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日星期一

没人是天生的烈士

如果孙文选择开家诊所,生活稳定后,结集商贾实力,再到越南日本购买军火进行军事革命的话,或许黄花岗不会有七十二烈士。

只是因为阿忠哥做到我们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就该看着他用这样“虐待”(对不起,也许这个字眼有点过度了)自己的方式生活,继而代表大家伸张正义吗?有很多人同情他,捐钱和食物给他,那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岂不是把我们内心里要伸张正义的理念,鼓励着阿忠哥用他自己的血和伤痕来代表我们付诸实施?

就是因为有很多人这样的所谓施舍,支持,他反而更义无反顾地继续伤痕累累地伸张正义。这样好吗?

真正支持他的人,是不是可以鼓励他好好工作,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伸张正义,可以吗?

我对他的正义感很动容,我知道他这样的生活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我读过波波的报导,我知道的。但是和他在一起的人没有人力劝他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不满,我们很多人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代我们完成我们心里所谓的“我要伸张正义”心愿!!但是我很不希望看到他以这样的方式来代表我们这些不敢站在前面大声喊的人。我真心希望他先把自己的基本生活照顾好。

继续点击阅读【阿忠哥事件的不同立场
××××××××××××××××××××××××××××××

以上是大米和大米公(这是波波的称法,大概是『大米的老公』的意思)对阿忠哥的感想。尽管大米没在博文中说明大米公的立场,可是,很明显的,博文中的相反立场即是大米公的观点了。

这是一般人(尤其是中产阶级人士)普遍上对政治人物,或社会运动人士的认知。先『填饱肚子』或是『一个罐头分好几天来吃吃到生虫』是相当具争议性的课题,同时也说明了我国社会运动目前的现象和困境。

无可置疑的,这个部落格中点击率最高的拉惹博特拉的专栏。当然这个部落格原本设立的目的也就只是用来为《今日大马》的译文存档,大家进入这个部落格不外乎就是阅读这些译文。因此,我们就先来说一说拉惹博特拉。读者们目前阅读的《今日大马》译文,尤其是《逐鹿问鼎》和《毫不留情》中充满爆炸力的内幕消息,大概会想象他是个收入稳定,无忧无虑,吃饱撑着没事干,到处打抱不平的马来皇室子弟。实际上并非如此,拉惹博特拉的确曾经是名成功的商人,后来因为得罪了巫统强人,结果在登嘉楼的马赛迪此车代理的生意被打压,最后只好『逃』到吉隆坡。他曾经是名活跃的巫统党员,也曾经当过巫统国会议员的笔胆。西西留曾向他老人家提出重新『炒』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勾结华人黑帮的课题时,他不以为然,他说以他当笔胆的经验,反对党在国会的发言时间绝对『炒不熟』这个课题。

他在举家迁移到吉隆坡后,生活非常潦倒,同时在巫统继续打压他的情况下,他完全无法开始其他生意。他曾经为《星报》和一些党报供稿,勉强糊口,可是大部分时候都入不敷出,需要靠他在英国的女儿和女婿提供生活费(这也就是为何在他的文章中很少,或几乎不会有英文文法或拼音错误,可见其这几十年来的写作功力)。 2004年安华被无罪释放后,他启动了《今日大马》网站,起初的格式比较简单,可是他所使用的付费服务,因此,在读者流量高时,需要缴交更多的网络管理费。《今日大马》在三〇八全国大选后遭受了几次严重的网络攻击,期间,他必须汇款到位于新加坡的网络服务商,以确保网站能够继续运作。据说,巫统国阵每次发动攻击,《今日大马》就必须付出几万令吉。如果网络攻击连续一周,他可能需要花上十数万令吉以上的网络维修费。

在他逃亡期间,他最担心的是他那还滞留在大马的女儿的学费问题,为了筹募这笔十几万令吉的学费,他伤透了脑筋。当然,当他出版《沉默的怒吼》时,我也曾经这样在电邮中这样说明:「如果是以中文书籍而言,我从来没见过出版书籍是可以卖钱的,何况是没有出版准证下更加的不好卖。」因此,我对出版丛书的想法不很赞同。我也曾献议将这些文章发行中文版丛书,因为基本上书中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今日大马》的旧文章,而这些文章老早就翻译成中文了,可是由于校对上缺乏人手,因此到目前为止还是无法落实。无论如何,拉惹博特拉在这十几年来都是在很有限的资源下运作他的『个人』公民运动,尽管在初期附属安华门下担任文书工作,可是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在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写成了无数脍炙人口的好文章。

