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0日星期二

毫不留情: 『不道德』的重新定义

是的!我支持全国总警长的言论,看吧!谁说我是为了反对全国总警长而反对的?当他说出正确的事物时,我也会支持他。问题是,他不常做,或说对的事物,因此要支持他的机会不多。

全国总警长说:不要指责单亲妈妈,而是要帮助她们

【新海峡时报2010年3月28日讯】全国总警长说,公众不应责怪那些未婚身孕的一群,反之,公众应该要更有宽容之心。

「尤其是马来人,都很鄙视未婚身孕的一群,这不该被视为是一宗已经造成的错误。除了指责,他们应该协助她们,」他在昨日在武吉安曼人员大会堂(Bukit Aman Officers' Mess)举行的马来西亚防范罪犯基金( Malaysian Crime Prevention Foundation,MCPF)第17周年全国大会中这样表示。

他对周五发生在打鎗埔(Jalan Padang Tembak)的梳邦马来甘榜(Kampung Melayu Subang)的刚出世一天的弃婴事件发表谈话。当时有些孩童发现一只野狗正在啃咬抱在袋子中的弃婴的部分头部,婴儿的头部被扯落。

「在野狗出没的地方丢弃出生婴儿是很不人道的。」

与此同时,八打灵再也阿祖乃迪(ACP Arjunaidi Mohamed)助理警监表示,警方正在等待双溪毛糯医院(Sungai Buloh Hospital)对死婴的解剖报告。「目前还未有线索,可是我们会继续追查这宗案件,」他在昨日表示。

阿祖乃迪表示不排除是居住在附近的居民所干的。知情人士可拨电八打灵再也警察总部 03-79662222。

×××××××××××××××××××××××××××××

在我谈论今天的话题之前(以上全国总警长的谈话),我希望先道出即将来临的雪州补选。其实,雪州的马来全名『Selangor Darul Ehsan』的意思是『雪兰莪——被祝福的家』。可是,则要看是为谁祝福了。何况,对一个人的祝福,也是对另一个人的诅咒——因为,对一个人来说是道德的事,而对另一个人而言是放荡的(as one man’s morality is another man’s immorality)。

目前,看来雪州补选中的候选人该是印度人、马来人、华人,或是像我这样的混种人呢?这几乎成了一项争议。甚至就连当个国会议员都半生不死,国大党已经开会决定了他们的候选人,尽管在2008年全国大选落败,再次的,他们还是允许继续挑战这个席位。

嗯……尸骨未寒已经在谈分家产,我看这就是国大党印度人不道德和彻头彻尾毫不敏感的地方。这仿佛就像是在某人还没断气前就开始庆祝那个人的死亡那般,而这些印度人还恼怒的喧闹,说马来人对印度人的感受不敏感。至少马来人让你先死,然后才去和你的未亡人(janda,寡妇)吵闹,可是,这些国大党的印度人却在你还没活生生未死前就开始吵着『分猪肉』。

我实在不理会你是哪个种族背景的,我觉得你派哪个种族上阵这次的补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应该派个女性候选人才对。是的!一名女性,这并不是我爱女人才这样说的,尽管这是事实。那是因为女性,而不是印度人,才是大部分被疏忽的一群(很肯定的,也不是马来人,就像『博卡杀』所声称的那般)。

你可否知道有51%的注册选民是女性呢?(至少在三、四年前我查过是这样),而至少有53%的女性在选举日出来投票呢?这表示了女人比男人更有责任感,可是,是否在大马国会中,有50%的女性国会议员呢?

无需回答,就连30%也不到。

在一些国家,法律规定大选中的候选人中必须有30%的女性(我想是其中一个北欧国家,也许有人可以更正我一下)。在大马,其实国会应该通过一项法律,让至少30%的选举候选人必须是女性。反而,大马国会浪费事件……唉,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已经在上周写过这些事(有关两周已经过去,可是却没在国会谈论什麽重要的国家大事)。

这样看来,我们可以集中辩论有关必须让女性候选人在雪州补选中上阵的事宜吗?别再辩论要派什麽种族的候选人好不?对我而言,这才是更重要的课题。

我记得早在1980年代时,当时在登嘉楼,一对来自我的甘榜瓜拉伊拜(Kuala Ibai)的夫妇正要前往投票,这对夫妇多年来都是回教党的中坚支持者。可是,就在那次选举中,巫统在这个甘榜大撒钞票,结果那名当丈夫的『转变』了。

当走向投票站时,丈夫对他的妻子说,这次他们应该投给巫统,而且他们也拿了巫统的钱。

那名妻子愤怒的反驳说:「你可以去投巫统,我将投给回教党。」那名丈夫回答说,妻子应该听从丈夫的话,如果她违抗他,丈夫有权休掉她。

那名妻子说:「那就把我休了吧!」接着就走去把票投给了回教党。

我知道这件事,因为那名妻子来我家,向我倾吐心声。

我不止当过婚姻顾问,还有一回,我的雇员哭着来见我,因为她的丈夫和儿子发生争吵,而丈夫把儿子赶出家里,而且还『断绝父子关系』(tak mengaku anak),这名丈夫身穿巫统标志,而这名儿子却是回教党旗帜,可想而知会发生什麽事了。

你可以看到,要收买女人不容易,那所谓的『中坚』回教党人却很容易被收买。因此,我信任女人多过男人(霹雳许月凤是少数的例外),而既然选举会因为女性的票源而决定成败,为何不让更多女人当选呢?

