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3日星期六

一个『无人驾驶』的马来西亚国会

如果读者们细细思量,并理解上述现象,你会对那位老牛吃嫩草的邦莫达所提议的『取消最低法定开会人数』的建议不会感到惊讶。这条老流氓只不过是去完夜店,搞完他的『嫩草』后,很艰难的在使用他那像花生豆这样小的脑袋,为国家社稷尽点『绵力』罢了。

马来西亚国阵政府不久前宣布准备于2011年9月开始落实“商品及服务税”(Good and Services Tax,也叫“消费税”)。

对很多人而言这消费税是一种增值税(value added tax),可是真实情况是否如此,连首相署经济策划组都无法回答,他们只能给予一致答案,“政府实行消费税后,同时实行监督措施,一旦厂家、商家在获得回扣后,没有将价格调低,将会受对付。”

这商家、厂家有回扣吗?是怎么的一种回扣机制?这问题就连国会议员都没有想过,可能他们对商家、厂家回扣完全没有印象,怎么可能会在国会发出提问呢?

据了解,国会在去年12月提呈消费税法案,一读后通过,当时最为经典的是首相匆匆忙忙赶回国会,才能让有关消费税,但是,如今大家可以问问身边的国会议员,或国阵领袖消费税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他们的答案肯定是一问三不知,会回答的那个不是天才,而是乱说一通。

继续阅读【曾聒部落格】的《国会三读必须设基本要求

××××××××××××××××××××××

首先,先让我们来理解马来西亚国会立法程序,这大概是大部分报考大马高级文凭普通试卷的读者都应该熟悉的。可是西西留没读过书,许多像西西留这样,在1990年代初被学校踢出来的学生,也没读过中六,所以可能不理解这个程序。理解立法程序是进入整个国家政策讨论的最重要一环,因此,作为一名政治部落客,我们需要对此深入探讨:

1. 议案或修正案的起稿在原理上应该由立法议员、总检察署或内阁起草审批,可是在大马,除了总检察署和内阁(首相署司法部)外,从来没听说过有任何议员提交的议案会纳入议程进行辩论的。

一读:

2. 议案提交入国会下议院进行一读,在一读中,负责有关部门的部长念出这份议案的题目,同时只念出议案的标题和简述。一读完成,期间没有讨论的环节。

二读(原则辩论)(Pembahasan dasar):

3. 负责相关部门的部长念出议案的题目,并对这项议案做基本介绍。立法议员开始辩论,辩论的主题围绕涵所有层面,讨论其中的优缺点,辩论结束后表决。

二读(细目辩论,或称为委员会阶段辩论)(Peringkat Jawatankuasa):

4. 进入『委员会阶段』(Peringkat Jawatankuasa)。议长会宣布议会中所有的成员是这项议案的『委员』,然后开始细密的辩论,其中将以篇、条、款、目顺序逐条讨论,包挂其中的附录。每篇、条、款、目辩论结束后表决一次(注意:是逐条辩论,逐条表决,而不是所有的条款全部辩论后一次过表决)。

三读:

5. 没有辩论,议长会重复的问『同意与否』,然后会说『从声音来判断,是同意,或不同意』,这就表决了一项议案。

6. 进入上议院环节,议案会重复步骤至5,然后呈交最高元首盖印通过。

好的!这就是马来西亚国会最基本的立法程序。曾聒在说明『国会在去年12月提呈消费税法案,一读后通过,当时最为经典的是首相匆匆忙忙赶回国会』,其实是这句话有些语病,因为在议案提呈国会进行一读时,没有『通过』或『不通过』的程序,真正的表决是在二读和三读。而在二读时,有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叫做『原则辩论』,也就是『天马行空』的不用照着题目(当然,实际上不做功课临场发挥的国会议员会这样做),随便发挥,可是,太过离题时,议长就会发出警告。第二部分叫做『委员会阶段辩论』,也就是根据议案,逐条检讨辩论。必须注意的是,在『二读』中,其实有两个表决『关口』,在这两个『关口』中,议长必须要获得足够议员的同意才能进行下个阶段的辩论。如果再加三读,总共有三个阶段是需要议员表决的,如果其中一个表决中有人反对,而反对票超过2/3,或1/2(看议案的重要性),法案在那个阶段就告废了,也就是被否决,或是一般所说的,被『阻拦』了。

在马来西亚,议案提交国会时,许多时候是在步骤(1)完成后,国会议员才会被分派到这项提案的原稿。就以《商品与服务税法案》来说,第二财政部长在2009年12月16日上午10时宣读了这份提案时是这样说的:

(Rang Undang-undang bernama suatu akta untuk mengadakan bagi pengenaan dan pemungutan cukai barang dan perkhidmatan dan bagi perkara-perkara yang berkaitan dengannya; dibawa ke dalam Mesyuarat oleh Menteri Kewangan II [Dato’ Haji Ahmad Husni bin Mohamad Hanadzlah]; dibaca kali yang pertama; akan dibacakan kali yang kedua pada Mesyuarat akan datang.)

