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3日星期六

毫不留情:听清楚:在雪州,民联是执政党,不是反对党

雪州巫统联委会副主席拿督斯理诺欧玛表示,在这项首次召开的会议中,将围绕在第12届全国大选后反对党所面对的课题。

雪州巫统召开大会评估州内反对党

【马新社丹绒加弄12日讯】雪州巫统将在下月初在莎安南召开大会,以讨论和评估这两年反对党在州内的表现。

雪州巫统联委会副主席拿督斯理诺欧玛(Noh Omar)表示,在这项首次召开的会议中,将围绕在第12届全国大选后反对党所面对的课题。

他说,雪州巫统领袖将自由发表对这些课题的看法,这些课题困扰着由公正党领导的雪州反对党民联。

「我们将会对反对党政府的经济、社会和政治方面做出深入探讨,」在周五的拿督哈伦国民型中学(Sekolah Menengah Kebangsaan Dato' Harun)38周年家教协会常年大会中,诺欧玛告诉记者。

诺欧玛也是农业暨农基工业部长,他控诉在去年,由雪州工业教育基金(Selangor Industrial Education Foundation,PIYSB)管理的雪州工业大学(Universiti Industri Selangor,Unisel)亏损了二千万令吉。

××××××××××××××××××

雪州巫统将会在下个月举行大会,以检讨雪州法对但的表现。实在太复杂了,巫统评估的是民联,而不是国阵的表现。

巫统所未提及的是,国阵在雪州是反对党,而不是民联。民联在雪州是政府。

这很明显的展示了巫统的思维,马来人把这种归类为『发花颠』(gila talak),去问问一位马来朋友『gila talak』的意思,如果你没有马来朋友,那就太逊了——这不是我的问题,那是你家的事。

听清楚我说的每句话:在雪兰莪,民联就是政府,不是反对党,国阵才是反对党。

现在请阅读以下贴文,给人的印象是,这是一个亲巫统部落格,同时,这篇文章看来是在攻击我。可是。如果你仔细阅读,那是在攻击巫统。

我实在想不通这位人士想要说什麽,他是在攻击我,还是在攻击巫统呢?也许你可以自行判断,我不想继续说下去。

××××××××××××××××××

RPK对华盛顿论坛的说法:以下才是事实……

RPK目中无人的企图让二月份大马政府举行的华盛顿论坛下不了台,那是不在话下的……

我引述《今日大马》最近的一篇文章:

「…… 看看在2月24日的研讨会邀请柬,里头应该有三名主讲人,结果只有纳兹里(Nazri)现身,而阿都甘尼 (Gani Patail)和阿都哈密(Abdul Hamid Mohamed)『生死未明』(MIA,missing in action,如果你不明白它的意思的话)。注意其中一个部分这样说:讨论将记录在案。干嘛他们又突然的宣布说现在『不记录在案』了呢?

纳兹里接着解释说,他、甘尼和阿都哈密同时间出现在华盛顿不过是个巧合,他接着说他不清楚两位失踪人士去了哪里。

也即是说,纳兹里在告诉我,那两名『生死不明』的人士不该涉及这个研讨会的任何一个环节,可是正式邀请中却很清楚的叙述了他们的名字。也即是说,纳兹里在撒谎,而尔尼斯特也不解释为何计划突然有变。

当天在华盛顿发生了一些事,而他们没告诉我们真正发生了什麽事,接着他们撒谎,捏造事实,企图避开这个非常令人尴尬的情况。可是他不知道《今日大马》在全世界都有耳目,看来,我们这次趁他们裤裆掉了的时候逮着了他们。」

RPK以为其他大马人像他这样笨,会去相信他这些愚昧的陈述……

这些都是RPK的废话,因为事实是,任何政府人员都会这样做,也即是,回避像这样的圈套,实际上,是法官和总检察长两人『不想』在同一个论坛中,与大马政治人物(纳兹里)同台,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也说了同样的话,他们的信誉和形象将会大打折扣,就如同声名狼藉的政治人物在为国家所推行的法律辩护那般。

文章出处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Read my lips: in Selangor, Pakatan Rakyat is the government, not the opposition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3-03-2010
翻译∶西西留

9 条评论:

匿名 说...

