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6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群众不等同选票(重刊2004年三月份文章)

在二〇〇四年三月份,我写了一篇名叫《群众不等同选票》的文章,这篇文章刊载在回教党党报《哈拉卡》,同时,我也将它刊载在《释放安华运动》网站中。也许是时候让我们回顾一下我说说过的话,然后我们再来考量为何我们在乌鲁雪兰莪补选中的群众大会环节中『获胜』,可是却输了补选。


群众不等同选票

在英特拉加央岸区(Indera Kayangan)(州议席)补选中,国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Nasional)委派了高老师(高永昌)竞选这个席位,在晚间的各各群众大会(ceramah,游行/演讲)中群众出席踊跃。在其中一个我所出席的群众大会中,我必须把车子停放在三、四公里外,再步行一段距离到群众大会地点,接着,我驾车到国民阵线(国阵)的选战行动室(markas)却发现这些地方许多都是空的,除了党员外,很难见到其他人。

国阵的支持者都去了哪里呢?从这点看来,国阵绝对没有支持者,因此他们绝无可能赢获英特拉加央岸区补选。

从公正党群众大会的人潮看来,那时国阵群众大会中所缺欠的——甚至因为人潮没出现,国阵必须取消一些群众大会的地步——高老师可以轻易的赢得这场补选。其实,高老师可以结束这场选战,去为他看来一定会赢的局面庆祝一番。

可是,当成绩揭晓后,高老师以2500票之差输掉了,怎么会这样呢?群众的踊跃与所发生的结局毫无关联,公青团当时是多么的信心满满,他们认为高老师必胜无疑,甚至在计票前,庆祝的气氛已经洋溢四周。一名公青团团长告诉我说我们已经赢了。他说:好啦!如果我们输了,最多也只是输掉仅仅的500票,而那也可以被视为是场『胜利』。

可是,当晚在英特拉加央岸区却没有举行胜利庆祝会,我们不是输,而是惨败,而我们大家通通夾尾而逃,我们连晚餐的胃口都没了。

而英特拉加央岸区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的『群众不代表选票』案例,民主行动党(民行党)『巨人』林吉祥和卡巴星无论到哪里都会吸引人山人海,直到现在还是一样。可是,在一九九九年,我们被击败了。

在一九八六年,慕斯达法失守龙运(Dungun)国会议席,而哈迪阿旺(Abdul Hadi Awang)失去马江(Marang)国会议席,他们俩人都被视为泛马回教党(回教党)的『巨人』,而他们也被挫败了,而依旧还是有庞大的听众。每当哈迪阿旺回到他的家乡演讲时,整个马江塞满了支持者,关丹至哥打峇鲁的主要公路因交通阻塞而被迫关闭。尽管如此,这些群众足以导致三小时的交通堵塞,哈迪阿旺还是输掉了马江议席。

现在反对党必须觉悟到大量的群众不代表着(同等的)选票。历史不断的在重复着证明了这一点,可是为什麽会这样呢?

提醒你,人民——尤其是大部分的马来人——出席群众大会是为了娱乐,马来人喜欢听演讲者(对政敌)的高声辱骂(maki and caci),骂得越厉害越好,像回教党的莫哈末沙布(Mat Sabu)和公正党的哥巴拉(N Gobalakrishnan)是他们的最爱。

哥巴拉能在台上站起来叫马哈迪医生为『一个像我一样的印度人』。

「他和我一样,来自印度的同一个乡村,」哥巴拉带着笑声,对群众大声怒吼,他们太喜欢哥巴拉的说话,他们觉得欲罢不能,他们拍掌并高声对他说,叫他继续说下去,而哥巴拉很乐意成全他们。

可是当计票后,哥巴拉输掉了。

群众们喜欢你的演讲,并不表示他们将会投你一票。实际上,群众中到底有多少人是来自你的选区呢?同样的,群众中究竟有多少人是合格的注册选民呢?

如果群众中其实有许多的国阵支持者,你千万别感到惊讶。他们出席反对党的群众大会不是因为他们不再支持国阵,同时将投选给反对党。他们参与反对党的群众大会只是为了娱乐,尤其是当重量级反对党人说话时,他们越是觉得娱乐感十足,接着他们回家后把票投给国阵。

反对党可以继续举办群众大会以显示他们还存在,它可以继续举办群众大会以取悦大众,可是别期望只通过群众大会来赢得选举。

再加上,如果那些出席群众大会的人是反对党的死硬派支持者(无论是否有群众大会与否,他们都将会把票投给反对党),国阵的死硬派只是来凑热闹(无论是否有任何的群众大会,他们还是将投选给国阵),和那些不是注册选民的人民(尽管他们相信在群众大会中听到的一切,他们无法投选给反对党)。那我们会达到什麽呢?

