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1日星期五

逐鹿问鼎: 让我们回顾二十五年前

林吉祥说过:「如果来自马华的三名交通部长,以及四名巴生港务局主席,在上任成为巴生港务局经理的头一天开始,由始至终都是同样的无能和大意的话,是否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计划是一宗总值达一百二十五亿令吉的『史上最大的丑闻』呢?」

要了解现在,人们必须回顾过去,而对于巴生港口自由区一案,我们回顾至少二十五年前所发生过的事。

二十五年前,作为国阵『老二』的马华经历了一场危机,就像今天所发生的事那样。当时,梁维泮走马上任,在1983年三月份开始领导马华。当然,他是『A队』的人马,在他掌权后,他将陈群川领导的『B队』人马,包括他的搭档林良实驱逐出党外,说白一点,陈群川和林良实当时被『发放边疆』了。

首相马哈迪莫哈默医生在当时已经早在数年前开始领导巫统,对梁维泮的做法,他感到不悦。他想要群川和良实领导马华,而不是那个巫统称为『卖猪肉的』来领导。是的!巫统称维泮做『卖猪肉的』,也许他们觉得他有这个潜能。

『倒梁』计划已经部署好了,马哈迪医生吩咐群川和良实按兵不动一年,好让他想想如何动作。他们在博尔顿(Bolton)小歇了几天,心中欲罢不能,急切的想回到政治殿堂,重夺马华的控制权。

正当马哈迪医生出国造访前,他派了密使把一个信息带给维泮,这个信息是,他要维泮离开马华,当他回国后,他要维泮的辞职信放在他桌上,作为『保险凭证』。这个信息是非常明确的,要就速战速决,不然就只有你死我活了。

维泮了解巫统和马哈迪医生,他知道要确保他不会人头落地,长命百岁的最好办法就是收拾包袱,辞官回故里。

1985年十一月份,群川和他的搭档良实夺取了马华的领导权,马哈迪医生高兴得不得了,因为之后马华终于在他觉得最合适的人所领导了。大部分马华党员并不知道这件事,巫统决定了他们的政党的命运和未来,不是华人。

后来,群川突然发现自己陷入多种官司的泥沼,1985年那场令人措手不及的经济不景气,群川为了解决个人的财政问题而做了一些非法的事,结果他被新加坡政府逮个正着。马哈迪医生别无他法,只好让将群川引渡出境,让新加坡将他判监。1986年九月份,良实突然发现自己成为了马华的最新总会长。

群川只当了十个月的马华总会长,他坐牢的时间比他当总会长的时间还要长。

一年后,巫统也出现了『AB队』的危机,就像数年前发生在马华的情况。这场危机最终导致社团注册局注销了这个政党的注册,无端端的,马华竟然成为国阵的领导政党,而良实成为新国阵主席。

巫统不复存在。

马哈迪医生赶紧注册了一个新政党,他称它为『新巫统』,可是新巫统却不是国阵的一员,旧巫统才是,而旧巫统却已经不复存在了。新巫统必须申请加入国阵,就像其他新政党加入国阵所需的程序那样。

可是,加入国阵的程序必须需要获得所有的成员党一致同意许可,方可让这个新成员的加入,即使是简单大多数也不行。如果其中有一个反对的声音的话,这就意味着加入国阵的申请已经被拒绝。而这时国阵主席良实必须确保巫统能够在联盟中,获得全部成员党的承认。

良实是巫统的关键元素,没有了国阵的主要领导人,马华现在就理所当然的独领风骚了,巫统已经下沉了,巫统将只能成为一个独立政党,而马哈迪医生将会辞去首相的滋味,因为他已经不再领导国会中的大部分议席。马哈迪医生在情在理已经在实际上成为了一名国会中的独立人士,法律上不再是马来西亚首相了。

是的!良实救了巫统,也救了马哈迪医生。没有了他,巫统和马哈迪医生早就成为了历史,而马华将成为国阵的大哥大,良实则成为了马来西亚的新首相。马哈迪医生曾经说过,马来西亚联邦宪法并没有禁止华人成为马来西亚首相。

这是巫统和马华的一段特别关系,许多的大马人对此前所未闻。马华和良实是马来人所说的『生命线』(talian hayat),这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今天还是一样。

其实,今天的情况和当年比起来过之而无不及,巫统不再持有超过五成的国会议席,没有了马华的十五席和砂朥越的三十席的话,巫统可以收档了。沙巴有一打的议席,而国大党和民政党加起来另外有五席,可是相比起来,不会比马华的十五席,以及砂朥越的三十席来得关键。这些来自马华和砂朥越的四十五席确保了巫统可以继续执政。

