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逐鹿问鼎:『弑父日』随笔

《今日大马》在早前曾经说过:「拜拜!慕沙,祝你退休不快乐」——因为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你的退休将不会如你想要的那么快乐,因为现在蓝利尤索夫已经脱钩了,尽管你已经向法院承诺说将会在2009年10月份会把拉惹博特拉抓拿归案,到现在还未能把他引渡回国。

恰好在2,054年前的同一天,『弑父日』(Ides of March)改变了历史的轨迹(这是给那些从未读过莎士比亚的巫统呆子们解释:『弑父日』落在三月十五日)。在『弑父日』,盖乌斯·朱利尤斯·恺撒(Gaius Julius Caesar)被行刺,接着,恺撒的表弟马可·安东尼(Marcus Antonius,或称为Mark Antony)即位,成为了罗马的大头目。
西西留註:『Ides of March』出自莎士比亚写于1599年的《朱利尤斯.恺撒》(Julius Caesar)。古罗马历中每个月的第一天成为『卡楞特斯』(Kalends)。古罗马历中3、5、7、10月的第七天;其他月份的第五天称为『诺讷斯』(Nones)。古罗马历中3月,5月,7月,10月的第15日,其余各月份的第13日称为『伊特斯』(Ides)。『谨防3月15日』是占卜者对朱利尤斯.恺撒的预言,警示着他的驾崩日期。其实3月15日这个日期没有任何象征意义,只是对『March 15th』的一种很平常的说法。每个月都有『Ides』(一般是15号)并且这天和死亡并没有太大的联系。

西西留註:有关朱利尤斯和马可·安东尼的典故,请继续阅读【维基百科:马克·安东尼】【维基百科:恺撒

成为罗马大头目的附加好处是有克莉奥帕特拉(Cleopatra『埃及妖后』)陪伴的乐趣,她是恺撒的玩物,结果被马可·安东尼所收养。很不幸的,九年后屋大维(Octavian Augustus)击溃了马可·安东尼和克莉奥帕特拉的联军,结果双双自杀。

可是,这一丁点的资讯不过是整个更精彩的剧情的开头罢了,整个剧情的最关键重点是,部落客老早就向恺撒通风报信他会被人行刺了。好啦!也许那位警告他的是预言家而不是部落客,可是,在当时没有互联网或部落格可做预言的工作,因此,他们是口传口预言家,样子就像今天的部落客那样。

「小心『弑父日』!」预言家兼部落客告诉恺撒。

顺便说起,不过是离题一下,早在2007年7月份,《今日大马》也告诉过首相阿都拉巴达维,叫他小心『弑父日』这一天。《今日大马》说过,2008年3月15日是第12届全国大选的原定日期,到了那天,将会看到巫统和国阵的末日。它们将会失去五个州属,以及三分二国会议席。

2008年3月15日是风水师傅定下的第12届全国大选日。为了证明《今日大马》是错的,为了证明《今日大马》常常撒谎,他们把第12届全国大选的日期定在3月8日,而不是15日。何况,根据华人的说法,『八』是良辰吉日。

好啦!就这样,他们没在把3月15日设为第12届全国大选日,反而选择了3月8日。可是国阵还是丢了五个州,以及国会中的三份二大多数国席优势。那就是说,《今日大马》这个预言者还算蛮准的,只不过是在最后一分钟日期换了,风水师傅吩咐伯拉在 2008年3月15日举行大选,他违背了风水师的劝告。

无论如何,离题够了,让我们回到恺撒的故事。

「小心『弑父日』!」预言家警告恺撒,在那一天,他的好朋友将会在他背后插他一刀。可是,恺撒却不理这项警告,而就如之前已经警告的,他的好朋友真的在他背后插了一刀。而在大马,一位与恺撒相等,或至少他自己想象自己是大马版恺撒的那个人——那个人就坐在这『和平岭』(Peace Hill,也即是武吉安曼)上称霸全国,同时控制完所有的政治人物、华人黑帮,以及在权力走廊行走的每个人——他现在也领教了『弑父日』的意义,被最好的朋友在后面插刀的感觉。

你看吧!今天是『弑父日』,部长宣布说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已经被开除了,而不过几天前,这项消息却被否认了,可是,现在确认了。慕沙要走了,当那天反贪委突击检查他家,发现150万令吉现款,他已经知道了,他知道时日无多,而反贪委也知道,慕沙在新加坡和澳洲的银行户口内还有几千万的秘密存款。

