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7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再林,请把整个故事说完!

可是他们却不允许我签署我自己的供词,在我理应签署我的供词的那一天,他们把我送去甘文丁。我也许是唯一没签署自己口供的《内安法令》拘留者。很明显的, 他们害怕,如果我签署了我的供词,而一天政府倒台后,这些供词会落入新政府手中。

安华遭凯里再林夹攻难以招架
反击一个大马源自一个以色列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今日在国会差一点“老猫烧须”,惨遭巫统林茂区国会议员兼巫青团长凯里,以及刚退出公正党的峇央峇鲁国会议员再林左右夹攻难以招架,甚至必须仰赖属下声援,才能成功脱身。

安华今午是在国会下议院参与辩论时,两度因为凯里咄咄逼人的追问而陷入窘境;接着倒戈相向的再林在参与辩论时也做出惊人揭露,指责以安华为首的公正党和民联领导层,在1年多前的916事件上连窜撒谎,才会导致他对党失去信心,进而选择退党。

民联转为个人利益斗争

再林披露,他们在916夺权之际遭民联领导层玩弄,包括声称民联已获得足够国阵议员跳槽以夺取中央政权、国家元首已同意安华担任首相,并且在皇宫等待他们、军队也将支持他们,以及要求所有民联国会议员到国会集合,等待政权转移。

他表示,本身就是因为这连窜谎言,开始对 党领导层的斗争产生怀疑,最后决定退党。

“我怀疑根据烈火莫熄精神斗争的民联,已经转向为个人议程而斗争,只是想要不计代价夺取布城政权。”

他也声称,自己原本不想披露退党原因,但是民联却对其家人、朋友与与自己展开人格攻击,因此他才被迫这么做。

多数民联议员离席抗议

再林的言论立即引发反对党的抗议,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更频频站起来否认,并指责他对安华做出恶意指责,相反的国阵议员则站起来声援再林。

尽管安华当时人在议会厅内,却没有站起来反驳,随后更选择离开议会厅,立即引发国阵议员大声讥讽,并要求他坐下来聆听。

然而,安华没有理睬他们,和多数民联议员离开议会厅以示抗议,只有少数民联议员留在里面为安华辩护。

来源:【当今大马

××××××××××××××××××

以上是《当今大马》今天的报道,再林哈欣(Zahrain Hashim)所说的有些是真的,因此,我觉得安华不应就这样走出国会,这样做的话再林就能出发敏感神经,而我觉得他真的已经做了。然而,安华不该揭发他,玩扑克牌嘛!就像我这样,微笑这等待适当时机在反击,哎呀!安华的扑克牌玩得很烂啦!

就如我所说,再林并没有完全撒谎,其实,再林在国会中提出这件事,这项指责是非常严重的。你不会在国会中撒谎,因此,再林没有撒谎,在今天的国会中,他只不过把其他的事实说明罢了。

反对党已经被告知了,这是真的——或至少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已经被告知了——军队和最高元首当时已经『准备就绪』,以向新政府宣誓,在2008年,阿都拉巴达维理应被拉下台,而一名新人将取而代之成为首相。

可是,这位新首相将不会是安华,他将会是其他人,一名巫统人士,而这名巫统人士不是纳吉,那是其他人,而再林知道这些,尽管他在今天的国会中并没有提到。

这项计划来龙去脉如下:我被人叫去会见一名人士,他的名字是『布』(Bul),那是『布拉特』(Bulat)的简称。瓜拉江沙马来学院(MCKK)的『老同学』们知道我在说些什麽。丹斯里美加美加纳兹慕丁(Megat Najmuddin Megat Khas)——这位来自巫统纪律委员会的人士,他曾经劝我回来大马,在法庭中洗脱罪名——也知道我所说的『布』是谁。

无论如何,我和『布』首次见面是在孟沙(Bangsar)特拉维路(Jalan Telawi)的『La Bordega』餐馆(註:一家西班牙餐馆),我太太当时也再场,在场的第四名人士只坐在那边,没开口说话,也没说过一句话,仿佛就像名苏联秘密警察(KGB)那样(就是那样!猜猜他是谁)。

『布』告诉了我有关罗斯玛曼梭(Rosmah Mansor)的故事,她的近卫诺哈雅迪中校(Lt-Col Norhayati Hassan),以及诺哈雅迪的丈夫,他也是中校军衔,C4炸药的使用训练,以及阿丹度雅被谋杀当晚的案发地点(我由其他人身上确认了『C4炸药的使用训练』这件事,那是一名执行那场训练的校官,因此我当时觉得很满意,这份情报是确实的)。