反对党也想要抓那些涉及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人士的痛脚,这是办不到的。如果巫统允许反对党将那些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幕后指使人揪出来的话,马华和砂朥越将会沦陷,如果他们倒了,巫统也将会倒台。这就像是他们一伙人在同一条救生艇上那样,你尽然在同一条船上,你就不能让任何人把求生艇给弄沉了,因为这也表示你也将会溺毙。因此,巫统必须挽救马华和砂朥越的政客们,只有这样,他们自己才保得住自己的江山。这是生存之道,当你的性命必须依赖其他人的时候,你必须确保他们能够生存下去,这样的话,你才能生存。

马华和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关系是很明显的,这已经家喻户晓;砂朥越政客们和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关系是很明显的,这也已经众所周知。可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是马华和砂朥越政客们的关系。

对于为何翁诗杰企图掩盖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事,很多人感到很困惑。而且,那些涉及的人士都是马华过去的领袖,当然,他们被绊倒将不会影响马华。其实,这不只是与马华过去的领袖有关联,其中也包括了一些华人大老板们,以及那些染指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砂朥越政客们。

翁诗杰与砂朥越领袖们的联系或许是个保守得很好的秘密,可是当翁诗杰坐在张庆信的私人喷射机里头到处飞的时候,你要如何不东窗事发呢?

以下是一些我们获得的航班细节:

2月12日 G450 SZB/JB/KCH (ETD 11.00/12.00/17.00)
2月19日 G450 SZB/JB/SZB (ETD 7.30/22.30)
3月7日 Learjet 60 SZB/Kuantan/SZB (ETD 12.00/22.00)
3月24日 Learjet 60 SZB/JB/SZB (ETD 15.30/22.00)
4月20日 Learjet 60 SZB/JB/SZB (ETB 17.30/23.00)

林吉祥说过:「如果来自马华的三名交通部长,以及四名巴生港务局主席,在上任成为巴生港务局经理的头一天开始,由始至终都是同样的无能和大意的话,是否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计划是一宗总值达一百二十五亿令吉的『史上最大的丑闻』呢?」

其实,这和无能没关系,『无能』的意思是说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也就是说他们愚蠢,这些人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他们刮取了一百二十五亿令吉的民脂民膏,而巫统却爱莫能助,巫统什么也不想做,如果他们介入的话,马华和那些砂朥越政客们会倒台,而装饰着巫统门面的四十五个议席将会崩溃。当四十五个国会议席倒了,巫统也将会倒台。

这是生存之道,巫统的生存仰赖马华和砂朥越的生存。如果不是马华和良实的话,巫统今天还能成为国阵的大头目吗?如果不是二十多年前马华和良实救了巫统一命,巫统怎么会去为他们遮羞呢?马华和良实把巫统变成像今天的样子,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老早就不存在一个叫『巫统』的政党了。

这就是巫统向马华和良实『道谢』的方式,它将会确保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课题变成『没有课题』,人民将需要负担着一百二十五亿令吉的亏损,只因为巫统和马华继续掌权。为了让这些人士继续掌权,这就是人民必须付出的代价。

华人因为巫统对这个国家的所作所为,而臭骂马来人,如果华人知道了巫统可以继续苟存到今天,都是因为马华和良实的话,这是很讽刺的。可是,这些华人也并不是这样的聪明,如果他们当时聪明的话,他们会在二十一年前的1988年,阻止巫统加入国阵。

『支那人愚蠢!』(Bodoh punya Cina! )巫统和马华都是他们应得的报应,一百二十五亿令吉纳税人的亏损是应得的报应,因为这些钱里头,有九成来自华人。而今天的翁诗杰就是二十一年前的林良实,就是这样的人,确保了巫统稳坐江山。你是否还认为翁诗杰会允许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课题继续失控吗?而且,如果张庆信倒台的话,他也就没有机会做私人喷射机到处飞了。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Let’s go back 25 year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31-07-2009
翻译  ∶西西留

16 条评论:

匿名 说...

骂得好!支那人愚蠢,翁诗杰更是蠢人中的蠢人,搞自己人还不够,就连部落客也来赶尽杀绝。

马华即是卖华,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mabeltanyc 说...

原来马华过去是这样狡猾的,不读还不知道

Wen Ling 说...

