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6日星期一

逐鹿问鼎: 是否还记得我们在2007年11月7日写过什么?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Remember what we wrote on 7 November 2007?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5-06-2009
翻译  ∶西西留

两年前,《今日大马》曾经揭露了一些很有趣,可是大概对大部分读者而言并没有太大关系的内幕。可是,在最近,这个课题有了令人感到有趣的进展。也许是时候让我们重温我们过去所写过的文章。在第一部分,请阅读我们以前所写过的事。在这个系列的接下来文章中,更多毁灭性的证据将会一一呈现。

在最近的开斋节假日前,一名来自大马著名律师楼的律师在布城被反贪污委员会拘捕并扣留了一个晚上。这名叫罗斯里塔兰(Rosli Dahlan)犯了什么罪呢?他是否贿赂了政府官员?他是否是为了避免三百令吉的超速罚单而付了五十块钱给了警察呢?他是否是因为引诱,接受了供应商或承包商的贿赂,以获取工程利益?不是的!他的『罪状』是因为成为了一名高级警官的代表律师,这名高级警官因为涉及累积了一笔两千七百万令吉的未宣告资产而被控上法庭。

在这里,我们必须注意一点。这位高级警官,也是商业调查局(Commercial Crimes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 ,CCID)总监,并没有因为累积了两千七百万令吉的资产而被调查,他们对他在过去三十七年的警队生涯中,如何累积这些资产的事好不关心,他们所关心的是,他没有宣告这些资产。因此,他的『罪状』并不是他如何获得这些资产,而是因为这些资产并没有被宣告。这些钱财的累积并没有涉及犯罪,他的『罪名』是没有宣告这些资产。

这位商业调查局总监聘请了罗斯里作为他的代表律师。作为代表律师,罗斯里的责任就是回覆反贪污委员会的要求,罗斯里照做了,他完全依据马来西亚联合邦赋予每位大马公民的权力,即是聘请一名律师以为自己被控的罪行进行辩护,结果,罗斯里自己遭到了反贪污委员会的调查。

反贪污委员会接着要求罗斯里宣告他自己的资产,罗斯里回覆说他需要(反贪污委员会)进一步(对这个要求)做出澄清,反贪污委员会不但没有理睬他的要求,反而派出大批人马来到他的办事处逮捕他。将他拷上手铐,因为受到粗暴对待,他因此受了伤,他被扣留了一夜。第二天,罗斯里被控没有依据反贪污委员会调查员的要求做出回覆。

不久之后,商业调查局总监被逮捕,并被控没有宣布资产。他被控四项罪名,可是实际数目并非像先前透露给媒体知道的两千七百万令吉。这两千七百万令吉的数目是怎么来的?是谁泄漏给媒体知道的?这些都成为了一个谜。无论如何,控状指出是大约一百万令吉,而不是每个人所猜想的那笔两千七百万令吉。

可是,罗斯里并非是唯一的受害者,商业调查局总监的两个妹妹也被反贪污委员会带走。报道说在这名总监完成他的麦加朝圣(Umrah)后,他们会把他的两个妹妹带回来以让她们『招供』。

前些时候,同样的手法被使用在另一位警官身上。在这个案例中,那位警官的妻儿被反贪污有委员会扣留,他被告知,如果想要看到他的家人被释放的话,就得向反贪污委员会自首。过后他们记录下了供词,并在较后被利用来作为提控他的证据。可是这不是最精彩的部分㈠,更加祸不单行的是,他和他的同僚被控了七项罪名,之中被点名的包括了线人和『吹哨人』,这仿佛就像是给那些『吹哨人』判了死刑。现在,那些黑帮知道谁是在『吃碗饭,反碗底』㈡,你认为他们还能活多久呢?
㈠蛋糕上的糖霜(Icing On The Cake)等同『好事还在后头』、『锦上添花』、『祸不单行』
㈡撒了(满地)的豆子(spilled the beans,spill the works)等同『东窗事发』


你想成为一名好的撒玛利亚宗教师㈠,帮助信众排除疑难吗?你想要『协助』警方和反贪污委员减少大马的犯罪率,成为一名『吹哨者』吗?你拿了工钱,想要把工作作好,即是说,逮捕那些危害社会的罪犯?请对这三个问题说『不』!但是,为什么呢?我就让报张上的报道和文件自己来说明一切,看看你是否能分辨出谁是兵,谁是贼,而睡又是『吹哨者』。给您一个警告,兵贼难分啊!这些吹哨者的名字都已经列在以下的文件中,也就是说,反贪污委员会已经签下了他们的死亡通缉令了。
㈠犹太教传教士(Samaritan)

