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日星期六

毫不留情∶一石二鸟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Killing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2-08-2008
翻译  ∶ECS283
校对  ∶西西留
为何阿都拉这么想要警方起诉安华呢? 很简单∶因为他的副手,纳吉,将会被拖入这个麻烦中。






以下是在上个月已满二十三岁的莫哈默赛夫布卡里宾阿兹兰(身份证号码∶850706-01-5687)在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下午五时四十五分所做出的保案书∶

本人,莫哈默赛夫布卡里 阿兹兰,要报案投诉本人被本人的雇主鸡奸。此事非在我情愿之下所做出的。最后一次的事发时间是在2008年6月26日,地点是吉隆坡斯蒂亚卡西路㈠,迪沙白沙罗公寓㈡1151单位。因此,这个举报是为了得到本人的辩护和公正,本人也对这件事被传开让公众知晓的话,我会对本人和家人的安全感到忧心。本人的雇主是拿督斯里安华依不拉欣,人民公正党的领袖。

㈠吉隆坡迪沙白沙罗公寓(Kondominium Desa Damansara)
㈡斯蒂亚卡西路(Jalan Setia Kashi)


是的!有关的报案书是在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下午五时四十五分做出的。为何赛夫需要花费这么久的时间来报案呢?让我们来看看导向这份报案书的步骤。

在2008年6月25日星期三下午二时三十分,赛夫在吉隆坡凯煌酒店㈢的619号房与莫哈默洛万莫哈默尤索夫,二级高级助理警察总监会面。在这个秘密会面之前,两人曾经通过电话至少八次。

㈢凯煌酒店(Concorde Hotel)

实际上他们自己也不太记得到底通了多少次的电话,他们说至少八次,就是可能十次或十二次了。不过,又有谁会去算呢?八次、十次或十二次实际上都无所谓,主要是: 在凯煌酒店619号房内的秘密会面之前,他们在电话里已经谈了很多次。这个「秘密」会面让《今日大马》知道后,也不会是什么「秘密」了。

我们必须记得一件事,洛万㈣就是当年涉及捏造1998年安华鸡奸指控的警官。洛万被指是违法地取走安华的样本,然后以污迹的形态,神秘地出现在一张床褥上。很明显这张床褥成为了捏造证据,而后来不被法官接受成为证据,还命令所有的有关的引据都要从法庭的记录上消除。

㈣洛万尤索夫(Mohd Rodwan Mohd Yusof)

那就是代价!当他们知道这张床褥做出的破坏多过建设的时候,他们就把那张床丢掉,然后删除掉所有法庭内的记录,就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的东西出现一样。就这样,突然间床褥就这样不见了,在空气中消失了,虽然整个世界都看到这张床进进出出法庭整个星期,不过它从此之后就不在法庭里「出现」了。

这是国会议员兼律师的西哇拉沙拉西亚㈤对有关事情的说法∶

在1998年至1999年的裁判中,安华经历了捏造脱氧核糖核酸证据的过程。我们有洛万警官违法地从鉴证科取走DNA样本。在互相检证控方证人时候,就被揭发了从血液里拿到的脱氧核糖核酸被转移到那知名的床褥上的事情。

当这事实被引用质问时,控方就修改控状,游说奧古斯丁保羅法官,删除掉有关DNA的证据记录,以防止安华的律师趁机反击。

㈤西哇拉沙拉西亚(Sivarasa Rasiah)

实际上,那是人们所谓的「不利证据」,被制造出来对付安华,让大家相信他的确犯了鸡奸罪。迟些时候,《今日大马》将会召集这些证人,揭发这个证据,向大众表露废材警察首长和混账总检察长,还有他们的狗腿子洛万,狠狠地干了安华的屁眼(形容罢了)。

现在回来这个案子,洛万三天前和赛夫见面,至少通电了八次。尽管如此,赛夫没有报案,直到他三天后才去了两次医院。为何只是通电话,然后在酒店房间里和洛万秘密会面,然后前往两家医院后才报案呢?

让我们再来看看案情演进表∶

1) 数天内,赛夫和洛万至少通过八次电话。
2) 2008年6月25日下午二时三十分,赛夫和洛万在吉隆坡凯煌酒店619号房见面。
3) 2008年6月26日,赛夫宣称自己的屁眼被安华「强奸」。
4) 2008年6月28日下午二时,赛夫去回教医疗中心(普斯拉维是一间回教医院)投诉他不能大便,他告诉医生说他不能排便是因为有人乱搞他的屁眼——这本来是该使到他更容易排便的。
5) 医生在赛夫的屁眼里窥视,发觉他的屁眼与拉惹柏特拉的屁眼一样如处女般纯洁。
6) 医生后来提议,为了报案,他应该到政府医院去。
7) 尽管如此,赛夫却去了医院的警亭报案。吉隆坡中央医院说,没有做过第二份的医药检查,但是警察却说做了。由于有关报案是在赛夫离开第一间医院后的一到两小时之间做出的,那么很有可能医院是说实话,而警方说谎。

需要注意的是,赛夫在宣称的鸡奸发生之前已经见过了警察。鸡奸是在6月26日发生的,而赛夫在6月25日就见过了警察。而且还是到了6月28日才到医院检查,然后几个钟头过后才报警。而这些都不是6月25日的酒店秘密会面之后才发生的,而是从八次的通电开始的。

如果赛夫被鸡奸,他是否会在2008年6月25日在凯煌酒店619号房内的秘密会面时就告诉了洛万呢?他们是否应该在警局或警察总部内见面呢?而且最重要的是,一个人会在被鸡奸前或是鸡奸后才会想要见警察?(暂时就甭管见面地点是在酒店房间内或是按照正常程序在警局内报案了号码?)