可是慕沙很聪明,或是说,他自以为很聪明。《今日大马》在较早前揭露了反贪委突击搜查,以及在他家发现百万现况,以及他海外银行户口中还有更多钱的故事,可是,他却不想引述这些作为他被要求离职的理由。于是,他叫华人黑帮泄露这个消息给华文主流媒体说他已经辞职了,既然这个消息来自可靠的来源,《中国报》信以为真,结果他们刊登了这则消息。

接着,慕沙暴跳如雷,而部长,这位他的好友,被迫否认这项消息。然后他们向《中国报》发出警告信,这就给人一个印象——《中国报》在撒谎,而慕沙并没辞职。反而,是慕沙的合同不再获得更新,就这样。

啊!可是慕沙的合同已经被更新至2011年9月份,这是他的好友,这位部长给他的承诺。可是,他的好友,这位部长在他背后插了一刀,就像在『弑父日』那天恺撒的遭遇一样。而慕沙的好友,这位部长,也选择了『弑父日』插了他背后一刀。

诗性正义(Poetic justice),你不觉得吗?

慕沙企图向让整件事看起来像是他没被开除,而只不过是他的合同没被更新吧了,虽然首先他的合同理应直到2011年9月份才被更新。那好!如果不被更新,那又表示什麽呢?是否就表示他被开除了呢?

这是慕沙希望这件事在外表看起来的效果,而慕沙的游戏计划就是让它看来不是被开除。

就如慕沙所言,看来那是实话。《中国报》所收到的消息来自华人黑帮,可是,那是慕沙自己去叫华人黑帮把消息泄露给《中国报》。慕沙没撒谎,他只是没解释为什麽华人黑帮会获得这个消息,以及为何他们会把消息泄露给《中国报》。

聪明吗?老实话说一句,不怎么聪明!因为《今日大马》这个『弑父日』预言家已经知道慕沙在和平岭上计划的一切,而《今日大马》也知道他的好友,那位部长,在『弑父日』在他背后插了一刀。

慕沙,怎样?『你也有份?布鲁图』(Et tu Brute)?或是应该说,『你也有份?萨满』(et tu Sham)呢?如今你的『埃及妖后』怎么啦?你不在了,接下来谁会享用她呢?很痛苦,不是吗?我希望这真的痛入心扉。
西西留註:继续阅读【维基百科:Et tu, Brute?】,后面一句『et tu Sham』指的是内政部长希山慕丁(Hishammuddin)的谐音『sham』,也即是说『阿山,你也插我一刀?』的意思。

莎士比亚曾说过:「玫瑰,无论取的是什麽名字,它依旧芳香」(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smells just as sweet);《今日大马》说:「被开除,无论用的是什麽名堂,依旧令人感觉痛快!」(A sacking by any other name smells just as sweet)。

《今日大马》在早前曾经说过:「拜拜!慕沙,祝你退休不快乐」(bye-bye, Musa, unhappy retirement)——因为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你的退休将不会如你想要的那么快乐,因为现在蓝利尤索夫(Ramli Yusuff)已经脱钩了,尽管你已经向法院承诺说将会在2009年10月份会把拉惹博特拉抓拿归案,到现在还未能把他引渡回国。。

好啦!让我们谈下一个话题。80%的民意调查表示他们不明白什麽是《一个大马》(阅读以下《马新社》报道),因此,政府将会叫国家干训局(大马的洗脑机构)在明年举行 500场研讨会,以解释给大马人了解什麽是《一个大马》。

国家干训局,祝你好运!这就像是叫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向小女孩们发表『拒绝婚外情』那样,小女孩们会说『就是咯!』。

如果你需要自我解释,那就有些东西严重出错了,你不认为吗?一个好的政策不需要解释多多,它应该是不言而喻的。就连敦马哈迪医生也不明白什麽是《一个大马》,敦马哈迪医生是否也需要参加国家干训局的课程呢?

我太喜欢这个了!

下个课题。在今天国会中最高元首的御词中,他叫我们效仿纳吉(请阅读以下第二则《马新社》报道)。我知道实际上最高元首自己没写讲稿,那是首相署的撰稿。其实,甚至就连苏丹的演讲稿也是政府代写的。

这样看来,纳吉骗得了谁啊?

