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5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砍脚避沙虫

如果你在之前还不相信巫统或政府为『马来土著权威组织』撑腰,那现在你可相信了。如果过后你还不相信『马来土著权威组织』就是巫统,我建议你去买把枪,再开枪打你自己的脑袋,好吗?你太笨了,死掉算了。

在过去整十年中有许多人离开过人民公正党,甚至是它还称为『国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Nasional) 的时「为什麽安华还继续当反对党领袖?」凯里问道。我觉得这是很公道的问题,看着公正党目前的国会议席比行动党少了,行动党领袖应该取代他成为新的国会反对党领袖。

我觉得安华可以问凯里同样的事:为何他还在当巫青团团长?既然首相对他没信心,或是支持他,凯里如果有骨气的话,他应该辞掉巫青团领袖的职位。如果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会这样做。啐!首相连一个内阁部长的位子也不给他,这可是巫统党史中首次有一位巫青团团长被如此对待的。

在过去,巫青团团长会告诉巫统和首相要如何如何的做,首相从来不敢怠慢巫青团团长,不然后果自负。像凯里这样的巫青团领袖被人如此冷落对待,这应该很肯定的是头一遭。

我建议安华和凯里双双来个君子协定。安华辞掉国会反对党领袖(并交给林吉祥),同时,凯里辞掉巫青团领袖(并交给慕克里斯)。我觉得这会是个公平的交易。如果不是,那就别多管闲事。这样聪明叫别人辞职,自己不懂辞职。

『马来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简称『马土权』)是大马新兴的三K党,它最近获得办报准证。你知道要获得一份报章准证是多么的困难吗?申请一张持枪准证还比较容易些,尽管那已经有够难的了。

如果你在之前还不相信巫统或政府为『马土权』撑腰,那现在你可相信了。如果过后你还不相信『马土权』就是巫统,我建议你去买把枪,再开枪打你自己的脑袋,好吗?你太笨了,死掉算了。

让我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巫统尖叫着说『起来吧!一个大马』,『马土权』尖叫着说『与华人和印度人一起沉沦吧!』。你可以看到有些人是如何一脚踏两船①吗?这叫『左右逢源』(getting the best of both worlds),而我觉得那些华人和印度人因为受了『母语教育』,所以不够聪明,他们依然投票给国阵,因为他们太笨了,见不到这点。
①have one's cake and eat it too(谚语)『拿了别人的蛋糕,还将它给吃了』,意即:自己已经得到利益,还想并吞别人的一份。

死蠢的支那和印度!蠢到像头牛一样。为了国阵的华人和印度人的利益着想,也许我们需要在街上拖多几颗牛头。

而如果那些华人、印度人和东马『其他人』还认为《今日大马》废话连篇,那就请解释为何总检察长不对那两个来自《阿尔伊斯兰》(Al-Islam)杂志的马来混蛋采取行动?

我甚至不认为我不该谈这些事,真的!如果我要谈这件事,马来西亚肯定已经是过眼云烟。我觉得大马人没资格获救,这个国家最好陷入万劫不复的无底深渊。屌你妈!

看来公正党前总秘书拿督沙烈胡丁(Salehuddin Hashim)的公开骂战已经开始,我就是来揭发这些妖言惑众和虚假谎言的人士的,而在公正党中有许多这类人。可是,要逮着他们的辫子,需要恰到好处,不要做出未经证实的说法,要不然就适得其反了。

比方说,他们说拿督沙烈想当柏郎桑集团(Kumpulan Perangsang)执行长,并要求了每月五万令吉的薪资。可是,在公正党政治局(PKR’s Biro Politik)会议中,这件事曾被讨论过,而政治局支持拿督沙烈担当这个职位。在会议中提到了拿督沙烈准备接受每月一令吉的薪资。

当时,与会人士很多,安华也知道这件事,尽管如此,安华当时保持极度的沉默,并没有确认两方的说法——拿督沙烈或赛胡先阿里(Syed Husin Ali)博士——何者说的才是真话。

赛胡先说是五万令吉,拿督沙烈说是一令吉,其中一人在撒谎,谁在撒谎呢?安华知道。可是为何安华不告诉我们两人之中,谁才是那个混蛋呢?

对!我们可以打架,我们可以争吵,而我们可以分道扬镳。可是如果你揭露了我们之间已经同意,并只有你我知道的秘密,或是你撒谎的话,那就等着我回来找你算账了。

拿督沙烈的九千令吉月薪本来应该是他和安华之间的私人协定。那是一对一的事,那是『你我之间』的交易。现在看来安华不守信用,而且还向赛胡先说了这件事,而现在赛胡先已经将这件事公告天下了。

无论后话如何,君子之间必须要坦诚,如果你我之间同意了一件事,那就只有你我知道。我也许不喜欢拿督沙烈,甚至就连他离开党,不再当总秘书的时候,我感到松了一口气。可是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如果我们握了手,那就一言九鼎了。在拿督沙烈的事件中,安华展示了不太君子的风范,而赛胡先不该揭露安华和拿督沙烈之间的协定,这不关他的事。

不是!我不是在为拿督沙烈辩护,我只不过是在担心,我担心因为党的总秘书拿督沙烈知道许多秘密,可是,当你离开时,保护这些秘密是一件道义上的事,你不会翻脸不认人。

可是,公正党却列出了新规矩,翻脸不认人是允许的,握了手,许下了诺言,可是却在较后反悔是允许的,这就是新规矩。这就是他们对拿督沙烈所做的事,结果,他们就没法阻止拿督沙烈投李报桃了,他现在可以像只金丝雀那般的到处闻风报信,大说特说公正党内部的秘密了。

当你袭击他裤裆之间,就像你现在所作所为那样的话,你想拿督沙烈有什麽损失呢?他没损失!他是个小人物,一名小人物有什麽好损失的?可是,如果拿督沙烈也使用同样的策略,也突击人家的裤裆之间,公正党会如何?损失惨重!公正党会损失惨重,而我害怕接下来几周我们会见到这些事的发生。

对拿督沙烈,你还有什麽话好说?你已经说了该说的话,你已经无话可说。可是,拿督沙烈还未开始高声歌唱呢!而当他唱玩后,你也许希望和他继续做朋友,而不是在大庭广众面前剥光他。现在他可以豁出去了,我也想对公正党说一样的话——去死吧!公正党!

哎呀!住在同一座玻璃屋中就别乱抛石头,你要我说多少篇啊?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 Putting feet deeper in mouth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5-03-2010
翻译∶西西留

6 条评论:

国阵不是人 说...

很辣很火爆

谢谢西西留神速的翻译效率

匿名 说...

受母语教育的真的比较笨,应该跳海,马来人也受母语教育,应该抱着他们一起跳吧?

CC Liew 说...

谢谢楼上两位的留言,其实三个种族都一样笨,最笨应该是标榜为捍卫自己种族的政党。

匿名 说...

如果照RPK的说法,可能要进口大量的枪械子弹才行,因为很多人是白活了。

落花先生 说...

很棒很棒。。。公正党最近真的糟糕下

CC Liew 说...

回『落花先生』:是『很棒』还是『很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