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逐鹿问鼎: 很久以前文章已经写好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writing was already on the wall so long ago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6-07-2009
翻译  ∶西西留
校对修正∶HOSS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反贪污委员会以为自己是上帝,他们绑架家人,他们把抓来的人严刑逼供,如果那些被盘问的人不肯合作,他们会以死亡威逼他们。

这篇文章已经完成很久了,警钟早已想起,仿佛女妖的悲号,可是却没被人所留意,那是因为《今日大马》触动的警钟,所以没被留意,《今日大马》并非最可靠的消息来源,它无法提供最好的消息,《今日大马》玩弄的不过是谣言和讽刺文章。

当反贪污局(目前已经易名为反贪污委员会)绑架了一名警探的家人时,今日大马已经响起了警钟,他们绑架了一名警探的妻儿,因为这名警探曾在比他更高阶助理警阶的指示下,调查一名华人黑帮头子。

那名警探不过是在执行他上司的命令,也即是开启档案,调查一宗涉及华人卖淫、高利贷、贩毒和赌博的集团,结果导致三名集团头子被扣留。

反贪污委员会要这名警探做的事非常简单,他们要他篡改他的报告,这样的话那三名黑帮头子就能获得释放,如果他要保障他的家人能够获得释放的话,他必须这样做。

那名警探拒绝了,而且还报了案,他的妻子也这样做了,可是却没有见到这件事有何进展,这些反贪污委员会官员并没有被捕,也没因为绑架而被拖入法院受审。

接着,反贪污委员会向媒体放出风声说正在调查一名高级警官——商业调查局总监,有关他没有呈报一笔两千七百万令吉的资产,其实反贪污委员会受限制于官方机密法令的约束,可是却一点作用也没有。何况,官方机密法令只不过是为了被利用来对付反对党支持者的,而不是对付那些为当权者效命的人。

虽然如此,商业调查局中间最终并没有因为那两千七百万令吉为呈报的资产而被控,他被控利用警方资产假公济私,就像是每天堂而皇发生在政府官员、部长和政客的事。可是他真正的罪行是因为他扣留了几名华人黑帮头子,这些人控制了全马的卖淫、高利贷、贩毒和赌博活动。

接着,他们逮捕了这名商业调查局总监的代表律师,这些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甚至在开斋节前夕来到他办公室,用手铐铐着他,然后粗暴对待他,就像是对付银行抢劫犯那样。为了确保这名律师受到最大程度的羞辱,这种好莱坞式的逮捕手法呈现在办公室中每个人的眼中。

《今日大马》曾经写过这些故事,《今日大马》不止把这些故事都写出来,而且还把故事给不断的重复了几次,以确保每个人都把故事听入耳朵。可是这都无济于事,没人否定这些故事,更重要的是,没有人对《今日大马》所揭露的事做过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反贪污委员会就已经成为了当权者的工具。正式来说,国阵有十四个成员党,巫统是联盟的领袖。非正式地说,国阵有十七个成员党,选举委员会是第十五个国阵的成员,大马警察是第十六,而反贪污委员会是第十七,他们的作用即是保护巫统和首相的利益。

这篇文章已经完成很久了,警钟早已想起,仿佛女妖的悲号,可是却没被人所留意,那是因为《今日大马》触动的警钟,所以没被留意,《今日大马》并非最可靠的消息来源,它无法提供最好的消息,《今日大马》玩弄的不过是谣言和讽刺文章。

「证据在哪里?」他们问道。「证明给我看这具尸体!」他们要求。没证据,也没尸体,也就是说没有犯罪迹象。

事实不然,今天,这里有具尸体,这具尸体是一名非常不幸的华裔反对党成员,他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逮捕,并被虐待。是的!他曾经被虐待,他被虐待是因为反贪污委员会要他说话。

可是他却说不出来,他说不出口,因为他无话可说。反贪污委员会要他指证他在反对党的同僚。他们要他株连他在反对党的朋友们各种的罪状,而这些罪状是前些时候反贪污委员会声称反对党所犯下的罪行。

他企图解释,他并不顽固;他企图解释,他并无犯法;他企图解释,他不能因为反贪污委员会片面的想象而把各种罪行栽赃在他在反对党的同僚身上。

于是,他们继续虐待他,他再也受不了这些虐待,他并非是硬汉型的人,他不过是个温文幽雅的男士,他所想的不过是在这个周末举行婚礼,他所想的就不过如此。

他们威胁他说,如果他拒绝说话,他们会杀了他。他泪流满脸,哭泣求饶,他恳求他们不要伤害他。他们威胁他,如果他拒绝说话,就会把他从顶楼抛下,他放声大哭,跪地求饶,恳求放他一条生路。

他们把他拖曳过一间房间,打开窗口,接着,大事不妙,那只不过是一场恐吓,他们只是想要吓一吓他罢了,他们并非真的想把他从顶楼抛下,他们只是想让他从顶楼望下底楼时的感觉。

这名不幸的年轻人惊慌失措,当看到他摔在地上之前所需堕下的高度时,他突然失去理智。他使劲挣扎,他们无法将他抓牢,地心吸力取而代之,这名青年的生命,风华之年,就此早殇。

