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8日星期一

吉兰丹人的起源

在现实中,纳吉的兴都教和回教的混合体只不过是抄袭了越南的占族—巴尼式的宗教版本。在加上,他是武吉斯人后裔,也即是说,他是半个蒙古人,半个阿拉伯人(不是企图说他和阿丹度雅有什麽关系),这可由他苍白的蒙古人种的外表看得出来。

对马来西亚宪法下的『马来人』进行考证后,我的下个旅程是越南。在那里,我拜访了占族(Cham)人,更何况,我之前拜访的每位吉兰丹族都说他们是伟大的占婆王朝(Champa Kingdom)的后裔。

可是,谁是占族呢?我会见了一位来自胡志明市的西贡大学人类学家韩教授(Dr. Hang)。根据他的说法,占婆王国是二世纪时,位于越南中心的一个王国。
[image001.png]
左图红点为占婆王朝塔寺古迹分布,右图是占族百姓风貌■

从1487年开始,他们持续的遭到京族(Kinh)人(被可称为是越南蒙古人种)的驱赶,由当时的河内(Hanoi)一致退守到今天的藩切(Phan Thiet),可是,由河内一直伸展到藩切(靠近美奈(Mui Ne)海滩附近)的占族塔寺可以证实这些都是谎言。
※西西留註: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京族的母语京语通常被认为属于南亚语系,故京族一般被视为南亚语系民族。另有一种说法认为,京族是百越后裔的壮侗语系民族之雒越为主体,加入南岛语系民族之占人、南亚语系民族之高棉人及汉藏语系民族之汉人而重新融合而成的民族。而由于长期受中国文化的影响,京族文化更接近于东亚而非东南亚。(继续点击阅读《维基百科》有关京族的起源)

如果你很用心的观察,你也许会注意到占族和吉兰丹族是如何的相似。作为澳斯特罗尼西亚语系的越南占族所穿戴的耳环,与每位吉兰丹人所穿戴头饰及样貌近乎一模一样。无论男女都一样,一点也不令人感到惊讶。自四世纪开始,占婆王朝已经与当代的马来亚、北大年(Pattani)、亚齐(Aceh)通商。爪哇和占婆王朝之间也屡次发生战争,在当时,人民的迁移是一种必然发生的现象。

占族信奉兴都教,今天他们还是保持着一样的信仰。实际上,占婆王朝的塔寺都起源于兴都教。人们可由西贡,到岘港(Danang),直到河内的任何一家博物馆看到里头所展示的,如果不是上百,也有上千件古印度帝国的手工艺品。可是,很可惜到了今天,占族面临凋零的困境。

自从他们被(河内)京族驱赶到南部后,他们居住在国内环境最恶劣的地域。在这个地区,雨水稀少,近乎沙漠的自然干旱气候,大量的仙人掌稀疏的生长在不适合耕种的土地上。

[image004.png]
占族目前定居在越南中南部干旱地带■
走访占族区的心情是复杂的。在与一个伟大王朝的后裔面对面的当儿,人们会在想,为何越南政府没有对这些『土著』(bumiputras)给予协助,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呢?我提出一个新的理论:其实,占族才是同河(Dong Song)、和平(Hoabinhian)和沙萤(Sa Huynh)文化的发源人,这是相当令人惊讶的,可是西贡的人类学家们却为此感到雀跃。在这之前,他们只假设这些文化来自『其他人种』,而占族历史不过起源于二世纪。由庙宇和塔寺的形式来看,我也强调出占婆王朝可能是东南亚第二个兴都教王朝。首个兴都教王朝位于马来亚,靠近槟城(西西留註:其实是在吉打)一个叫布秧谷(Lembah Bujang)的地方,这个文化起源于二世纪。

[image006.png]
越南会安(Hoi Ann)附近的顺化皇城(My Son Vally)中的古占婆王朝建筑群。左上小图是位于马来西亚吉打的布秧谷(Lembah Bujang)兴都教古建筑群■
在作出进一步审查后,可见占族和吉兰丹族之间非常接近的历史共同点。我的翻译员告诉我,在阮貴(Qui Nhon)有一座双峰塔,「跟马来西亚的很相像」,我为之一震!我即刻出发,经过了三百公里的路途。在整个旅程中,我使用路上交通、船只,和任何其他可以想到的交通工具,经历了两千公里,访问了越南海岸超过三十个占族塔寺。

恕我直言!我也发觉到,其实不止是双子塔的相似之处,就连占族塔寺和吉隆坡中环广场(KLCC)的设计蓝图的交叉对比后的相似度也高度雷同!举例,蓝图的顶面和侧面在重叠时近乎是相符的。

这些相似的地方不止如此,甚至就连双子塔的侧面轮廓也和占族塔寺是相称的。在作出这个交叉对比后,我仅能用『激动』两个字来形容我的心情,就连西贡人类学家也为此一楞。没人想到这些古代兴都教建筑与一座很明显的『穆斯林设计建造』之间的关联,在加上,它所在的位置是在越南偏远的地区。对那些曾经旅游该地的人们,请打开您的私人相簿,自己确认一下我所展示的照片是否有被篡改过。

