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9日星期四

毫不留情:封建大马

因此,我和皇室间的恩怨并非新鲜事,事情可以追溯到40年前我父亲下葬时,当我反对布特拉再也被圈围,并叫苏丹禅位时,情况变得变本加厉,最终的决裂发生在霹雳州被非法夺权事件中我臭骂霹雳苏丹之后。






针对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在乌雪补选期间声称宗教及政治无法切割的言论,雪州苏丹沙拉弗丁今日以不点名方式做出严厉反击,重申禁止各方滥用回教堂进行政治用途,甚至罕见地撂下重话,促不同意其谕令者勿踏足雪州。

雪州苏丹曾在上周乌雪补选炽热之时表示,政治人物不应该在回教堂发表政治演讲,

并要求警察采取行动。但是当聂阿兹在本月23日前往乌雪为选情告急的公正党乌雪候选人再益助选时,却非议雪州宗教局禁止政治人物在回教堂内发表演讲的做法。

陛下是今早为巴生希山慕丁宗教中学(Sekolah Agama Menengah Tinggi Sultan

Hisammuddin)致开幕辞时表示,若任何人想要来雪州,就必须遵守既定的条例与法律。

“如果任何人不同意雪州既定的条例,那么他就应该避开雪州。”

陛下在演词中指出,回教堂是一个神圣的宗教场所,应该避免受到滥用成为政治平台。陛下指出,这种情况有别于先知穆罕默德在古时候在回教堂内举行讲座的情况,目前已有许多场所可充作政治讲座的用途。

苏丹陛下表示,如果任由回教堂和祈祷所被滥用成为政治场地,担心一些不负责任的人可能会做出侮辱回教堂圣洁的行为,例如互相辱骂、诽谤、毫无根据的指控和人身攻击等。

×××××××××××××××××××××××××××××

雪州苏丹陛下说,「如果任何人不同意雪州既定的条例,那么他就应该避开雪州。」简单来说,宗教指的是伊斯兰教,并由苏丹们所统辖。如果你不同意苏丹统辖下对

与伊斯兰教有关的任何事物,那就得别进入他的州属。

这是苏丹们不成文的法律,偶尔当苏丹不满某个人时,他就会使用这些不成文的法律或

『沉默的法律』。是的!即使在今天和这个年代,苏丹能宣布你是个『不受欢迎的人物』(persona non

grata),并可下诏禁止你进入他的州属。

屡次发生过这样的事,一些犯错的人被护送到州的边境,然后被告知永远也别再进入这个州属。我

不想说出是这些州属,或是发生率。比方说,我本人所知道的一个个案中,一名政府牙医迟到,匆忙的来到皇宫为苏丹医治牙疼,一名警察被命令护送这名牙医出

境,把他踢出这个州。这件事刚发生不久,意思是说,这并不是发生在独立前的事。

大马人也许不理解,为何在我和雪州苏丹发生冲突后,决定由雪兰莪州自我流放。也许他们觉得我是反应过度,或是夸大其实,是这样的,许多人不理解这个『系统』是怎样运作的,它并没刻在石头上,甚至也没写在纸上,无论如何,这可就是法律,而我必须遵从这份法律。

如果你还记得,事件是因霹雳所发生的事所引起的,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叫尼查.迦玛鲁丁(Nizar Jamaluddin)违抗霹雳苏丹,不要俯首于他的要求,我也叫他站稳立场,别受苏丹所左右。

雪州苏丹当时很生气,

他叫我家人和他会面,并表示他的不满,我家人获得的指示是,我需要对这项欺君罪行发出一则公开道歉。

我小姑拉惹富嘉(Raja Fuziah Tun Uda)发了一封电邮给我,这封电邮我曾经刊载在《今日大马》。这封电邮很清楚的说明了我已经触犯了欺君罪,因此我需要发出一则公开启示,以向霹雳苏丹道

歉。我也被告知我已经玷污家族的名声,如果我祖父还在世的话,他会对我的所作所为感到难过。

我获得一个『最后通牒』,如果我不发出公开道歉,我的家族就会在主流媒体报章刊登启事谴责我的行为。简单来说,我的家族会因我的行为与我保持距离,换句话说,就是与我断绝关系。

我不但拒绝公开道歉,而且还写了另一篇文章谴责我家族。我也在我小姑的要求下,刊登了我们互通电邮的内容。也许她要苏丹知道,他们已经根据苏丹的指示和我说了。

这就决定了我的命运了,我家族宣布说我是一名背叛者,为家族名声带来羞耻。我被告知说警察被令展开调查,并以叛国罪起诉我,这项罪名成立将是死刑。

我写了另一篇有关皇宫杯葛我父亲的葬礼的文章,尽管如此,当时皇宫还是允许我葬在巴生(Kelang)的皇家墓园。这再一次触怒了苏丹,而这次他真的是暴跳如雷了。

我获得皇宫方面的消息,我在死后将不被埋葬在皇家墓园,我回应说,当我死后,我的尸体会被火化,让我的孩子们想撒在哪就撒在哪,这当然触动了穆斯林的神经,因为伊斯兰教不允许火化。