"雪州巫统将在下月初在莎安南召开大会,以讨论和评估这两年反对党在州内的表现。"

评估自己的表现????

巫统因为吃钱吃太多,吃到头壳坏了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RPK‘因为’其他大马人像他这样笨,会去相信他这些愚昧的陈述……

是以为吧?

匿名 说...

“实际上,是法官和总检察长两人『不想』在同一个论坛中,与大马政治人物(纳兹里)同台,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也说了同样的话,他们的信誉和形象将会大打折扣,就如同声名狼藉的政治人物在为国家所推行的法律辩护那般。”

哇哈哈,真是讽刺!!!连当个巫统枪手也办不好,真丢脸,我真想不通,为什麽巫统请来的人不是英文只有半桶不到,就连用英文写文章也写不好,难道物似主人形?

CC Liew 说...

回『匿名一号』:同意

回大牛大大:已经修改,谢谢通知。祝您向东学习愉快。

回『匿名二号』:其实,这位文棍是想要骂RPK,可是平时没把书读好,所以文法乱用一通。

他是想要说:如果他们出席,会污蔑自己的名声,(然后举例)。

这本来没错,写文章(无论中英文)都是这样写的。说明一件事,然后举例证明。败就败在,他本来是想说『就仿佛是一位烂政客那样』,可是『烂政客』又指回他最先开头的那句话,就是指纳兹里。

巫统中,这种人很多,最糟的是,他们请来当各大大小小几千个部门的主管也就只是这样的人物。你说大马落后,就是被这类人搞成的。

张玉刚 说...

不出奇,很多雪州的官员依然把巫统当老板看待。

上一次马华王钟璇投诉说市议会拆掉她的新春恭贺布条,她以为是民联政府刁难她,却不知道民联三党也是面对同样的问题。

所以忠告一句,要避免布条被拆,请顺便画上巫统的标志,保证市议会不敢动你的东西。

sanjiun 说...

雪州巫统召开大会评估州内反对党
==========================
308 都过了那么久,这班人怎么还没有睡醒啊?还活在自己的世界?
真好笑。

张玉刚 说...

Sanjiun,

国阵委任的选区协调员,在官员心目中还大过某些民选州议员,你说他们怎么会睡醒?

不只是选区协调员(地位相等于州议员),连村长都会有两个(JKKK-州政府的村长,JKKP-联邦政府的村长),一州两制 ...

老虎,老鼠,傻傻分不清楚!

CC Liew 说...

回玉刚大大和善君大大,
其实,在民联州政府中,联邦政府派驻的官员是1对3.如果执法者有三人,其中一人是联邦委派的。

问题就在于,不止是联邦委派的人员不可信任,就连民联自己委派的也是,因为民联没有自己的执行团队,使用的可说有90%是前朝公务员。

民联州政府必须做的是,培养出自己的行政人马,如果无法巩固行政,民联州政府实际上无法正常运作。

这就是我在去年提到的,民联中行动党的执行力最弱的主要论点。很简单的举例,在任何地方政府中,我们会听说公务员是公正党、或回教党的党员,可是却从来没听闻过有任何自称是行动党的公务员,因为99%的公务员是马来人,而行动党没有马来人,这就是为何,在任何执政团队中,行动党是最没法找到支持者的。

另外,尽管行政权应该和政治分应该分开,可是如果要对付像巫统这种可以发动暴动来巩固政权的极端政党而言,必须使用非常手段。

而,在行政团队中部署亲民联公务员是必要的手段。

匿名 说...

这些巫统人连逻辑都很有问题,要如何治国呢?悲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