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日星期六

逐鹿问鼎∶两大名案挑战朴素的大马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2 notorious cases challenge Malaysia's modesty
作者  ∶Thomas Fuller
发表日期∶02-08-08
翻译  ∶西西留/JAMES
校对  ∶PC男
这并不是首次发生在马来西亚的「性和政治」碰撞的局面。前副首相安华伊布拉欣在90年代就曾被控鸡奸,在这些受公众高度注目的案件进展中,一张沾了血迹的床垫被扛到法庭内。

转载自《国际论坛先驱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作者∶Thomas Fuller

在这个以回教徒占大多数的国家中,政府竭尽所能的维持民风的朴素,它删减掉影片中的色情片段,指示演艺人员在大马人面前避免暴露的衣着,就连露出肚脐和紧身衣着也是当局所难容忍的。

可是对这些避免限制级内容的大马人来说,也许该读一读这阵子他们自己领袖的新闻。两位名政治家双双卷入两宗丑闻中,一个被指控鸡奸,另一个则是蒙古情妇被残酷谋杀。

直肠检验的详细报告描述以及被杀的情妇的性趣向使得其他性丑闻如小巫见大巫,比方说「莱温斯基和她的蓝色洋装」和前面两者比较起来的话,后者就像维多利亚时代一样。

按∶莱温斯基(Monica Samille Lewinsky)是白宫实习生,她在克林顿连任总统期间两人在白宫偷情。1998年1月,宝拉·琼斯性骚扰案的原告律师开始搜集总统拈花惹草的证据,试图借以证明总统的好色性格。莱温斯基呈交了书面证词宣称自己没有和总统往来,又试图说服崔普帮她圆谎,但是崔普不愿冒伪证罪的危险,于是将她的录音带拿给了白水案特别检察官肯尼斯·史达。于是,史达介入了这宗桃色事件的调查。

克林顿一开始否认根莱温斯基有染。在公开的场合以及宣誓作证的情况下他都斩钉截铁的宣称自己和莱温斯基没有性关系。克林顿所赖以理直气壮的撒谎的逻辑是,由于「自己只是接受服务的一方,因此不算有性关系」。

但是录音带以及莱温斯基的详细日记迫使她把事实合盘托出,而来温斯基所提供的证据又证明总统说了谎。最关键的证据是一件沾有总统精液的蓝色洋装,莱温斯基原想把它留作纪念,没想到却留下了总统的DNA证据。当化验结果出炉,总统不得不对全国发表讲话,向人民道歉,承认自己和莱温斯基有不正当的交往。


这并不是首次发生在马来西亚的「性和政治」碰撞的局面。前副首相安华伊布拉欣在90年代就曾经被控鸡奸,在这些受公众高度注目的案件进展中,一张沾了血迹的床垫被扛到法庭内。

这次因为有互联网的广泛使用,帮助散播了文件、事实和谣言。要不然,政府所牢牢控制的主流媒体将会把这些资讯给完全过滤了。

两宗丑闻并不只是环绕在「性」,这不过是这两个人的大比拼∶正当安华誓言要推翻执政党时,他面对这鸡奸的指控,而在另一方的丑闻则牵涉到安华的最大政敌——首相阿都拉的继承人副首相纳吉拉萨。

大马人所担忧的是安华和纳吉的龙虎斗已经到了玉石惧焚的阶段。

谋杀案的听审中揭露了蒙古女郎和她的朋友的入境档案已经被删除。

马来西亚反对党表示这宗案件高度反应出警方和政府高官的肮脏手段,同时在司法上存在不公。一名女警官站出来指控说她曾经被警方的查案人员凌虐,这名警官竟然被自己的同僚虐待。

两宗案件的证人都消失无踪了,这包括那位私家侦探巴拉苏巴马廉(Balasubramaniam a/l Perumal),他在宣誓书中声称这名被杀的蒙古女郎的奸夫就是纳吉,他在宣誓后不久就失踪了。

纳吉不断的反驳,并发誓说他不曾见过那名蒙古女郎阿旦杜亚(Altantuya Shaariibuu),可是巴拉苏巴马廉的宣誓书已经在网上广泛的流传着。

根据他和被谋杀女子和纳吉的助手阿都拉萨巴金德(Abdul Razak Baginda)的对话内容,巴拉苏巴马廉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起草和修改这十六页有关这宗案件的宣誓词。巴拉苏巴马却在后来召开广大的新闻发布会,的收回他的宣誓,接着就失踪了。

「很明显的当时的确出事了,你不需要成为一名专家才能明白这些。」私家侦探的代表律师阿美立(Americk Sidhu)这样表示∶「有人要他闭嘴。」

巴拉苏巴马廉的妻子和三名孩子也一起失踪了,这家人所饲养的两只罗威纳犬被遗弃在笼子内。

「很多黑暗的事正在发生」拉惹柏特拉表示,他是大马最有影响力的一名多产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原本是安华夫人阿兹莎(Azizah Ismail)在国民公正党时的政治伙伴。

