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日星期二

公投制宪

以策略角度而言,下放地方议会权力等同让以巫统为首的国阵获得一个藉口,煽动马来族群『我们的城市被华人占据了』。然而,民选地方议会是否可行呢?

上星期《公正报》编辑部给西西留摇了通电话邀稿,谈谈关于《人民联盟政纲》中经济纲领的看法。由于对方给的时间相当有限,同时只限制与经济层面的探讨,无疑的,在文章结构方面就受到了限制。尽管如此,我还是写了篇两千字的文章电邮给对方。如果文章投篮的话,有关文章会发布在这个部落格中。可是,因为题材已经受限制,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继续探讨有关政纲的一些课题。

西西留是名电子工程师,而电子工程师看问题就如同看电路图一样。对工程师而言,视乎是机械工程师,仰或是电子工程师,看的或许是水力分布图、机构爆炸图、线路图等等的,其中离不开一个原则:原理和细节。原理即是设计原则,而细节,即是匹配原理的细微组织。在电子产品设计中,原理即是产品要达到的功能,需符合的价格标准,国际标准,电气标准等等的;而细节即是设定出原理后,根据所使用的结构,匹配所需的附加电路,以完成整个结构设计。

一名优良的设计工程师,不止能够策划整个原理,也知道细节的分布,最重要的是,能够画出赏心悦目的工程绘图。

政治亦复如此,政治中讲求两个部分,原理和细节。我国首相纳吉敦拉萨,串通前雪州州务大臣基尔设局欲推翻雪州民联政权,巫统利用雪州州政府拨款的技术细节,最终导致赵明福被杀——这是细节;而原理是,反贪污委员会、选举委员会、司法系统、国会、警察部队全部已经被执政党所控制。沙叻秀的张翠芸在2010年2 月1日领取了一千令吉的薪水,原本高高兴兴的相约友人去买新衣过年,结果遭到攫夺,脑壳摔裂了,再也无法使用,必须整个头盖骨给开刀取出——这是细节,而原理是,全国总警长和全国最大的黑帮头子狼狈为奸,买迷幻药就如同买咳嗽药水一样容易;非法赌场和夜店的数目和『有牌照』的赌场数目等同,或是更多;警方士气低落,努力服务的不被升迁,不肯听命于黑帮老大的警员会被对付,或被设计陷害,或被调职到鸟不生蛋的地方。因为警方士气低落,执法效率奇差;因为摇头丸随处可得,掠夺犯在干案前服食之后可以壮胆。

知道了原理、细节,当然就要绘图,而在政治中,政策纲领即等同工程绘图。

2009 年12月20日,前首相署司法部长,目前已经加入公正党的拿督再益伊布拉欣是这份政纲的主要起草人,他耗时接近六个月,完成了这部民联的治国原则。然而,就如同行动党林冠英在2010年1月17日,在怡保举行的2010年行动党大会上发表的『中道大马』一样,只获得大概一个多两个星期的舆论,然后就沉寂了下来。

我曾经在2009年9月份撰写了一篇【他不知道我在骂他】,在文章结尾时,留下了一句『话头』:「如果给你一个国家,你要如何治国」。当然,西西留非常乐意继续探讨这个主题。可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固打』,而西西留在翻译完每篇近乎三至五千字的《今日大马》译文后,基本上就把『固打』用完了,甚至就连读者们善意的留言鼓励,西西留也没法回复。换句话说,如果做翻译就没法写原创,如果写原创就没法翻译,而西西留还是比较喜欢后者多一点。

我在2009年9月份撰写的这篇文章,主要就是要呼吁民联回到治国原理,目前我们所见到的是枝叶,枝叶可以被探讨,可是不会有结果。因为整棵大树的结果,来自于树干和根脉,而不来自于枝叶。枝叶可以被砍光,新的枝叶又会重新发芽成长,而主干被砍掉了,这颗树就活不了了。

