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6日星期日

明福的新婚礼服

这个年轻人不是马来人……

有一些『极端分子』认为他身上所流的血是不『哈俩里』(halal,违反回教教义)的,只因为这个年轻人不是回教徒,所以他的血是不『哈俩里』的?因为他的名字叫赵明福,所以他的血是不『哈俩里』的……

这是什么样的一种人类?这些是哪里学来的?那种宗教是这样子教导的?如果无论什么事,包括人命和人道主义都只是为了满足政治和权力游戏的话,这是盗贼所为!

赵明福没有理由自杀。仅仅再过一天,他就将和苏淑慧注册结婚了。淑慧比他小四年,也是一名教师。

她心急如焚,孤等她那位被政府人员带走问话的未来夫婿,迟迟未归。

他们付了定金,也已经决定了礼服的颜色,电话中通知了亲朋戚友新婚之日,心中充满骄傲;还有结婚专辑的拍摄,在花园、在湖畔边,或是黄昏的海边;还有爱人怀里的孩子……他俩的爱情结晶。

明福当然没有预料到,他被要求前往十四楼办事处,竟是不归路……

我们不能接受首相拿督斯理纳吉拉萨的那副嘴脸,对于这个悲剧,他突然向明福的家属发出吊唁,这份在沙地阿拉伯起草的吊信,充其量不过是即不急待的为自己洗脱嫌疑,仿佛是在掩盖某种事实。

如果我是明福的家属,我不会对纳吉的这封吊信多加理睬。

明福之死不是『一般』的死亡事件,据说他由第十四楼坠下,横尸在第五楼的屋顶,当时,明福理应在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的监管下。

没有一个正常思维的人会接受反贪委员会的解释,他们声称凌晨四点已经『释放』了明福,而较后在九个小时后被发现已经死亡。

没有人会相信明福在被释放后还不回家,反而逗留在反贪委员会的办公室小歇,没人会相信当时明福在梦游,或是失足坠楼,何况是自杀呢?

这位年轻人之死弥漫着嫌疑。因此,纳吉,或是任何巫统/国阵的部长们无需劝告人民停止舆论。

以对那些原本就存在的盲点,他们没有权利,也没有威信来阻止人民的智慧,这不只是有关反贪委员会官员,他们的盘问手法,而这都与反贪委员会直接有关联。

反贪委员会现在受到嫌疑,很大的嫌疑。明福的生命死亡事件只不过是证明了在这之前,反贪委员会这个机构是巫统/国阵用来巩固政权的爪牙,以便逐一的污蔑和勒紧民联领袖。

直到停笔前,反贪委员会始终没有否认加影市议员陈文华的指控,报道说陈文华被调查官员不礼貌对待,包括恐吓、被迫长时间罚站,被强迫造假供,以及威胁其本人,还有他妻小,以及家属的性命。

千万元的贪污已经被掩盖,取而代之的是,民联成为了攻击的对象。想象一下,一名市议员在被指责购买了一千五百支国旗,即刻受到调查,这是否就是所谓的『恐怖的幽默感』(lawak seram)呢?

反贪委员会现在仿佛像个饥不择食的豺狼,想尽办法攫捕、责难和夺取民联政权。

霹雳就是个例子,通过金钱和美色,两名公正党州议员遭到贿赂,突然在州议会中,他们倒戈相向,投靠了巫统/国阵。

使用诱拐和恐吓,民联政府被强夺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吉打,最后被迫导致了士林茂补选的发生。

这个阴谋蔓延至槟州,这次,副首席部长被指责受贿;在敦拉萨镇也被放置了陷阱,所涉及的是雪兰莪州务大臣的『四十六头牛』事件。

公正党、回教党和行动党致力于铲除贪污,长久以来,贪污已经在巫统根深蒂固,可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在民联。吉兰丹政府虽然执政十五年,在全国大选中赢得三连冠,可是它并没有受到贪污的污染。

民联坚决抗拒贪污,可是并非透过做戏,甚至是林林总总的证据和调查。看看『巴生港口案』,乃至『基宫案』,这些都是高调的案子,是的!可是反贪委员会去了哪里?

对于巫统/国阵的政治布局而言,可以很轻易的就解读出谁是这些戏剧的幕后操控者,因此,当中没有一人可以逃过巫统主席的五指山。

当然他本身无需亲自出马,而且那些自甘堕落的人士可以作为『马仔』供他驱使,已达到所需的目的。嗤!多么令人发腻和生厌的巫统精英政治啊!

