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9日星期五

浅谈人民政纲

纳吉可以再次在雪州,甚至是在吉打重施故技,强夺政权,可是国阵已经输了,国阵不是输在实质的政权,而是在选民的认知中已经彻底的吃了败仗,这既是拉惹博特拉在前几周所撰写的一篇名为《认知战对认知战》中所提到的要点。

谢谢公正报致电邀请西西留对《人民联盟政纲》提出一些看法。西西留理解这是一份出版刊物,既然是出版物,格式上必须有字限,如果是读者来函之类的,一般『很给面子』的情况下大约为五百字,因此,此篇文章基本上不符合您的出版要求(西西留写了2246字),西西留基本上只说明自己想说的,因此所使用的格式是『直到我想说的说完为止』。如果采用,《公正报》编辑可执行删减指数,以符合贵报出版要求。(公正报2010年第六期原稿)

有人说大马人不爱看书,更甭提要鼓励那些关注政治的朋友(尤其时常发表政见的博客们)把《联合邦》宪法、《内安法令》、或是最近炒得火热的《消费与服务税法案》等等好好的阅读一遍,尽管这些法案或提案都和人民有切身关系。这份在 2009年12月20日,由公正党拿督再益伊布拉欣主导的《人民联盟政纲》的发布,也没有获得极大的回响;同样的,行动党林冠英在2010年1月17日提出的《中道大马》也一样的不能引起大家更积极的深入讨论其中的政治方向和治国原则,这种现象可在舆论中看到,同时民联内部的各人民代表也无法更具体的说明这些最重要的原则。

熟悉我国建国史的人士可能会指出,这份于1955年至1956年之间,由巫统、马华和国大党联合马来亚当时的宗主国英国所共同草拟的《马来亚联合邦宪法》是造成我国长久以来悬而未决的重大国家课题。土著特权、宗教、教育、资源分配、皇室干预等等的课题,都和当初起草的《宪法》有着莫大的关系。华社也许可以把帐全算到有份参与《宪法》草拟的马华和伦敦谈判的华社代表陈东海身上,可是重点在于,当时人民代表和社团对这份治国纲要的参与度如何?是否当时的人民理解到《宪法》的重要性,同时,社会人士是否有足够的论坛整理出一套以公正对待各族人民为原则的治国纲领呢?尽管独立时期代表华社声音的宗乡团体和各商会的确有参与草拟备忘录,可是如果基于战后初期我国极高的贫穷率,以及教育程度的不普及,乃至公民社会思想的启蒙还未完善,我个人认为当时并不具备这种条件。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经历了1969年种族暴动的三十九年后,人民力量再次启动,并推进了两线制的可能性,政党轮替已经不再是个不可能的梦想。尽管在2010年2月9日,最高法院裁决赞比里为合法霹州大臣,也即是正式的宣布了民联霹州政府已经正式倒台,然而民联目前掌控的四个州属还继续运作。纳吉可以再次在雪州,甚至是在吉打重施故技,强夺政权,可是国阵已经输了,国阵不是输在实质的政权,而是在选民的认知中已经彻底的吃了败仗,这既是拉惹博特拉在前几周所撰写的一篇名为《认知战对认知战》中所提到的要点。

由于执政的可能性,民联首要的任务即是整合个成员党共同的路线图,而这份《人民联盟政纲》其实早该在三〇八全国大选后的六个月就推出,而不是迟至大选后的一年又九个月。一些人或许会说:「这东西不好懂,还是交给律师和人民代议士去处理吧!」是的!这是一般市井小民的看法,花那么多时间去纂修这些条文,有用吗?前上诉庭法官陈炘铠对此曾经发表他的真知灼见,他在霹雳州宪法危机中曾经这样说过:「《联邦宪法》第72(1)条款以毫不含糊的语言表达,即使是个小孩都能理解。这条款的内容大意是:『任何州立法议会的会议程序,是否有效,任何法院都不可加以质疑』,这是淺白不过的文字。」依据这个原则,一个政治纲领,或是一句作为政治路线的口号,也必须具备『即使是个小孩都能理解』的原素,更何况《宪法》要比政纲的内容复杂得多了。

我用了这样大的篇幅所要说明的只有一点:不解读一个政党(或政党联盟)的基本原则,我们又如何期待这个政党(或政党联盟)在替代执政时,能确保目前国阵政府所做的一切祸国殃民的糊涂事给纠正过来呢?因此,作为支持民联的一份子,甚至于民联各成员党的党员们都必须仔细思考整个政治思想,从而明确的理解我们将进行的斗争路线。

《人民联盟政纲》主要分成四个部分,先以政体的维护为主干,其次是经济建设,而后则是人文建设,最后是联邦制和外交。这是典型的由大至小的优先排列。无可否认的,对于三权的维护,以及法治的贯彻,才是国家获得稳定的基石。然而,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各州的自治权的独立性必须作为首要的考量,因此,在第四部分中有关联邦制和砂沙主权的课题应该纳入第一部分。