有一回,我和《妇女力量》的主要负责人商讨一些事务时,问起了这个以保护妇女和难民权益的公民组织的运作经费课题。他说,目前的经费就只能维持一个月,除了要维持全国几十个妇女和儿童庇护所的费用外,他们还需要为十来位全职工作人员的薪金烦恼。他苦笑着说,明天会去会见汇丰银行总裁,希望能够获得一些经费。他也说,有好多公民组织几乎都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运作的,尤其是当这些社会组织向政府发表抨击后,往往在向商业机构筹募经费时会遭到阻力,因为大商家都『怕』政府,他们担心如果被发现向这些『反政府』组织提供援助,可能会遭到报复。

许月凤在九洞行动党当了几十年坐办,三〇八全国大选时,连五千块的按櫃金也没法拿得出来,最后靠着党员们的募款才得以上阵。其实,这种情况在行动党中很普通,即使是回教党,或公正党也面对同样的问题。由于在野党的『零资源』运作模式,因此,无法有系统的培养出政治人才,同时也无法确保其政治人员的素质和情操。冯宝君在1999年首次中选成为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她在2001年12月份被禁止踏足国会六个月,在禁足期间,她的薪金和津贴也遭到冻结,据说当时她也没有积蓄,在长达六个月的禁足期间,她过的日子非常艰苦。在2009年瓜拉登嘉楼补选选战时,西西留在最近被火烧掉的和安宮面前遇到一名行动党印裔党员,他是金马伦支部主席亚巴拉三美(J.Apalasamy)。当时他骑着一辆旧摩托,询问民联的行动室在哪里,我向他出示地点后,顺便问他如何大老远由金马伦来到瓜拉登嘉楼,他回答说,就骑着这辆摩托车,穿越中央山脉直达东海岸。西西留在靠近瓜拉登嘉楼州回教堂附近遇到几位来自半岛南部的回教党老乡,他们大部分都是举家出动,『顺便』度假的那种。当然,通常这类民联党员都以务农为主,因此在时间的安排上比较有弹性。

以上西西留引用了三个案例分别说明了在大马,个人、公民运动组织,以及政党的运作模式。尽管阿忠哥属于比较另类的个案,可是,却无可否认的,公民运动(不限于大马,即使在英国、欧洲或美国)都需要付出和牺牲。最近西西留被邀请与一名『专家级』人士在午餐时段会面,『专家』花了几个小时滔滔不绝的谈论政治,西西留和友人默默的聆听,在『专家』离席后,友人询问西西留这位『专家』的见地如何,西西留回答:「他忘了询问我们面对的问题」。是的!当一名所谓的『专家』如数家珍的把他的想法和盘托出的同时,却不知道组织内部所面对的问题,基本上他是在建造自己的空中楼阁。西西留接着说:「搞组织有两种人,一种是幕僚类的,另一种是活动类的。或许可以试试看把他挪入组织活动。」在一次策划公民运动(也就是示威抗议)时我们邀请了这名『专家』参与,结果连人影也不见。

先『填饱肚子』再搞政治的人比比皆是,『一个罐头分好几天来吃吃到生虫』的寥寥无几。

如果孙文选择开家诊所,生活稳定后,结集商贾实力,再到越南日本购买军火进行军事革命的话,或许黄花岗不会有七十二烈士;如果我家乡两百壮士,全马一万五千华裔青年男女不选择加入马共,而选择发奋图强,把书念好后从政,以『合法』手段进行政治改革,或许他们不用暴尸在热带雨林中,或是被击毙后尸体被剥光狎弄。

「没人是天生的烈士,可是当你身陷战场时,你必须做出选择。」西西留在途经诺曼底欧马哈海滩时,巧遇一名德国国防卫队老兵,他如是说道。

23 条评论:

波波 说...

是呀,我還記得RPK說他老婆的nasi lemak買不完時那種自嘲式的微笑。人人都說他有蘇丹在背後撐腰,可是我不理他到底有沒人給予金錢上的支助。

我在乎的是,為什麼他不像一般的人一樣goyang kaki安享晚年,而要幹這麼對跟政治對著干的事?

我相當肯定他遠走他鄉的同時也在掛念著他的大肥黃貓。那隻我半夜上門按鈴,會在鐵匣門底下跟我鳴鳴聲打招呼的大肥貓;也是他中了ISA後在文中提過的那一隻。

RPK是我繼續寫部落格的動力。因為有了這樣的一個開頭,總得要有人繼續下去才行。我沒有辦法做到像他、西西留和四月那樣,可是至少我想在我能力所及之處,發一點點光,用比較通俗比較容易消化的文字,來傳播我希望兩線制成功的想法。

但是要補充一下,阿忠哥的罐頭沒有吃到生蟲啦,是我罵他如果一個罐頭再分這麼多天吃會生蟲和生細菌的而己。

╮(╯◇╰)╭ 说...

