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8日星期日

毫不留情:再益会赢,可是赢多少?

对甘榜拉惹乌达(Kampong Raja Uda)的马来人来说,查尔斯圣地亚哥(Charles Santiago)是印度人有关系吗?那么对乌鲁雪兰莪的印度人来说,再益是马来人有关系吗?难道马来人比印度人更加成熟?

我那位『逃亡中的战友』私家侦探巴拉(P. Balasubramaniam)打赌说再益会在这场乌雪补选中赢得5000至6000张多数票,而我则打赌说再益的多数票会在3000至5000张之间。我不会告诉你我们的赌注是什么,可是看起来我们都同意再益的多数票会在5000票左右。

看看国阵展开的肮脏竞选活动,他们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抛给再益的,尽是些他腰缠万贯、他有包袱、他不是本地人及他是外来的候选人、为何是马来人而非印裔候选人等等琐碎及不重要的课题。

就算再益腰缠万贯又如何,这难道不就证明了他是个白手兴家的人吗?政府给过他多少项道路或建设工程?他得到过多少张AP或准证?再益有得到过砂石或树桐的特许经营权吗?

再益曾是马来西亚最大所律师楼的老板,这就是他致富的原因。这不好吗?为何《大马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及巫统不因此而歌颂他,骄傲的宣布至少有一名马来人能够在公平的市场中取得成功?
如果以再益的成功及过往的记录为例,似乎并非所有的马来人都需要拐杖。难道巫统不希望有更多像这样的,就算是面对再棘手的挑战也能够成功的马来人吗?

在玛拉(Mara)今天早上的44周年纪念主题演讲中,马哈迪医生表示马来人不应该一直都以政府的支援而感到骄傲,「援助就像一支拐杖...当我们脆弱的时候需要它,如果我们能够用自己的双脚站稳当然会更好,不应以这种援助为荣。事实上,接受援助的无法成为主人。」

就连马哈迪医生这位《大马土著权威组织》的支持者也说马来人不应该以拐杖为荣,换句话说我们应该以此为耻。或者,我们应该说我们要以不用拐杖也能成功的马来人为荣?如果以这个论点来说,我们是否应该以不用拐杖而取得成功的再益为荣?

既然如此,我们干嘛还要批判再益腰缠万贯?他们是否应该反过来歌颂他?再益并没有掠夺我们的百姓(the rakyat),他也没有从政府的国库里偷窃些什么,更没有盗用纳税人的金钱。再益桌上的面包是辛苦耕耘的成果,这样做犯法吗?

还有许多其他的马来人也成为杰出的律师,我随口就可以叫出许多我认识的名字,他们现在也很富有。我也认识很多华人及印度人因为当了成功的律师而致富,这难道是一件坏事吗?

每当马来人以错误的管道致富,我们惋惜及叹气,然而当他们以正当的方式致富时我们却又批评他们,那我们到底想怎样?这样也错,那样也错,马来人的心好难捉摸。(Ini pun salah. Itu pun salah. Tak pahamlah minda Melayu)

其实马来人就像螃蟹,自己不会直走,却又要教导别人如何直走。当你把这些螃蟹放进篮子里,他们就会把其他尝试爬出去的拖下去,结果没有半只螃蟹爬得出来,因为每当有哪只试图爬出来时都会被其他的扯回下来。因此我认为这就是为何大部分马来人都是扶不上墙的阿斗。

这就是主要的问题了,马来人就是会对其他成功的马来人眼红,妒忌心太重。(PHD,Perangai Hasat Dengki)

再益是吉兰丹人,那又怎样?吉兰丹人就不能到雪兰莪州竞选吗?我们不是曾经有过一位登嘉楼人担任吉兰丹州务大臣吗?一讲到马来人我们就担心他来自那个州哪个镇,难道林冠英、林吉祥、卡巴星、哥宾星及其他人都是在出生地竞选的吗?

回教党的末萨布(Mat Sabu)曾经在吉打、槟城、吉兰丹及登嘉楼等地竞选过,而且几乎全都胜出,没有人质问过他在哪里出生或指责他是外来的候选人。如果我要在大选出来竞选的话,应该在哪里竞选呢?我出生在英格兰的萨里(Surrey, England),这是否意味着在马来西亚没有我可以竞选的议席?