『一项被命名为法令的提案,以对商品和服务,和其相关事项进行税务的施予及收集,并由第二财长【拿督哈兹阿末胡斯尼】所带入,并在将来的会议中进行二读。』

在上面整句话读完后,一读的过程就结束了。请注意最后一句话『将来的会议中』(pada Mesyuarat akan datang),也就是这项议案的讨论未必是这季的国会,也可能是下季的国会,也可能是下下季的国会。部长在宣读时,没指明日期,即使在接下来即将开始的国会,国会行政部门也没透露这项议案将会被列入议程中。如果是这样,国会议员们又如何判断是否议案会被讨论?要讨论几天?是否半天结束?或是连续四天(一周)呢?这些国会从来不提。

再来,就如同西西留所说的,其实,在每项议案的辩论中,有三次表决,也就是上述提到的『原则辩论表决』、『委员会阶段辩论表决』以及『三读表决』。尤其是在第二阶段的『委员会阶段辩论表决』中,实际上是把每项条款一句一句的进行表决,因此,如果民联国会议员真的团结一致,西西留人头担保,肯定能够阻拦所有的议案。国阵137人中,实际上在国会中当『大伯公』,24小时全天候呆坐在议会厅的大概只有区区的10几人,剩下都是跑龙套的,也即是来国会『打卡』以便获得当日执勤津贴的国会议员。

在国会中,没有所谓的谁监督谁的机制,因为这不是私人企业中主管看工人做事,国会是个『有教养』的地方,所以不该会有人报到后失踪,理论上应该是这样,对吧?一名『忙碌』的国会议员,也许需要日理万机,所以会选择在自己准备好的课题下才『入场』辩论,所以人来人往是很正常的。然而,平常真正出席的民联国会议员有几人呢?如果在极度『冷场』的情况下,也许是国阵10人,民联5人的局面。可是,国会最低法定开会人数不是26人吗?15人开的会议算不算呢?这个西西留答不上,大概大家都累了,所以没人会去理会这庄严的下议院里头到底有几人,连记者也因为日夜加班,所以『麻木』了,视如不见。那好!下议院中四个角落总该有递纸张的助手/或保安之类的吧?他们没发觉吗?再不然,那位化浓妆的下议院秘书妖精,这位该清楚吧?没有!答案是没有!这个国家在只剩下15人在枯燥无味的下议院中辩论着影响千万人民的法案,可是,那是不受法律承认的会议啊!没人过问,也没人在乎,整个国家仿佛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无人驾驶的状态——操作的。而在『技术层面』上,国会记者、国会行政人员、国会议员本身也不清楚到底当时有多少人在会议厅中,没人有办法知道到底在哪个时段有多少人在厅内,因为在整个机制中,完全没有任何记录可以证明会议厅内的人数,包括录像记录在内。

国会下议院的最低合法开会人数是26席,这26席是根据1955年马来亚普选时的52席的一半为准绳。到了2010年,我国已经划分出222国席,而不再是1955年独立前的52席,可是就连这个标准,我们也做不到。也就是说,我们无法凑足222席中的11.7%的人数以在下议院开会。尽管目前民联面临跳槽风,我们至少还有81名国会议员,难道要调动26名国会议员如此困难吗?为什麽81个人中,就连 1/4的出席人数也达不到呢?

如果读者们细细思量,并理解上述现象,你会对那位老牛吃嫩草的邦莫达所提议的『取消最低法定开会人数』的建议不会感到惊讶。这条老流氓只不过是去完夜店,搞完他的『嫩草』后,很艰难的在使用他那像花生豆这样小的脑袋,为国家社稷尽点『绵力』罢了。无论如何,身历六届国会的焦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必须理解,老流氓说的是实话,因为的确有少于26人的国会会议,而且这是常见的现象。如果民联各党党鞭有进行系统化的安排,难道就没法在任何时候,确保有足够的民联国会议员留驻会议厅吗?

