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黄祸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Hunting for the yellow devil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2-07-2009
翻译  ∶西西留

让我重申一次,反贪污委员会在最近的行动中致死一名青年,他们的目标是华人。如果当中没有种族歧视的话,我跟你姓,在此,我以郭素沁国会议员的这篇文章作为我的论点。

一名在回教银行工作的某人在《今日大马》留言,他称我为『捧华人大脚的人』(Chinese ass-licker)。我给我老婆看这段留言,我说:「看来这家伙知道我俩的秘密。」不妨告诉你,我老婆是华人(实际上是泰华混血儿,这就是为何她的性格像只河东狮)。

回来话题,我指责大马皇家警察和反贪污委员会针对非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遭到这些原本应该保护他们生命和财产的政府机构的粗暴对待,对于我的说法,部分马来人非常不满。

马来人称这种为『冀望篱笆能够保护稻田,结果稻田被篱笆吃掉了』(harap pagar, pagar makan padi,等同成语『监守自盗』),你可以相信马来人可以给出堂而皇的说辞,可是有时他们唯一的强项即是——『言论的巨人,行动的懦夫』。

比方说,只要随便拦听街上的任何一名马来人,然后问他:「你把马来种族或伊斯兰教放在第一位?」我能以一瓶全麦威士忌(Single Malt)跟你下赌,十个马来人当中有九个会回答:「我把伊斯兰教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马来种族。」

这就对了,宗教最优先,其次才谈种族。

接着,再问这些马来人关于马来主权和新经济政策的事,是否马来西亚宪法应该修改这些政策,因为宪法中提到马来人有某些特权和特殊地位,十个马来人当中,八九个会坚持新经济政策和宪法中赋予马来人的部分权益和特权。

你要如何综合两者?首个问题是:伊斯兰教为优先,第二个问题是:马来人为优先。这些马来人难道没看到,充斥在政治中的一切都是对宪法精神的凌辱吗?

这些马来人,就像那位回教银行的家伙那样,狡辩说即使在美国,还是有种种的歧视存在。这当然存在,歧视是一种无处不在的现象,任何国家都是这样,不同的是,一些国家比其他国家还要糟糕。可是,大马是仅有的唯一国家(目前南非已经废除种族隔离政策了)把种族歧视当成是国家的政策,而且还写进宪法里头。

而显而易见的是,当印度人或马来人被逮捕或扣留时,他们是如何被对待的。

让我重申一次,反贪污委员会在最近的行动中致死一名青年,他们的目标是华人。如果当中没有种族歧视的话,我跟你姓,在此,我以郭素沁国会议员的这篇文章作为我的论点。

*************************************************
反贪污委员会的『消息来源』是一派胡言
郭素沁
2009年七月二十二日

七月十三日,七名八打灵区民联州议员举行了一场发布会,针对反贪污委员会官员骚扰我们选区拨款的接收人一事,我们进行了抨击。

在新闻发布会中,我们也质问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为何他们拿走华裔州议员办公室,以及土地局的文件。

这七位州议员,包括我本人、杨双巧(梳邦区)、欧阳捍华(斯理肯邦安)、谢永贤医生(百乐镇)、李宝霖(武吉加星)和刘永山(甘榜东姑),他们全都来自行动党,还有来自公正党的黄洁冰(武吉兰章)。

七月十六日,《新海峡时报》报道说『一名反贪污委员会消息来源』说他们正在以伪造文件的罪行,调查五名雪州议员,他们全是马来人。

《新海峡时报》的社论也说:「雪州行政议员郭素沁说只有华裔州议员遭到调查之事是自相矛盾的。」

变本加厉的是,《新海峡时报》在七月二十日发表了一篇自称为『来自吉隆坡的P.M.T』的来信,他批评我要求反贪污委员会解释的事。这封读者来函的标题却是『这个言论是具有煽动性的』。

昨日,我针对被反贪污委员会取走的文件,向把八打灵区官员写了一封公函,他的回函中说反贪污委员会官员哈特里(Hadri Bin Hashim)在2009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一时四十五分取走了七名州议员的文件。事实是,除了我们七位,其他在八打灵区的州议员的文件并没有遭到反贪污委员会取走。

八打灵区官员回复说,我们在七月十三日所发表的声明是正确无误的,即是,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仅是取走了七名华裔州议员的文件作为调查,其他州议员并没有遭到调查,因此,我们不过是实话实说。

现在,我还是以此事实发出同样的问题,我并没有,也不曾如《新海峡时报》所言,发出任何具有煽动性或种族歧视的言论。

我们仍旧在等待反贪污委员会提供我们有关其他州议员被调查的细节。

我们要知道的是,这其他五位马来州议员是谁,为何他们会被调查?

