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3日星期二

毫不留情:你能为乌鲁雪兰莪州的补选所做的事

请记住,2008年3月8日的上一届大选,已故国会议员只以少过200张的多数票赢得了乌鲁雪兰莪州的州议席。因此,每一张选票都十分重要。30%的外坡选民足以决定在这场即将来临的补选中,谁才是赢家。所以,努力帮助他们回乌鲁雪兰莪的家投票吧。

有人说,在这即将来临的乌鲁雪兰莪州补选将会是首相纳吉一直以来大力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和新经济政策的试金石。人民在2010年4月25日的投票将反映出首相纳吉是否有受到大马人民的支持,以及人民是否相信他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和新经济政策。

基本上,乌鲁雪兰莪补选将是对首相纳吉信任与否的一个投票,这就是为什么国阵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这个补选。

30%的乌鲁雪兰莪州选民并不在该选区居住或工作。因为工作的缘故,他们散布在全国各地,因此,我们最大的任务,就是让这些人在投票日时返回乌鲁雪兰莪投票。

你们之中的许多人或许想为这次的补选出一分力,但你们可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提供哪一方面的援助呢?所以我是否可以提出以下的建议?

设立热线电话中心。

民间社会运动、政治活动家、社团或协会、部落客,甚至公民,可以共同设立热线中心。这些热线中心可以提供每日24小时,一周七日不停歇的服务,或只在『办公时间』内服务(比如从上午8时至晚上10时)。

设立这些热线中心的目的是安排交通运输,并协助那些没有交通工具,但又希望在投票日返回乌鲁雪兰莪投票的选民。

该热线中心的电话号码可以通过互联网和广播,以及透过短讯或电邮发送出去,以便让在马来西亚(或新加坡)的选民知道应该联络哪里,或是谁。这样,该热线中心就可以保有一个需要交通回到乌鲁雪兰莪投票的外坡选民数据库。

而对于那些提供交通以便载送选民回乌鲁雪兰莪的人民也同样可以打电话到热线中心,以表明自己身在马来西亚(或新加坡)的哪一个位置,以及他们所能够载送的选民人数。

住在马来西亚的槟城、吉打、吉兰丹、丁加奴、彭亨、吡叻、柔佛、新加坡等地,而又希望提供选民运输服务,帮助选民在投票日返回乌鲁雪兰莪,以协助补选的大马人,他们的资料也将被输入到数据库中。然后,他们将被分配予其地区的选民。

如果你拥有一辆汽车,并能载送3个到4个的选民回到乌鲁雪兰莪,那么这将是最好不过的了。从槟城、亚罗士打、太平、怡保、新山、哥打巴鲁、瓜拉丁加奴、关丹、新加坡等地的各100辆汽车将意味着增加了1000个选民。

那些没有汽车或无法在投票日开车到乌鲁雪兰莪的人,可以包下巴士安排载送那些选民。乌鲁雪兰莪北部和南部各主要城市的10到20辆巴士,再加上私家车,可以轻易地载送在乌鲁雪兰莪州以外生活和工作的30%选民。

你可以连同其他一些朋友分担包租巴士的费用。然后,你可以致电热线中心,并告诉他们,你这里有趟巴士,将在投票日的某个时候出发(例如上午6时,从光大离开槟城)等,该热线电话中心将通过其数据库,以联络那些住在附近的选民,并通知他们可以乘搭的巴士。

我们能否首先得到一些已经准备好要提供帮助和设立类似的热线中心的自愿人士挺身而出呢?一旦您做到了这一点,提供您的电话号码给我们,以便能够将之播放远弗届。

其次,那些提供交通运送者也能够联络这些热线中心,以便提供必要的细节资料。

基本上,这些热线中心将提供『分配服务』。那些在投票日需要交通载送回到乌鲁雪兰莪的选民将被分配予那些提供交通运送的服务者。

请记住,2008年3月8日的上一届大选,(这位)已故国会议员只以少过200张的多数票赢得了乌鲁雪兰莪州的州议席。因此,每一张选票都十分重要。30%的外坡选民足以决定在这场即将来临的补选中,谁才是赢家。所以,努力帮助他们回乌鲁雪兰莪的家投票吧。

与此同时,请阅读由高级顾问,并且是《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东南亚项目主任Ernest Z. Bower所选写的以下这段。