为何我们不断的在说种族非配和种族固打呢?干嘛我们不也提一提性别分配和性别固打呢?民联(或公正党,如果这个席位是属于公正党的话)可否了解一下让女性候选人上阵雪州补选的可能性呢?甭管她是马来人、印度人、华人或什麽的,只要是女人就行了。

好啦!说够了即将来临的补选,让我们说一些我今天实在想谈的课题,那是有关全国总警长的言论:「全国总警长说:不要指责单亲妈妈,而是要帮助她们」。

是的!我支持全国总警长的言论,看吧!谁说我是为了反对全国总警长而反对的?当他说出正确的事物时,我也会支持他。问题是,他不常做,或说对的事物,因此要支持他的机会不多。

对于这件事,我赞成全国总警长的看法。社会避忌女人或少女未婚先孕。他们的家人遗弃她们,她们被当成如贱民一般。结果,她们宁愿遗弃她们的私生婴儿,甚至杀死他们,而不把婴儿带回家。这不是未婚妈妈的错,而是社会的错。

宗教份子会不同意我的这个看法,他们认为未婚妈妈是道德沦落的女人和少女。可是,你要如何定义『沦落』呢?是否道德和不道德的定义应该重新修订呢?

此外,即使我们把未婚妈妈当成是不道德人,不是还有其他比未婚妈妈还要不道德的事吗?

重点是,如果有一些事比未婚妈妈还要不道德的事呢?如果两者都是罪恶,未婚妈妈的罪不是更轻一些吗?

我知道有许多年轻女孩在18、19岁结婚,可是却在仅仅数年类就离婚了。你会看到血多22、23岁的失婚者,有时还带着两、三名子女,在登州和丹州内地到处都是。

你瞧!就因为这些女孩和男孩们打情骂俏是『不道德』的,他们就得结婚。可是结婚只是为了性,或是为了满足这些男孩和年轻男子们的性欲。可是,当这些男性满足后,并不再对这些女孩感到兴奋(尤其是当他们生了两、三个孩子后),这些女孩被遗弃了,而他们必须照顾这些孩子(或是被迫照顾这些孩子)而这些男性则『另结新欢』。

毫无疑问的,这些年轻男女都在婚后才有性行为——而这是『道德』的,可是,他们的婚姻仅是为了性欲,当他们厌倦后,这些男孩就会转移去新的『性伴侣』。因此,我们也许不会见到许多类似的未婚妈妈案例,可是我们很肯定的见到许多被遗弃的母亲带着孩子,而没有获得丈夫的帮助。

我曾经遇见许多马来青年男女在瓜拉登嘉楼和哥打峇鲁卖淫(两者都是最『回教化』的州属),而你可否知道,这些女人当中,几乎都是被遗弃的妻子,身边带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吗?她们没有学历资格,因此,他们只有从事她们所会做的事——展开双脚赚钱(喂!我见她们是作为我的学术研究,别想歪了噢!)

因此,哪个才算是更加的不道德?未婚妈妈或被遗弃的妈妈呢?宗教份子也许会说是未婚妈妈,我则认为是被遗弃的妈妈。被遗弃的妈妈比未婚妈妈还要多,因此,所制造的问题更多。

然而,未婚妈妈是社会的贱民,男人『挤玩牛奶』后遗弃了他们的年轻妻子不算是社会的贱民。

当我们谈论有关道德和不道德课题时,不能只限制在讨论未婚妈妈这个层面上,不道德范围比这还要广,因此,也许社会应该重新定义这个新的标准。

比方说,前农业部长丹斯里山努西祖尼(Sanusi Junid)将会报数你,艾滋病患者当中,最高的是马来渔民。在马来西亚渔船和泰国渔船会合时,会在这些渔船上狂欢,而这些渔船实际上是浮动妓院,就在大海中,这也就是为何渔民当中的艾滋病换人数居高。

这是道德吗?好吧!你是说渔民不会到处遗弃未婚妈妈?可是这部表示他们没沉溺在违法的情色当中,而最糟的是,他们回家后和他们的妻子有性行为,结果把病传染给他们的妻子。因此,尽管女人们过着忠贞的生活,可是却在不知的情况下成为艾滋病的受害者。

社会认为那些祈祷、斋戒、前往麦加朝圣等等的人就是有道德人,尽管他们收取贿赂。我则认为,那些没有祈祷、斋戒、前往麦加朝圣,可是却反抗贪污的人,才是更加有道德的人。

这全靠你以什麽基准去定义道德和不道德。对一个人来说是道德的事,而对另一个人而言是放荡的。婚外情在这个国家是小事一桩,即使你觉得那是个问题,它也只不过名单中最后一项需要处理的事,可是我们把这件事摆在最优先的第一位,而这导致了未婚妈妈遗弃了他们的私生婴儿。

为何政府就不能设立一些临时收容所给这些未婚妈妈呢?别孤立她们,别看待她们如同贱民,要以爱心对待她们,如果这些未婚妈妈愿意让他们被领带的话,会有许多大马人乐于领养他们。可是,别杀害他们,或是把他们当成垃圾丢掉,变成野狗的食物。

谁知道,有一天这些私生子也许会成为大马首相,这似乎你是否想要一个杂种(这是暗喻)成为首相的话。

为了对未婚妈妈和单亲妈妈表示尊敬,我把这首由 Sweet Sensation 演唱(原唱者是戴安娜罗丝(Diana Ross))歌名是《爱孩子》(LOVE CHILD)的音乐视频。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Redefining morality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8-03-2010
翻译∶西西留

4 条评论:

青蛙祥子 说...

与此同时,八打灵再也阿祖乃迪助理警监
更正:八打靈再也警區主任阿祖乃迪助理總監
ACP是助理總監,ASP才是助理警監
謝謝

CC Liew 说...

谢谢,已经更正

匿名 说...

因为她的政府和儿子发生争吵
更正:因为她的丈夫

thanks

CC Liew 说...

谢谢楼上,已经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