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日星期二

毫不留情:物色候选人,现在就开始!

反对党是时候看看党外了,如果价格适宜的话,对党的忠诚可兑现成对党的不忠。当价钱和忠诚度是可以进行买卖时,谁管你对党的忠诚度?我宁可期望那些可证明他们是人民冠军的人士,而不是党的冠军——党付了他们最多的钱。

当时的政策是竞选每个席位,包括所有的国席和州席。不能允许国阵在任何一个议席中不劳而获,别让国阵『不战而胜』(No menang tanpa tanding)。即使那是国阵可以轻易取得的地盘,我们也要放手一击。

比方说在话望生(Gua Musang),东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 Hamzah)无论是以巫统、反对党,甚至以独立人士候选人参加竞选的话,他都会获胜。反对党无法撼倒姑里的『王国』,任何人想在话望生挑战姑里是自寻死路,那是自杀性任务,『必死无疑』(sure death)。

无论如何,一位反对党候选人将会迎战姑里——尽管那是毫无作为的,这位『吉兰丹政坛王子』可在蒙住双眼,双手被捆的情况下留任他的议席。有些人会被送到话望生『找死』,他将会是代罪羔羊,一头等待被姑里宰割的黑羊。姑里很肯定的会获胜,而反对党候选人将必输无疑,如果输得非常惨的话,也许就连按櫃金也被没收。然而,还是会有一名候选人上阵迎战姑里,不是为了打败他,而是为了和他对垒吧了。

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反对党候选人突然『生死不明』的话,这招是几乎管用的。谐剧演员一般会说:「去办公途中出事了」。有时,在去提名中心都会出事。一些反对党候选人会在收到钱后消失,没出现在提名中心。一些国阵候选人就因为如此不劳而获,何况,反对党就是没法找到他们那些失踪的候选人。

当提名结束后,国阵在没人挑战下不劳而获的获得了几个席位。可是,除了这几席,大部分席位将会受到挑战。在投票日来临时,国阵会赢得更多的席位。一小部分的反对党候选人会获胜,可是仅有很少的部分。也需要吉兰丹会继续给反对党,其他州属将继续由国阵控制,而国阵将会获得三分二的国会议席,最佳情况下,会有30至40个席位落入反对党。

有人质疑挑战每个席位后面的逻辑,明知道反对党不会赢得每个席位,为何不挑选几个『可以获胜』的席位作出挑战呢?为何挑战那些你知道不会赢的席位呢?何况,反对党没有足够的候选人,或需要用来提供给这些候选人的金钱。可是,为何不挑战那些反对党确认能够获胜的席位呢?为何要挑战那些你知道会输掉的席位,或是花那些你没有的钱呢?

这是另外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而这就是像穆札法尔博士(Dr. Chandra Muzaffar)这样的人士所相信的,当然,当时他还是反对党领袖。选择一些能够获胜的席位,只挑战那些席位,甭管那些国阵肯定不会输的席位,在全国大选中竞选是要花好多钱的,因此,干嘛去花那些你没有的钱呢?干嘛派候选人到那些必输无疑的席位呢?最重要的,你有足够的候选人吗?

可是,不然!反对党的自尊心将永远不会让国阵不劳而获,即使我们输了,我们依然要继续战斗到底。我们不能只是肯定会赢之后才战斗,这是懦夫的策略,我们就连知道我们会输掉还是会继续战斗,这就是『男子汉』该做的。

因此,谁当候选人你都不打紧。何况,他们也不会获胜。谁都可以上阵,不管那个人是谁,不需要选择我们最强的人马出战,我们无论如何都会输的,因此,干嘛派出我们最强的人马呢?我们只需要排除某个肯去『送死』的人就行了,横竖他都得死。那干嘛要派出我们最强的人马呢?派一位不怎么样的人就行了,我们派他上阵不是想要获胜,而是去牺牲。

这就是当时的策略,那不是制胜之道,那是人海战术,这个策略中,派我们最强的人马到必胜的选区,那些不太好的送去几百万年后都没法获胜的选区。

那曾经是个妙计,这是个妙计,如果我们可以保住几个席位,可是确保许多席位会被输掉。最好的好选人将会被派往肯定赢的选区,那些不太好的候选人将被派往肯定输的选区去牺牲掉。

可是,要找到好的候选人不容易,谁想以反对党旗帜在全国大选中上阵呢?谁想要自找麻烦,在全国大选中竞选,而知道是个失败的结局呢?如果铁证会输,干嘛你还要竞选?

因此,反对党缺乏吸引好的候选人的能力,而这时相当令人可以理解的。那些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将不会当一名失败者,只有没脑的失败者会去当失败者,而反对党离开成为优胜者还很远。2004年全国大选已经证明了这点。在2004年,许多反对党候选人不止输掉了大选,就连按櫃金也不保。在2004年,情况就是这样的具灾难性,而2008年又应该有什麽分别呢?