今年年头的国会中,国会中民联领袖拿督斯理安华伊布拉欣遭到一项课题和阴谋的打击。

这项阴谋涉及一个精心策划,以夺取雪州民联政权为目的的『大蓝图』,整个计划耗资上千万令吉。当时,阿兹敏阿里(Azmin Ali)国会议员提问有关数项即将开始在雪兰莪使用的部门和政府中介,第二财长对于这个提问一时哑口无言。

巫统/国阵的政治说客经常会集在一起,对那些民联国会议员指指点点,讪笑怒骂,可是当安华发言时,这些在咖啡座闲聊的人都鸦雀无声了,当他们的老板的丑恶秘密被揭发时,他们假装看不到,听不到。

众所周知,反贪委员会,还有其他的政府机构,都已经成为鹰犬,居于此点,我们可以相信的是,明福的死,最终将会获得公平的审判,就如同阿旦度雅谋杀案那样……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去联想为何两名低阶警员需要去威胁阿旦度雅的生命吧?

是的!就以他们的警阶而言,杀人对他们来说毫无『好处』可言,为了什么?可是,这是纳吉掌权的时代下的剧本,他屡试不爽,『动作模式』(Modus operandi)近乎不变。

对于巫统/国阵领袖,他们会喧哗吵闹两三天,并会发出千百个承诺——接着就无声无息了,人民已经看透了这些甜言蜜语的藉口。

我们将会缅怀这位年轻的生命,是如何被一小撮为了巩固权力的亡命之徒所咀嚼吞咽的,虽然如此,这宗命案也将会被极端分子埋伏着一个『政治策略』,他们会会说,『非我族类』的种族、宗教和政治理念都是『哈拉目』的。

巫统/国阵的政治手段,我称之为『民粹政治』(politik intrik)或『黑暗政治』(politik gelap),它的相反即是『理想政治』(politik idea)或『光明政治』,而后者带给人民的利益远超出前者。

『烈火莫息』运动的奋斗至今超过十年,最后生命还是牺牲了!我们的这位同胞,身着那件原本的礼服,所有的年轻人们,自动自发为他送行,直至坟地,直至人民醒悟,捍卫自己的权益。

出处∶霹雳快车
原题∶Baju Pengantin Teoh
作者  ∶哈斯米哈欣(Hasmi bin Hashim)
发表日期∶19-07-09
翻译  ∶西西留

14 条评论:

匿名 说...

连马来友族也看不过眼,何况是自己华人呢?

cheekeong 说...

一定是有冤情!

西西留 说...

回匿名大大,
嗯嗯,友族也是人,是人就有人类的共同想法,我们长久以来都受到主流媒体的限制,多多阅读友族的文章,就会发现我们并无差别。

回志强大大,
有大阴谋……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西西留,halal是清真,haram才是违反回教教义。

可是原文也是写halal,可能作者自己也搞错了。

西西留 说...

谢谢牛大,
是的,原作者没有写错,他要表达就是『halal』,可是少写了『不』字。其实,在回教里头,这个名词只针对食物和一些与教戒相关的事宜,可是在马来西亚,马来人自己重新『定义』了这个名词,他们把这个字眼所涵盖的『违反回教教义』的定义扩大到种族、甚至是所使用的任何器具,以后可能就连衣服,空气,土地都要划分成『halal』或不『halal』了。

其次,严格来说,『清真』不完全与『halal』同义,所以不用此字,只等使用音译。

匿名 说...

好文,谢谢西西留

匿名 说...

"这是什么样的一种人类?这些是哪里学来的?那种宗教是这样子教导的?如果无论什么事,包括人命和人道主义都只是为了满足政治和权力游戏的话,这是盗贼所为!"

读到这里,我眼泪快掉出来了,谁说我们的马来同胞都是极端的?谁说?

天網恢恢 说...

實在好文!

由始至終,始作俑者全都是污桶,而那姓許的竟然選擇繼續出賣華人,哀嘆啊!

真正奉行回教教義的馬來友族,他們都是很簡單的一群。

自古只有盲目于“權與利”而使人變壞的!

天網恢恢 说...

好棒的文章,好有水準的翻譯。。不曉得可以轉載嗎?

CHIA, Chin Yau 说...

拜托,请大家不要再说华人,马来人之类的词句。

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

鼻子 说...

叫自己做大马人怪怪的

匿名 说...

YY:

我赞成Chia Chin Yau说的,我们要先有身为马来西亚人的认知,才能谈平权、民主、当家作主……
如果在要求平权的同时,内心里却还做种族、宗教的分类,这不是很矛盾吗?

西西留 说...

回天网恢恢大大:随便拿去好了,有点良心的就放上链接,^_^这样读者如果看到错误可以回来这里指明。

回CHIA大大,是的,不要太过强调你我,可是...我们还是华人啊?不是吗?马来西亚华人

回鼻子:人家叫我们马国人,不是更怪吗?

回YY:是的,这是根深蒂固的种族思想,需要改,可是如何开始呢?

其他匿名兄弟姐妹,谢谢留言

CHIA, Chin Yau 说...

我们都是一家人
他们一家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