按∶国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Nasional)是人民公正党的前称,马来西亚人民党和国民公正党自2003年8月3日起已合併为一个政党,称为人民公正党。

虽然蒙古女郎谋杀案的一部分残酷的事实已经在经过整年的审讯中已经在法庭中浮现,比方说她在吉隆坡外围的森林中被枪杀,以及她的身上被捆满炸药,拉惹柏特拉认为在法庭中被承认的证据只有一小部分。

在六月份,他援引在军中的消息来源作出宣誓说纳吉夫人罗斯玛(Rosmah Mansor)在案发现场。政府的检控官说阿旦杜雅是被两名突击队员谋杀的,这两名突击队员同时也是马来西亚最高首脑的随身保镖。

「我不认为马来西亚能够容许身上带有一个大问号的首相;他是否有份谋杀这名女子呢?」拉惹柏特拉在访谈中这样表示。

纳吉呼吁这份宣誓书的指控是一项「一派胡言,伪造作假,全是废话」以及「为了抹黑我的政治形象的一项剧烈和绝望的企图」。

政府以毁谤罪名提控拉惹柏特拉,律师的说法是这项法律近年来未曾在大马使用过。这项法令不像民事毁谤那般,罪名成立的话可被监禁两年。除此之外,拉惹柏特拉也被控煽动,他的住家已经被搜查多次。

上星期拉惹柏特拉也负责泄漏了有关鸡奸案的体检报告。安华的原告莫哈默赛夫(Mohamed Saiful Bukhari Azlan)是一名23岁的前助选义工。他在前往警局报案指控安华鸡奸他之前的几个小时到了吉隆坡的一家医院。可是这份也是在网上广泛流传的体检报告说他申述曾被一件塑胶插入肛门。书写这份报告的医生欧斯曼(Mohamed Osman)说他「没有显著的流血、脓液、撕裂或是伤痕」。

事情发生后,欧斯曼也失踪了,虽然院方表示他会在周一回到岗位。

安华在周四对全世界宣布说他将会根据他设下的目标进军国会,让政府下台,然后当上首相。他在访谈中他预估很快自己就会被逮捕。他拒绝提交脱氧核糖核酸样本,因为他相信这样品会被用来对付他本人。「没人能阻止他们再次的伪造证据」安华表示。

虽然大马人热切的分享他们对这两宗案件最新发展的看法,一些人却对这些细节已经感到厌烦。

「不管是鸡奸案还是炸死蒙古女郎的事,最佳的形容词只有一个,那就是『恶心透顶』。」全国基督教福音团体(National Evangelical Christian Fellowship)秘书长黄锦刚(Wong Kim Kong)牧师这样表示。虽然大部分大马人是回教徒,可是还有很大数量的基督教徒、兴都教徒、佛教徒和锡克教徒。

黄牧师表示部落客持续的抨击,政府慢条斯理的否认,这些都让大马人活在迷雾中看不到真相。

「人们不能在相信这些人的话。」黄牧师说∶「他们无法分别到底是谁在说真话。」

这些丑闻都是在马来西亚最动荡的政局中出现的。阿都拉和纳吉领导的政党,这个以种族政治作为基础的政党目前已经失控。虽然阿都拉承诺要改革系统,可是占大多数的马来人和少数的华人和印度人之间的仇恨在酝酿中,政府的贪污行为继续肆虐。

安华誓言要重铸国家的政治,取消独裁式的法令,其中包括禁止学生示威、控制媒体以及允许政府在未审判前扣留异议分子。虽然很多精英分子不信任他,安华仍然维持着高度受欢迎的形象。

「我认为这点也将会是合法性的危机,」独立民调中心董事依布拉欣苏菲因(Ibrahim Suffian)表示「这些领袖看来觉得他们可以在满足民众的经济机会后,对他们所干过的事逍遥法外。

可是目前极度恶劣的经济导致人们正在失去信心,大家觉得或许是时候来个大转变了。」

5 条评论:

weng135 说...

要是污筒继续成功用肮脏手段来对待一切异己的话,我想。。。。我们离津巴布韦不远了!!

CC LIEW 说...

目前还不到人民血流成河的局面…算起来这帮家伙可说是「很斯文」的了…

SusuTeh 说...

如像津巴布韦,咱们就是亿万万富翁了!
大马不会!原因是代价太大! 国阵其他成员党也不会同意!

CC LIEW 说...

回奶茶兄,
这个大概就是英国的最后影响力了
毕竟这些皇亲贵族都是留洋回来,在怎么做都会有点廉耻之心吧?(除了用C4炸死人之外…)

SusuTeh 说...

难怪阿都拉将管C4的任务给这“死货”(广东话)!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