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4日星期四

毫不留情:孔雀和它的羽毛

面对现实吧!如果他们不离开就不值钱了,价格越高越有价值。因此,如果他们可以得到5百万或1千万令吉,就表示他们是多么的价值连城。这么一来他们就可以把自己想像成为一个地位崇高的大人物了。

在过去整十年内有许多人离开过人民公正党,甚至是它还称为『国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Nasional) 的时候。这些人当中还有部分是该当的草创者,早在1999年4月4日该党在万丽酒店(Renaissance Hotel) 推介时就加入。有些则是之后陆续加入,又离开了的。还有一些更后来加入的,是在2008年3月8日的晚餐时分,当他们以为该党会连同行动党和回教党组织中央政府的时候。

加入的很多,离去的也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加入以及后来离开的理由。有些是合理的理由、有些是私人的理由、有人觉得自己没有得到赞赏、有人觉得自己不被重视、有人认为自己应该被厚待可是却没有、有的人是因为焦点不落在自己身上,少了巨星的架势。

说得厚道一点,并非所有离开的人都是因为受贿赂或被收买。许多人其实为了党而花了很多自己的钱,却从不要求任何回报。如果他们是为了利益而加入,为何要花光毕生积蓄后才离开呢?我认识很多花了一大笔钱然后离开的人,他们走的时候近乎倾家荡产。

是的!加入的很多,离去的也很多。然而并非所有的人都是同时加入及离开,也并非所有的人都是因为相同的理由加入或离开,更不会用相同的方式加入或离开。

你可以通过他们加入的方式窥探得到哪些是『问题人物』。如果他们加入的时候希望有正式宣布、召开迎新宴、开香槟等等,那么请准备要像对待超级巨星那样对待他们。他们以盛大的方式加入,就会一直希望得到贵宾式及一流的对待方式。当他们要离开,他们也会确保大张旗鼓的离开,一如当初加入时一样。

你现在正在目睹这些『贵宾』离开公正党。他们就真的像贵宾一样的离开 – 铃声、口哨、喇叭大响、还有合唱团作为背景音乐。这些人把自己想像得非常重要,他们以重量级的方式加入,他们必须以比加入时更隆重的方式离开。他们离开的原因是因为没有被当成大人物看待。

这些都是非常自大的人,他们的自大比鸡鸡还大(女性的话就是波波)。公正党无法让他们的自大继续膨胀,那么是时候让他们奔向更绿的草原。

这些人很喜欢被称为『Yang Berhormat』、『Yang Berbahagia』或『Yang Mulia』什么的。虽然我一出生就是个『Yang Mulia』,可是我反而喜欢人家叫我为 Pet、Pete 或 RPK,可是这些人对于给予他们的正式称呼的礼仪和典礼及正确的方式非常在意。他们在意是因为他们本来是个无名小卒,现在突然间变得有头有脸。

「雪兰莪苏丹为什么不给你一个拿督头衔,」我的朋友问我。当然这是我对苏丹不忠实(durhaka)和流亡海外之前。现在他会下令把我的头从我的肩膀摘下。

这是我朋友所不理解的。为什么我需要拿督头衔呢?即使我得到它,拿督头衔依然在我与生俱来的头衔之后。我将被称为拉惹拿督柏特拉,而不是拿督拉惹柏特拉。因此,谁在乎拿督头衔呢?我不需要也不稀罕它,即使他们付我25万令吉以同意接受它 -- 而不是好像我一些朋友一样,必须付25万令吉来购买。

这些来自低下层家庭的普通人,现在突然觉得自己不同凡响而且非常危险。他们诸多要求,他们要你铺好红地毯,给予他们高职称,他们要在更高的席位占一位。如果他们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他们便会离开。

可是他们不会安静地离开,他们将召开记者会宣布他们打算离开。他们会喋喋不休的告诉大家因为党不好所以他们要走,党配他们不起。党只是在他们足下,他们实在是太高高在上、太重要了,所以他们无法留下。

把重要任务交给那些来自非富贵家庭的小人物,麻烦就来了。我不会有这些问题,因为我来自富贵家族,而我比较喜欢被当成 Pete 多过 Yang Mulia。

我听起来很欠扁吗?是的,我是故意要听起来欠扁的。

要把权力和头衔交给小人物非小心不可。你只要称我为 Pete 我就很开心了,可是除非你把这些家伙当成大人物,不然他们不会高兴。如果你不这么做,他们就离开,然后在离开的时候制造一大堆的噪音。他们会宣布党是如何的糟糕而这样的党配不上他们。他们们也会确保他们是有价值的离开,至少有来自另一边厢的几百万令吉袋袋平安。

面对现实吧,如果他们不离开就不值钱了,价格越高越有价值。因此,如果他们可以得到5百万或1千万令吉,就表示他们是多么的价值连城。这么一来他们就可以把自己想像成为一个地位崇高的大人物了。

我想我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因为我一出生就大人物,所以被当成大人物不会让我感觉特别兴奋。可是对一个普通人(orang biasa )来说,变成『Yang Berhormat』是天大的事。

所以现在你知道为何那么多人离开公正党了,那是因为他们把自己想像成必须被特殊对待的大人物,可是却没有得到特别的待遇,所以现在他们要离开了,却不愿意安静的离开。他们要以特别的方式退党,他们要让人们知道他们太特别了,是党无法承担的特别,所以他们除了离开没有其他选择。

我喜欢自己傲慢的样子。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 A peacock and its feather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4-03-2010
翻译∶四月

7 条评论:

Anderson 说...

原來是25萬零吉..... :D

匿名 说...

可见人性是多么的险恶

匿名 说...

可见赌博害死多少人,由李霖泰开始,许月鸡,到烂赌陈,华人政客都因为赌字搞到我们鸡毛鸭血

金宝 说...

读完了,谢谢四月

匿名 说...

哼!政客本性就是如此

CC Liew 说...

谢谢四月

四月 说...

不谢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