之利,可是在事实上纳吉却因此而遭到池鱼之殃。在公众的眼里,纳吉不单是涉及阿旦度雅谋杀案,而且还策划陷害安华的阴谋。在这个认知下,纳吉将面对严重的后果,这将进一步削弱纳吉成为下一任首相的机会。纳吉对这宗指控安华鸡奸案的回应是如此笨拙——他口口声声说他不是这个阴谋后面的策划者,包括把赛夫安插到公正党内,直到指控安华鸡奸的整个过程。结论是:纳吉并不会从第二次鸡奸案中得到任何好处。

至于阿都拉巴达维这一边,对他作为首相的不良表现,人民在三月八日那天已经严惩了他。高昂的汽油柴油价格、高物价、通货膨胀、犯罪率等等的因素,他的受欢迎程度已经下到新低。第二次鸡奸案的火上加油,成为了阿都拉主要的政治危机。他对事件措手不及,即使他现在即刻处理也已经太迟了。无论如何,他将会是个输家。

如果安华在第二次鸡奸案中被判「有罪」,人民将会认为阿都拉有份嫁祸安华。如果是这样的话,阿都拉可能将会在他所宣布的2010年任期届满前下台。如果安华被判无罪的话,那将会给安华锦上添花,让他在挑战国阵的时候如虎添翼,最终加速阿都拉的下台。如果案件拖延,将会导致严重的社会动荡,而这也会给阿都拉带来主要的挑战。因此,阿都拉也是第二次鸡奸案的受害者。

看来无论如何,安华、纳吉和阿都拉都是第二次鸡奸案的受害者,那到底谁才是第二次鸡奸案的幕后黑手呢?谁会在第二次鸡奸案中获利?那个人将会在安华获得政权后损失最大;那个人将会不惜一切代价防止安华的崛起;那个人已经不再接受纳吉为未来首相的候选人;那个人想见到马来西亚处于动荡不安中;那个人想要拉倒阿都拉。

那个人不能接受反对党的崛起;那个人不同意马来西亚在一些事务上如司法、法律和秩序所采取的新方向;那个人的朋党会在政府的超大型计划被取消后损失惨重;那个人想要阻止人们对政府过去所犯下的罪行和错误政策作出彻底调查;那个人想要保持现状。

那个人对第一次鸡奸案了如指掌;那个人掌握政府中的人脉,特别是房屋发展部、警方以及检察署;那是个毫无道德的人;那个人会不惜一切代价获得他想要获得东西;那个人富可敌国,而且拥有无限的权利;那个人最终东山再起;谁是第二次鸡奸案的幕后策划人?他是再世曹操㈠。

他到底是谁?

读者,
Ken

《当今大马》【读者来函

㈠A Machiavellian par excellence
马基雅弗利(Niccols Machiaville)(公元1461-公元1527),意大利著名的政治思想家、外交家和历史学家。他是一位深受文艺复兴影响的法学思想家,他主张建立统一的意大利国家,摆脱外国侵略,结束教权与君权的长期争论,在他看来,君主国是最理想的。政治法律手段和军事措施是他关注的唯一中心议题,而且他将这种统治手段和措施同宗教、道德和社会影响完全区别开来,除非它们直接影响到政治决策。一项决策是否过于残忍、失信或不合法,在他看来是无足轻重的。马基雅弗利不仅将宗教与政治法律分开,而且将伦理道德与政治法律分开。他的政治法律思想全部建筑在现实的人性之上。他主张人性侧重于恶,即“性恶论”,还说人性是丑恶的,而明智的统治者正是以此作为制定政策的出发点。他强调,政府必须保障个人财产和人身的安全作为最高的目标。他认为,一个成功的国家,必须由一个人单独建立,而他所制定的法律和创立的政府便决定了他的臣民的民族特性。他还不适当地夸大立法者的作用,说法律制定者不仅是国家的而且是社会的建筑师。他强调,统治者作为国家的缔造者,他不仅置身于法律之外,而且由于道德是来源于法律,也就不受道德的约束。衡量统治者的政治标准只有一个:亦即他所从事的增强、扩大和保持国家权力的政治手段是否成功。他说,要建立任何一种秩序,唯一的方法是建立君主专制的政府。

