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0日星期二

毫不留情:马来人的价值观

这些男孩为哥打峇鲁的巫统『拿汀太太』们服务,这些男妓在酒店流荡,等待那些发姣又性饥渴的巫统『拿汀太太』的挑选,巫统拿督们忙着在外胡搞,因此他们再也没什麽精力应付他们的老婆,因此『拿汀太太』们需要雇佣年轻男妓服务她们。

我很肯定许多非马来人不太了解马来人的思维,他们以为马来人有着奇特的价值观,目前爆发的有关再益伊布拉欣『饮酒的问题』就是这个论点中的案例。

其实,早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大概在独立前后,大部分上流社会的马来人都喝过酒。大部分马来人家中有酒吧,所储藏的好酒都是世界上的极品,就连伦敦的酒吧都要自叹不如,这种情况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马来人称喝得烂醉的马来人为『烂醉如鱼』,尽管在现实中鱼不喝酒。

军中的海陆空训练学院(Navy, Army and Airforce Institutes,NAAFI)中,你可以购买到非常便宜的啤酒,一罐五毛钱,而且,很少有不喝酒的马来军人,这些军人喝醉时,就连最高元首也敢骂。

现在这些当然已经成了过眼云烟,今天,饮酒再也不会获得像五十年前那样被容忍。在过去,赌博也是一种『社交活动』,同样的,这也是见怪不怪的。现在再也不见马来人在周末聚在一起玩扑克牌,或是跑到投注站买万字票。

回教党在1999年掌权登嘉楼后,州政府传召华人和印度人开会,以商讨在州内禁酒和禁赌的事宜。华人和马来人告诉了州务大臣哈迪阿旺(Hadi Awang)说他们不反对在州内禁赌(因为他们也觉得这是社会中的邪恶),可是他们不赞成禁酒,于是州政府禁赌而不禁酒。

你看吧!就连被标榜为回教极端分子政党的回教党也把注意力集中在两大罪恶——饮酒和赌博。当时回教党州政府就只谈两个『社会病态』——饮酒和赌博。在吉兰丹——这个在 1990年被回教党夺得的州属——州政府也做了一样的事,他们禁赌和禁酒。

如果你曾经参加过周五的集体祈祷,你将会听到伊曼在传道时提到穆斯林承传的罪——饮酒和赌博。这些伊曼会谴责饮酒和/或赌博的穆斯林,穆斯林会被教导以了解他们应该避免这两项罪恶,因此,穆斯林完全理解饮酒和赌博是必须避免的。

这是相当可理解的,因此,他们将会利用这些来对付再益,如果他们能说服乌鲁雪兰莪(Hulu Selangor)的马来选民,以证明再益喝酒(或是,如果更好的话,又喝酒又赌博),这样的话,很大机会马来选民会拒绝再益。

如果非马来人觉得马来人的价值观有点问题,也怪不得他们。干嘛他们只谈饮酒呢?恶行、罪恶和犯罪肯定比饮酒还要罪大恶极,不是吗?如果你饮酒,你害了谁?而我们现在说的不是那些酗酒的人,就连非马来人也看不起酒鬼,我们现在谈的是社交酒会,对非马来人而言,这根本就不是什麽罪恶或犯罪的事,那干嘛把它当成是大事呢?

也许非马来人拥有他们自己看待事物的角度,如果他们由马来人的角度来看待,那他们将会理解这个课题。这五十年来马来人被灌输这个了信仰,在伊斯兰教中饮酒和赌博是严重的恶行。任何马来人饮酒和/或赌博会被谴责,这是五十年来回教堂的布道会中不断在呼吁的事,因此,我们很难在马来西亚找到敢为饮酒和赌博辩护的马来人。

其实,早在1970年代,登嘉楼的一名回教党人民代议士——一名前军官——喝醉了酒。每个人都知道,可是没人说起这件事。也许要今天不可能了,可是在过去,就连回教党对这个课题也『视而不见』。

我记得有关回教党主席阿斯里慕达(Asri Muda)拜访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住家的一则故事,当时,东姑在门口接见阿斯里,手中握着威士忌酒杯,阿斯里见了吃惊大叫。总之,当时还是早餐时间,要『呼干啦』也似乎太早了。

东姑回答说,他已经做好早课(subuh)和小凈※(wuduk),因此,看来他已进行他的宗教义务,而饮酒并不会稀释他的祈祷,「酒和水不能混为一谈」东姑回答道。
※伊斯蘭信徒作禮拜前,必須先拿小凈(wuduk)。所謂的小凈,是指清洗身上的污跡,包括手、口、鼻 孔、臉、額頭髮際、耳、及腳部。

不是的!在那个年代,这不是废话或虚伪,巫统主席兼马来西亚首相喝酒,而他从未掩盖这个实情,他甚至在和回教党主席进餐时手持威士忌酒杯,而他在握着威士忌酒杯前,刚做了小净。

巫统人喝酒,他们现在还在喝,你可以看到他们满街都是。你自己可以到 Heritage Row 或《哈瓦那俱乐部》(Havana Club)或《全国报业俱乐部》(Press Club)亲眼看看。大部分皇室成员也喝酒,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在他们的家中独饮,一些也在公共场合畅饮。告诉我有多少巫统高层或皇室成员是不喝酒的。好啦!一些人不喝,可是大部分都在喝,因此喝酒的是大多数,不是少数。

我们应该集中的课题不是再益是否饮酒,或是饮酒导致他不适合当领袖,我们应该集中的课题是哪些人说了这些话?那些说这些话的人他们自己也在喝酒。

我认识许多的『拿汀太太』——巫统权贵们的太太们——不喝酒也不赌博,可是他们所做的其他事可说是更加糟糕的,我本身认识的一批来自登嘉楼的巫统『拿汀太太』,他们时常到泰国和印尼,他们时常四五个人一起出发,而他们短程旅游的目的是去找年轻男妓来个周末疯狂胡搞。

