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8日星期日

【亚洲哨兵报】大马潜艇丑闻惊现法国

仿国际间抽佣方式
军火交易关系隐晦


由大马前国防部长纳吉敦拉萨主导的一桩十几亿法国潜艇的军购,将很可能成为一宗被揭发的丑闻,在法国本土,已有人入禀法国法庭要求调查交易中的贿赂和回佣行为。

尽管八年以来,这宗案件在大马法庭和由国民阵线政府主宰的国会的权限下受到舒适的掩盖,然而,由威廉.博登(William Bourdon)、雷諾德.塞默吉安(Renaud Semerdjian)和约瑟夫.博汉姆(Joseph Breham)联合的法国律师团将会终止这一切,为了支持良政为缘由,他们代表了马来西亚人权组织《人民之声》(Suaram),入禀巴黎检控署。

巴黎检控局(Paris Prosecution Office)内的法官一直以来都有在探查各种涉及类似潜艇买卖中的贪污行为,以及法国境内、巴基斯坦和其他国家高层人员中可能发生的贿赂和回佣案件。大马的这块拼图已经分别在二〇〇九年十二月四日和今年的二月二十三日归档。

这两年来,由调查法官佛朗索瓦.比塞特(Francoise Besset)和莊.克里斯托夫.胡林(Jean-Christophe Hullin)领导之下,巴黎检控局小心翼翼的调查涉及法国高级政治人物,以及潜艇买卖,和其他全世界的各国政府军购的指控。法国新闻报道曾说过,这批检控官临阵退缩,收回了一些极严重的检控,以避免造成政权倒台。

和这项指控有关的是法国最大的国防企业集团——国有造船厂DCN(法国国有船舶制造企业)——它在二〇〇五年和法国电子公司法国泰雷兹集团公司(THALES)合并后,成为了欧洲国防工业的一支主导力量。

『阿姆里』(Armaris)是DCN的子公司,它是「鲉鱼」级(Scorpene Class)柴油推动潜艇的制造商,并出售至印度、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以及附近其他国家。根据大马人权非政府组织《人民之声》代表律师团的说法,所有的这些的合约都受到怀疑。

虽然这桩交易完成于二〇〇二年,当年身为国防部长的纳吉,目前已经离开这个岗位,当上了首相,以及国内最大政党的党魁。这个烂摊子很可能成为政府和《全国巫族统一机构》的最大负担。在巫统的权力下,这桩丑闻很可能不会出现在大马的任何法院,想必这就是为何《人民之声》要找上法国检控官了。

「这项最近才入禀的案件,已经促使警方在交易的财务方面作出初步调查,」熟悉法国国防发展的巴黎消息来源这样指出。「正式调查还未展开,这项调查很可能利用由DCN处掳获的文件作为另一件调查的根据,这项调查集中在巴基斯坦的交易中,DCN 所缴付的贿金。」

消息来源指出,目前警方已经缩小对这些贿赂指控的调查范围,同时还未对二〇〇六年发生在马来西亚的蒙古女子给谋杀的事件展开调查,这名女子是纳吉和他的友人阿都拉萨巴金德(Abdul Razak Baginda)在巴黎进行交易时的通译员。

在DCN对台湾和巴基斯坦的国防交易中,涉及了许多的死亡事件。检控署目前怀疑,二〇〇二年发生在卡拉奇的爆炸案中被杀的十一名法国籍潜艇工程师——起先被认为是基地组织(Al Qaeda)所为——实际上法国方面食言,没有缴付几百万美元给巴基斯坦军官作为回佣而惨遭报复杀害。

大马这厢的指控是围绕在一家称为『博利米卡』(Perimekar)的大马公司所获得的一亿一千四百万欧元的付款,这家公司提供这几艘潜艇交易中的支援服务。根据这个法国律师团的说法,『博利米卡』是由另一家公司『KS海浪有限公司』(KS Ombak Laut Sdn Bhd)全权拥有,而『海浪』则由纳吉的好友拉萨巴金德所控制,他的妻子马兹琳达(Mazlinda Makhzan)是一名律师,也是一名前推事庭庭长,她是『海浪』的主要持股人。

