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4日星期六

毫不留情: 曲未终,人不散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The show is not over till the fat lady sing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4-02-2009
翻译  ∶ECS283
校对  ∶西西留
人说『曲终人散』,如今曲还未终,人会在何时才散呢?大家应该都是不清楚的。不过我预测在不久的将来,霹雳又会再次变天。

黄基明(Ooi Kee Beng)在他一篇名为【国阵也许会因分化霹雳而付出昂贵代价】的文章中这么说道∶

霹雳政权的转换对两方都带来很大的影响。

尼查的民联政府在受争议的跳槽事件下,已被国阵政府取代。虽然两方都各自拥有28名州议员,但是独立议员都宣称支持国阵。

这肯定带来了政权的转换,无论如何我们所看到的还不算是定局。拉扯还在持续中,当然,其中还看不到谁是真正的赢家,这也要看我们是从哪一个时点去评断。

在短期内,候任首相纳吉自然是得到最大益处,他胜了民联漂亮的一仗。他能对巫统证明他有领袖素质,也有得力的智囊。

霹雳的危机无可否认地及时在下个月的巫统选举中抬高了纳吉的地位。他不但即将成为党主席,也将成为首相。既然他已不劳而获成为党主席,霹雳的变天能够为他带来的益处是能够得到支持,让他在党内安插他的亲信。

另一位也在垂涎党职的人是首相阿都拉之女婿凯里,他是三名巫青团团长候选人之一,巫统在去年大选惨遭痛击之后,凯里就试图将他自己塑造成一个即将表面化的自由主义分子。

凯里趁着霹雳危机这个机会来表现自己维护皇室,还要求将尼查逐出霹雳。这样的强硬手段,抵消了凯里这些日子以来他辛苦建立起来的公众形象。

民联失去政权的愤怒,导致领袖如尼查与卡巴星都对苏丹阿兹兰沙表示不满,卡巴星还威胁说要控告苏丹。

在苏丹拒绝尼查解散州议会的要求,还支持国阵利用跳槽议员成立的政府后,霹雳皇室在变天前的支持一下子就降落到低点。

愤怒的卡巴星也要求民联领袖安华负起霹雳变天的责任而下台。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即刻谴责卡巴星,劝告他利用内部管道来表示他的不满。卡巴星如今遭受各界的压力,要他收回成见。

安华也因为霹雳危机而遭受责难,就因为大家都认为自从三八大选以来,他就是跳槽变天的始作俑者。这导致他遇上必须重新取得对纳吉抗争的支持的压力,两场即将到来的补选能够提供安华这个机会。

从长期来看,赢家也许要为霹雳的变天付出高昂代价。四名跳槽者实际上在这场戏里得到什么还是不明朗的。他们的政治未来黯淡,就别提是否还能得到国阵所答应的条件。

其中两名从民联跳出的州议员也面对贪污指控,国阵给他们的跳槽代价就是审讯的展期。而就如跳槽十天后又跳回国阵的纳沙鲁丁那样,他们两人都没有什么政治未来了。

行动党的许月凤的拉垮政府的决定,无论是为了金钱或职位或发泄对党的怨恨,已经让她成为自己选区内的过街老鼠。她要如何在跳槽后继续在众人前出现也还是一个谜。

民联在这里所得到的教训是,若手底下没有什么有素质的人,他们不能期望有稳定和良好的管理。民联的许多代议士都是趁着政治海啸而上位的,民联必须狠下心肠,以得体的方式来清理门户,然后起用那些有素质的人。

然后「后安华时期」的准备也很重要。一个实际的联盟必须成立,以便对话和互相谅解得以在成员之间进行。

而国阵则必须付出不少的代价。加深的分化经已发生,如今不止霹雳人对纳吉的手法不满,北部的非马来人国阵成员也面对困境,无法在将到的补选有效地展开竞选活动。

霹雳的危机也提醒马来西亚人说,两个阵盟之间的斗争将会长期持续下去,这些斗争不止在霹雳发生,在吉打和森美兰也会发生。

作者是东南亚研究所(ISEAS)成员之一。他最新的著作是《让五一三失色的三零八》(与同是ISEAS成员的Johan Saravanamuttu及李福源(Lee Hock Guan)同著)


在三〇八大选时,国阵在霹雳赢了28席。虽然分别是巫统27席和马华一席,但是出来竞选的不是巫统或马华,而是国阵。因此,是国阵而不是巫统或马华『拥有』那28席。第二大的赢家是行动党,共得18席。公正党和回教党分别是第三位和第四位。

这表示说,技术上来说,国阵应该成立霹雳州政府,因为他们赢得的席位最多。虽然有人会说民联赢得31席,所以民联才应该成立霹雳州政府。不过,在法律上来说,民联是不存在的。这个联盟是非正式的,也没有去注册。所以,民联并没有出来竞选,竞选的是国阵、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

是的!四个政党,而不是两个政党出来竞选。而这四个政党就是国阵、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然后国阵就赢了28席,行动党18,公正党和回教党分别都赢得少过10席。

以28席的最多数,霹雳苏丹本来可以宣布国阵执政的。但那将是一个弱势政府,能够撑多久呢?六个月之内就要举行第一次的州议会了,若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联合起来对国阵政府提出不信任动议,这个弱势政府就可以垮台了。

注意看,我所写的是『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联合起来』而不是『民联』,民联在法律上是不存在的。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就存在。

不是说霹雳苏丹大方或偏向一方,他知道若拥有31席的非国阵州议员在议会上通过不信任动议的话,只有28席的国阵州政府将并不能持久。因此他准许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联合起来成立州政府。苏丹只是比较实务罢了。