试图改变已经有信念的人是没用的——因为他们已经是我们的支持者了。企图说服国阵的死硬派也是没用的——因为他们永远也不会投给反对党。企图说服那些非注册选民也是无用的,因为即使他们想要投选给你也不能。我们必须说服的是游离票(fence sitter)——那些不是国阵的人,同时也还未投向我们的这群人。

唯一的问题是,这些游离选民死也不会来反对党群众大会,如果他们不出来,那你要如何说服他们呢?英国人有句话:「如果穆罕默德不走向大山,大山就必须移向穆罕默德」(If Muhammad will not come to the mountain, then the mountain must go to Muhammad)

简单来说,反对党必须走向选民,尤其是那些游离选民,并把他拉拢过来。

请注意用到的经验法则(尽管不是每次都准确),即35%选民支持执政党、35%支持反对党,而剩下的30%是游离选民。在由提名日直到投票日,短短的八天选战期间,不够时间向执政党死硬派下手,那是徒劳无功的,向你自己的支持者下功夫也是没意义的,你本来就有四五年的时间来维持他们的忠诚度需要,八天只足够在这30%的游离选民身上下功夫。

如果考量到议席的成败只靠仅有个位数的百分比,30%是个个不小的数目,30%可以决定这个州的成败。

因此,沿户拜访吧!,去会见那些『独立派』选民,去和那些一辈子也不出席群众大会的选民们交谈,别数落现任政府的不是,那太负面了,这些人民也许对这个国家和政府的动态比我们还要了如指掌,说说我们如何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政府,而这不意味着你说的是现任政府的坏话(只不过我们可以做的更好)。

解释现任政府在教育、贪污、保健、宗教和司法上,等等的政策,然后解释反对党的政策,叫这些选民们将两者作出比较,接着,请这些选民们给反对党一个机会,以证明它能至少在五年内执行更好的政策。解释这些,如果反对党食言,选民们可以把权力交回给目前执政党。

无论会发生什麽事,去见他们,和他们交谈,并别期望他们会来找你,尤其是你的群众大会,同时请在会见他们时,说话要以理服人,收起你的花言巧语,同时不要使用“群众大会的腔调”羞辱他们。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Crowds don’t translate to votes (rehash of a March 2004 article)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5-04-2010
翻译∶西西留

8 条评论:

匿名 说...

問題就是中間選民對政治不熱中,一旦有人派糖派錢的小利小惠,他們就傾斜了。

匿名 说...

對今天的成績特別失望。但也因此下定決心在下屆大選時一定不辭勞苦,把我家兩張票投向[對的人]。 大家一起努力。

另:翻譯中,延(沿)戶

謝謝大大一路來的用心翻譯。

阿豪

hoss 说...

在步行一段距离到群众大会地→步行一段距离到群众大会地

而英特拉加央岸区不是同一个『群众不代表选票』的案例→而英特拉加央岸区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的『群众不代表选票』案例

他们拍掌很高声对他说→他们拍掌高声对他说

可是被期望只用群众大会来赢得选举。→可是期望只通过群众大会来赢得选举。

企图把已经相信的人再让他们相信是没用的→试图改变已经有信念的人是没用的

饥饿时同时也还未投向我们的这群人:删除“饥饿时”

「大山从不向穆罕默德移来,穆罕默德只好向大山走去」:好像译反了。

请注意所使用的金科玉律(尽管不是每次都准确),将是35%选民支持指政党→请注意用到经验法则(尽管不是每次都准确),即35%选民支持政党

不够时间向指政党死硬派下手→不够时间向政党死硬派下手

向你自己的支持者下乖哦能副也是没意思的,你要维持他们的忠诚度需要四至五年的时间→向你自己的支持者下功夫也是没意义的,你本来就有四五年的时间来维持他们的忠诚度需要

如果考量到议席的成败之靠仅有的一个位数的百分比→如果考量到议席的成败靠仅有个位数的百分比

说说我们如何能成为一个『更好』的这个副→说说我们如何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政府

然后饥饿时反对党的政策→然后解释反对党的政策

选民们可以把权力交回给目前的政党。→选民们可以把权力交回给目前政党。

说话要理智,把你的花言巧语摆在家中,同时被使用『群众大会型的口吻』侮辱他们。→说话要以理服人收起你的花言巧语,同时不要使用“群众大会的腔调”羞辱他们。

匿名 说...

hoss:

精益求精當然是好的,但是這種講時效性的譯稿,能傳達語意出來就很好了。版主搶時效,無可厚非。

有翻譯過的人都懂,最難的是英譯中第一稿,較易的是中文潤飾的部份。我相信大部份都只想像我扮演讀者角色,而非中文作文老師。

如果你的英文真的超群出眾,歡迎看到你第一手的譯稿貼文出來,而且是持續性的。謝謝!

鼻屎 说...