当我们砍掉国阵这颗已经腐朽中空的大树时,你要『设计』什麽样子的主干作为替代呢?《人民联盟政纲》即是这个主干,一个重新让马来西亚恢复原有生气的大树干。

可是,为何不见人们探讨这个主题,或是深入分析民联要如何走出自己的道路呢?其实,如果分析报章舆论,或是各中、英、巫文博文,我们可以理解到,人民的思维方式还停留在『前三〇八时代』。典型的『前三〇八时代』思维即是:『反对党永远是反对党,不可能执政』。可是,民联不是已经控制了(5减1)个州政权了吗?在民联州内,反对党即是执政党啊?不是吗?是的!民联的确掌握了(5减1)个州属,其中(3减1)个还是全马最富庶的州属,可是,那是大家『不小心』制造出来的结果,因为没人会在投票前打电话给全马选民,问他们今天要投谁一票,因此,大家都不知道大家投的是谁的一票。

大选结束啦!政权得手啦!民联州政府也在某种程度上比国阵政府执政效率上高出了许多,人民也颇满意民联州政府的表现。问题来啦!到底选民心里真的以为『反对党可以执政』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选民的心中觉得『不踏实』,因为他们『不习惯』,因为民联州属外的59%人口还住在国阵统治的『地盘』内,接受国阵州政府的治理。选民觉得『不踏实』,因为民联不是正式的注册联盟,它不是一个实体,如果以国阵的说法,那是『蛇鼠一窝』,或是『一夜情』,如果不是选民的『撮合』,大概三党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选民觉得『不踏实』,因为州政府无法给予国阵中央政府可以给予的庞大财政资源、中央政策决策权和行政权。

最令选民觉得『不踏实』的是,民联到底要走什麽路线?整体治国策略是什麽?经济策略是什麽?最重要的是,社会整合的政策要如何设计和贯彻?

首先,我们需要回到再益的大蓝图,这是一份由三党一致同意的蓝图。《政纲》中有四大类别,二十四个部分。其中原则即是回归法制,尊重宪法为首要原则。这是典型的由大至小的排列次序,《马来西亚联合邦宪法》是所有大马法律的依据,因此,宪法必定是头一个要探讨的课题。然而,我们是要继续『尊重』宪法,还是修宪呢?我认为后者才是民联执政后必须进行的首要工作。修宪?修宪要怎么修呢?由分权开始,由贯彻联邦制开始,由中央代管资金流放开始,取消『统一基金』,改由各州政府自行修定本州财务和税收的制定。在《政纲》中,最令人诟病的即是没有明确说明地方政府的民选制,这也是在舆论界谈论得最多的部分。其实,在分权的基础上,地方议会的权力下放可以保障任何一方在获得政权后,不会产生独裁统治,这是一件好事。然而,尤其是以回教党为首的反对派认为,目前城镇人口结构还是由华人主导,而下放地方议会权力,等同将权力归还华人。同时,以策略角度而言,下放地方议会权力等同让以巫统为首的国阵获得一个藉口,煽动马来族群『我们的城市被华人占据了』。然而,民选地方议会是否可行呢?答案是肯定的。要做到这点,首先,以政府资源对这个政策进行公投,公投成绩将迫使以极端种族主义思想见称的巫统接受这个结果,同时,也能促使回教党或公正党内部保守派无话可说。

是的!让公投来决定政策。我国没有公投机制,《1958年选举法令》中也没注明这点。因此,修正《选举法》,规定在国会三分一人数即可执行公民表决,而每年可允许诺干次的公投。有人会说,过多的投票活动会导致人民偏低的投票率,同时影响经济活动。其实并非如此,在号称民主第一大国的美国,除了总统选举会比较热闹之外,众议院、省、市政府的选举一般上大概就连竞选旗帜也很少见,投票日也不见人潮,美国的投票率一般偏低,大概就40多个百分点,这种情况也发生在其他先经国。在1999年全国大选时,刚好和一位美国留学回国的友人谈起,他说:「我国平均投票率是70%,怎么马来西亚人这么热衷投票啊?」

而规定公投动议的通过为三分一国会总人数的原理是这样的,一般上执政党(倘若民联执政)没事绝对不会为自己的政策进行全民表决,这是性格使然,有了权力,忘了选民,这是很自然的政客『天性』。可是如果很不幸的,政党再次轮替时,全民表决就可派上用场。然而,公投机制会被滥用,因此,就必须限定次数。如果国会每年会期为三季,那就只能进行三次的公投,以此类推。被列为公投决议的法案,必须在法案提呈国会三读后被冻结,直到公投成绩揭晓为止,而公投机制,应该纳入选举委员会运作的一环。