我问『布』,对于这些情报,他想要我怎样做。『布』回答:「揭发它(Expose it)」。

我当时告诉『布』,如果我这样做,他们肯定会逮捕我,把我送入狱。『布』给我承诺,如果这发生在我身上,他们将会出面作证。他们不会让我白白坐牢,『布』向我保证。他们将会前来协助我,确保事实能够公诸于世。

在那场会面后,我太太叫我死了这条心,那太冒险了,结果,我什麽也没做。

『布』接着要求另一场会面,而这次是在雪兰莪俱乐部(Selangor Club)吃晚餐,时间是星期日。同样的,那名生命的『苏联秘密警察』人士也在场,当时我太太也随同出席了。『布』问我,是否我会把他给我情报采取行动,我拒绝了,我不确定这些情报是否是真的。

『布』向我保证,这些都是事实。他读过呈交给首相伯拉的军情报告,『布』向我保证。

我看着我太太,她摇头,可是『布』告诉我太太,叫她别担心。『布』拿他自己做担保,我绝不会被伤及一根汗毛。这是颗炸弹,伯拉知道这些,可是却保持沉默,因此,他会因此倒台,而安吉也会倒台,往后,马来西亚将会出现一名新首相。到时,我们就可以商谈,与民联组织联合政府,同时,或许能献议让安华当副首相。

不顾我太太的劝告下,我告诉『布』我会去做这件事。可是,当东窗事发的时候,他必须保护我。没问题,『布』说。军情局(MIO)政治部(Special Branch)的第二把交椅阿兹米上校(Kol Azmi)有那份呈交给伯拉的报告拷贝,他正在等待着揭发整件事。

『布』想知道我何时行动,我回答说,我也许会在大后天写一篇文章。『布』说:「不!不是文章!一篇文章是不足够的,那必须是法定声明书」。政府可以不理会一篇文章,可是政府却不能不理会一份法定声明书,因此,它必须是一份法定声明书。

与此同时,我和我太太见了敦马哈迪几次,以了解他是否同意新首相人选,或是他比较喜欢纳吉上台(丹斯里沙努西(Sanusi Junid)可以确认这些)。马哈迪医生给人的印象是,他不喜欢纳吉,同时他同意『布』所提出的人名。

结果,我们安排了这名人士前往会见马哈迪医生几次,马哈迪医生也派了(Datuk Andrew Leong)会见这名人士,并达成协定。其实,是我安排了(Andrew Leong)和这名人士的会面,在会议中,我有在场。

协议达成了,我签下了我的那份法定声明书,伯拉将会垮台,纳吉将会被阻止上台,而这名新首相将在马哈迪医生的支持下掌权。

可是,在过程中,有东西出错了。新首相人选被要求确认,是否他同意在成为首相后设立一个首长政务委员会(Presidential Council),而这个『首长政务委员会』将会由马哈迪医生领导,他将『引导』这名新首相。

这名新首相人选拒绝了,如果他成为首相,他会决定这个国家该如何治理。他不要成为一名傀儡首相,而宝座幕后真正掌握实权的是一个首长政务委员会。实际上,马哈迪医生曾经在八打灵再也的星加沙娜酒店(Singgahsana Hotel)的会议中,向当场的一千名巫统党员宣布将会设立一个首长政务委员会,而下任首相将需要回应这个政务委员会。

当这名人士拒绝后,马哈迪医生将他雪藏,转而选择了纳吉,纳吉重出江湖,而另一名人士则消失眼前。可是大事不妙!与此同时我已经签署了那份法定声明书,而这份声明书理应用来不止是让伯拉倒台,也同时把纳吉踢出局。

当时,对他们而言我可困窘了,因为那名人士不同意设立首长政务委员会,而纳吉则同意这样做,因此他们需要纳吉。也因为如此,他们需要保持纳吉的声誉,而要做到这点,他们需要把我拉下马。

而亲爱的读者们,这就是为何我会陷入这副田地了。在当时,我理应是一个引子,以除掉伯拉和阻止纳吉上台,可是谈判破裂,这名本来应该被支持上台的人士被搁置一旁,而我收到『红卡』并被赶出场外。

而这使得我太太他妈的气疯了。当我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时,『布』致电我太太,说这名人士想见她,我太太告诉『布』,叫这个人吃自己吧!接着就盖上电话。

接着,我太太去找安华,告诉了他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安华已经知道大部分的故事。接着,安华去见了一个人,那位本应当上首相,可是却没法办到的人士。安华告诉他我签署了法定声明书,因为他们要他这样做,而这本来应该是为了为这名人士铺路而做的,让他当成首相,而不是纳吉。

