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7日星期六

霹雳、民联、国阵和金务大——这全是买卖,笨蛋!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Perak, PR, BN and Gamuda – It’s all about Business, Stupid
作者  ∶StockTube
发表日期∶06-02-2009
翻译  ∶ECS283

杜拜也许是海湾地区域最好的经济指标,至少杜拜是该区最富有的城市。人们也许不知道奥曼在哪里,但他们却不会错过杜拜。这些年来,许多人都聚集在这里赚他们的第一桶金。如常般的转制,这里的地产业让那些蜂拥而至的首批投机者炒作得像买提拉密苏蛋糕般,金钱已经是不尽其用地购买地产,这些地产然后就很轻易地租贷出去。这要感谢成长的经济,带来了正面的现金流动。直到现在为止,这都是一些不必用脑的赚钱方法。

如今地产泡沫已经破灭,这要谢谢全球经济衰退。这些投机者如今以惊人的折扣,甘愿出卖他们的摇钱树于任何人。许多马来西亚建筑公司也在哭喊,因为所承诺的工程都被暂停或中止。金务大(Gamuda)作为全国最大的建筑公司,当他们与WCT基业(WCT Berhad)和迈丹股份有限公司(Meydan LCC)在杜拜的合作计划——价值马币46亿元的竞赛场被取消后,已经感受到烧手的炽热了(金务大7%的未完成合约都来自海湾地区)。金务大最近引起了投资者的兴趣,当其创办人拿督林云凌在2008年早期套现而让其股价下跌。

有关金务大的另一个挺有意思的事实是∶公司最大的股东是2008年度福比斯马来西亚40大富豪榜中排行第三十五位,也是大马第二最有钱的富婆——拿督斯里艾琳娜阿兹兰沙(Raja Datuk Seri Eleena Raja Azlan Shah),霹雳苏丹的公主。她在2007年度福比斯马来西亚40大富豪榜中排行第二十五位,当时的身家是马币7亿7千三百万元。隔了一年,她的位置下降,身家缩水至马币5亿1千万元。根据她透过Generasi Setia私人有限公司控制的金务大共7.5%的股权,以今天的每股马币1.91元一股的价值来算的话,总共是马币2亿8千7百46万元。很自然地,当她父王拒绝解散州议会的时候,流言就四起了。

马来西亚的政治也许是最肮脏的,但你不能怪公众会对联邦政府有一个印象,说他们在和苏丹拗手瓜(很蠢的假设,是不?)。无论如何,在商业的观点上来看,你不必去坟墓叫醒爱因斯坦来告诉你金务大基本上是依赖着联邦政府的施舍。联邦政府已经在三个最进步的州属里(雪兰莪、霹雳和槟城)关上水喉。金务大已经是求工程若渴。国家当然是有钱的。实际上,整个国家比三八大选前流动着更多的钱。那是因为联邦政府不知道要往哪儿灌,因为最进步的其中三个州属都让反对党控制了。

候任首相纳吉将在今年三月尾接任,所以就期待更多的好处和好消息吧(即将有更低的电费吗?)。第一个价值马币70亿元的刺激配套也许已经在某些地方『用完了』。纳吉的导师,前任独裁者马哈迪,已经暗示说第二个刺激配套应该是约马币350亿元,或这个国家的生产总值的5%,所以你可以猜到纳吉会颁布的数字。这笔钱会丢进股市里,还是丢进工程中,每个人都想要分一杯羹,包括金务大。唔……纳吉说我国也许没有经济衰退是对的。所以,大概是时候出场抢一点金务大的股票了?

无论如何,让我们来想象下(今天拜五呢!朋友)一个阴谋论。这个霹雳危机只是冰山一角,让我们假设安华有能力变天,但他也明白他这么做的话,会有反击效果。他需要以滚球的方式来开始,所以他先宣布要变天,九一六等等的噱头。在峇东埔和瓜丁补选后,他知道纳吉已经绝望地需要一些战绩,所以他的计谋是牺牲霹雳。他假装上了纳吉的当(可能吗?),接受这个纳吉派来的家伙——纳沙鲁丁。这是一个很好的『跳槽反应测试棒』,然后清理出公正党内的叛将。霹雳必须让国阵得手,现在纳吉抢到了霹雳,做他在即将到来的巫统大会中可以拿出来臭屁的奖杯,然后他会说是安华先玩起跳槽的游戏,他只是把这游戏玩完罢了。

而下一集戏就是看到安华亮出跳槽国会议员,成功变天,说道∶「纳吉先开打的,我只是把这场仗打完而已。」真是好一场春梦!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