我记得,前柔佛苏丹当年担任最高元首时,有一次他阅读了他的演讲稿,当他演说到了一半,他喃喃自语的说:「到底是谁写的这些?」(当然,他是用马来文说的那句话),令人恐慌的是元首竟然冷不防地把预先准备的讲稿丢在一旁,天马行空自由发挥了。

那是我见到的最有趣的事了,这证明了最高元首的演讲词是别人准备的,直到他站起来发表演讲前,他并没见过这些讲词。

是啦!对啦!模仿纳吉喔,就算是魔鬼也从不敢模仿纳吉呢!

最后,请阅读在The Edge杂志中一则有关韩沙再努丁(Hamzah Zainuddin)的新闻报道。报道中提到韩沙和安华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当年纳吉担任巫青团团长,而韩沙还是怡保巫青团团长时,韩沙是纳吉的人。这就是纳吉和韩沙的交情缘起。

当时韩沙担任『佳士得拉』有限公司(Justera Sdn Bhd)的执行总裁,这家公司的股权为Construction and Supply House Berhad (CASH) 所有,而这家上市公司的持有人是赛益伊布拉欣(Syed Ibrahim),这个人前几年在他位于肯尼山(Kenny Hill)的住家自杀了。赛益伊布拉欣是第三电视(TV3)的执行总裁阿末瑟比(Ahmad Sebi Abu Bakar)的朋党,而这位第三电视的执行总裁是达因再努丁(Daim Zainuddin)的指定继承人。阿末瑟比就是策划收购『多多博彩』(Sports Toto)的那位人士,在这项策划中,他联合了陈志远(Vincent Tan),并为达因所获准,达因当时是财政部长。
西西留註:继续阅读《另一名陷害安华的同谋者栽了跟斗》【第一部分】【第二部分】

韩沙想要获得国际回教大学(UIA)校园的工程,可是『佳士得拉』却在霹雳和吉打有许多的烂尾工程,结果,招标委员会拒绝考虑『佳士得拉』,这使得韩沙非常生气,他责怪国际回教大学主席——安华伊布拉欣不帮他。

接着,韩沙叫他的第二任妻子打电话给安华,企图游说有关计划,如果安华考虑把国际回教大学的合同交给『佳士得拉』,他的第二任妻子甚至献议为安华打开她的双腿。可是安华对她的屄没兴趣,结果他拒绝了。

这使得韩沙更加生气,结果他声称安华企图勾引他第二任老婆上床,而事实正好相反。

亲爱的读者们,这是真人真事,韩沙再努丁第二任妻子的打电话给安华,在电话中尽说些色色的话。

那我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呢?是这样的,韩沙的前妻前来见我,和我商讨有关她的问题。你看……韩沙抛弃了他的首任妻子,他娶了他的第二任妻子后,我和他的前妻蛮熟络的(喂喂喂,请别想入非非,我们只是朋友)。结果,我告诉韩沙的前妻起诉他。

她照做了,她要求他的一半财产,而回教法庭授与她1千万令吉。尽管如此,她还是不开心,她告诉我,韩沙的资产超过2千万令吉,然而,她却无法追踪到他所有的钱,她所能追踪到的是2千万令吉,而她得到了一半。

喔!韩沙是怎样弄到这么多钱的呢?很简单,他是聯邦土地復興及統一局(FELCRA)主席,而你知道聯邦土地復興及統一局瓜分了多少合同吗?猜猜聯邦土地復興及統一局主席可以分到多少的『佣金』?

慢着!聯邦土地復興及統一局不是纳吉属下的部门吗?嗯……耐人寻味。

××××××××××××××××××××

(马新社讯)新闻局全国总监拿督阿都拉莫拉特(Abdullah Morad)表示,新闻局发现普遍上大马人都知道《一个大马》的概念,可是却未能完全领会。

他表示,根据新闻局的调查发现,80%受访人士都知道这个概念,可是却无法解释它真正代表的意义。

「因此,今天我们将会继续努力,以解释《一个大马》的概念,同时如何让各阶层的人民可以更深的感受到它,」他在今天出席一项由甘榜浮罗马来由(Kampung Pulau Melayu)精明社区(Komuniti Bestari)举办的社区活动中这样对记者表示。

×××××××××××××××××××××××××××××××

元首敦促国内领袖仿效纳吉亲民

(吉隆坡15日马新社讯)国家元首端姑米占再纳阿比丁陛下今日 敦促国内领袖效仿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亲民态度,愿意融入民间以了解民困。