好强烈的笔风!谢谢西西大大的文章,小弟受教了。

學 说...

我轉貼一段電影台詞好了:
“欲享有文明的幸福,必須先經歷文明的痛苦;而這種痛苦,叫做革命!”
共勉之~

CHIA, Chin Yau 说...

怨天尤人倒不如亲自动手。

阿忠哥要表达的,不只是对赵明福事件的不满,而是对这个社会任由当权者舞弄而没感觉感到愤怒。

adam 说...

得罪说句:一般人都是自私和平庸的。希望享受成果,但等待他人付出和牺牲。毕竟,每个人的醒觉,责任感与能力都不一样。当然,我能感受的您恨铁不成钢。尤其有人总以先填饱肚子才说的论调来自辩, 仿如为修身齐家观点待言,个人认为非常时期需用非常手法。革命是需要付出的,愿意站在前线付出者,非常人,乃英雄也。一如您所努力翻译,已经影响了好多人,加油!

匿名 说...

爽快!西西留每天翻译RPK的文章,连文章也好像RPK了,哈哈哈。

我认同你的看法,如果只懂纸上谈兵不愿意付出,马来西亚将一成不变。我们需要更多人站出来为我国民主奋斗。

大米 说...

实在太惊人了。
竟然课题还延伸到这里来。
我可以感受到很多人对我的看法的不满。
有让大家觉得不妥当的,这里慎重说声抱歉。

大米 说...

顺便补充一句,西西留请不要把我的老公拉下水。

我是很独立的个体,在网上到处乱闯乱撞的也是我,我说的话和我老公完全没有关系。我老公基本上不是一个活跃的网络份子。

张玉刚 说...

感动,第一次看政治评论而流泪 ...

西西留写出社运分子的坚持和无奈.

很多人总是在我面前侃侃而谈(新年期间碰到一些咖啡店政治家我更加无言以对),为什么不做这个,为什么不做那个,应该多办这些那些活动 ...

在他们眼中,仿佛我们有千军万马,千财万贯...只会讲不会做

却不知道,我们办活动的无奈,从宣传,筹款,卖票,场地布置,都是几个人一脚踢...

在民联执政州的我们有时更是有苦说不出,外人以为我们背后有州政府撑腰,资源丰富,活动经费来自有方。殊不知,州政府的拨款,是绝对不能拿来办纯政党活动,或政治教育 ...除非你想参观MACC办公室。

朋友曾说我对活动经费斤斤计较,总是为了几十块几百块而烦恼。这当然,这些钱,要嘛是自己掏腰包,要嘛是战友们含辛茹苦筹回来的血汗钱,哪怕印多一张海报,都是一种浪费。几场活动办下来,虽不至于倾家荡产也不远矣

所以当各位看到火箭基层总是热衷于办政治晚宴或歌唱比赛,请别妄下定论,因为只有这类活动,才能筹取更多经费,去办其他大家“认为”更重要的活动。

Frank C 说...

阿忠哥的人生观,生活习惯,老实说,五十岁的老大不小,并非三言两语可以说得开的事情。

其实阿忠哥的生活并不如传说中的潦倒,找份入息比较稳定的工作,应该是可以维持安定的生活。

侧隐之心,人人皆有,这些偶尔布施的善心之人,真的很有心。长远之计,大家因该会苦口婆心的劝他去找份比较大众化的工作,入息比较稳定的工作。

放心吧~ 小的会好好监督的~

eddieliow 说...

这只是大家对要求和观点站在不一样的位置而已。别为了别人的想法进而动摇本身的立场,如果你认为所做的一切是对的,加油!

CC Liew 说...

回波波,那篇应该是刊登在2009年12月份的,是吧?我由读过。

那『生虫门』没事啦!不过是文学上加强语气的需要,别在意。

同时,请您用马来文书写,电邮我你要邀请尼查的公函。

CC Liew 说...

回╮(╯◇╰)╭ 和『學』:谢谢鼓励!还有那段电影台词。(这句话是哪部电影啊?)

回CY:的确是这样,非常赞同。

回adam:我们都是凡夫俗子,谁想当烈士啊?非常谢谢您的鼓励,大家尽力就好。

回『匿名』:你爽快就好,做人最重要就是爽快,不是吗?

