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7日星期日

罗斯玛正在与马华玩皮影戏



在昨晚位于安邦路马华大厦的马华妇女组和马青的晚宴中,人们可以见到廖中莱的四周围绕着人数不寻常的政治部人员和保镖,这种情景引起了人们议论纷纷。

许多元老们公开的谈论廖、翁、周和蔡。即将召开的代表大会(如果开得成的话)的礼堂中的气氛预期将会高涨,也许还会带有一股风暴,足够让椅子乱飞。

晚宴中的私语围绕着蔡细历将会成为顾问,就像马哈迪那样,同时会让路给廖中莱当会长,这样看来,翁诗杰的政途已经完结。可是,翁诗杰就是翁诗杰,他孤注一掷,希望纳吉可以助他一臂之力。翁诗杰应该心知肚明,在巴生港口一案后,他已经踩过了林良实和马哈迪的地盘,而且还踩得蛮深的,现在,除了阿拉,已经没人可以打救他了。

与此同时,就如同新加坡的李光耀那样,廖中莱这只老狐狸深知罗斯玛垂帘听政的权力,他也在求她帮忙。罗斯玛知道她现在可以控制马华,她高兴得不得,因为马华可以任她摆布了。

噢!我爱死了马华自残的方法。

出处:Rosmah playing wayang kulit with MCA
日期:06-03-10
翻译:西西留

9 条评论:

Botak 说...

老廖需不需要牺牲色相?

匿名 说...

马华真的需要那么犯贱吗??

匿名 说...

廖魏派有了罗斯码和那吉,翁诗杰难了。

anakmalaysia 说...

Die Mca, why Mca ? Time to bungkus the little Mca.

CC Liew 说...

回莫达大大,罗斯玛比较钟爱卖地毯的,我建议尿兄先去开家地毯店,然后学着印度歌舞片的方式表演点前戏,罗斯玛将会很高兴。

回『匿名A』:不是『贱』,这『狗』。

回『匿名B』:刚刚小鸟报信,圣人有奇招。

回『anakamalaysia』:貌似那首歌……

匿名 说...

翁詩傑真的是下错很多棋,不知道是他的决定还是他謩后班底的决定。但错就是错,没什么好辩解。
由蔡色狼来当总会长吗?那你说说他的政绩?就是拥有马华多数的支持者吗?如果说支持者不如说成一班寻找钱途的政客。我最记得他那句话“我最错的是在同一间酒店,同一间房间开房”。发生不道德的事情,一点悔过的心都没有还期望他能当总会长吗?
由廖巫狗来当总会长吗?不知道在逼宫这件事,是不是给人‘摆上抬’(周美芬或是魏家祥-我对这两人的讨厌度多于廖狗,卑鄙小人)。当初翁詩傑说重选的时候,是谁说不要?为何形势对自己不利的是后又死命的;加之要巫统压力来逼使重选呢?我并不很厌恶廖,但整件事对巫统来说廖是他们来说,是一位听话的总会长。你还能期望他为华社作点东西吗?
我可以说在华社心目中,三位都没有什么诚信可言。但论政绩,敢怒敢言,不选翁詩傑,选谁呢?
不过如这次翁詩傑重选真的落败,那也是件好事。从此华社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火箭党。881了马华,民政。

CC Liew 说...

回楼上匿名大大,

根据理解,翁诗杰的幕僚不多,幕『撩』到时比比皆是,这是性格使然,不然如何成为圣人?

波力兄是个才子,可惜党性太强,盖过了他的才华。不错,『政治无中立』,不是偏一边,就只好静静坐一边,不可能又要出声又选中立的情况的发生。没有一位霸主愿意看到『中立』的手下,你要嘛就过主,要嘛就听话。

民联属下的人员结构党性强的固然很多,党性造成事事以党作为出发点,于是,当党领袖作出与常理相违的事情时,往往就会出现大量的护主枪手的浮现。

然而,由于民联是毫无利益可言的反对党(除非你是行政议员的『好友』),因此,大部分民联基层都比较贴近自由派民主思想,或简单的说,就是不管党,而是以国家人民为大局的思考方式。

回来马华党争,目前『市场调查』中,大部分言论有倾向『反翁』系列的倾向,这是因为后面有巫统党阀介入。这些介入是多面性的,即使是巫统中,也有些领袖是公开要翁诗杰倒台的,因为他『太多事』,最根本的是,翁诗杰『一手揭露』的巴生自贸港丑闻中,烧到的不止是马华前领袖,还包挂了巫统强人。

现在回到这点,翁诗杰是不通人情,这是众所周知的。可是他在任的表现,可说是典型的『强人型』部长,当然,这也和他丰富的从政经验有关(他在1990年就已经开始担任国会下议院副议长,从政不过4年)。

现在,人民要看的是能够在巫统霸权的国阵中,看到一位能够与巫统平分秋色的非马来人政党,而不是一个继续当哈巴狗的非马来人指政党。

这是关键。马华在执政联盟中,所扮演的角色是非常特殊的。它是执政党,同时也是制衡的角色。如果马华失去了这个最后的机会,可能就永远也不能起身回生了。

廖中莱、蔡细历、黄家全都是典型的『温和派』。温和到连巫统拉拢非马来人入党他们也不觉得有什麽不妥。他们也是巫统强人们的首选,这批反对派最终抢走会长宝座,也不过是罗斯玛和慕由丁在后面的合作成果,28日的成绩是可以预见的。

如果马华基层还不愿意见到这个事实,我相信马华就此结束,而且会在下届大选死得比民政还要凄凉。

别忘了,马华党选,不是真正的马华党员的选举,而是巫统操控的选举,里头流动的政治献金是以千万计的。

如果单纯的以为,就如主流华文报所报道的那样,你认为这2378名代表是吃饱没事干,来吉隆坡吃香喝辣的人吗?

ch 说...

事实上马华如今在国阵的地位就好像装饰品,用来装饰国阵的多元门面。只要有个看门狗帮忙看着马华就可以了,只是象翁诗杰这样难搞,不听话的总会长,倒是很少见。

CC Liew 说...

回CH,马华党员不这么想,因为他对自己人『不好』,对自己人『不好』的就要拉下台。你华社怎么想不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