是的!这些『拿汀太太』不喝酒或赌博,可是他们出门到邻国胡天搞地。当然,我本人认识他们,其中一位还向我发了短讯,她说如果我想搞她,她可在任何时候为我脱裤子。

很不幸的,我老婆拦截了这个则短讯,结果她发誓别给她再见到那『拿汀太太』,尤其是这位『拿汀太太』,她甚至邀请我老婆参与她们的『太太团』一起到吉隆坡,在那里,有一群男妓等着服务她们。当然,我老婆没参加,可是她会确保我任何时候到吉隆坡时,这些『拿汀太太』们不会在城中『刚巧』开派对。

自1990年以来,吉兰丹在伊斯兰政府的统治下长达二十年,饮酒和赌博再也不允许出现在这个州属,可是如果你到哥打峇鲁附近闲逛,你会发现年轻男女在主要酒店流荡等待客人。是的!年轻女孩和男孩,很明显这些女孩是干什麽工作的,可是男孩呢?你也许会问。

这些男孩为哥打峇鲁的巫统『拿汀太太』们服务,这些男妓在酒店流荡,等待那些发姣又性饥渴的巫统『拿汀太太』的挑选,巫统拿督们忙着在外胡搞,因此他们再也没什麽精力应付他们的老婆,因此『拿汀太太』们需要雇佣年轻男妓服务她们。

我曾经带我老婆在哥打峇鲁闲逛,以证明有这样的事。我们停在一家主要酒店的后巷,接着一名年轻男子走过来我们的车子,我老婆头皮发麻,这可是马来西亚当中最回教化的州属中最回教化的市镇,它被美名为『麦加走廊』(Serambi Mekah),可是却比吉隆坡还要『先进』。

是的!再益是『不道德』的,因为根据巫统的说法,他喝酒。如果这是回教党发出的言论,我无话可说,可是这个言论来自于巫统,而当巫统拿督和巫统『拿汀太太』们到处胡搞的时候,再益和他太太却没有这样做,我实在看不出充满罪恶的手如何能(向他人)丢出第一块石头。

而我还未谈到贪污、滥权、搜刮民脂民膏等等课题,我怀疑是否还要提这个在全马无人不晓的课题吗?

令人困惑的是,马来人对这个饮酒的课题感到又愤怒有苦恼,可是当提到滥交、贪污和许多许多的问题时,马来人冷静得很。他们将拒接那些给告知有饮酒的人,可是他们对搂搂抱抱到处胡搞,或贪污滥权烂到骨子里头的人却不觉得有问题。

要怎样解释马来人的思维呢?我们要如何分析马来人的价值观呢?

别问我!我已经很久没试着去想马来人心里头在想什麽了。

还有……如果你想认识这些『拿汀太太』,别打电话问我,因为他们将会告诉你说,你要把我一起带去她们才肯见你,而这样会为我老婆增添许多麻烦的。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The Malay sense of values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19-04-2010
翻译∶西西留

8 条评论:

老老 说...

淫人者其妻亦被人淫,巫统不止腐败透顶,连私生活也这样糜烂,满嘴仁义道德,看到实在心酸。

匿名 说...

政客说一套做一套,如果拿他们的话当真,那麦当娜就是圣母玛利亚了。可惜马来西亚的选民头脑很像有问题,即使24小时前某高官杀了人,24小时后就忘了。怪不得老马说马来人健忘(华人印度人还不是一样?)

拔刀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匿名 说...

不是知道马华的“淫贱度”有没有巫统酱厉害?

hoss 说...

在饮酒的社群中,大部分马来人占了较高的数量。→大部分上流社会的马来人都喝过酒。

马来人称喝得烂醉的马来人为『烂醉如鱼』→马来人喝起酒来,简直“如鱼得水”

也需要今天不可能了→也今天不可能了

或是饮酒会使他变成不稳定的领袖→或是饮酒导致不适合当领袖

我实在看不出这双比罪恶还要卑劣的手如何能刻出第一块圣训石碑。→我实在看不出充满罪恶的手如何能(向他人)丢出第一块石头。

而我还为谈到贪污、滥权、搜刮民脂民膏等等的事→而我还谈到贪污、滥权、搜刮民脂民膏等等课题

最复杂的是→令人困惑的是

可是他们对搂搂抱抱到处胡搞,或贪污滥权烂到骨子里头的人却不觉得有问题。→可是他们对于拥抱到处胡搞或腐烂透顶的人不觉得有问题。

CC Liew 说...

感谢Hoss,全部修改了,只有『烂醉如鱼』和『烂到骨子里』不改,因为和原文无冲突。基本上马来人形容喝醉酒是和鱼有关(或许和钓起来的鱼有关),和如鱼得水不太有关系。

谢谢你。

CC Liew 说...

谢谢老老、匿名一号、二号,

大马人健忘是因为媒体的关系,我们不能说媒体没有影响力,它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包括你我都受到媒体影响(包括新闻网站),一些看起来『大件事』的新闻,其实不是大事,可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事,却影响重大,这要看网友们勤劳不勤劳挖蛛丝马迹了。

回匿名二号,马华的贪污程度和巫统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常态,谁当了五十二年老板不温饱思淫的?不止高层如此,由上至下都是如此,老实的马华党员很多,巫统中温和的党员也很多,可是政策由上层主导,再多好人也没用,因为无法力拦狂澜。

选党不选人就是这个道理。

崇正 说...

真是莫名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