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4日星期日

毫不留情:野火烧不尽的种族主义藉口

因此,巫统!干你该干的事吧!如果你想要发动『再版五一三』,那就去吧!我们准备好了!华人和印度人不需要上街,锁好大门和窗户,让马来人来处理这个吧!我们马来人将在『再版五一三』中与巫统较量。

以下是一则《马新社》有关蔡添强涉及车祸的报道,这起车祸造成一名马来士兵死亡,而那则《马新社》报道下是一名亲巫统部落格《大马直觉》(Malaysia Instinct)的一则博文。

《马新社》的报道中说蔡添强的车子撞上一架摩托车,摩托车上的乘客,那名士兵死了。看来当时车子失控,添强的司机是一名马来人,而添强坐在后座。

可是,《大马直觉》的博文标题却是:『添强杀了马来士兵』(Tian Chua bunuh askar Melayu)。《大马直觉》接着写道:「我们怎么知道添强是不是故意杀死那名士兵呢?」(Manalah kita tahu kan kot-kot Tian Chua sengaja membunuh askar berkenaan),它还说:「是故意的?或不是?」

如果那时由亲反对党部落格发布的话,警方早就即可采取行动了,可是这是亲巫统部落格,当然不会有事。

当时添强并没驾那辆车,驾车的是他的马来司机,添强当时坐在后座。添强没驾驶,他要如何杀害那名马来士兵呢?添强当时并没控制那辆车子,因此,他要如何故意的杀害那名士兵呢?

我实在不想再为《大马直觉》的文章评语,你可以自己读一读全文。这可说是许多巫统人的种族藉口中其中一个,为的只是那马来人的情绪开玩笑。

看来,有许多的巫统马来人真的想看到另一场像『五一三』那样的种族暴动,他们希望如果发生的话,支持反对党的马来人会回归巫统,并在巫统旗号下团结。

巫统是否真的想要看到另一场『五一三』的发生呢?是否他们在想,如果发生了,巫统将能重获马来人的支持呢?这次,如果另一场种族暴动发生的话,这将会是一场比方生在1969年5月13日更大、更惨烈的暴动。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五一三』当时可说是一场『意外』,它当时的策划和结果都是料想末及的。那场密谋当时失控了,密谋者当时也相当恐慌,他们以为可以点火,也可以控制火势。然而,他们失控了,接着,它发生了,他们无法控制局势,局势的蔓延出乎策划者所预期的那样。

可是,现在人都已经有所准备,他们知道巫统正在玩弄马来人情绪,同时把玩种族牌,以达到他们的目的。大马人不再像1969年5月13日那样大梦初醒。

巫统正在玩着危险的游戏,下一个『五一三』将不会像1969年的『五一三』,如果巫统的计划成功,那将会是一场内战。

而这将不会是一场马来人对非马来人的内战,这将会是一场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对抗巫统马来人的内战。是的!巫统马来人将独自对抗反对党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组成的联合部队。马华、民政、国大党和人民进步党的华人和印度人将不会前来援助巫统,巫统将孤军作战。

相信我!国阵中的非巫统成员党中的华人和印度人将会『缺席』,同时不会参与另一场『五一三』。他们将会锁紧大门和窗户,呆在家里,不会到街上去。只有巫统的马来人将会上街,而巫统的马来人将不会面对华人和印度人,他们将面对的一支由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组成的部队。

巫统!有本事就去试看,看看到时会发生什麽事。1999年至今,巫统不断的恐吓华人和印度人,如果他们支持反对党,就会爆发另一场『五一三』,而且还通过电视『直播』恐吓,当时是1999年11月份,于武吉加里尔体育馆的选战中,国阵这样说过。

在1999年,这样的策略奏效了。马来人把票投给反对党,而华人和印度人因为害怕,所需继续跟随国阵。实际上,巫统当时派了军车到华人和印度人的地区『巡逻』,以让非马来人更担心受怕,以免他们能投票给反对党。

可是,在2008年3月8日,一切都改变了。华人和印度人不再害怕巫统。他们不怕另一场『五一三』,他们知道,另一场『五一三』如果发生,这将不再是马来人对抗华人和印度人,这将会巫统对抗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这就是为何非马来人跨出一大步,把票投给了反对党的原因。

因此,巫统!干你该干的事吧!如果你想要发动『再版五一三』,那就去吧!我们准备好了!华人和印度人不需要上街,锁好大门和窗户,让马来人来处理这个吧!我们马来人将在『再版五一三』中与巫统较量。

可是,当然,如果哦你想要加入我们,我们无任欢迎。这样我们将会踢巫统的屁股,一劳永逸的把他们长埋地下。从今以后,马来西亚将天下太平,不再有另一场『五一三』的恐吓。

所谓要停止瘟疫,就先得杀掉老鼠;要停止种族主义的瘟疫,就像得杀光这群巫统老鼠,这是不二法门。

也许,总之我们需要另一场『五一三』,我们需要另一场『五一三』,以避免更多未来的『五一三』,就像欧洲人在百年前说过的:一场战争终结所有的战争(a war to end all wars)。是否我们需要一场『五一三』,以结束所有的『五一三』呢?

