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7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一些马来人回教徒的愚笨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The stupidity of some Malay Muslim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7-02-2009
翻译  ∶ECS283
校对  ∶西西留

一些马来人,包括公正党和回教党的马来人,都是思想狭隘及无知的。这是因为他们如鹦鹉般背诵可兰经,毫不明白他们所背诵的是什么,主要是因为他们都不晓得可兰经的语言。

先锋报主编说有条件地撤销『阿拉』之禁

【美联社26-2-2009】一位教堂负责人说政府已经撤销基督教刊物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

天主教先锋报(Herald)主编罗兰斯安德鲁(Lawrence Andrew)牧师今天说内政部准许该刊物使用『阿拉』来代表神,只要有关刊物是限于基督教徒阅读。

有关争论是在2007年发生,当政府禁止在马来文般的基督教刊物内使用『阿拉』,说这个字眼会引起回教徒的混淆。

先锋报对此把禁令带上法庭,指出该阿拉伯字眼在回教之前已普遍用来作为神的指称,也用在马来文的翻译版本上几个世纪了。

【马来西亚局内人27-2-2009】高庭今天宣布将在5月28日审理天主教堂对内政部和联邦政府有关教堂不要任何方面插手使用『阿拉』字眼的官司。

高庭上诉与特别权力组的法官刘美兰(Lau Bee Lan,音译)也择订7月7日,聆审7州回教理事会要求将案件转交联邦法庭的申请。


在2009年2月16日,内政部部长赛哈密签下了一份叫做《1969年内安法令》第22项1c下的PU A 62公报。标题为《2009年(禁止文件和出版品使用特定字眼)国内安全命令》。

这份公报指出: 禁止在文件和刊物内使用特定字眼。

第 2. (1) 项∶除非相关文件和出版品在封面写着『限基督教徒』,否则禁止印刷、出版、贩售、发行和拥有任何包含『Allah(阿拉)』、『Kaabah(天房)』、『Baitullah(神殿)』和『Solat(祷告)』字眼的基督教文件和刊物。

第 2. (2) 项∶有关在之一上提及的『限基督教徒』字眼必须清楚地在封面上使用16级的粗体阿里尤(Arial)字型。

一位来自该部门的出版及可兰经文组的发言人说他不知道有关的公报,对此他会与部门的法律组求证。一名基督教堂领袖说这件事在立法之前应该先行商讨,因为教堂都不知道这项新规则。

对于目前还有两场官司还未结案的情况下,就发表公报的做法,他表示感到惊奇。天主教堂如今正起诉政府禁止他们不能够使用阿拉这个字眼在他们的马来文周刊上。

沙巴婆罗圣经理事会(Sidang Injil Borneo Sabah)(福音教堂)也起诉政府没收他们由印尼进口,并有使用阿拉字眼的基督教徒刊物。

在此之前,内政部部长在庭外提议教堂在他们的马来文刊物上盖印上『只限基督教徒』的字眼,但却不被教堂接受,却被反提议印上『此乃基督教徒刊物』的字眼。尽管如此,内政部却拒绝这项反建议。

公正党居林区国会议员朱基菲里诺丁(Zulkifli Noordin)也在这件事上插上一脚。他的反应是:

「他们是否已经参考有关的裁决呢? 内政部不应该在这件事上妥协。我们应该要考虑到这里的社会处境,有关的字眼是这个国家的马来人回教徒所使用。他们执意使用这个字眼的目的何在?我很担心『阿拉』字眼的使用是为了让回教徒混淆。神的名称是依照种族还是语言呢?我对使用马来文的课题上没有意见,但是使用『阿拉』来指示神,会让回教徒不开心。我已经遇到很多人告诉我他们为此感到不开心。」

你可否知道非回教徒使用『Assalamu Alaikum』向回教徒是犯法的呢?而且,使用字眼如『insha-Allah, masha-Allah, Alhamdulillah』等等的也算是犯法?这样的话大概有一打的字眼是非回教徒不能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的对话时使用的。基本上,就是所有有涉及『阿拉』这个字眼的词。

约20多年前,瓜丁的马华主席,黄先生总是像回教徒那样与他的马来人朋友说话。若他背着你说话,你会以为他是个马来人。你可以想像得到,当他转身过来时,你会惊奇地发觉一个讲马来话讲得比马来人还好的华人。

黄先生是很随意地使用字眼如『insha-Allah』、『Alhamdulillah』、『masha-Allah』等等的,丁州马来人都因此喜欢他。当他在1990年出来竞选瓜丁议席时,他输给回教党的候选人哈芝哈伦(Ustaz Haji Harun Jusoh)。黄先生在(Losong)和浮罗甘敏(Pulau Kambing)区中得到大多数的马来票。但他却在唐人街(Kampong Cina)区输了很多华人票。