而在第四部分中,应该着重于一般本地政治人士不太注重的外交和国防政策。在第二部分——经济建设方面,由于我国整体经济的主要走向似乎未能明确,比方说,政纲中未提及农业和工业方面的进程。我相信再益和他的团队在起草过程中,疏忽了这个环节对我国经济目前和未来所带来的直接影响。在第二部分中,唯一比较明确的工业发展概念是(J)项的『绿色经济』概念。其实,所谓的『绿色经济』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如果以广义之,就连农业也可以纳入『绿色经济』的一环。我国自独立以来都以原产品和矿物输出为导向,马哈迪掌权的二十二年间,过度注重华而不实的重工业,导致大量可垦土地被荒弃。因此,民联有必要在政纲中把农业(尤其是高科技农业)纳入主流发展,同时在匹配我国地处赤道的优势,善用其多样化的物种进行高附加价值的研发。

最后需要一提的是第三部分(C)(I)款中的教育政策。华社的最大隐忧就是教育系统的完整性,而在此项中只提到『确保』各源流小学的拨款。很明显的,这个部分不能符合华社的需要,华社所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纳入国家主流的教育系统,一个由小学,直到研究院的完整体系,而这个体系的挂钩,所涉及的不止是《教育法令》,也涉及执政者的意识形态。因此,我认为一个全新的『教育委员会』的设立,在各方专家的检讨和修正下,为提呈全新的《教育法令》作为基础。

总而言之,这份耗时六个月完成的《人民联盟政纲》是个起步,可是却存在许多盲点,包括国阵政府自独立以来形成的一个庞大的意识形态。要根除这个强大的壁垒,一套完整的治国纲领是绝对必要的。我认为目前这份政纲还需要在进一步检讨,融合社会各非政府团体的意见,发出问卷收集民意,最终让这份《人民联盟政纲》成为『全民的政纲』。

7 条评论:

匿名 说...

目前国内的政治主要缺乏实用的政治理念。大多数的政治人物基本上可以说是乌合之众(99%是为了凑足人数参加大选,有理念有思想的可说是龙鳞凤角)。
就算是民联党政,也不见得马国的体制会有什么大的变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出色的人物可以写像RPK和西西留类似有深度有思想的文章。
不管是君主主义,社会主义,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任何主义的主要目的都必须考虑自身的能力下(国家财力,人力资源)什么最为贴切和实际的解决社会问题,给国家带来安定和促进社会的繁荣。
幸亏马来西亚的资源充足,给国家避开了多次的危机。但是幸运之星不会常在。加上现在的国阵制造了不少的罪孽。世界的大环境已经在改变了,世界的中心也从西方转向亚洲。目前的西方政治理念得弊端也开始显示出来。
很多网站谈政治谈得太多了,也不过于批评政府。可能现在是民联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个比较合理的政治理念为了领导马来西亚作准备。
这一方面,也可以更好的寻找有思想,负责人和领导能力的人给马来西亚打脉,并且接纳党之间的分歧,进行高层的交流和草拟一份合适的政纲。

木木 说...

好文!

“以及法制的贯彻”,可能是输入错误,西西指的是法治吗?

木木 说...

我觉得楼上大大说的很对。我们目前谈论太多的时事,可是忘记了政治的根本。西西留是在提醒大家要回到国家政治的基本层面,把理念搞清楚。

谈国阵民联谈得太多,我们大家都迷失了。。。。

匿名 说...

『直到我想说的说完为止』

西西留写原创文章果然厉害,竟然可以“直到想说的说完为止”,这样子写文章的看来只有西西大大一个,佩服ing。。。。。。。。请问大大会不会继续写续集?

Anderson 说...

國陣倒台的日子不遠了.可惜我們還看不到,民聯接手後是否可以帶領我們走更遠的路.個人愚見是認為對法治;三權鼎力的推行和貫徹,才是最重要的.

匿名 说...

西西留大大,请设立一个 "强国论坛". 让大家集思广益,让有专业知识的人士谈论国事,为国家把把脉.个人对国家前途的看法是;第一个阶段是为国家和人民创造财富,避免国家卡在'中等收入'的行列.第二个阶段是提升人文素养,建立一个一人文为主的温情社会,避免社会陷入'消费型社会'的陷阱.

AnakMY

CC Liew 说...

谢谢一楼匿名大大,这个课题可以继续探讨,我会回头在把您的论点细细的再分析探讨,请守着这个频道。

回『木木』大大,谢谢鼓励,言过其实了啦,只不过发发牢骚罢了。是法治,没错,谢谢提醒。

回三楼匿名大大,谢谢鼓励,把话说一半不是等于没说吗?

回Anderson,
要国阵倒台不怎么容易,是的,我们还是要回归到权力的互相制衡才能谈发展。

回六楼匿名,
噢,实在没有什麽时间再开论坛,那个要时间照料的,而且目前大马的论坛已经很多了,最重要的是走出大门,投入社会实践,网络不过是通讯便利,真正的社会运动还是需要回到基本面,就是走上街头,这是不二法。

您的看法没错,可是第一个阶段不是创造财富,而是进行最基本的分权,只有国家官僚都正常运作,其他的不过是枝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