百度百科《马基雅弗利》节录

后来,马基雅弗利的政治思想成为了一种思想流派,最后演变为阴谋主义者的代名词,Machiavellian可称为马氏主义追随者,也可以当成是阴谋主义、专制主义,或是韩非子式的功利主义。A Machiavellian par excellence中的par excellence是超群的意思。


这是刊登在Ken在2008年7月22日写给《当今大马》的一封信,可是我不赞同他的断言。毫无疑问的,他排除了副首相纳吉和首相阿都拉巴达维在设计陷害安华伊布拉欣的可能性,加上安华,他们三人反而掉入别人的圈套。而Ken也同时暗示了敦马哈迪医生才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我相当不同意这个假设。是的!马哈迪和安华两人不咬弦,可是这位马来西亚政治元老却不是最近发生的鸡奸案指控的幕后人物。我这样说是因为在鸡奸案事件暴露在马来西亚人之前,那些幕后动作都指向阿都拉的办公室,起码都发生在他的内部圈子内。

起初,在这宗所谓的鸡奸案发生前,赛夫会见了纳吉。毫无疑问,开始的时候纳吉否认见过他,可是后来承认了。他当时解释说那是为了给赛夫做升学辅导以及帮助这个年轻人获得奖学金。后来,纳吉公开承认他和赛夫见面是为了讨论指控安华鸡奸的事宜。这反复不定的言行——否认了之后看来纸包不住火了,于是又当众承认——让纳吉显得像是在为他所干的坏事自圆其说。

很肯定的,纳吉的反应让他看来就像是个骗子,因此如果他是在撒谎的话,他一定有东西要隐瞒。一个撒谎的人肯定是个干了坏事的人,这让他看来就像是这个阴谋后面的指使者那般,或是说,至少有份参与陷害安华。可是这就是他们企图让我们相信的事。为何千方百计让纳吉看来像是个主谋,而不是转移大家对真正主谋的注意力呢?

现在,在赛夫会见纳吉翌日,他在吉隆坡凯煌酒店第619号房和洛万见面,当然纳吉并不知道这件事。在他们见面之前,洛万和赛夫共通了至少八次电话。我们只能假设在这个电话交谈中牵涉到唆使赛夫前往会见纳吉,以确保大家都知道这件事,这样的话矛头就可是指向纳吉了。实际上这个假设因与赛夫一同前往会见纳吉的那位友伴而得到证实,特别是当这位友伴倾向于支持安华伊布拉欣。

真正策划这项陷害安华的最新阴谋的幕后策划人是沙菲宜阿都拉(Shafee Abdullah)。在鸡奸指控事件爆发前些时候,甚至是在赛夫和洛万在2008年6月25日见面之前,沙菲尔曾到纳吉的家中聚会。在多位目击证人的注目下,他提早告辞,因为他说「他要去捉大鱼」。沙菲尔故意在大家面前这样说,让大家以为他是抓「大鱼」后面的策划人,他想要让在纳吉家中的客人都知道纳吉对整件事是了如指掌的。实际上纳吉并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他以为「大鱼」是指拉惹柏特拉卡玛鲁丁以及关于后者在2008年6月18日所签下的那份法定声明。

沙菲宜当时本来应该领导监检控安华的任务的。在法律中有一项条文称为「授权」(FIAT),在这项条文中允许总检察长指示外人执行检控工作。如果沙菲宜干得好的话很大可能会被委任为下一任总检察长。当有传言说在他办公室中设立了政治部特别行动组的消息被揭穿后,他们被迫放弃整个策略。

沙菲宜就是整个事件后面的策划人,而这只能在阿都拉的庇护下才能办到。不是的,不是马哈迪在后面搞的鬼,也不是阿都拉、纳吉和安华三人同是受害者,受害者其实是马哈迪、纳吉和安华。阿都拉才是幕后黑手,沙菲尔是这些邪恶计划的执行人。马来西亚的政治并不如表面所看到的,这就是马来政客所玩弄的把戏。

2 条评论:

hoss 说...

Saiful has access to Najib's aide:
塞夫当时寻求纳吉的援助→塞夫找到纳吉的助理

纠错不尽详录,请点击:【公正论坛】

CC LIEW 说...

谢谢,老大校对得很好,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