「过去数年,在法国境内,法官们调查了涉及DCN的几项严重案件,」雷諾德.塞默吉安律师在接受《亚洲哨兵报》的电话专访时如是说道。「这不是被调查的第一宗案件,其他案件发生在巴基斯坦,还有一些案件发生在印度。可以肯定的是,在每次提供任何一种武器时,涉嫌犯法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纳吉在二〇〇〇年至二〇〇八年担任国防部长期间,制定了一项高军事建设,以提升大马武装部队,包括了『阿姆里』制造的两艘潜艇,以及租借了一艘退役的法国海军「阿格斯塔」级(Agosta class)潜艇,另外还有来自俄罗斯的苏凯超音速战机,已经耗费几百万美元制造的岸外巡逻艇。所有的这些都受到马来西亚国会在野党领袖的怀疑,可是巫统却堵塞了任何的调查。当私下问及这些事件时,纳吉反应激愤,并拒绝回答。

尽管这些事件被极力掩盖,可是在阿尔丹杜雅.沙礼布(Altantuya Shaariibuu)谋杀案发生后,这宗案件却导致了相当程度的恶名,她是一名二十八岁的蒙古籍通译员,同时也是拉萨巴金德的旧情人,她参与了潜艇采购的谈判。在她死后发现的一封信件中,她自己承认曾企图勒索拉萨巴金德五十万美元。

在拉萨巴金德要求纳吉的副官或随从慕沙沙菲里(Musa Safri)协助摆脱阿尔丹杜雅的纠缠后,她在二〇〇六年十月份被枪杀,她的尸体被附属纳吉办事处的两名保镖使用军用炸药炸碎。尽管在这桩谋杀案中,拉萨巴金德有很大的嫌疑,可是他却在二〇〇八年十一月获释,不久后他即离开这个国家前往英国。这些保镖被判有罪,可是他们的行为却无法构成他们的动机,除了其中一人的不被法庭所允许的招认,在他的招供中说到会在除掉她之后获得一大笔钱。

在为期数月的谋杀案听审中,潜艇交易并没带入法庭,有人指出,检控署、被告律师和法官故意把纳吉的名字排除在听审过程中。拉萨巴金德为了避开阿尔丹杜雅的疯狂追逐,聘请了一名私家侦探保护他,在审讯期间,这名私家侦探后来签署了一份法定声明书,指出纳吉实际上是这名受害者的情人,并将她交给了拉萨巴金德。

这名侦探峇拉苏巴马廉(P. Balasubramaniam)曾表示,他仓促的逃离吉隆坡,最终隐居在印度,在最近他的证词中他也声称,一名与纳吉妻子很亲密的商人献议以五百万令吉(一百五十七万美元)作为遮口费,并叫他离开这个地方。他也说他曾会见了纳吉的弟弟纳兹敏拉萨(Nazim Razak)。

巴黎原告争议环绕在是否拉萨嘎巴记得的『博利米卡』公司应该获得这笔一亿一千四百万欧元。副国防部长再纳阿比丁沙贡(Zainal Abidin Sakom)在军购期间,告诉过国会『博利米卡』已经收到这批潜艇军购售价的十一巴仙,作为『协调和支援服务』。在入禀巴黎法院的文件中声称这家公司并没有提供支援或服务。

巴黎原告也表示,『博利米卡』注册于二〇〇一年,就在采购合约签署前的几个月。原告在评估了这家公司在二〇〇一年和二〇〇二年的公司账目后,断然声称,这家公司「没有财务资源完成这项合约。这很明显的说明了一个事实,这家企业完全没有能力,或法定地位,或财务能力和/及专业能力以支援这样的一份合约。」

