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5日星期五

【亚洲周刊】大马左翼寻找第二个春天

五、六十年代辉煌一时的大马左翼成员,首次联办新春联欢会。他们希望还原历史真相,让人民认识他们的贡献。已从商的当年左翼要角陈凯希认为,左翼目前斗争对象是种族主义,不是资本主义。

林友顺

春节庆期间,马来西亚三个左翼组织首次联合主办新春联欢会,数百名来自马国各地的社会主义信仰者团聚在吉隆坡郊区一个华文小学,对水当歌话当年。这些人分别是被禁的前左翼政党劳工党党员组织的凤凰老友会成员、已经被瓦解了的前马来亚共产党(马共)地下组织成员所组织的「老友会」及在二十年前在马共与政府签署和平协定后离开森林的前马共游击队员组成的「廿一世纪」成员。出席者平均年龄逾五十岁,岁月虽然在他们的脸上增添了皱纹,不过他们的精神与理想却仍然不老。

三个组织存在已有一段日子,不过这却是首次联合行动。老友会成员黄隆洲指出,此次的联合宴会是受上市公司海鸥集团董事经理陈凯希在一月一日于吉隆坡郊区酒店举办的左派团结宴所感召促成;陈凯希当天也号召三个左翼组织凝聚力量,共同为社会的发展做出贡献。黄隆洲透露,在当晚的宴会后,三个组织成立了联合委员会,探讨共同行动的可能性,而春节联欢会则展示,这是三个组织尝试跨出的第一步,希望未来会有更多的联合行动。

在一月一日,来自马国各地的逾二千名左翼成员接受陈凯希的邀请,出席他为那些与他一起斗争的「同志」而举办的十年一度凤凰友好晚宴。这也是陈凯希第二次为其左派同志举办大团聚,第一次是在十年前。与十年前只有劳工党成员受邀所不同的是,此次出席宴会的左派人士来自三个组织。三个组织回应陈凯希的团结呼唤,共同出席左派团结宴,让人看到目前处于低潮的左派势力并没有因时局的转变而消失,而是散布在各地继续扮演社会螺丝钉的角色,而被其同志形容为「红色资本家」的陈凯希,也被社会定位为左翼代表性人物。陈凯希在左翼春节联欢会上致词时欣慰三个组织联合举办此宴会,并形容这是左翼力量「团结的开始」。

左翼运动研究学者陈剑表示,陈凯希呼吁前左翼重新凝聚整合是用心良苦的,能否有成效,那得看各个组织能否放下「山头主义」。他认为,如果各个左翼组织能顾全大局,为马国的大是大非、为民族利益着想,不纯然以意识形态作衡量标准,不搞分裂,那左翼的整合还是有其前途,否则,左翼的整合仅仅是一项空谈。

马国的左翼运动基本上与国际思潮脱离不了关係。最早成形的左翼组织是马共,它在一九三零年成立。马共对英国殖民地政府展开两条路线的斗争,在森林展开游击战及在城市地区通过其所控制的工会发动罢工等抗争行动,这对殖民地政府带来很大的压力,加速马来亚的独立进程。

不过马共并未因此取得政权,它约二千人的武装力量被强大的英国军队迫退到马国与泰国边境,马国境内的左翼真空很快就被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现的左翼政党劳工党及人民党所填补。

劳工党成立于一九五二年,其前身是英国工党的翻版,不过较后被左翼所控制,成为与英国殖民政府对抗的草根政党。劳工党的成员主要是年轻华裔,大部分是中下阶层,他们基本上是受中国所影响。人民党则成立于一九五五年,其创党人阿末波斯达曼具有强烈的社会主义思想;该党成员主要是马来族,他们受到印尼总统苏加诺的左倾思想所影响。一九五七年马来亚独立时,劳工党与人民党组成统一阵线—社会主义阵线(社阵),通过议会民主斗争与走资本主义路线的执政党联盟一较长短。

社阵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是马国最强大的在野党,它虽然在国会选举中斩获不大,不过却在地方议会选举中夺下多个城镇的执政权,有力地牵制执政党的运作。一九六三年执政党利用印尼反对马来西亚成立而引发马印对抗的危机废除地方议会选举,而社阵因同样反对马来西亚的成立而在大选中蒙受重挫。劳工党与人民党较后因无法解决双方在语文及文化政策的分歧而分裂,受中国文化大革命影响的劳工党改变斗争策略,进行更激进的街头斗争,最终在政府的强力镇压、几乎所有骨干被逮捕及政府宣布劳工党为非法政党后而退下历史舞台。左翼运动也随着劳工党的消失而慢慢的消沉。