旺阿兹莎(Dr Wan Azizah Wan Ismail)并非出生在峇东埔(Permatang Pauh),可是她不止赢得该议席,还成为了国会在野党领袖。

我们必须打破这种必须在出生地竞选的独立前旧文化。

那个老旧的年代,从东海岸一角到吉隆坡需要五天四夜的时间,而如今只需要用一个小时。那个老旧的年代,一封信需要等整个星期才收到,如今我们可以实时沟通。

时代已经改变,我们目前居住在全球村庄及一个无疆界的世界里。你可以出生在英国,像我一样,然后在乌鲁雪兰莪、乌鲁吉兰丹、乌鲁登嘉楼或瓜拉吉打等地竞选,一点关系也没有,重要的是你是否能扮演好你的角色。

而我相信再益能够。

再益不在乎种族,他在乎的是人权及正义,他关心被压迫的弱者。

简单来讲,再益是个色盲,这就是最重要的,这就是我们要看到的新马来西亚。

自从独立以来超过半个世纪,雪兰莪巴生甘榜拉惹乌达的马来人都把选票投给执政党,从来不曾投给在野党。2008年3月8日,甘榜拉惹乌达的马来人历史上第一次把票投给查尔斯圣地亚哥,选他为他们的国会议席代表。

现在查尔斯圣地亚哥是一名国会议员。

对甘榜拉惹乌达的马来人来说,查尔斯圣地亚哥是印度人有关系吗?那么对乌鲁雪兰莪的印度人来说,再益是马来人有关系吗?难道马来人比印度人更加成熟?

是的,再益将帮助印度人,不过他只帮助值得帮助的印度人,而不是阿南达克里斯南(Ananda Krishnan) 。是的,再益将帮助华人,不过他只帮助值得帮助的华人,而不是杨肃斌博士 。而再益也将会帮助马来人解决联邦土地局(FELDA)的问题,以及土著的保留地等问题。

也许公正党终于圈定一位腰缠万贯的候选人是件好事,那么巫统就没有办法用两百万令吉来诱他跳槽。也许这该成为今后的标准,确保候选人不会耍无赖(bangsat),因此没那么容易被买通。

再益应该成为在野党遴选候选人的新标准。这么一来我们才不会每年的每个月都看到『大平卖』。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Zaid Ibrahim will win but by how much?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6-04-2010
翻译∶四月

17 条评论:

阿乐 说...

好感人,每次读RPK的文章都感到一股希望。

谢谢四月,你们辛苦的耕耘会获得回报的,感激你们。

匿名 说...

西西留部落格的翻译家都是好人,谢谢你们

四月 说...

谢谢阿乐及匿名的留言,仔细阅读的你们,就是译者最好的回报。

匿名 说...

谢谢四月

匿名 说...

谢谢四月,何人可,刘大。↲
有你们的贡献,为了美好的明天而努力。↲↲
Lan

CC Liew 说...

谢谢 Lan、『匿名』一号、二号、三号、阿乐、CS、四月,何人可。

阅读也是一种贡献,能留言更是一种鼓励。

匿名 说...

大家辛苦了。。。。。
原谅我这个经常只会看而不留言的大婶。。。
由于汉语水平不好,打字又慢,为了能看更多的文章,节省时间,都选择不留言。
像我这样的人,会有不少吧!
好一句"阅读也是一种贡献,能留言更是一种鼓励。"让我好歹也留下三两句。。。。

匿名 说...

那几字,用了我半个小时,一再不见,最后用匿名,才可以发布。。。。
我是关瑶

四月 说...

谢谢关瑶,好漂亮的名字。
那就请您每篇文章都留言两百字,一个星期后,打字神功就可练成矣。

深蓝 说...

每天都要上这里看看,就算没有新的译章,还是翻回以前的来看。静静的,渐渐的,变成我临前的习惯。

Anderson 说...

感謝譯者,因為有你們,我們才有機會看到這些文章!感恩!

四月 说...

谢谢深蓝,睡前看这么硬性的文章,发梦会不会咬牙切齿啊?

谢谢ANDERSON,非常感激您一路的支持与鼓励。

hoss 说...

确保候选人够无赖(bangsat)→确保候选人不会耍无赖(bangsat)

拔刀 说...

Thank you very much. I posted 再益不在乎种族,他在乎的是人权及正义,他关心被压迫的弱者。in my FB and linked to this page!

eric foo 说...

左看右看BN除了做人身攻击`抹黑之外,对再益好像没什么致命的攻击,我相信乌雪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谢谢四月的努力,会转贴至我的FB,希望不会介意。

四月 说...

谢谢HOSS,原来四月搞错了,呵呵!

Thank you拔刀, you are welcomed to post a post and link a link.

谢谢ERIC,请尽管转贴、尽量转贴、尽情转贴!

malaysianfirst@blogspot.com 说...

尽量将好的文章发布给更多的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