「『博利米卡』的总裁和持股人当中,没有一位拥有最低的建筑、维修或潜艇后勤的经验,」原告补充。「在合约条款下,这笔一亿一千四百万欧元的款项和潜艇分阶段建造有关。」如果以最显著的考量看来,『博利米卡』所负责的部分只是『马来西亚人员在受训期间的日常和住宿费用。因此,这和分期付款,以及完工无关。』

《亚洲哨兵报》在四月一日曾经报道,这批潜艇目前由一家于政府关系密切的公司『莫实得DCNS控股』(Boustead DCNS)提供服务。这家公司是『BHIC国防技术有限公司』(BHIC Defence Technologies Sdn Bhd)和『DCNS SA』的合资企业。『BHIC国防技术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莫实得重工业大众有限公司』(Boustead Heavy Industries Corp Bhd)的子公司,『DCNS SA』则是『DCN』的子公司。『莫实得』重工业部门目前已经把『博利米卡』涵盖成为一家「集团合作伙伴,『博利米卡』涉及马来西亚海事国防工业的市场、升级、维修和相关服务」,根据『莫实得』的常年报告这样指出。

原本『莫实得』曾告诉马来西亚股票交易所,这项服务合约将为期六年,价值六亿令吉(一亿八千四百一十万美元),或是每年三千万六十八万美元。然而,这份合约较后上扬至每年二亿七千万令吉。『莫实得控股』部分股权由政府控制,并且和巫统有密切关联。

原告说明:「有很好的理由相信,设立(博利米卡)的目的只有一个:安排把佣金付款,和向不同的受益人拨款,包括大马的公共服务高级人员和大马或外国的中介。」

继续阅读【马来西亚国防部军购贪污事件

出处:AsiaSentinel.com
原题:Malaysia's Submarine Scandal Surfaces in France
作者:John Berthelsen
日期∶16-04-10
翻译:西西留

12 条评论:

leejiajia 说...

我还是很怀疑
真相会大白吗?

CC Liew 说...

不会,直到国阵政府倒台后,才『可能』会。

CC Liew 说...

赵明福被杀也是一样,不会获得清白,除非国阵政府倒台。

看看这则新闻: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7285?tid=1

你认为还有希望吗?

orange 说...

这个政府要不的

CC Liew 说...

可是还有50%的马来西亚人觉得他们要这样的政府,你怎么说?

匿名 说...

『阿姆里』(Armaris)是DCN的子公司,它是「鲉鱼」级(Scorpene Class)柴油推动潜艇的制造商

西西留您好,我印象中你是全马政治时事网页中头一个使用“鲉鱼”级(Scorpene Class)这个术语的人,当时报章都是用“蝎子”级,大概记者以为Scorpene就是Scorpion的意思,可见西西留对事物的观察力很强。

谢谢西西留和各位大大的翻译。

匿名 说...

唯一可以解救剩下50%的马来西亚人的的做法还是在教育和真相揭示,所谓公道自在人心。
网络的发达改变了社会的体制和人民可以吸取的信息。有很多是不确属实,但有些的观点是真得很值得知识分子去思考。主要在懂得如何分析,前后贯通才可以得到正确的答案。
目前我认为读过这里文章的马来西亚人,应该把好的文章给打印出来让多点人知道。目的不是给饭桌上增加八卦话题,关键在里面说得讨论的解说的都是很确实的问题,真实或假就由读的人自己进行思考。我认为很多人民读了这里翻译的文章尤其是RPK的爆料都可以得到共鸣。
我就胆敢问马来西亚的人民,无论是马来人,印度人,华人,或少数民族。他们对目前的社会满意吗?为什么现在的社会和30年的有那么多的差距?难道他们要他们的子子孙孙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吗?我们做的事情不是为了自己,为了后代。
下一代面对的竞争会比目前的激烈至少3-5倍,再加上马国自身的教育水平每况愈下,最接近的邻国(新加坡)也不再是以前大马华人有材之士的跳板和摇篮,以后马来西亚的华人的出路只有在自己的国土可以找到了。
再不改革,我们的下一代可真的就完蛋了。马来西亚的发展不需要种族歧视的坏分子,马来西亚的今天也不是马哈地的功劳。马来西亚的资源,就算没有国政,任何一个政党只要是温和,不搞对立,只要懂得吸引外资的都可以搞得很出色。
马来西亚目前的状况就是坏在一群自认清高,只手遮天的霸权主义,贪得无厌和政治IQ零蛋的领导人物,加上人民的怕事心态造就了今天的马来西亚。希望在我们这个一个年代可以把问题给纠正过来,靠的也就是社会的认知和认同。马来西亚的体制需要恢复到东姑建国时的理念,不分种族,不分宗教,促进宗教和种族和谐的宗旨。恢复立法和国会独立。
不是在那里搞划分种族来达到国政的种族分裂的目的。国政的目的就是要马来西亚人不团结,这样他们就可以靠他们的强大基层组织在大选中轻易的获胜,并且巫统考他们的大多数选票来牵制马华。
马华真的是坏事作尽和巫统的傀儡,简直是为了钱什么民主和祖宗都可以拿来变卖。简直是IQ零分,人民公愤。人民应该让他们在下一个大选下台。一个席位也不给他们。