但是若苏丹要国阵成为州政府也是可以的,不过在召开第一次会议的时候。想当然,反对党就会提出不信任动议。

当然这时也不一定是31对28通过对国阵的不信任动议的,我们只是假设会如此而已。若有两个反对党州议员在那个时候支持国阵的话会怎样呢? 那就是30对29票,不信任动议也通不过了。

而这两个反对党州议员也不必退出行动党、公正党或回教党。他们还可以继续留在自己的党内,也不必加入国阵。他们只要在投票时支持国阵,那么不信任动议不能通过,国阵还是能够做他们的霹雳州政府。

苏丹有两个选择。一是准许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弱势政府,然后看着他们也许在六个月内因为有人跳槽而垮台。第二是准许国阵组成政府,然后看着他们也许在六个月内因为通过不信任动议而垮台。

无论怎样,两种处境都有可能让州政府在几个月之内垮台。而苏丹则选了第一种:让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联合起来,以三个多数议席『胜过』国阵的28席来成立州政府。这表示说若有两席的移动,那么霹雳就变天了。

而事情的发生竟在意料之中。不过,若国阵组成州政府的话,相信所意料的也会发生,也许几个月内就发生了。

其实,苏丹对这种事是有所保留的。无论让谁做州政府,这个政府都是不稳,也不能持久的。回教党虽然以一席之差执政吉兰丹,但他们却能持久。回教党是比较不同一点的,回教党的人比较有向心力,新政府还没有成立就开始吵的行动党和公正党的话,就很难说了。

看看公正党人的素质。即使他们的席位比回教党还多,但他们都不能推举出一位州务大臣,只好让给在霹雳州议会里拥有最少席位的回教党。公正党就是没有能够出任州务大臣资格的人才,你对这种没有人才的政党能有什么期望?

霹雳的危机是待机而发的,而且也不需要很久。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的松散联合若走错一步的话,就会垮台了。所以,因为公正党的两个议员跌入陷阱,然后被扯上贪污指控后,州政府就这样垮台了。

但是问题没有到此结束,这两名独立州议员的贪污指控怎样了?会撤消吗?若撤销的话,那就做得太明显了;若指控持续,他们要面对审讯的话,另一个问题又浮现了。

第一就是审讯结果。若审讯发觉他们是被陷害的话,那国阵就很难看了;若他们实在是有贪污的话,国阵也还是很难看。无论怎样,国阵都会很难看。若他们真的是贪污的话,霹雳又会有另两场补选,而且反对党一定会赢。这样一来,国阵和反对党的对比就变成29对30了。

这样一来,霹雳就像上个星期那样再次变天,从国阵变去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的松散政府。

然后我们还有一个许月凤,相信她会因为所面对的压力而辞职。这表示说又有一个议席空了出来,又要举行另一场补选。

也许自三〇八大选后,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的松散政府在这11个月多以来,都在不确定的未来中管理霹雳。但是新的国阵政府也不会比前朝政府稳健,他们也同样面对随时变天的可能性。

人说『曲终人散』,如今曲还未终,人会在何时才散呢?大家应该都是不清楚的。不过我预测在不久的将来,霹雳又会再次变天。既然苏丹在变天的处理上有了先例,那么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的松散政府就能用同样的手法从国阵手中抢过执政权。就如他们所说的,刀无两面利。

卡巴星要安华为霹雳的闹剧而负责。之前那个星期在班达马兰(Pandamaran)区的行动党新春团拜中,我在演讲中就指出我支持卡巴星所说。怎么我们不总是指责国阵不尊敬言论自由吗?若我们不让卡巴星有言论自由,我们与国阵又有什么不同呢?

无论如何,虽然我支持卡巴星的说法,但安华不应该一个人负起全责。我们不像国阵,国阵总在找替死鬼。我们是一个叫做民联的松散联盟。在民联内我们讲的是意见一致,意见一致的决定就是说大家都有责任,所以没有人能够单独扛下全责,所有的领袖都应该负起这个责任。

所以当卡巴星要安华辞职时,我就认为若有辞职的需要,那么三党的领导高层都要辞职。报纸就报导说我要三党的领导层必须辞职,也就是安华、林吉祥和哈迪阿旺,我并没有这样说过。实际上,当记者问我是否意指三党最高领导时,我回答说:「不是三位!为何是三位呢?可能是30位。那些全部有份做出决定而导致霹雳变天的都有责任。」

我们看来忘了国阵最让我们诟病的要害就是他们总是把批评政府的人逮捕、关监牢、未审讯扣留等。我们要求言论自由,但我们只要批评巫统或国阵的自由,我们就不要批评反对党的自由。

你可以不同意卡巴星的论点。但你一定要尊敬他有说出来他想说的话的权力。不然的话,那我们就和国阵一样了。原则上来说,我同意他要求安华辞职的权力,虽然我不认同他的论点。但我不同意只有安华需要辞职。那也是假如我们要他辞职的话,若有任何辞职的需要,那么连带任责精神下,很多其它的人也需要如此做。我们不想看到国阵式的寻找替死鬼的风气在民联出现。

1 条评论:

sanjiun 说...

去RPK 的部落格看看他最新的文章!!!
他有预感,明天内政部上诉,他会再度在内安法令下被拘捕。
他最新的文章,看得我快要哭了!
他简直就是想要自杀!

希望所有和我一样,关心他,敬爱他的人,出席明天在布城的审讯,给他打气。

日期:17/02/2009 (星期二)
时间:早上9点
地点:布城联邦法庭 (Istana Kehakiman, Persint 3, Putraj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