[image010.png]
占婆塔寺和吉隆坡双子塔的平面图对比,请注意左下图中两者重叠后完全一致的平面外观■
如果考量马哈迪是印度人后裔的话,他由祖属的喀拉拉邦(Kerala)获得灵感是一点也不令人感到惊奇的。可是,如果他由两个完全不相干的宗教中获得灵感建造他的纪念碑,这就令人感到奇怪了。更加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尽管他使用了兴都教衍生的符号标识大马,《兴权会》却被赶尽杀绝。当然,更加奇怪的是,纳吉不厌其烦的飞到印度去找了一些兴都教祭司到自己家和办公室进行秘密做法,这些都在那名司机的法定宣誓书中被证实了。
※继续阅读【逐鹿问鼎∶纳吉:生于回教,活在兴都教

不同的宗教可以混合信仰吗?不行吗?你可要改观了!试想想赛峇峇(Sai Baba)的『所有的宗教引导至神』(All religions lead to God)的概念。在越南可以找到头绪,在这里有一门宗教称为高台主义(CaoDai-ism),这个思想广泛被采用。高台教是儒、道、天主教和回教的混合,这是一个统一和地方性的宗教。同样的,占族—巴尼教(Cham-Bani)也是兴都教和伊斯兰教的混合。还有就是巴厘岛人,他们信仰的是拜物教(Animism)和兴都教的混合。当然,大部分爪哇人信仰的是拜物教和回教的混合体。因此,在现实中,纳吉的兴都教和回教的混合体只不过是抄袭了越南的占族—巴尼式的宗教版本。在加上,他是武吉斯人(Bugis)后裔,也即是说,他是半个蒙古人,半个阿拉伯人(不是企图说他和阿丹度雅有什麽关系),这可由他苍白的蒙古人种的外表看得出来。
[image012.png][image014.png]
吉隆坡中环广场和兴都教建筑设计格式的比较,其中,兴都教使用的一般为『莲花状』设计。在把占婆塔寺的侧面图与双子塔顶端对比,发现两者竟然一致■

令人惊讶的是,今天巫统改为供奉华人的神,而这神祇名叫财神。因此,混合了供奉贪污和阿拉的结合体,称为『俗不可耐的自恋狂』(Blatant Narcisism,刚好是BN『国阵』的缩写)。既然混合供奉现在成为了关为人知的风俗,巫统对登嘉楼『天国教』(Sky Kingdom)的火速拆除行动不会令人感到惊讶,对吗?也许『天国教』的信仰者没供奉贪污而被拆除,因为那是巫统的最爱。到底巫统的脑子里头想些什麽,我也在想『现代回教』(Hadhari)到底是什麽(或什麽也不是……)。兴权会的朋友们,你应该记在心里,你现在已经成为了世界著名的标志,由一名印度人直接由兴都教获取的灵感而建造的。而且不止一座,而是一对,由马来西亚国家石油赚到的钱资助建造。要感到无比骄傲,因为这是马来西亚最佳的兴都代表作,世界上仅有的一个;这些都是三美维鲁料想不及的,就如他需要下台禅让那样(或许我该说『告别了Semi Value』??)我可以想象他会一面说『哎哟……哟哟哟……』,一面猛敲额头。我不说了,你自个想象那个景象吧!
[image016.png]
与安哥窟的塔形外观比较下也有极度相像之处■

两张世界著名景点被我利用photoshop凑在一起,以展示我的论点。请别让高棉人(柬埔寨人)看到,不然的话,他们会把马来西亚告到脱裤,就像印尼国会几乎要对『拉沙沙央』(Rasa Sayang)所做的那样。也许红吉蔑(卡玛尔(Khmer Rouge)又称『红高棉』)曾经讨论过这个明显的版权侵害,也许他们没谈过,可是我怀疑波博(Pol Pot)察觉到的话,他可能会失眠。

我会在我对柬埔寨的研究告一段落后向马来西亚发表。

来源:电邮
原题:Origins of the Kelantanese
作者:东南亚考古研究员麦克奇客(Michael Chick)
日期:不详(2008年8月至9月份)
翻译:西西留

11 条评论:

匿名 说...

果然很神奇,马哈迪是印度人的骄傲,万岁!

Anderson 说...

應該可以寫一本類似Dan Brown的小說!關於回教和馬來西亞政府的陰謀! :D

Only by Grace 说...

哇!真的意想不到,有机会可要亲自的走一趟,竟然这样神奇,上了宝贵的一课。嗯,原来我们的领导人不是纯正的马来人啦!

Raymond lim 说...

wow,长知识了

匿名 说...

原来纳吉是蒙古人。。。。凶残

匿名 说...

不错不错,领袖们都是种族主义者。

蕭散人 说...

引而擴之 必屬佳作

Frank C 说...

长智~

ch 说...

马哈迪未免太扯了吧?在意别人谈他是印度后裔,骨子里有那么的爱印度文化

匿名 说...

扯来扯去,不都是杂种人嘛!?

CC Liew 说...

谢谢楼上各位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