我和皇室的结怨还在持续着,还有好多事件在过后不断的发生。其实,我和皇室结怨可以追溯到前任最高元首在世时,当时敦马哈迪医生还在担任马来西亚首相。

更早以前的结怨是和布特拉再也(Putrajaya)有关。在违背统治者理事会的意愿下,联邦政府涵括了布特拉再也(在其管辖范围内),现任苏丹在当时是代苏丹,而他父亲是最高元首。

统治者理事会被传召开会,最高元首告诉他们说,联邦政府要涵括布特拉再也为其管辖范围,而当时他们不反对这项举动,理事会对这件事毫无意见。

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告诉统治者理事会,叫他们全体辞职,并且叫苏丹们全部禅让。我也宣称这苏丹和统治者理事会是雪兰莪的叛徒。

这引起皇室一片哗然,最高元首当时告诉我四叔拉惹拿督雷兹瓦(Raja Datuk Redzwa)说他要传召我到皇宫训我一顿。我四叔告诉最高元首可以试试看,到时看是谁教训谁。「还记得他父亲丁大哥(Abang

Din)吗?」我四叔问道「你看吧!彼得就和他父亲没两样,你也许要重新考虑一下是否要面对他。」

这位代苏丹最终传召我进入皇宫和我见面,以便可以让我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最高元首则打消了和我说话的念头。

根据苏丹的说法,真正的情形是这样的,马哈迪医生瞒着代苏丹和统治者理事会,背地里和最高元首达成协议。当代苏丹要求会见马哈迪医生时,陛下被告知这件事没什麽好谈的,而且也已经解决了。

其实,最高元首无权把布特拉再也交给联邦政府,这是州内事务,最高元首是联邦首脑,而不是雪兰莪的首脑。此外,联邦政府也已经把吉隆坡涵盖在其管辖范围内以作为联

邦首府,因此如果他们强调要把布特拉再也圈为新联邦首府,那他们就必须把吉隆坡交还给雪兰莪。

当联邦政府发觉把布特拉再也涵盖在其管辖范围内意味着他们必须把吉隆坡交换给雪兰莪时,他们决定把布特拉再也称为『行政中心』(administrative

centre),而吉隆坡依旧是联合邦首都。事实上,马来西亚有两个联邦首都,可是却放上不同的标签。

当我在2001年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时,我被盘问这件事。我被告知已经触犯了叛国罪,而叛国罪的刑罚是死刑。

我问我的政治部盘问官,他们当中是否有任何人是皇室成员,一个也没有。那你没权介入皇室事务,我告诉他们。这是苏丹和我之间的事,武吉安曼应该少管闲事。

这名政治部人员说叛国罪是国家事务,这和国家安全有关。因此,他们可以介入。我回答说,如果事情发生在200年前的话,我早就率领一支军队,废除这位苏丹的王位,扶持其他人坐上王位了。

那名政治部人员哑口无言,他们摇头嘀咕的在想我真的想要这样做。

因此,我和皇室间的恩怨并非新鲜事,事情可以追溯到40年前我父亲下葬之时。当我反对再也被圈围,并叫苏丹禅位时,情况变得变本加厉,最终的决裂发生在霹雳州被非法夺权事件中我臭骂霹雳苏丹之后。

是的!苏丹可宣布一些人为『不受欢迎人物』,可是我不会让他们在我身上这样做。在他们这样做之前,我自己宣布已经自我流放,而这个举动让皇室愤怒无比。

无论如何,我和联邦政府之间有一件事需要了断,他们必须在吉隆坡和布特拉再也之间选择其一作为联邦首都,他们不能两者都要。而如果上天保佑之下让我们取得联邦

政府的话,我会把夺回布特拉再也作为我一辈子的使命,因为它已经被联邦政府非法占为己有。

雪兰莪万岁!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Feudal Malaysia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9-04-2010
翻译∶西西留
校对:KH Tan

2 条评论:

Bomba 说...

請問這裡不提供RSS嗎?

CC Liew 说...

RSS一般都会在你的浏览器的上方填写URL的栏框右边看到,就是橙色的那个。如果不行就手动加入,除非博客本人关闭RSS功能,要不然的话一般上blogger的初始设定都有开放RSS阅读。

以下是帖子订阅的链接:
http://ccliew.blogspot.com/feeds/posts/default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