陛下说,自纳吉接棒为国家领袖后,纳吉已成功实施各项计划以提升 国家繁荣。

「我感谢首相及其内阁阵容,因自11个月以来,我国政府在首相的领导下,已成功实施各项计划以提升国家繁荣。

「各领袖应效仿首相,以亲民的融入民间了解民困,以及与各阶层的人民建立良好关系。」

元首陛下今日为第12届第三季国会下议院首次会议主持开幕,发表施政御词。元首后诺查希拉也有出席该开幕仪式。

陛下也说,纳吉倡议的「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重」符合国家宪法。

「政府已设下六大国家关键表现领域(NKRA),即涵盖高素质教育、改善公共交通、肃贪、打击罪案、提升乡区基本建设及提升低收入家庭生活水平。」

陛下也赞扬在1月28日推介的政府转型计划路线图为一项勇敢的计划。

「我认为,人民将欢迎政府的这项做法。」

「人民必须与 政府携手合作,以实现政府转型计划。」

×××××××××××××××××××××××××××××××

安华申请撤销韩沙答辩‧高庭4月26日聆审

2010-03-15 16:01

(吉隆坡)高庭择订今年4月26日聆审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要求撤销种植及原產业部副部长拿督韩沙再努丁,针对安华起诉他誹谤所作出的答辩。

安华的代表律师奈也在庭外透露,高庭较前已批准安华的申请,諭令韩沙再努丁交出支持其言论的证据,不过,后者无法在法定日期提呈相关文件或证据。

鉴此,安华决定向高庭提出撤销韩沙再努丁就此案所作出的答辩。

安华是於2008年8月入稟高庭,起诉韩沙再努丁誹谤及索偿1000万令吉。

自2008年8月起担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副部长的韩沙再努丁声称,安华在1998年曾多次致电用言语骚扰其妻子。

奈也透露,韩沙被指具誹谤性的言论是於2008年8月19日刊登在中文报章《光华日报》上;安华事发后曾要求韩沙再努丁收回言论和道歉,但后者坚持在法庭上见。

安华在诉状中指韩沙再努丁的言论是鲁莽、不负责任和具有恶意的,目的是要贬低公眾对他的评价, 以引起公眾对他的憎恨和嘲笑。

星洲互动‧2010.03.15
×××××××××××××××××××××××××××××××
《The Edge》新闻原文:

April 26 hearing to strike out Hamzah's defence in Anwar defamation suit

(The Edge) - The High Court on April 26 will hear opposition leader Datuk Seri Anwar Ibrahim's application to strike out the defence of Plantation Industries and Commodities deputy minister Datuk Hamzah Zainuddin in the former's defamation suit.

Deputy registrar Fatimah Rubiah Ali fixed the new date during a mention of the suit in chambers here today.

Anwar's lawyer Sankara Nair told reporters that the application would be heard before Judicial Commissioner Dr Prasad Sandosham Abraham.

According to Sankara, Anwar was seeking to strike out Hamzah's defence after the latter was late in filing further particulars requested by Anwar.

In his suit filed in August 2008, Anwar was seeking RM10 million in damages from Hamzah following the latter's allegations that Anwar had harassed Hamzah's wife in 1998.

Chinese daily newspaper Kwong Wah Jit Poh had on Aug 19, 2008 quoted Hamzah as saying Anwar had wanted to "harass (kacau)" his wife despite the two men purportedly being "best friends".

Hamzah, who is Larut member of parliament, allegedly had made the remarks when campaigning during the Permatang Pauh by-election in August 2008, which Anwar subsequently won.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Ides of March jotting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5-03-2010
翻译∶西西留

8 条评论:

四月 说...

大哥刚才是离席回家搞翻译吗?

匿名 说...

原来中国报被慕沙摆上台

木木 说...

中国报这次是哑口吃黄莲了。。。。唉,华人就是给巫统欺压成这样,马华怎么没出声?

匿名 说...

馬華一直都再被巫統欺壓著,那裡還敢出聲!悲哀!!!

匿名 说...

结构双双自杀=结果双双自杀

thanks

chongsiew 说...

馬華..???他们正在忙碌的找椅子。。。

hoss 说...

译文:而每个人都恐慌了,因为他在冷不胜烦的之下,把预先准备的讲稿丢在一旁,自顾的走开了。

修正:令人恐慌的是元首竟然冷不防地把预先准备的讲稿丢在一旁,天马行空自由发挥了。

CC Liew 说...

谢谢HOSS,已经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