马来人喜欢称呼华人回教徒为新入教徒(mualap 或 mualaf)。15年多以前,我到中国去参观那里最古老的一间清真寺。那间寺是在广州,是穆圣时代后一百年建立的。对了,华人比马来人早700或800年就成了回教徒,而那时马来人还是信奉兴都教、佛教、拜树等。但只有马来人是真正的回教徒,而华人是新入教徒。

我在广州清真寺遇见那里的伊玛目(Imam),他就用阿拉伯语与我交谈,我就回答说我不晓得阿拉伯语,他非常奇怪因为我刚在清真寺内祈祷,所以他就觉得我是晓得阿拉伯语的。

「你不会说阿拉伯语?」

「不,」我回答说。

「你会读《可兰经》吗?」

「是的,」我回答。

「你会读《可兰经》,但你不会说阿拉伯语?你怎么会如此?」

「我只是背,不是读。」

「那你不晓得你背的是什么了?」

「不,」我回答。

「你算是哪一门回教徒呢?你背诵《可兰经》但你不晓得你在背些什么。」

「我想我与其他99%的马来西亚回教徒都一样,我们都不会说阿拉伯文,也不明白我们背的是什么。」

那伊玛目摇着头离开,祈求神保佑我,还有其它99%在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回教徒。

这个在马来语版本《圣经》里的阿拉字眼到底有什么大不了呢?首先看看这个∶

《创世纪》1:1「起初神创造天地…」
【阿拉伯语发音】『Fee al-badi' khalaqa Allahu as-Samaawaat wa al-Ard……』

《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
【阿拉伯语发音】『Li-annhu haakadha ahabba Allahu al-'Aalama hataa badhala……』

《路加福音》1:30『……馬利亞,不要怕。你在神面前已經蒙恩了。』
【阿拉伯语发音】『……Laa takhaafee, yaa Maryam, li-annaki qad wajadti ni'amat(an) i'nda Allahi.』

《路加福音》3:38『以挪士是塞特的兒子、塞特是亞當的兒子、亞當是神的兒子。』
【阿拉伯语发音】『bini Anoosha, bini Sheeti, bini Aaadama, abni Allahi.』

阿拉这个字眼已经在《圣经》内,与犹太教徒的希伯来文所用的字眼是一样的,同样也是耶稣基督在向神祈祷时用的阿拉米语的字眼。在句子『Qul Huwal lah hu ahad』中的希伯来文『Huwa el Elah』或『Huwa'l lah』的意思是『他是阿拉』。

『我的神,我的神,为甚么离弃我?』耶稣在十字架上说。阿拉米语的发音是『Eli, Eli, l'mana Sabachtani?』
『El』、『Elah』这两个字和『Elohim』都代表同样的一个阿拉伯文字,就是阿拉,在希伯来文也同样。

不!回教怎么能有阿拉这个字的专利权?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也使用同样的字眼。实际上,回教的最大『卖点』就是可兰经承认犹太教和基督教里的先知,我们都是向同样的神祈祷。若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和回教徒的神是同一个,那么他的名字也应该是同样的。若我们崇拜的都是同一个神,那么回教徒的神怎么会和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的神的名字不一样的呢?

一些马来人,包括公正党和回教党的马来人,都是思想狭隘及无知的。这是因为他们如鹦鹉般背诵可兰经,毫不明白他们所背诵的是什么,主要是因为他们都不晓得可兰经的语言。当然,他们也不阅读其它宗教的圣经,因为他们觉得这是『haram』的。有说先知穆圣耶甚至也向他妻子卡迪嘉(Khatijah)的表亲瓦拉卡(Warakah)询问意见,瓦拉卡是他当时一位有智的基督教学士,虽然有些学士不承认这些(但他们都承认瓦拉卡是参加穆圣和卡迪嘉婚礼的基督教徒)。

穆圣也从来不禁止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使用阿拉这个字眼,但是马来人却认为他们是比较优越的回教徒,比阿拉伯人更学富五车,虽然马来人只会背诵《可兰经》,却不像中国的华人回教徒那样,他们不会明白所背诵的内容。1千6百万的马来人回教徒怎么样去和超过1亿的中国华人回教徒比呢?马来人都爱称作这些人为『新教徒』,虽然他们早在1300年前已成为回教徒。那时候的马来人还向树等等的东西祈祷呢!

2 条评论:

AhBeng & Ah Seng 说...

哇.. ccliew 終於update了, 最近很忙是嗎?

西西留 说...

是啊....忙坏了。这几天的文章很长一下下,可是很感动一下。等周四我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