看完后,深表同感。

候选人们是时候停止口诺悬河的演说,细心聆听人民的需要,寻求理解与共识。

就有如网络给予我们自由发表般,也给平民百姓一个机会,谦虚的聆听他们的心声吧。。。

对于一些博客们,也是时候大家一起反思反思了。。。

CC Liew 说...

谢谢鼻屎,候选人有时不是有学问就够了,人家卡马兰脱鞋到处跑也是可圈可点的。

回 hoss和阿豪:
谢谢您的校对,辛苦您了。不如我把您加入成为超级版主,那你就可以直接修改,意下如何?

回三楼匿名:
谢谢您,其实hoss已经做了两年的校对,他也是在尽心尽力的在帮助我们,所以必须要感恩。

必须了解的是,尽管这是时事性文章,速度是很重要的,这样读者就可以获得第一手资料。可是也并非所有的读者是第一时间阅读文章的,也有些读者是隔了几天才进来阅读,而且,有些文章属于叙事类的,无论如何,校对工作是很重要的,尤其能把文章内的所有错误减少到最低,那是负责任的部落格应该有的态度。

一般上如果是报章,都有至少初校或二校,我不懂网报的运作,可是他们的错误很多,我想大概就初校后就出稿了,也许就连初校也没做也说不定。

最重要的是,这些译文当中,有许多都是读者很多,可是没人愿意把错误指出,而文章在流传时,错误也依旧存在,而流传在网络中的文章可以是几十年的,所以校对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Hoss理解这一点,所以很细心的指出这些错误,为的是让以后阅读同一片文章的网友可以更顺畅的阅读,尽管这些都是免费的,可是免费的文章也是需要付出的。

我希望匿名大大可以理解,原译者无法做校对,因为自己写的东西通常会有盲点(这是四月的说法),因此,一般上必须有人写,有人检查,这样才能找到错误。

最后,西西留要谢谢匿名大大,因为你能感受到翻译的艰难,尤其是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紧急』新闻,是很不容易,尤其在一个非商业网站上,更不容易。

读者的角色很重要,可是协助校对者的角色也重要,原译者有时会『卡』在英文文法中,而校对者就可以给予另一个句子的说法,大家都没错,只是立场上的分别吧了。

谢谢您的留言,非常感激。

hoss 说...

感谢四楼反馈。

译文中如果出现文字或语法错误,我一般不准备发贴纠正。

我发贴纠正的情况多是在阅读中发生理解矛盾,不得已找出原文对照,结果发现可以重整译文,遂提供楼主参考。

既然发贴纠正,干脆也把上述一般文字或语法错误并列出来,故显得贴文冗长,可能令读者感到不适应。

我也发觉了毛病,可惜评论不能隐藏,否则可以让读者选择是否愿意点击阅读。

另一个方法是我把纠正后的文章贴在《公正论坛·博客联盟》,然后在这里做一个链接。

当然,西西留提出把我加入版主身份以方便校对刊文,也是一个可行方法。

最后谢谢西西留帮忙解围。

CC Liew 说...

谢谢Hoss的留言,

首先感激您一路来的细心校对,因为很少人嫩像hoss大大那般对照原文以了解文句错误的。

至于留言更正,那是因为(目前)除了这个方法,blogger中并没有设立任何功能做到这点。当然,hoss 可以直接把整篇文章纠正后电邮过来,这样也免得要重新看着留言板一一对照纠错。

本人不苟同把校对版贴入《公正论坛》,再由此处链接,因为原因很简单,尊重原译者(请记住,这里有几位翻译者),你不能把文章由某处抄出,然后再叫原作者链接到别处。举例:我们知道替代媒体(网报)中有一些错误,我们不能把这些错误纠正后贴在自己的网站,然后叫这些网报链接到校对后的网站。

除非文章作者是原创作品(翻译也是原创,而且几乎加入此部落格的参与者,西西留都会鼓励其人自设博客,这是对劳力成果的基本尊重),西西留博客站会以链接形式连接到原发布点,这里只作为终端站。可是将不会链接到部落格以外的任何形式的网站,因为即使论坛也会因为某段时日后资料重组而导致链接失效。

其二、统一发布处。这是为了让网友能在许多年后再接触到同一文章时,可以轻易找到更新后的版本,而不需要在不同的站点阅读版本不一的文章。

其三、谷歌服务器的资料库肯定不会无故失去资料,同时可保资料长期存在,而其他自费网站或论坛可能会因某些因素而关闭或资料毁坏。

希望Hoss大大阅读以上说法不要误会,西西留理解网络资料保存的时效性,因为有些文章可能会在网上流传超过十年以上,所以必须根据这样的思路处理网络资料。

最后,请hoss大大电邮您目前所使用的电邮地址,以作为登录部落格的户口。

最后,再次谢谢您细心的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