谢谢RPK重新让我们知道这些历史,那个时候我还很小哦,这些历史都是课本没有的

如果不是西西留的翻译,我想很多人都还蒙在鼓里呢

阿鹏 说...

我倒是觉得如果当年马华阻止新巫统加入国阵的话也是一样死路一条,因为最多巫统可以再组织一个新的联盟,再把所有的国阵成员党吸收过来,到时,马华既然已经开罪巫统,也就把自己隔绝成独立政党了。

以当年陈群川和林良实之流,摆明了是吃钱的政客,哪里会有远大抱负的?

这是都是林良实留下的包袱,鱼头之中他最臭了!

愚蠢的支那人!!!!!!!

猫头李 说...

应该说是愚蠢的马华支那人

我认为不是巫统“只眼开只眼闭”,而是因为他们也有份,看下名单内的马来人有几个就知道了,这些都是巫统的朋党。

其实一个是姣婆,一个是皮条客,两个都差不多

匿名 说...

谢谢西西留大大,非常棒的文章,比看报纸精彩多了。

西西留加油!

匿名 说...

怎么换成白底啦?根据google与念电子的朋友说,黑底比较省电,换面转换比较快。从美术角度来看较神圣、神秘、认真。读起来有哀悼国家政治之感。

Allen Chiah 说...

关于MT的资料,这里是一些梁维泮的资料补充

他是很像个“卖猪肉的”,他就是那个模样,没错。他老爸在麻坡拥有一件板廊(锯木厂),他曾经在马来亚大学当物理讲师。他当马华总会长的时期,他和他的菲律宾籍妻子住在八打灵再也的一间双层排屋,当他和陈群川的党争时,每当他受到子弹恐吓时,我的一个当警官的朋友常常去他家。

在马哈迪的指使下,陈群川和梁维泮被安排在纽西兰谈判,梁维泮收到了一笔钱,几百万左右。他现在应该是有钱得不得了。

西西留 说...

阿鹏说的对,即使给林良实做首相的话,他是那个料子吗?他不怕巫统那小短剑(其实那个叫匕首啦)把他给阉掉?

谢谢猫大大,全部都有份,巫统不是隔岸观火,到时也会烧到自己。

谢谢匿名大大,说的也有道理,要『黑』回去噢?黑底白字做校对有点困难,眼睛很累的。。。西西留再考虑中。

谢谢Allen的补充,你懂叫『板廊』哦?这个只有本地人这样叫,正确叫火锯厂吧?

是的,梁维泮是麻坡人,早年在新加坡的马来亚大学物理系毕业。在梁陈党争期间,梁维泮和现在的翁诗杰也尝不到哪里去,可是梁维泮比较狠,直接开除了『B队』的十四个大头目,包括陈群川、李金狮、林良实、纪永辉、黄木良、黄俊杰、陈德泉、黄循营、黄克强、黄秋贵、黄福安、郭仁德、李继鸿、陈思源。

光华的专栏作家胡一刀对马华是了如指掌的,他曾经说过:
「还有一段轶事,陈群川在新加坡服刑,李金狮、林良实来探访,据说达致了一项协议,林良实允诺只当一届总会长,以换取李金狮的支持和配合。」

「当年,新加坡监狱在明月湾,所以亦称《明月湾协议》。」

后来鱼头林耍了李金狮,一坐就坐到二十一世纪了。

当然,还有一个是黄家定『三只小猪』里头的郑安泉,他也有份在梁陈党争中参与演出。

Gwyn Fong 说...

当年梁维泮是被马哈迪逼走的,可是我没有想过巫统党争时,其实马华是可以上位的。

不过这也好,如果让马华来掌权的话,恐怕我们不见的就不止是125亿了。

谢谢西西留的精彩翻译

钟卓桓 说...

哈哈哈,三只小猪。。。。我喜欢这个新名词,很有杜正赞的风范

西西留大大,叫你第一名!

匿名 说...

又黑了

张天旺 说...

都是同流合污的一群!

这种历史实录才应该加入马来西亚历史课本。


但这种“理想”还得等国阵全盘倒台之后才能实现,到时候我们可以请RPK等历史达人重新诉说马来西亚立国实情,西西留理所当然就是最棒的翻译啦

CSI 说...

骂得好!最喜欢读RPK的骂人文章了

谢谢西西留

匿名 说...

原来我们已经被马华出卖了二十几年,我要给我老爸读一读,叫他退出马华算了

匿名 说...

对马华,我已经彻底的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