噢,还有一件事,反贪污委员会的确是令人畏惧和不受人敬重的,可是这只针对那些对抗当权者,拒绝服从那些高官权贵的人士。

××××××××××××××××××××××××××××××××××××××××××

三名警员因伪造证供而被逮捕

记者:LOURDES CHARLES
星报, 24 October 2007

反贪污委员会逮捕了三名警官,其中一名是副警监、一名助理警监和一名曹长,他们涉嫌在逮捕一名柔佛州商人时假造证人口供。三人同是来自武吉安曼的商业调查局,他们是在昨天,被反贪污局官员在他们位于(Bukit Perdana)的办公室被逮捕。预料他们会在今日被控于大使路地庭。

反贪污委员会总监拿督阿末赛益(Datuk Ahmad Said Hamdan)承认三人被逮捕,可是却拒绝透露详情。据说这三人伪造了证人的假口供,以陷害该名人士,这名人士据说从事非法活动。这名商人已经被援引《紧急法令》被逮捕,目前被限制拘留在东海岸的一个州属。

这是反贪污委员会所进行的逮捕行动,第二次涉及警方官员,以及擅自篡改证人口供。反贪污委员会在十月二日当天逮捕了两名警官,他们被声称企图伪造证据,篡改证人口供,以陷害全国总警长丹斯里慕沙哈山(Musa Hassan),被捕警官宣称慕沙哈山接受了两百万令吉,以换取释放三名在《紧急法令》下被逮捕的人士。

两人中一名为首席警长,而另一名是巡长,他们分别在关丹和居銮被捕。

××××××××××××××××××××××××××××××××××××××××××
两名警员伪造口供被捕

记者:LOURDES CHARLES
星报, 3 Oct 2007

两名警员因为企图通过伪造口供,以陷害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而被逮捕。这两名警官分别是一名为首席警长,而另一名是巡长,两人大约为四十多岁。

反贪污委员会总监拿督阿末赛益(Datuk Ahmad Said Hamdan)表示,据说他们伪造了七名证人的供词,这些证人的供词都将会被用来作为指控三名被援引《1969年紧急法令》被逮捕的人士的主要证供,这三名人士据称是赌博集团的成员。「因此,这三名人士在三月三十日于居銮警察总部被当地警方逮捕,」他表示。

这三人在完成调查后被释放,于是,有人称慕沙在收获两百万令吉后下令释放了这三人。

阿末赛益表示,调查显示这三人是在被逮捕期间,慕沙接收到情报说他们是被陷害的。他告诉慕沙指示情报和行动科的刑事调查局官员对此事进行彻底的调查。反贪污委员会的调查较后显示,全国总警长并没有下令释放这三人,他补充道。

「可是,全国总警长说,如果有任何滥权或是伪造证据的事,那他们就被徐被释放。」他表示。阿末赛益补充说,刑事调查局的调查显示,七名被逮捕的人士在为盘问是否这三人有涉及赌博集团时,他们绝口否认有在居銮警局做出任何口供。

结果,这三人在四月份被释放了。

这名首席警长于昨日下午三时被传令回警局进行质询时在关丹被捕,而另一名巡长这是在晚上十一时在居銮被捕。该名在关丹被捕的警官之前就职于居銮警署,并附属扫黑组(anti-vice and gaming division)。

总检察长阿都甘尼(Abdul Gani Patail)表示两人将会在今天因被控伪造和篡改文件。

如果罪名成立,他们将会被监禁两年,或是罚款,或两者兼施。

7 条评论:

匿名 说...

西西留,好久不见了,好想念你哦。。。

西西留 说...

嗯嗯,谢谢关照,偶也想捏你啦,虽然不知道你是谁……

是不是来这里看文章的都会被抓,所以都喜欢匿名呢?

看来我们华人都是被政府吓大的,白色恐怖,真是国家稳定的良方啊

匿名 说...

西西留,你归位啦?最近还好吗?

匿名 说...

西西, 你最近好像都很忙一下下哦。。?好久都没见到你了,偶也很想“捏“你的说。。。

西西留 说...

谢谢,都是『匿名』哦,拿匕首乱挥舞的要抓人还轮不到我们啦。谢谢大家关心啦

sanjiun 说...

没有匿名的来了。。。
凑凑热闹而已啦。。
嘻嘻!

华人真的是吓大的。
一个513就被利用了那么多年。。
不过相信大家都应该明白,513已经不再是一个“威胁”了吧!

西西留 说...

嗯嗯,是女侠哦,谢谢光临

受到信了,会即刻去帮,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