可是,他却不敢上前揭发真正发生的事,同时解释为何我签署这份法定声明书。我太太坚持他要求安华去法庭见我,并亲自告诉我,安华照做了。我心知肚明,他们已经背弃了我,我成为了『间接伤害』(collateral damage),我现在是孤军作战了。

无论如何,我把这则故事与政治部联系起来,而这些已经有被记录下来。我本来应该在签署了我的口供,根据一般程序,我《内安法令》扣留期间,他们会录取我的口供。

可是他们却不允许我签署我自己的供词,在我理应签署我的供词的那一天,他们把我送去甘文丁。我也许是唯一没签署自己口供的《内安法令》拘留者。很明显的,他们害怕,如果我签署了我的供词,而一天政府倒台后,这些供词会落入新政府手中。

政治部的高级人物拿督占比利阿末(Zambri Ahmad)是负责盘问我的人,他最清楚我正在说些什麽。他也确认说,他认识我所说的那位军情局政治部第二把交椅阿兹米上校。

因此,再林并没有在今天的国会中撒谎,他对国会所说的,有关军队和最高元首准备向新政府宣誓的事是真的,再林只是没告诉国会整个故事,而我只是把拼图的缺块给补上罢了。

感谢再林,通过在国会提出这个课题,成全了我把你的故事给做个补遗。Muchos gracias!(西班牙语的『谢谢』)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Zahrain, please tell the whole story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7-03-2010
翻译∶西西留

9 条评论:

匿名 说...

劲爆,禁报?
神秘人物是谁?

谢谢刘兄。

lan

匿名 说...

这样做的话再林就能出发敏感神经,而我觉得他真的已经做了。然而,安华不该揭发他,玩扑克牌嘛!就像我这样,微笑这等待适当时机在反击,哎呀!安华的扑克牌玩得很烂啦!

这样做的话再林就能[触发]敏感神经,而我觉得他真的已经做了。然而,安华不该揭发他,玩扑克牌嘛!就像我这样,微笑[着]等待适当时机[再]反击,哎呀!安华的扑克牌玩得很烂啦!

匿名 说...

同样的,那名生命的『苏联秘密警察』人士也在场,当时我太太也随同出席了。『布』问我,是否我会把他给我情报采取行动,
同样的,那名[神秘]的『苏联秘密警察』人士也在场,当时我太太也随同出席了。『布』问我,是否我会把他给我的情报采取行动,

匿名 说...

无论如何,我把这则故事与政治部联系起来,而这些已经有被记录下来。我本来应该在签署了我的口供,根据一般程序,我《内安法令》扣留期间,他们会录取我的口供。

无论如何,我把这则故事与政治部联系起来,而这些已经有被记录下来。我本来应该在签署了我的口供,根据一般程序,我[在]《内安法令》扣留期间,他们会录取我的口供。

CC Liew 说...

谢谢楼上,病倒了,待会有精神才修改。

回最楼上的大大,神秘人应该是东姑拉沙里,猜猜吧了。

匿名 说...

西西大大保重!

大大说得对,除了东姑拉沙里,应该没有其他人有这个分量,也只有他会拒绝首相监督理事会,我相信姑里不会傻到当马哈迪的傀儡,当年他就是无知才让马哈迪坐了22年首相。

adam 说...

若是属实!儿戏!可悲!

国家领导,几个人说了就算。

一切政治结构法律选举如同虚设。。

有种刘备曹操煮酒论英雄,天下唯君我也的感觉。

Ronnie 说...

读完了 ~ 除了遗憾还是遗憾 !亚洲的政治何来春天?

CCLIEW 老大,要多照顾身体啊 ~

hoss 说...

译文:本身就是因为这连窜谎言
修正:本身就是因为这一连串谎言

译文:这样做的话再林就能出发敏感神经
修正:这样做的话显然再林已击中要害

译文:C4炸药的使用训练,以及阿丹度雅被谋杀当晚的案发地点
修正:曾接受使用C4炸药的训练,他们夫妇俩都出现在阿尔丹杜雅被杀害那晚的案发地点

译文:那名生命的『苏联秘密警察』人士也在场
修正:那名神秘的『苏联秘密警察』人士也在场

译文:而安吉也会倒台
修正:而纳吉也会倒台

译文:我太太坚持他要求安华去法庭见我
修正:我太太坚持要安华去法庭见我

译文:我把这则故事与政治部联系起来,而这些已经有被记录下来。我本来应该在签署了我的口供
修正:我向政治部转述这则故事,而这些都有记录在案。我本来接着要签署我的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