『公投制宪』是一种手段,也是最快能够让人民直接感受民主力量的途径。当然,无论如何手段,都会有利与弊。在马来文中,『salah』是『错误』的意思,这个词源自于梵文中的『kusalah』,它代表是『对与错』,佛学术语是『善巧』,也就是一般人说的『善巧方便』。『kusalah』是一种两边都很锐利的草,也就是『双刃剑』的意思,法律是个工具,工具落在好人手中会变成利器,工具落在坏人手中,自然就变成凶器了。

14 条评论:

Anderson 说...

對~~~就是這點!
西西留道出了!
謝謝分享!

匿名 说...

“目前我们所见到的是枝叶,枝叶可以被探讨,可是不会有结果。因为整棵大树的结果,来自于树干和根脉,而不来自于枝叶。”

虽然西西留写字很长气,可是读起来却了了分明,像听老人家说故事,怪不得人家说西西留是个本地政治部落格的重量级人物。

西西留大人,加油!

╮(╯◇╰)╭ 说...

有道理!这个方法值得施行

匿名 说...

工程师的优势就是强而有力分析能力作为背景。可以把复杂的事故分析得清清楚楚,针对重点对症下药。目前国内搞政治的盲目的主义崇拜者,为了得到选票或得到党的认可。搞了最后就是金钱政治作为目标。
就看新加坡的李光耀,建国时是一大堆的社会理想主义。国家成立了反对党的势力铲除了,也就跑回金钱政治。用国家的钱建立自己的李氏企业,国家主要的单位都是他自己人掌管着。根本都不管社会问题在那里,前因后果都是他们自己说了算。从来都没有客观原理细节的分析方式。
西西留可没有白学工程这一科系的。

拔刀 说...

Great Article, posted in my facebook! May I ask for more?
:)

CC Liew 说...

谢谢Anderson,匿名A,匿名B,╮(╯◇╰)╭ ,谢谢留言。

回拔刀大大,谢谢鼓励,有精神再写,如果您有兴趣,也请您提出探讨,谢谢您。

木木 说...

我个人觉得公投是很好,可是如何决定公投的次数,还有公投的条件?因为如果是反对党,必定会炒课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有事没事要公投决定。设下了三分一就可以公投的话,那就会造成国会在重要法案中没法顺利通过,如果要等公投,又要等一段日子,如果是财政预算案就更加糟糕了。不知道西西留大大对这个看法有什麽见解?

Carrie Siow 说...

也不见得会有问题,可以设定某种机制,类似台湾公投的机制那样,不是每件事都可以公投,可以只限制在修宪时进行公投,我想这就解决了乱公投的现象了。

谢谢西西大大分享!

公正党 说...

西西留说的方法是可行的

陆姥姥 说...

每次阅读西西留部落格就能感受到马来西亚的新希望,只有像西西留和他的团队这样不屈不挠的精神下我们才能够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谢谢西西留,希望你继续分享你对整个国家政策的看法。

CC Liew 说...

回木木:的确,公投的技术性问题很多,这个再007年的时候在台湾有国很多讨论,或许可以使用这个作为基础出发。其实,这个机制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选举系统的完整性,比方说,瑞士和大部分西欧国家都有采用『不在籍投票』,也就是使用网络,不用回到原来选区进行投票,以及设定投票研究中心等等的,这些都是进一步改进选举机制的一种努力。

这个课题可以再继续探讨,包挂投票的有效性,何种法案可以进行公投等等的。

CC Liew 说...

回Carrie:是的,西西留赞同,可以参考台湾目前的讨论作为基础。

谢谢『公正党』和陆姥姥,谢谢留言鼓励!

匿名 说...

西西留大大,你说的地方议会选举终于开始了!奇怪?为什麽怎么巧?

CC Liew 说...

嗯,是巧合。本来就该执行的,也该是时候了,在不开始,就要大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