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5日星期三

揭露豆蔻村事件中许子根的肮脏手段

出处∶
原题∶EXPOSED! The Dirty Hand Of Koh Tsu Koon In The Kampung Buah Pala Fiasco
作者  ∶不详
发表日期∶不详
翻译  ∶西西留

这是一篇来自《今日大马》团队的电邮,里面解释了民政党政府在过去十年在槟城土地非法转移中,如何与巫统狼狈为奸,使用种种手段剥夺槟州人民的土地。其中,阿末伊斯迈在槟州的多个黄金地段,大部分都是通过以前朝州政府勾结而获得的。这些资料都已经在网上公开,可是因为其中土地转手的复杂度颇高,有兴趣者可自行搜索。

相关新闻和豆蔻村野史请点击阅读:
【Froggy Kowky ~言午蛙~】豆蔻村的情意结
【马来西亚中文博客网 | 安那琪】豆蔻村的故事

这是林冠英被炮轰的原因。
很明显的,整个豆蔻村(Kampong Buah Pala)事件(又称『High Chaparral』(牛仔村))课题已经受到邪恶的国阵/巫统政府所骑劫。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国阵/巫统政权虽然宣称兴权会是非法组织,却获得当局批准为大马印裔的『第三把』声音,而这个组织和他的头领瓦塔慕迪(Waythamoorthy)目前正在和槟城民联政府开战。当他们对槟城民联政府展开抗议时,突然,我们发现警方对待兴权会格外宽容。很明显的,可怜的『牛仔村』已经被一些你我都心照不宣的人所煽动。这些动作后的唯一受益人不是兴权会,而是邪恶的国阵/巫统政权,他们要通过利用『牛仔村』课题,企图夺回槟城的控制权。

人民已经被邪恶的国阵/巫统政权所蒙骗,它企图让人们以为,这件事不关许子根这只摆尾狗兼懦夫。其实,最令人疑惑的是,瓦塔慕迪和兴权会从不过问始这件事的作俑者——『应声虫』许子根和国阵。『牛仔村』的村民已经在这里居住了整整一百五十年,当时布朗(Brown)家族在这土地开发园丘,而这些人的祖先即是当时的园丘工人。

当布朗决定收拾包袱回英国前,他们把这块土地授权了给这里的园丘工人,而海峡殖民地政府就是这块土地的委托人,这就是豆蔻村的由来。从这个事实来看,当时政府即是这块土地的信托人。独立之后,马来西亚联邦政府接管海峡殖民地政府成为信托人。这种情况维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州政府中的某人(敢说是巫统的『摆尾狗』兼懦夫许子根)将这块土地转为临时地契,也就是说,政府背叛了他们,这些原本的地主变成了自己土地的临时住客。

在2005年,国阵/民政党槟城州政府虽然不是这块土地的拥有人或信托人,却擅自把土地,用仅仅的上百万令吉变卖给槟城州政府官员属下的一家机构,这家机构与巫统党阀中的阿末伊斯迈(Ahmad Ismail)有密切关系!(林冠英说,他计划付出一百五十万令吉收购回这块土地,可想而知,当中事有蹊蹺。)就是这家机构,勾结物业发展商Nusmetro Venture有限公司,以拆除这个村庄。

槟城前朝政权的这些权贵,利用他们在这块土地的管辖权,使用微不足道的价格把它售卖了给他们(最后再回到自己的口袋),而这块土地在历史从来就是村民的财产,同时(相信)赋予联邦政府作为委托人,如今却翻脸不认人,并宣称(这些可怜的牧牛居民)是临时住客。

提到许子根,跟有趣的是吴福仁(Goh Hock Jin)医生愿意挺身而出提供资料,以证明有关发生在丹戎武雅,邮区11200,谢丕雀路(Jalan Cheah Phee Cheok)门牌四号至六号的非法土地转移事件,是政府的手段,以让许子根和他的朋党从中受益。如果这个指责是真实的,这样看来,『牛仔村』事件也就是同一个人所为。

以下是山德兰(RK Sundram)在《今日大马》的一篇留言的摘录:

「兴权会在自寻死路!他们当初一开始的时候发出声音,获得了大众的敬佩,而这也是三〇八海啸能够获得成功的一项主因。他们应该见好就收,为了全体大马人着想,他们应该率先支持民联,而不要继续以种族为基础。如果他们继续大谈种族,那他们与国阵/巫统又有何差别呢?」

「民联政府成立不过年多,他们受到联邦政府的重重阻碍,造成他们在执政时极度艰难。西取暖会应该积极的合作,以找出双赢方案,这些人试图为全马人民带来一个公正政府,不该以抗议示威对待。他们难道没有想过,民联正在试图把前朝政府在过去五十年来所制造出来的问题给纠正过来吗?民联已经把前朝政府的种种不公平政策纠正过来了,而这些好处都归人民所有。最好的例子就是那些在霹雳人民,虽然在土地上辛勤劳作数十年,却不能获得拥有权。这些利益最终都回归全体大马人,而不是通过种族的分别。」

「兴权会,不要再闹了,为全体大马人而贡献,而不是只是为了印度人。我们都是大马人,给予民联政府支持,让他们能够在下次能够阻止中央联邦政府。我们都已经受够了国大党和三美维鲁,我们不需要『国大党』型的兴权会。」

「我是马来西亚人,其次,我才是印度人」(I’m Malaysian first and Indian second.)


大马人的一般上已经厌倦了邪恶的国阵/巫统政权的种族政治,今天的大马人要的是一个不再分辨肤色的国度。你以为我们这位种族沙文主义分子纳吉拉萨,干嘛到处提倡他的『一个大马』的概念呢?因为纳吉知道,这是他赢回人民对国阵/巫统的支持的垂死挣扎。

无可否认,兴权会启发了『政治地震』,造成了三〇八『政治海啸』。与其大骂首席部长林冠英为种族主义分子,兴权会应该寻求正确管道,以商讨那些影响国内印度族群的课题。印度人今天的悲惨处境并非因行动党或民联所为,而是因为种族主义政权——国阵/巫统,还有狼狈为奸的『贱民』印度国大党。诡异的是,兴权会并不把矛头指向国阵/民政党政权时的许子根的责任,而选择要与林首席部长作对。

笔者担心的是,大声呵骂一位曾经捍卫一名年仅十四岁,被强暴的马来女孩而锒铛入狱的人(林首席部长),最终兴权会将不再获得非印度族群的支持。兴权会现在应该做的事,是与民联通力合作,在下届全国大选将邪恶的国阵/巫统政权拉下台。兴权会本身应该让全体大马人看到,他们是在为全体大马人谋福利,无论种族和宗教背景。笔者这次也很好奇,为何警方默许兴权会向民联政府展开示威,而不见任何的逮捕、催泪弹和水炮呐1?何况,兴权会已经被国阵/巫统政府宣布为非法组织。两者之间,实在令人感到自圆其说。

4 条评论:

匿名 说...

读毕,我觉得民政有今天也不是一日之寒了,凡是加入国阵的最后都被巫统转化成贪污腐败。悲哉

谢谢西西留的文章

Carriesiow 说...

嗯,我记得发生在tanjung Bungah的土地骗局,听说那块地值好几千万哦

西西留 说...

谢谢匿名和Carrie,
的确,这些都是官商勾结,最大的那个贪官,就是疯狗阿末。

gwynfong 说...

哼!这些贪污的国阵政客应该全部抓去枪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