*************************************************

马来西亚乌鲁雪兰莪州选举与改革预兆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在他可以控制的地区之内的势头已经日渐明显,例如经济的改革和国际关系。然而,他最大的挑战将会是对其执掌的执政党——全国巫人统一机构(巫统),以及巫统所领导的联盟,国民阵线(简称BN)来进行政治文化上的改革。该党和其联盟将会在本月下旬于乌鲁雪兰莪举行补选之际面临考验。

事实上,这次补选的赌注并不比早前的补选来得高。纳吉已经掌控着政府,通过他推行的国家经济模式(NEM)让国家的经济复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同时为了追求更高的透明度而大力地追捕大鱼(对此,马来西亚的反贪污委员会对他其中的一位内阁部长发出了质疑并作出了明确的表示)。并且与诸如美国(他将会在大约一个星期后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晤)和中国的主要合作伙伴关系正在改善。然而,马来西亚的政治文化将成为首相严峻的挑战。深思熟虑的巫统领袖和战略家必须要清楚了解的其中一点是,还是有党员继续尝试迫害反对党领袖诸如安华依布拉欣和其他反对党领导人的事件发生。这似乎在政治上起了反效果,这是因为它突出了巫统薄弱的环节——党派所表现出的防卫状态。

纳吉已经证明了他的想法——好的想法——和他的政治意愿,并将其付诸实践。与其利用议会和法院的程序,为什么不就以此而与反对党竞争更好的想法和举措呢?通过政治上的竞争,以赢得民心及更好的服务为理念来治理国家岂不是更好吗?假如乌鲁雪兰莪的斗争能遵循如此的倡议来进行,而不是像由过去数代人所奉行的神秘政治那般,那么这场补选将会令人耳目一新。

Ernest Z. Bower 是一位高级顾问以及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东南亚项目主任。

评论是由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一个专以国际公共政策问题为重点的私人及免税机构。它的研究是不分党派和非专利的。CSIS并没有具体的政策立场。因此,所有的观点,立场,以及在此刊物发表的结论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意见。

2010年著于《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保留所有权利。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What you can do for the Hulu Selangor by-election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0-04-2010
翻译∶CS Chin

4 条评论:

四月 说...

CS翻译得不错的说,四月给你大大力鼓掌!加油!

CC Liew 说...

谢谢CS的精彩翻译,帮您做了初步校对,没有文句错误,不过是标点符号可能不太对,给您做了更正,如果您发现不妥,可修改回去。

翻译得很好,给大大飞吻鼓励。

1. 乌鲁雪兰莪补选将是对首相纳吉信任与否的一个投票【,】这就是为什么国阵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这个补选。

2. 因为工作的缘故,他们散布在全国各地【,】因此,我们最大的任务,就是让这些人在投票日时返回乌鲁雪兰莪投票。

3. 但你们可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提供哪一方面的援助【呢?】

4. 民间社会运动【、】政治活动家【、】社团或协会【、】部落客,甚至公民

5. 或只在【『】办公时间【』】内服务

6. 住在马来西亚的槟城、吉打、吉兰丹、丁加奴、彭亨、吡叻、柔佛、新加坡等地

7. 那些没有汽车或无法在投票日开车到乌鲁雪兰莪的人,可以包下巴士安排载送那些选民。

8. 该热线电话中心将通过其数据库,以联络那些住在附近的选民,并通知他们可以乘搭的巴士。

9. 基本上,这些热线中心将提供『分配服务』。

10. (这位)已故国会议员只以少过200张的多数票赢得了乌鲁雪兰莪州的州议席。

11.并且是《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东南亚项目主任

12. 他最大的挑战将会是对其执掌的执政党——全国巫人统一机构(巫统)

13. 和中国的主要合作伙伴关系正在【改善】(好转之中)

hoss 说...

已故国会议员只以少过200张的多数票赢得了乌鲁雪兰莪州的州议席。→已故国会议员只以少过200张的多数票赢得了乌鲁雪兰莪州的国会 议席。

这次补选的赌注并不比早前的补选来得高。→这次补选的风险并不比早前的补选来得高。

2010年著于《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保留所有权利。→©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2010年,版权所有。

CS 说...

谢谢四月和 CC Liew 的鼓励 :),还有hoss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