人民党总秘书辜瑞荣认为,左翼在当时资源、认识国情与斗争经验不足,因而斗争无法取得成功,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左翼运动从此就消失。而陈凯希则认为,左派斗争不成功主要是因为力量薄弱、受到英国人的无情镇压及在不平等的地位上与执政党竞争。陈剑则认为,左派曾经强大,那是时代使然。那时,正值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大潮席捲全球,马来亚正处在反殖反帝的前沿,左翼在这样的情势中,扮演着政治运动重要角色。不过,他说,冷战结束后,意识形态斗争不再主导着政治动向,前此左翼政党在严酷镇压下已经元气大伤,欲振乏力,又没有及时调整政治斗争方向,顺应时势制定新政策,便渐次被边缘化,或自我边缘化。

左派政治力量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就进入低潮,坚持走社会主义路线的人民党虽然仍然参与大选,不过全军覆没。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所发生的较大规模的社会运动,包括九八年支持被革职的前副首相安华的「烈火莫熄」运动,人们再也看不到左派的参与,人们开始怀疑马国还有左派吗?陈剑认为,「真正意义的左派已经不存在」。他指出,虽然当年活跃的左翼人士在今天还以左派自居,可是他们除了常年聚餐外,鲜有政治性的举措,或者降低点说,就是当前的一些规模和影响略大些的社会运动都少有涉及。只有华社的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一些左翼或发表一些意见,极少的一部分或者积极参与斗争。陈剑指出,当年仅存的左翼的力量,总数还是不少,就单以几个老友会来计算,其数目也还可观。但前提是,如果这些左翼不振作、不醒悟、不好好团结、不自我更新改造、不整合起来,这股力量就渐次消于无形。

已加入公正党的前人民党副主席张永兴表示,左翼已经不在社会抗争的前线的确是一个需要省思的问题,不过他认为,这些左翼人士许多都已有一定的年龄,街头斗争显然已经不属于他们。陈凯希指出,在左翼陷入低潮时期,左翼并没有因此而消失,而是隐藏在社会各个角落,继续默默耕耘。不过,也有少数左翼与坚持认为社会主义前途是光明的辜瑞荣一起,坚持高举左翼旗帜,通过议会民主的斗争,继续人民党为工农及低下层阶级利益的斗争。辜瑞荣强调:「社会主义在与资本主义斗争中输了,并不代表社会主义已经过时。」

然而,对坚持本身还是社会主义信仰者的陈凯希而言,左派当前更迫切要做的不是与资本主义斗争,而是与危险的种族主义斗争。他认为沉默的大多数不应该再保持沉默,而左翼应该整合力量,身体力行地提倡爱国精神,反对不合理及偏激的事件,促进种族和谐与团结。他也希望能还原左派历史的真相,让人们认识到左派在马国建国历史中是开放、民主及进步的力量。■

二十四卷 十期 (2010-03-14)

5 条评论:

匿名 说...

我的父母都是前劳工党党员。不知何故很不喜欢陈凯希,印象中这位陈先生曾通过海鸥骗了很多前劳工党党员的血汗钱。
我父母与他们的朋友们也多不认同陈先生对前劳工党的诠释,更不会把陈先生是为他们的代表。
刚刚上网,找了些资料,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0/200801/31216.html比较接近多年来我父母对劳工党的讲述。
感觉上,自从商联控股陈凯希与颜清文闹翻后,张晓卿的报纸就偏帮陈凯希了。(颜清文曾大力反对张晓卿收购南洋。)

牛头不是罪 说...

陈凯希生意做大了,哪里还会去想以前的老战友。张晓卿只会为他脸上贴金。什麽斗争对象,生意做大了就连资本主义就可以叫爹了,我呸!

匿名 说...

一派胡言,陈凯希这几十年来又做了什麽?这场团拜会不会又是为海鸥招揽新直销员?

CC Liew 说...

回一楼匿名大大,社政早就被瓦解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前阵子西西留在和社会党古玛医生交谈时,他也承认,社会主义已经不能获得年轻人接受,要找出一条新道路,不容易啊!

陈凯希是商人,虽然有听闻他私下还是和过去的老党员有来往,可是说到组织性,应该是完全没有了,剩下的只是回忆,无法在目前阶段的社会运动起作用,非常可惜。

当然,部分被抓过的运动份子已经见过鬼怕黑,有的甚至连身份也不愿公开,领教过政治部严刑逼供的经验,量你再怎么强悍最终也是会倒下的。

CC Liew 说...

也谢谢『牛头不是罪』和三楼匿名大大,基本上我不认同这篇文章,可是贴出来可供大家参考,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