球已经踢到巫统脚下,现在轮到他们了。如果兄弟你要卖货,那我就买下(Sekiranya saudara jual, maka saya beli)。别喋喋不休的说『五一三』,我们厌倦了你们的恐吓,做出来,看下将会如何?这次我们已经准备好,再也不像上次的1969年了。

××××××××××××××××××××

【马新社】一名22岁的军人周五晚上乘电单车从新山前往丰盛港时,与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蔡添强的汽车相撞,后又与另一辆电单车相撞,过后送院不治,另一名电单车骑士则受伤入院。

车祸于周五晚上约9时发生,死者莫哈末沙烈事发后当场昏迷,被送往哥打丁宜医院后,于昨日凌晨2时许伤重身亡。


据报道,死者属于丰盛港依斯干达军营部队,事发时正朝哥打丁宜方向行驶。与死者相撞的电单车骑士莫哈末再利(29岁)则受轻伤。


蔡添强是于周五晚出席公正党哥打丁宜区部所主办的晚宴后,从哥打丁宜前往丰盛港途中发生上述意外。据了解,蔡添强事发时坐在马赛地轿车后座,车子是由司 机查哈鲁丁(45岁)驾驶。蔡添强与查哈鲁丁皆没有受伤。


哥打丁宜警区主任奥斯曼昨日下午受访时表示,根据调查,警方相信蔡添强乘坐的 马赛地轿车,当时失控闯入相反方向车道,与迎面而来的死者所乘的电单车相撞。紧随死者后方的另一辆电单车,相信由于来不及闪避而跟着撞上死者的电单车。


他说,蔡添强与查哈鲁丁事发后,前往哥打丁宜警局投报。警方事后扣留查哈鲁丁协助调查。奥斯曼表示,查哈鲁丁经过尿液检验及盘问后已获释。


××××××××××××××××××××

添强杀死马来士兵

《大马直觉》Satu Hala撰写

相当粗暴,可是说的不是以上标题。

然而,在之前的赵明福的死亡事件中,如果反贪委的马来官员被企图以种族抹黑,那我们为蔡添强作出同样的标签有错吗?

谁知道,可能在上周五事发当晚,蔡添强心里是怎么想的?

22岁的莫哈末再利,在靠近丰盛港的班底森林区附近,因为这场事件而牺牲了。

可能那名士兵在驾驶时偏向路中央,而蔡添强急着抵达安华的演讲,而他不想错过。

我们怎么知道,可能蔡添强故意杀死了该名士兵。

因为我们大家都不在现场,因此我们无法知道事情发生的经过,是否这起车祸如蔡添强所说的是一场意外。

也许里头有一些秘密。

就像有人说,明福之死后面也有秘密,也许被蔡添强撞死的马来士兵有其他的原由。

故意撞死人,还是相反呢?

也许因疏忽而被起诉是很难被证明的,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他被认为杀死了那名士兵,蔡添强的心情会如何?

是否他在杀死一条无辜生命后,却假装无事呢?

如果反对党想要制造问题和故弄玄虚,他们一定在行。

如果自己出事了,却很会自圆其说。

就像適耕莊州议员那样,最近撞了一名马来学生,导致昏迷不醒。

对笔者而言,还有什麽?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蔡添强至少必须被提控疏忽驾驶而造成人命伤亡。

起诉的问题是无可否认的,因为一名马来士兵的生命牺牲了,而因为疏忽造成死亡的一方应该被采取行动对付。

公正党的支持者们,不要因为蔡添强撞了人就可以说他无需被对付。

别又说这是政府的阴谋。

法律规定,如果把人撞死了,肇祸的那个人必须被起诉,同时应该被对付。

别再狡辩了。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And the race rhetoric continue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4-03-2010
翻译∶西西留

7 条评论:

匿名 说...

还好今天的马来人已经受教育了,不再这么容易被蒙骗。可悲的是巫统还想以肮脏的种族煽动手段来巩固政权。

匿名 说...

我要踢巫统的屁股,我相信有这一天的话,马华,民政,国大会踢得更狠!

阿帕普波列

匿名 说...

今日大马是不是被攻击了?很像不能进入噢。。。。西西留大人,桌莫会酱???

Anderson 说...

如果內戰,華人參與了.會不會和韓信的命運一樣?

匿名 说...

华人不参与才是死路一条,我想RPK也不是真的想要看到华人印度人锁大门躲在家里,这样以后华人就被当成真正的懦夫了。

Ronnie 说...

前今天才看到马来西亚华裔选手和马来西亚巫裔教练兴高采烈的相拥欢庆蹄下冠军。

今天看到马来西亚的脑缺报导炒作种族论,而且还是政府默认的。

除了炒作种族论,巫统难道就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证明自己了吗?

一个开倒车的政党,高喊马来人是不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一个无能的政党把一个民族给羞辱了。

难怪我的马来朋友那么讨厌巫统 !

匿名 说...

All I can say is this:

Tian Chua, please do not go to too many places.

This is not your first time involved in accident. This is the 2nd.

It's an omen to you, Tian Chua.

No, I am not superstitious, but I do not believe in co-incidence.

The first time Tian Chua met with an accident, his car got smashed.

This time somebody dies.

Of course both time Tian Chua wasn't the driver, but the fact is still that, both accidents involved Tian Chua.

That is why I am asking Tian Chua to be very careful.

When there is a third time, who will be next?

So Tian Chua, please be extra extra carefu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