Anderson 说...

CCLiew說得對.只有國陣倒台後,一切才會真相大白.就想雪州政府一樣.可以想像,到時布城被關閉,然後大家拼命在燒文件.希望民聯吸收到之前的經驗!

匿名 说...

谢谢 CCLiew 及队友,翻译这篇文章真的是功德无量呀。

回 Anderson:为了国家和孩子的前途,就要广为散播资讯,让大家明白真相。我是看了RPK的文章才恍然大悟,脑袋因此才被开发的。那50%不仅仅只是马来人,华人也不少。我们华人有时间追看连续剧到三更半夜,就是不花点时间看书和动脑思考。

现在大家只会批评政府人无能,没去反省其实我们这些不用脑思考的人也要负点责任。啥样的人就养成啥样的社会。

很多华人不接触英文资讯,所以视野受到局限。我们没办法改变别人只看中文的习惯,因为情势就是如此。还好CCLiew 及队友的翻译文章打出了一个缺口。我们现在就要“负责”把翻译文章散播给没看过翻译文章的亲友。我们可以仿效RPK的“voter gets voters” 行动。一个人转寄翻译文章给三个人。希望效果像滚雪球那样越滚越大。

AnakMY

匿名 说...

我从小就喜欢看报章上的国外社论。很多时候文章里面牵涉的往往不是单纯的咨询。我关注是社会大环境的改变为自己找寻一个答案和未来大方向的指引。
现在这些文章很难在国内的报章读到了。我可以看到RPK和西西留写的文章不知是知识面很广,可读性强,最主要的不是在暴露什么内部或黑手的。主要还是从他们的文章里面可以很清楚无误的给目前国内的政治和社会问题找到关键答案,和事情的起因给个很完整的答案。
不像国政控制的报纸在那里制造证据,写的东西根本就是当人民是傻瓜。就只有他们巫统和马华的人才才是知识分子似的。
多多为自己的下一代,打印里面好的文章让多点人明白。这个胜过反对党的宣传。公正自在人心。

思问者 说...

西西大大,

这篇好,不温不火,刚好适合炖鸡。

但愿看愚民日报的人都上来看真新闻,这样就能减少50%愚民了。

谢谢大大!

CC Liew 说...

回匿名:
是的,是「鲉鱼」,一种深海鱼,英文叫Scorpene,记者的工作分秒必争,有错误的难免的,可是做编辑的不差就要打屁股了。

回(写长长的留言的)匿名,
能够把文章流传出去是值得鼓励,谢谢你的用心,大马有你这样的热心青年,国家就有希望了。谢谢你。

谢谢Anderson,西西留说的未必对,可是什麽人养什麽鸟,在怎么粉饰也没用的,国阵不是什麽好东西,这是肯定的。

太多『匿名』了,无法称呼,谢谢你们的留言。

回思问:谢谢鼓励,许久没人谈纳吉谋杀案了,这篇给大家恢复记忆一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