然而,出乎意料之外,没人会发生这样的事。反对党赢获了他们不曾预估会赢得的席位,而你看看,他们派出了『B级』的候选人去竞选这些席位。其中一些甚至不是『B级』,而是『C级』,那些席位是他们认为在几万年内也不肯定会获胜的,可是他们在2008年却赢得了这些席位。

反对党的裤裆掉了,别人逮个正着。它在2008年赢得了许多席位,许多席位都没想过会获胜,而竞选这些席位的候选人都不是他们最佳的候选人。他们是应该输掉的候选人,他们是被派去『送死』的候选人。他们是被选出来的祭牲,等着被国阵的狮子们吃掉。

可是,狮子没吃掉祭牲,反而祭牲吃掉了狮子。结果反对党获得了从未想过的许多议席,而这些现在坐稳这些议席的人,确实反对党宁可不要的人士。

那曾经是个妙计,把最好的人马派去稳胜的席位,随便派任何人到包输的席位。挑选任何在当天见到的人,把他们塞入你知道将会被屠杀的席位,只是为了在表面上在每个选区挑战国阵。那只不过是个表面,你不是真的要和国阵来场战斗,因为你没把最好的候选人派上阵。

是的!那曾经是个妙计,可是,就是这个策略出错了,结果你赢得了预想不到的许多席位,结果你获得更多的州议员和国会议员,这些你都不曾想过,可是,不是所有你喜欢的人都会成为州议员和国会议员,他们本来应该输掉这些选举的,这些祭牲本来应该被国阵宰掉。

而现在,这个策略出错了,这是自寻烦恼。反对党希望看到这些候选人被发派边疆,他们本来就不该获胜。他们理应输掉,可是他们却赢了。而现在他们赢了却离开反对党,投奔国阵,而那里有更好的甜头。

这当中有好有坏,好处是,反对党学会了不可轻敌,别漫不经心的竞选,把你认为是包输的席位,派出一名最糟的候选人去挑战这些席位,世事难料,结果你可能会在这些席位中获胜。

坏处是,国阵也学会了些教训,如果他们能够让足够的反对党候选人跳槽到国阵,他们将会获得国会中三分二大多数议席,到时,他们就能重划选区界限,以避免2008年的历史重演。

下届全国大选中,反对党可以再次的赢得50%选票,可是反对党所获得50%选票将转变成少过三分一的国会议席,而国阵的50%选票将会使他们获得三分二。如果他们在下届大选前获得足够的反对党国会议员跳槽的话,这将是他们会做的事。

很好,看看2004年发生的事,没人会责怪反对党认为2008年不会变得更好,无论如何,事与愿违,结果变得更好了,这就是为何我们会看到目前这些跳槽的『大逃亡』,这是因为这个妙计被城门失火了,总之,这妙计也不怎么妙。

我们该怪谁呢?如果说是马后炮的话,应该要怪反对党,可是事后孔明谁都会。如果是先见之明又如何?如果我们觉得反对党派出恶劣的候选人是一个错误,那是谁的错呢?当时,候选人哀求有潜能的候选人前来,并献议他们充当候选人。结果,反对党被迫选择了那些不值得成为候选人的人士在大选中上阵。

下次,那些有分量的人应该前来,并自荐成为候选人。而反对党必须在份内,准备选择那些党外人士。不管他是不是政党人士,也不管他们是否来自于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运动、活动份子、学者、作家、部落客等等的。尽管他们没有政党记录,可是有资格和能力的人士都应该被挑选成为候选人。这应该在下次做到,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

为下届全国大选筹备适当的候选人,而尽早进行,不要等到最后。鉴证出好的潜在候选人,现在就开始和他们谈谈。而如果政府突然举行闪电大选,你也不会因此而措手不及,你必须准备好一份潜在候选人的名单,到时你就不会仓促填补空缺,向上次那样,把半生不熟的人士当成候选人。

我有我自己的可能人选名单,当然还有更多,这些都不是政党人士。其实,他们当中,一些人不断的在抨击反对党,同时也抨击国阵。这些人士都是有资格和分量的人,这些人都是正义人士,也是有承诺的人。这些人如果参加国阵,他们会变得很富有,可是他们宁愿继续贫穷也不选择这样做。这些人士不止知道要如何贡献国家,即使你拿几百万下赌注,这些人士也却不改变立场。

反对党是时候看看党外了,如果价格适宜的话,对党的忠诚可以兑现成对党的不忠。当价钱和忠诚度是可以进行买卖时,谁管你对党的忠诚度?我宁可期望那些可证明他们是人民冠军的人士,而不是党的冠军——党付了他们最多的钱。

反对党准备好要破除传统了吗?反对党准备好废除朋党主义(这个他们最喜欢指责国阵的东西,可是却存在于反对党内部)了吗?最近发生的事能够让反对党洗心革面吗?

我希望看到,至少说,国会有20名,州议会有50名来自各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运动、活动份子、学者、作家、部落客等等的人士。那只不过占了全部席位的 10%,要求10%很过分吗?宁愿把这10%的议席,让『非政党人士』输掉,也好过跳槽到国阵后输掉『政党候选人』,对吗?

球已经踢到反对党脚下,我只希望他们了解龙门得位置在哪。我可以原谅反对党在2008年全国大选中挑选候选人的失策,因为我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是,当我们知道原因后还继续发生的话,就不可原谅了。如果他们重蹈覆辙的话,就连我也可能会嫌弃反对党,退休算了。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Head hunt for candidates, and do it now!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1-03-10
翻译  ∶西西留

5 条评论:

匿名 说...

gd idea

CC Liew 说...

谢谢留言!

ASEANis 说...

‘不是好人’刘大哥,请您下届参选吧!

CC Liew 说...

连街上卖豆腐花的阿四都说他想当候选人,哪里轮得到我们啊?

何况,西西留跑掉了谁来管理这个部落格?

匿名 说...

如果西西留可以根治国家弊害,我宁愿他去竞选,而非留于部落格。确实,很多党外人士不因为财富而选择狼狈为奸。就好像我,我虽跟巫统人士有很好的生意来往关系,但是,我还是选择了民联。因为我爱我的国家,我就该分辨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坦诚自己不可能奉献所有财富给好的政党,但是,我还是会量力而为。有钱时候,就出钱;没钱就出力。虽然,我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但是,众志成城,一定可以把腐败的政党连根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