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0日星期六

逐鹿问鼎:犹太主义、以色列和锡安主义

是的!这就是了!大马把新加坡当成是东方的以色列,而东方的以色列和中东的以色列靠得很近,可是我们竟然把设立我们保安系统的工作双手奉上给我们最明显的敌人,这是个理智的决定吗?

我反对纳粹主义,可是我不反对德国人和德国;我反对法西斯主义,可是我不反对意大利人或意大利。我反对帝国主义,可是我不反对美国人或亚美利坚合众国;我反对独裁主义,可是我不反对阿拉伯人和沙地阿拉伯,而我可以继续列出我反对和不反对的主义。在同一精神下,我反对锡安主义(Zionism),可是我不反对犹太人和以色列。

我们必须区分锡安主义(就像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帝国主义、独裁主义和林林总总的主义)和犹太人或以色列之间的差别。许多犹太人反对锡安主义——就像有许多德国人反对纳粹主义、意大利人反对法西斯主义、阿拉伯人要自由选举,以及选择他们的领袖的权力,再加上美国人反对美国的外交政策,甚至可以追溯到越战时代。

政府或政权的政策是由领袖们决定,而不是人民。就因为191个巫统区部领袖所挑选出来主席就可成为大马首相,我们是否就此怨恨大马的二千七百万人民呢?这系统很糟糕,可是,这是一个系统。191个马来人决定了他们的主席,而我们就蜂拥而上,把这个人当成是我们的国家领导人。我并没选他,你们这些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人,许多人也并没这样做,我们是否应该产生怨恨,因为这个糟糕的系统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呢?

当我们谈论锡安主义时,脑海浮现出『安可』(APCO)和『亚软』(Asiasoft)事件。如果我被允许这样做的话,我会探访以色列,可是我却不能这样做,因为大马人被禁止旅游以色列,这不是我的政策,这是政府的政策,可是我毫无选择,因为我持有的是大马护照,也只能根据这个政策,因为在大马护照中,清楚注明我不被允许旅游以色列。

因此,身为一名忠诚的大马人,我顺从条律,尽管我有许多方法可以不被政府察觉下旅游以色列。可是,这是大马政府所决定的事,无论我喜欢与否,我必须被迫遵守。因此,凭什麽大马政府可以破坏自己定下的规矩呢?

这就是课题了,这个课题不是在说我们嗔恨犹太人和以色列,赖斯说,我爱犹太人,我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有才华的人,我最喜爱的歌手/娱乐圈人士、作词作曲人、男女演员、电影监制导演、作者、思想家/哲学家、医生/科学家等等的,都是犹太人,几乎所有的圣经内的先知都是犹太人,亚伯拉罕、耶稣和许多人都是犹太人,这样看来,我又怎么会嗔恨犹太人呢?

因此,让我们把一件事搞清楚,那是马来西亚拒绝承认以色列,并禁止大马人到以色列旅游,大马并没有和以色列有任何的外交关系,这是大马政府的选择,因此,大马政府必须依据它自己设下的规矩办事。

可是,大马政府现在却违反了它自己的规矩,它自己设定了规矩,可是自己却违反了自己的规矩,这是不能被容忍的,如果我决定到以色列履行会怎样?我是否违反了大马法律呢?我干嘛不能不理会禁止大马人旅游以色列的法律?

无论如何,这个课题的伸延,超过了以色列的课题。武吉武吉安曼已经进行了一项预估为十亿令吉的电脑化计划,可是这项计划却给了一家公司承包,而为了掩盖这个事实,它把工程外包给数家公司,并指示这些公司必须把工程交给一家公司承包。

本质上,只有一家公司获得这项庞大的计划,而为了掩盖他们的行迹,它被伪装成像是有几家公司获得了这桩计划。而且,变本加厉的是,这些获益得公司和全国总警长有关联,因此,在发出合同里头,有滥权、利益冲突和贪污的元素(存在)。

这就是整件事的缘由。

除此之外,这计划的最大获益者是一家被大马视为『敌对国家』——以色列和新加坡的企业,这导致大马暴露在危险中。

现在,我们必须记住,大部分战争都是发生在两个邻国间,历史可以证明这一点。有时我们会见到一些情况,就像英国和阿根廷发生战争,或是美国侵略伊拉克,这些国家之间隔着整大半个地球。可是大部分战争却发生在两个临近国家之间。

好啦!这件事很少被人公开讨论,可是无论如何,让我们谈一谈。大马使用林林总总的战机、装甲车、炮艇、潜艇保卫自己,为什麽呢?是否我们希望被攻击呢?或是说,我们希望包围自己,以对抗某些国家?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俄罗斯?中国?

当然不是!如果人设这些大国想要攻击大马的话,他们不会把他们的海陆空军送来这里,他们所需要做的是打通电话,接着我们就会为他们把自家大门打开,无需一枪一弹。我们的防卫目标是对抗我们的邻国,而其中一个我们最担忧的邻国是新加坡。

是的!这就是了!大马把新加坡当成是东方的以色列,而东方的以色列和中东的以色列靠得很近,可是我们竟然把设立我们保安系统的工作双手奉上给我们最明显的敌人,这是个理智的决定吗?