反贪污委员会不能随意传呼选区拨款的接收人并挑出他们的错误。如果他们接获有关『滥用』拨款的报告,他们应该集中在特定的指控,并由那里开始调查。

我呼吁反贪污委员会在执行任务时保持专业精神,反贪污委员会应该独立操作,不该被当成是国阵政府的代言人,只调查民联州议员的错误和指控。

17 条评论:

匿名 说...

RPK的这个文章火气很大,煽动哦

匿名 说...

抱歉,西西留我每次只能匿名留言,我怕被抓

这篇文章很像很煽动哦。。。。

大胖 说...

咦,怎么西西留负责这个专栏了?

匿名 说...

最近的新闻越看越气,很不平衡

匿名 说...

反貪委會很像東廠,魏忠賢的爪牙

阿珍 说...

谢谢西西留,这篇很精彩。

多亏有你的无私贡献,要不然真的不知道这么多消息。

也是做翻译的 说...

呵呵,我跟你姓这句话翻译得很好很强大

sanjiun 说...

ecs283大大隐退。。。难为你了!

匿名2:留言而已,怎么会被抓呢?除非你的留言是在挑拨种族神经的留言。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他称我为『捧华人大脚的人』(Chinese ass-licker)。我给我老婆看这段留言,我说:「看来这家伙知道我俩的秘密。」

哈哈哈哈哈!!!

匿名者,既然怕的话,就不留言好了。

马来西亚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怕的人,才搞成这个田地的,继续怕吧!

市议员 说...

我想西西留大大给我们匿名留言就是希望我们不要害怕,放胆留言。因为我见到的大部分部落格都需要辩证码或是更严格的还不准匿名留言。大大看来是个非常善良的部落客,很难得。如果西西留是从政的,马来西亚真的会多一个良心政治家了。

希望西西留真的是民联政府内部办事的官员。

支持西西留大大

匿名 说...

读完,精彩

谢谢大大

西西留 说...

哦,原来ECS休息去了,难怪标题没更新,等不及了所以就开始动作了。

还有时间就先将就一下,如果西西留也没时间也就搁下了,直到其他人接手好了。不知道『其他人』是否还在。。。都跑到那里去了?

至于匿名的说法,其实开放匿名留言也就是让大家把想法说出来,无所谓。大概大家都被政府的白色恐怖手段吓坏了,根深蒂固了,即使给你用代理服务器,你也不敢说话。

我们每次说古代是封建时代,现在也还不是一样吗?

市议员说的对,就是给大家方便,举手之劳,不是西西留善心,本来网络就是这样,直到有人进来踢馆才来收拾好了。

大牛兄,
本来直接放『舔华人屁股的人』,那会更好一点,那是他和他老婆的事。。。。

其他匿名人士,因为没法称呼你们,一律九十度鞠躬道谢。

谢谢支持

匿名 说...

如果不铲除这些害群之马.....马来西亚会越来越危险!!

西西留 说...

问题是,要如何铲除?

炸弹佬 说...

用C4

马后炮 说...

牧童驱逐害群之马
  
远古的时候,轩辕黄帝要到具茨山去寻找一位叫大隗的“完人”,向他请教治理天下的良策。
  出发前,黄帝请了一些很有经验的人做向导和随从。可是,当他们行至襄城郊外时,还是迷了路,绕来绕去总是找不到出路。黄帝一行正在万分着急的时候,忽然看见空旷的野地里有个牧马的男孩,黄帝就赶快过去问他:“你知道去具茨山的方向吗?”男孩说:“当然知道。”黄帝心中大喜,连忙又问:“那你知道大隗住在什么地方吗?”男孩看了看黄帝说:“知道。我什么都知道。”黄帝见他果然聪明伶俐,于是逗他说:“你的口气真大,既然什么都知道,那我问问你,如何治理天下,你知道吗?”男孩爽快地回答说:“那有什么难的。”说完男孩却跳上马背要走开。黄帝拉住男孩再问,于是男孩回答说:“治理天下,与牧马相比有什么不同吗?只不过是要把危害马群的坏马驱逐出去而已。”男孩说完,骑马离去。
  黄帝闻听此言,茅塞顿开,连向牧童离去的方向叩头拜谢,然后驱车打道返回。

匿名 说...

很有意思,这个故事好!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