回大米:刚去您的博客阅读了留言,发现大米大大压力很大,精神不佳哦?您留意阅读的话会发现西西留没说您和您相公坏话啊?不过是做个引子为文章开头罢了。况且,网络是公开的,说出自己的看法没什麽不对啊?干嘛要抱歉呢?原则上大米的看法没错啊?大米阅『书』无数,『别为小事抓狂』的道理大概不是不懂吧?

CC Liew 说...

哦,是玉刚兄哦,西西留没酱伟大啦,表酱容易就哭啦,我叫阿四给大大递条热毛巾啦……^_^

其实,可以真正体会这篇博文的应该就只有玉刚兄您了。实际上西西留不是再说阿忠哥,我听说过他的背景,他并不是流落街头的流浪汉,他也有自己的住处,这些故事可以去读一读《波波周刊》的想尽报道。西西留其实只是应用阿忠哥,带出所要说的——就是反对党长期面对的组织资源问题。

玉刚兄,你大概可以做个这样的对比。你知道吧?每个宗教组织,无论是锡克教、印度教、神庙,或佛教会,每年多多少少会获得政府几千块钱的津贴。当然,如果是非回教组织,马华和民政会A掉20~50%,如果是回教组织,那就轮到巫统来A了。

可是,政党就连这些津贴都没有,一个先都没有。西西留不住在雪兰莪,承蒙玉刚兄赐教,这才了解州政府的资源没法流放到党的活动基金。我认为这是个好的开始,因为党政挂钩就和马华现在一样,死路一条。然而,潘检伟大搞火箭派咖啡店就有点过火了。这还不打紧,就连陆兆福也来试试当『咖啡店』老板的滋味。

拉惹博特拉不是不知道,政党必须有政党的纪律,让NGO上阵也许可行,反正只要中央肯出钱,这个念头谁不想上阵,就连路面的冰淇淋小贩都会说「当议员?我都可以啦!」

为什麽我们没有人材?人材去了哪里?咖啡店的『专家』算不算是人材?

『华生,回到基本!』大侦探福尔摩斯如是的说。

你不肯出钱投资,哪能培养出人材呢?这个道理难道林吉祥不知道吗?

CC Liew 说...

回Frank和阿辉哥,

『放心吧~ 小的会好好监督的~』……难道frank是负责阿忠哥衣食住行的那位侠客?

阿辉哥:什麽立场不立场的嘛,大家都太严肃了啦!>_<呵呵呵

阅读过就算了,博客本来就是用来抒发观点的,哪有所谓的金科玉律呢?

Frank C 说...

我要好好监督,布施物品,除了要有米,鸡蛋,罐头,衣物,底裤之外,

还要多一样,很重要的一样:

劝告-对阿忠哥人生产生一定程度的劝告:做工去~

Frank C 说...

善心是没有指数的,

每个人对阿忠哥的关心,包挂大米,对是一种正面的鼓励。

我对各位善意的表达,萧狼起敬。

(拼音不太行,见谅~)

CC Liew 说...

哦,原来Frank大大真的是为阿忠哥挑材担米的那位哦!!!请告诉他,其实大家都很想表达最他的尊重,他的努力不懈是值得的,因为他每次出现在法庭中的照片已经形成了一种认知,他看不见,可是其实大家对这些杀人犯已经『赌懒』到了极点。

學 说...

報告西西留大大,

那是電影《十月圍城》中的對白。

我一面在看,一面在想:革命?革甚麼?需要那麼多人的前僕後繼嗎?

片末,飾演孫大夫的演員終於亮相,道出了那句“台詞”:

“欲享有文明的幸福,必須先經歷文明的痛苦;然而,這種痛苦,叫做革命!”

不懂怎麼的,我眼淚也掉了...

沒有誰對或是誰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角色要扮演。能夠出錢的,多出一點錢;能夠出力的,多出一點力。

2010年了,司法被操控得再蠻橫,還是要看整個社會的反應。我們不能坐在家裡看著電視報導然後輕嘆兩聲當作抗議... 這個年頭,如果你還不想用腳出走他國,你就必須用腳走上街頭,具體的表達憤怒和不滿...

還等待GE13?太久太消極了...

Frank C 说...

“欲享有回教文明的幸福,必須先經歷回教文明的痛苦;然而,這種痛苦,叫做割掉!”

CC Liew 说...

谢谢『学』:原来如此,西西留还没看咧……

回Frank:西西留的一名朋友娶了马来妹,根据他的说法,很像不是怎样的痛苦,而且现在手术先进到用镭射了。

Frank C 说...

(现在手术先进到用镭射了)

对,可以顺便隆一隆,修一修~

CC Liew 说...

镭射只能用来切割,只能越切越小,无法增加某些器官的体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