这就是真正的课题,我们武装自己,因为我们尤其是害怕我们其中一个邻国,我们耗费了几十亿进行自我防卫,而这些钱本来可以被利用来建造更多更好的医院、学校和大学,而且,我们把我们的保安工作妥协了,把管理我们保安的工作交给那些『敌对国家』。

在英美,你在被托付任何涉及保安和防卫合约前,你(的背景)必须受到高度保安的彻查。在大马,阿猫阿狗都能获得这些工程,只要他们准备缴付一些小费、佣金或『台底钱』。

因此,我们可以重新集中我们的要点吗?争论的要点不是犹太人或以色列,甚至也不是新加坡。要点是我们要如何管理我们的保安,以及我们要如何管理公共费用。

贪污和消费是我们办事的方法吗?目前看来的确是这样。

再次的,在『安可』事件中,犹太人不是重点,重点是有关二千八百万令吉纳税人的钱的使用,以及利用一家两块钱注册公司,以伪装这桩合同和真正受益者的联系。如果纳税人缴交的钱不能利益纳税人,可是却利益巫统,这应不应该呢?

这场辩论看来是集中在犹太人在『安可』和『亚软』的幕后人物,这是唯一恶课题,而就只是这个课题罢了,因为大马拒绝承认以色列,同时把以色列视为敌国,如果大马准备承认以色列,同时解除旅游以色列的禁令,那这个课题就决绝消失了,是否大马准备这样做呢?我会同意这个动作。

下个焦点是这些计划的执行程序,甚至说,如果这个计划经由债券发包给我们友好国,我们依旧需要调查这个计划的执行的性质,贪污就是贪污,尽管它涉及的是『兄弟邦』,结果是一样的。

大马政府,尤其是巫统现在被吓得鸡飞狗走,因为这个『以色列的关系』被揭发了,从贪污角度来看,他们不在乎,大马从来不关心贪污,他们更关心的是马来选民的想法,而且,既然有更多的席位必须依靠马来选民,马来选民的想法是很重要的,这就是巫统最害怕的事。

反对党现在已经全面揭发这个课题,因此,巫统假装不在乎,反对党在小题大作。如果反对党在揭露这个课题时,能够聪明的应用技巧的话,巫统就有难了。

揭发这个课题一点也没错,在政治中,任何事物都是公平的,这就是政治,因此,去吧这个课题尽情揭露,震撼马来人,向马来人展示巫统是何等的虚伪,并被以色列所收买。

我们必须记得:巫统是始作俑者,它最先开始利用这个犹太人联系的课题,早在十年前特美女就已经声称安华伊布拉欣是美国间谍,同时是犹太人的工具(现在这是华人的工具),这就是他们给安华挂的名堂,现在安华只是礼尚往来。

喂!你决定了游戏规矩,反对党之不过在游戏中根据你的规矩吧了,因此,安华现在揭露巫统为以色列办事时要暴跳如雷呢?我会说安华是好样的,干得好!敢敢来!有来即有往,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

你还有什麽课题要提出吗?安华是基佬?哎!等我把槟城的阿末依斯迈(Ahmad Ismail)的故事爆出来再说吧!我连照片也有了,想要玩『他是基佬』的游戏?我也会玩这个游戏,可是我也实在不管你是否是单性恋、同性恋或是双性恋,你要屌谁不关我的事,我只关心的是,全体大马人和纳税人被你屌了。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Judaism, Israel and Zionism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09-04-2010
翻译∶西西留

4 条评论:

匿名 说...

“贪污和消费是我们办事的方法吗?”

=小费

谢谢西西大大

ch 说...

我觉得西西留认为民众教育素质与制宪的品质息息相关,我不能完全苟同,因为美国制宪的时候,也是独立战争刚结束,百废待兴,仍然能够起草出美国今后200愈年从未修改的宪法马来西亚也是出于一样的时空,但是如今这部宪法充满许多争议,50年来修改了上百次,早已经没有“品质标准”。我认为当时美国制定宪法是为了捍卫自由和自主,但是马来西亚制宪完全只是为了妥协,易言之一个是为了自由,一个是为了妥协,所以后者才会如此的不堪

CC Liew 说...

谢谢CH,要辩论这个哦?你研究了美国宪法起草的历史了吗?如果准备好了那就来辩论这个辩题,可是要给我半个月才回来这里与你讨论,目前还不行。

等你喔!

匿名 说...

如果我决定到以色列(履行)会怎样?我是否违反了大马法律呢?

当然不是!如果(人设)这些大国想要攻击大马的话,他们不会把他们的海陆空军送来这里,

因此,去(吧)这个课题尽情揭露,震撼马来人

早在十年前(特美女)就已经声称安华伊布拉欣是美国间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