今天,林吉祥和安华『互相推让』反对党领袖这个职位,如果根据我在这篇文章的陈述,其实,两人都当之有愧,没把反对党领袖的责任给做好,还敢让来让去?成何体统?

11 条评论:

匿名 说...

我会明白为何反对党对执政5州初时感到不知所措。

那是因为国阵的影响力已经无孔不入,丢失政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反对党的真正角色也剩下一个--向政府吠叫,为国家增添热闹罢了。

我也会明白为何国阵对失去五州政权感到愤怒。那时因为国阵的影响力已经无孔不入,丢失政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他们要凭着他们既有的优势,小心翼翼地,更加再收紧掌握,特别是资讯流通与法律方面,更加要确保反对党只能到回以往的角色,所以从下届大选起,绝对有可能再继续称霸,直到这个国家的崩溃为止。

恐龙 说...

听说恐龙的脑袋也是像花生这样小粒,可是听说恐龙很聪明,我觉得邦莫达连脑袋也没有,他的头里面是空的,所以讲话才会像“月漏”。

匿名 说...

原来我们“世界水准”的国会只有15个人在开会,2500万人的事由15个人开会讨论,真是荒谬。

木木 说...

很可悲。。。。。。。为什麽我们的政治人物这样不长进?

Allen Chiah 说...

看来民联多几只青蛙也无所谓,反正民联84个国会议员也不会全部到齐。谢谢西西留解释国会开会的情形。

牛逼 说...

嗯,这篇的技术含量很高,西西留在国会办公吗?你怎么会知道没有录像记录呢?下议院中总该有什麽闭路电视吧?

谢谢西西留!

CC Liew 说...

回『匿名一号』:

有关您所的『现在他们要凭着他们既有的优势,小心翼翼地,更加再收紧掌握,特别是资讯流通与法律方面,更加要确保反对党只能到回以往的角色,所以从下届大选起,绝对有可能再继续称霸,直到这个国家的崩溃为止。』大概是指用过收买反对党国会议员,然后突破2/3的大多数议席,最后通过所有不该通过的法案?

基本上霹雳州宪法危机,利用警方、总检察署和外围打手NGO,已经引起了公愤,巫统可以继续玩弄这个把戏,甚至修改选区版图,可是却无法坐视一个状况不理,那就是三〇八时已经形成的经济困境,高通膨率、低效率政府服务领域、全面性的贪污等等。这些才是造成巫统输掉半壁江山的主要原因。

修改版图、或通过任何利益自己的法令,并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必须注意的是,三〇八海啸的形成,不是民联的功劳,而是国阵执政不良的效果。

消灭民联,仿佛就如同消灭自己的影子那般。

CC Liew 说...

回恐龙:那个月漏的家伙不过是典型的巫统政治的样板。如果不知道什麽叫做巫统,看看这只京那巴丹岸和另一只斯理加林的老恶棍的表演就可领教到了。

回『匿名二号』:是的,其实,如果记忆没错的话,少过10人的场面也曾发生过。

回木木:是的,就是这样不长进。

回Allen:谢谢鼓励。没错,在『原理』上,81位(3位变成青蛙了)国会议员永远都无法到齐。

CC Liew 说...

回牛逼大大:

谢谢,没那么『高』啦,不过是一般的介绍罢了。西西留不为国会办事,其实,在国会中,也没几个华人,大概就一个手掌可以算完。去问问行政总监,他会告诉你。

至于闭路电视,听众席两侧大概有四个,镜头对着观众。对着议员席的左右各有两台,总共四台,这些是摄影机,人手操作,类似摄影棚使用的那种,摄影机的画像就是国会场外电视的画像。

还有一台固定的摄影机在记者(观察员)席这边,对着议长方向,这台摄影机涵盖的是整个议会现场。

至于录影机录,能够看到整个议会人头的就只有上述最后一个摄影机的位置。可是,是否这个摄影内容有进行记录呢?这个我不清楚,据我所知,国会大厦的录影记录是以场外电视画面的讯号作为记录,而没有对多有摄影镜头个别进行记录。

陈庆祥 说...

什麽国会出什麽国家,民联和国阵都有份,可是国阵的罪名最大,因为他们是执政党

老残 说...

何止是“无人驾驶”,简直就是准备撞山。。。。整个国家沦落成这样,实在令人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