有哪一个正常思维的人会相信这个鸡奸指控呢?好吧!我是说「正常思维」,首相阿都拉要警方起诉安华,而内阁却反对,内阁觉得没有能够令安华入罪的证据,就连起诉他的证据也找不到。但是阿都拉要警方追查这个案件,他要警方起诉安华。如我所说的,没有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的会相信对安华的这个指控。可是看来阿都拉就不是一位有「正常思维」的人了。

为何阿都拉这么想要警察起诉安华呢? 很简单∶因为他的副手——纳吉,将会被拖入这场麻烦中。警方已经在《刑事法典112条》下录取了纳吉和他老婆的口供,这意味着纳吉和罗斯玛将会在法庭审判过程中站上证人台供证。若发生那种事的话,所有的事情都会像被鸡奸后的大便般通畅无阻。

在安华即将来到的审讯期间,马来西亚人民将会被告知赛夫和之间的关系;马来西亚人民也会被告知谁是木达兹嘉化,还有她和罗斯玛之间的「特殊」关系。比那些更进一步地,马来西亚人民将会被告知赛夫和纳吉的特别长官凯鲁阿纳斯㈦之间的关系。而这两个「搞屎棍」在求学时代的形象也不怎么英勇。是的!从这个官司所展开的性与快感将会让《寰宇电台》失去很多生意。

㈥木达兹嘉化〔Mumtaz Jaafar〕
㈦凯鲁阿纳斯(Khairul Anas)


安华的鸡奸案将伤害纳吉多过伤害安华。在官司终结时,法庭会宣布证据不足,无法入罪,那将是漫长的五六年后的事,不过安华始终会获得自由。不过,在这漫长的五六年里,安华将会在牢里渡过,因为他将不准被保释。是的!安华将会被释放,不过却不准被保释,然后在牢里渡过五六年。

而纳吉将不会如此轻易地脱身,安华将在峇东埔的国会议席中竞选并胜出,他的多数票将超过旺阿兹在三八大选的成绩,那是因为安华将在双溪毛糯监狱中参加补选,而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应该被关起来,所以他能够得到大量的同情票。

在这时候,巫统的区选和峇东埔的补选将同时展开,姑里将会得到超过60个提名,让他得到参选主席的资格。得到参选资格是最难的部分,一旦他得到参选资格,他就能够得到选票,那是容易的部分。

在姑里胜出巫统主席位置之后,他将成为大马新首相,他会指示总检察长和警察别再乱搞了。若安华真的涉及鸡奸,就丢他进牢吧!若没有,就别浪费纳税人的金钱,撤销指控吧!那就是姑里会做的事,他将是一位崭新政星,而安华将会比他在入牢之前更加强大。姑里将会和反对党和谈,提议终结不必要的政治伎俩,以便大家能够好好地管理这个国家。

经济已处于不良状况,整个国家无人操纵,没有人在管理或负责这个国家,所有的时间都被用来扳倒另一方。为了国家着想,这些都要终止,而姑里会出来结束这些废话。

非马来人会高兴姑里在位,现在他们不高兴,不只是经济前景,还包括巫统对回教党的《新马来人回教政党》的提议。巫统对回教党抛媚眼,试图要回教党与他们合作,甚至是准备合并,好让回教法在这个国家实行。巫统不止准备让出州务大臣的职位,连副首相的职位也甘愿奉上,而且阿都拉还把这些都白纸黑字地写下来了。

不过,等一下!若回教党得到副首相的职位,那纳吉要怎么办?若纳吉不再是副首相,那他又怎么能够在2010年接任首相?而阿都拉把这些写下来是为了让回教党的领袖在上个星期召开的中央委员会会议上作为根据。

现在这是否说明了回教党青年团为何说即使巫统让出大马副首相的职位,回教党还是没有兴趣和巫统合并的原因呢?那是因为阿都拉的确有让给他们副首相职位的献议,回教党并不是在做出假设性的言论。

是的!那就是「一石二鸟」之计。这么一来,纳吉和安华就互相抵消了,而阿都拉就去掉了身边的两根刺。也许是…也许不是…。姑里也许会得到超过60个提名资格?而安华是否能够在峇东埔补选上胜出?这两个的其中一个实现的话,都将会改变整个状况。无论这个案件会如何,有一样事情是肯定的——纳吉始终将会下台。那是可以预料得到的,最重要的是谁会掌权。

不!这不是个设计安华,要他倒台的虚假鸡奸指控案件,这些阴谋就是让纳吉被卷入这场混乱中,然后被人们指责是设计安华阴谋的幕后指使人。当然,安华会面对一些暂时的挫折,他将会在牢里渡个五六年然后无罪释放,而纳吉就从此退休了这整个布局和安华无关,而是针对纳吉而设的圈套,而纳吉还懵然不知…真是个可怜的东西。

4 条评论:

hoss 说...

查照原文:It was so apparent the mattress was planted as evidence the judge subsequently rejected the mattress as evidence and ordered that all references of it be expunged from the court records.

建议修改译文:很明显这张床褥成为了捏造证据,而后来被法官接受成为证据,还命令所有的有关的引据都要从法庭的记录上消除。

CC LIEW 说...

谢谢Hoss的细心检查。

老实说这篇翻得不很好,ECS省略了很多地方,我修了蛮多地方的,可是基本上不是关键部分,所以没事我都会根据原稿不做更正,不然就要累死我了。

待会我会根据您的指示修改一下。

如果是转载的话也请自行修正。

SusuTeh 说...

这hoss是公正党论坛的hoss吗?

hoss 说...

Correct!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