接着,反贪污委员会宣布,他们早在前晚已经释放了他,他们却无法宣布他们已经将他带离扣留处,反而将他带离这个世界。然后在隔天,它们忽然发现他的尸体。他跳下,他自杀了,他自己了结了自己的生命,他并没有被虐待拷打,他并没有被拖出窗口,他们也没有威胁他说要教训他如何做空中飞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反贪污委员会以为自己是上帝,他们绑架家人,他们把抓来的人严刑逼供,如果那些被盘问的人不肯合作,他们会以死亡威逼他们。

现在,一名青年真的死了,可是将不会有人会被法办。没有人会被处分,因为他们会说是这名年轻人自己了结自己的生命的。没有人知道为何他要了结自己的生命,他并没有被虐待,他并没有收到死亡威胁,他并没有被迫从高处望向地面,他并不是因为惊慌失措而导致他们无法将他抓牢,最后意外坠楼的。

这就是今天他们将会告诉你我的故事。

22 条评论:

VICTOR LEE 说...

这个国家已经没有希望了,我们绝望!
你有百万钱财也无用
在一个黑暗的土地
他们是杀人不见血
杀人不见血的魔鬼
你含辛茹苦养育孩子
他们一出手就把他杀了
他们不是人
我对儿子说,你要熟读水浒传
每一个章节,你要明白
在一个没有人性的土地上
你要比水浒传的英雄更加勇敢
他们是魔鬼
我不留钱财
我要你一生一世记得
与魔鬼斗争是心理战术
他们不是人
一定要有决心
在狰狞的面目面前
永远勇敢
一定要推翻恶毒的政权
独裁的政权
我们已经完全绝望
没有其他选择!
只有推翻暴政!!!
Posted by VICTOR LEE

VICTOR LEE 说...

我们已经绝望
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把这些魔鬼
送上绞台
只是公正的审判在那里?
这个国家还有公正,公理吗?
ONEDEATH MALAYSIA!

老颜 说...

丧心病狂,仍无法形容那群人样!

大熊 说...

实在太无法无天了,上帝啊,收拾这些人渣啊

匿名 说...

谢谢西西留,如果RPK说的真有其事,这MACC真的需要全部抓去枪毙

Carriesiow 说...

RPK对里面形容得很逼真哦。。。我想他这样写必定是经验之谈

匿名 说...

简直无法无天,这些人整天躲在葱头里祈什么祷?狗都不如,杂种东西

谢谢西西留的翻译,借用发泄一下

含冤待雪 说...

这些人不是人,连狗都不如,对这个政府彻底失望。连走狗翁死结都在舔巫统的卵葩,贱!

对不起西西,我知道你是斯文人不骂粗话,接个位子给我骂一骂

lkblanca 说...

没有天理

博士A 说...

路过西西留的部落格,发现大家情绪很不好,外面也是这样。。。可是,请大家要慎重,这不是回教徒,或马来人的错,这是巫统霸权的狗官的错,请大家要对准目标,不要把所有的马来人都包括进去,这不是种族课题,这是巫统种族主义的课题,请大家慎重

Yu Han 说...

这个政府管的国家没得救了!!
从前的香港,有英国政府的介入,ICAC才有望!

而马来西亚呢???
难道也要的外在力量才能救???


活在这里的子民呀,要自己反省了,难道要让许多不合理,不公平的事继续下去??


执政者利用了种族煽动情绪,而巩固了自己的势力,我为薄的力量能做些什么呢??

匿名 说...

我觉得楼上的博士说的很对,不要又回到种族,这不是种族问题,这是国阵过度滥权才造成的,我要抗议,严重抗议

匿名 说...

YUHan 说得对,是时候我们要清醒了,谁发动示威,我头一个支持

hoss 说...

译典通网站,“ballistic”释义有“過度疲勞的或失去理智的(用在go ballistic中)”。

建议“He went ballistic...”译为“……他差点昏了过去。”

西西留 说...

谢谢hoss,
“ballistic”本来用在说明一个人发狂的意思,或如您所言,丧失理智。如果正确点来说,应该改为『突然疯狂挣扎』。

至于『差点晕过去』应该不太正确,因为『ballistic』通常是出于亢奋的转态。谢谢您的细心修正。

下次再吃肉骨茶记得来哦!

西西留 说...

谢谢YU HAN,
的确没错,这是一个『触动点』(triggering),人们已经郁闷多时,可以说是对政府官员的滥权感到忍无可忍,爆发示威是绝对无可避免的。。。慕尤丁的说法更加令人无法忍受。纳吉的百日维新已经功亏一篑,如何收拾残局呢?我想如果许子根已经放话的话,成立调查委员会应该是有非常大可能的。

西西留 说...

谢谢博士A(不是X3那个哦?)

目前很多言论都涉及种族,必须清楚的是,99.9%的政府官员都是马来人,可是却不能说马来人都是孬种,这不过是国阵政府的贪污舞弊滥权,和种族无关,愤怒和激动是难免的,可是头脑前往要清楚。

西西留 说...

谢谢Victor Lee,老颜和大熊,还有多位匿名大大

eric foo 说...

以前,我会对移民的友人嘲笑,笑他们懦弱`选择逃避,但是现在,我的信念已经动摇,应该是他们取笑我的时候!除了愤怒与失望,我们还能做什么?!谁能告诉我?

匿名 说...

明福是被推下而当场毙命的!

匿名 说...

不是的,应该是死了才被推下楼。因为没有血迹

匿名 说...

我也觉得是先杀害,再推下楼的

西西留大大的看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