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7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对我而言其蕴含的意义

因此,乌鲁雪兰莪的选民们比你所称赞的还要聪明多了,现在他们有两个政党向他们投怀送抱,以满足他们的怪癖和狂想了。仿佛就像两个情敌在火拼,只为了证明自己才是个好情人,与此同时,他们把玩着两方,享受着从他们获得的献媚。




今天这里有几篇有关最近乌鲁雪兰莪补选的文章,我已经把它们上载到《今日大马》了。

1. 评论:凯林拉斯兰‧一场激动人心的补选过后

2. 云淡风轻: 林明华‧4点感想

3. 一心不乱: 林瑞源‧乌雪补选的讯息

4. Stop blaming BN’s money politics, says DAP's Kula

5. They don’t want change, do they?

6. So why did PKR lose in Hulu Selangor?

7. PKR must leverage on multiracialism, says analyst

大约在八年前,我在马六甲参加了一堂为期三天的课程,这个课程是由一名德国政治策略专家所教授,他在1998年的德国大选中,策划了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的竞选运动,并获得胜利。

格哈德.施罗德就像安华.伊布拉欣那般,他当时是名改革者,领导着德国的改革运动。格哈德在协助巴德尔—迈因霍夫恐怖份子集团(Baader-Meinhof,又称『赤军旅』,英文简 称RAF)的创建成员之一的霍尔斯特.马乐(Horst Mahler)提早出狱,并协助他在德国学习法律后,造成了争议。

无论如何,格哈德.施罗德的成功非常短暂,在八年后的2005年十一月,他的政党在大选中败选,他被迫卸下德国总理的职位。这显示出,即使像德国这样的先进社会中,人们的思想在每届大选都会有所改变,更别说像马来西亚这样比较不先进的社会了,因此,别期望三〇八政治海啸会永远维持下去,即使在德国,它只维持了七年。

在马六甲的这个课程令人大开眼界,所有公正党领袖们都出席了,甚至就连主席忘阿兹旺依斯迈(Wan Azizah Wan Ismail)医生也出席了。它就像集体疗程,每个人都被要求对公正党,也包括反对党和执政党的弱点发表他/她的看法。

这名德国政治策略专家没告诉我们错在那里,他要我们自己承认错在哪里,因此,这些论点来自于我们,而不是他。他只不过扮演了『心理分析师』的角色,协助探索出我们的思想,并协助我们把这些看法倾诉出来。

一些好的点子都提出来了,几乎每个人承认这些问题的所在,而每个人也承认了1999年全国大选的『胜利』是短暂的,除非改变策略,要不然在下届2004年大选中,反对党,尤其是公正党将被消灭。

每个人都同意该做的事,可是却什麽也没做到,在2004年全国大选中,就如所料,反对党,尤其是公正党,几乎被消灭掉。

令人感到伤痛的是,我们已经诊断出问题,参加课程的每个人也没说不赞同,每个人都同意所需要做的事,可是却没人做到,而公正党在2004年三月份付出了代价。

那位德国政治策略专家提出的其中一个重点是:无论在全世界的哪个国家中,选民是自私的,无论在欧洲、亚洲、美国、拉丁美洲、非洲等等。全世界的选民都是一样的,甚至在德国这样的先进国也一样,策略专家这样说道。

我们必须知道选民要些什麽,并提供给他们,而如果我们可以给选民所要的,我们将获得他们的选票,就这样简单。要选民把票投给你,并没有什麽魔术或秘方可言。就因为道理太简单了,尽管我们知道要做些什麽,可是我们却没去做时,我真的很想哭出来。

当然,要顺应选民的所有要求是不可能的,有时,他们的要求超越了我们的能力范围,可是,我们至少要了解选民的需要作为起步,而不是在幻觉和误导性原理之下进行选战,那最终将会引导我们走向死路。

我们常自以为我们要的也就是选民要的,这是头一个谬论。在1999年,我们以为选民要改革,而他们支持反对党是因为反对党对他们承诺会进行改革。我们以为选民爱我们和我们的立场。简单来说,我们以为对良好治理、终结贪污滥权、更透明和有公信力、分权、独立司法和终结选择性检察等等的共同喜好而使得我们团结一致。

其实在1999年,我们并非因为爱而团结,我们的团结是因为恨,对敦马哈迪医生的嗔恨。结果,在1999年,选民投选了反对党,因为他们要马哈迪医生滚蛋。而到了2003年,马哈迪医生下台,并把权力交给了敦阿都拉巴达维,于是,选民们回到国阵,在2004年三月份全国大选中,给了反对党最悲惨的一次挫败。

这样看来,选民的要求是什麽呢?就如德国策略专家告诉我们的,选民们是自私的一群,而如果他们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他们将把票投给你,即使在德国也是一样,而德国比大马先进多了。

在1999年,选民要把马哈迪医生踢出局,而在2003年十一月份所发生的事之后,他们不再需要利用反对党,在四、五个月后的2004年三月份,他们都回到了国阵身边。

在2008年,他们想要把阿都拉巴达维踢出局,这就是现在看到的,已经发生的事情,因此,他们还需要反对党吗?或是说,阿都拉巴达维已经被踢出局了,他们现在非常心满意足了呢?或是说,他们还是很不满意,而这次他们想把纳吉敦拉萨给踢走呢?

时间会解释一切,而到了下届全国大选成绩揭晓后,我们将会知道答案。

让我们看看选民们的『购物清单』或希望圣诞老人给他们的礼物,同时要理解,这些期望当中,一些是办得到的,一些则不行,而有些也许太简单了,简单到你要笑出来,而其他的也许太复杂了,即使是一辈子也无法交货。

让我们先看看比较复杂的期望。

一些大马人会为良好治理、终结贪污滥权、更透明和有公信力、分权、独立司法等等而投票,这些人会把这些标签为『西方价值观』。

有多少百分比的大马人落在这个类别呢?他们是谁,他们住在哪里/在哪投票?

这些人是专业人士,他们都是高薪阶层,他们建立了事业和稳定的未来,他们曾获得高等教育,他们曾经在海外留学和工作,他们住在城市地区,他们有上网,并阅读网上谈论等等的。

可是,有多少百分比的选民在这个类别下呢?无可置疑的,他们是少数,保守估计为大约20%左右的选民,尽管如此,这是他们想要的,而他们将投选给一个能给他们所有这些『西方价值观』的政党。

你也许会争辩说这些人太理想主义了,毫不实际,对于这些,马来西亚还未做好准备。不过,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为了他们自己的『自私』理由,他们将投选给能够实现这些要求的政党。

简单来说,他们依旧会投选给他们所想要的,而不是根据政党。无论什麽堂皇的理由和国家利益,最终他们把票投给你,只因为里头有他们想要的东西——良好治理、终结贪污滥权、更透明和有公信力、分权、独立司法等等的。

因此,这无关授权于你的事,而是他们授权于你后,他们能获得什麽?而如果给了你权力后,他们会获得良好治理、终结贪污滥权、更透明和有公信力、分权、独立司法等等的,那他们就会把权力给你。话说回来,还是关切到『我给了你权力,我会获得什麽好处』的道理。

接下来,我们还有一批人会因为投反对党而投反对党,而当反对党执政时,他们将摆向另一边,投选给其他曾经执政,可是现在已经成为反对党的政党。他们是『永远的反对者』(perpetual objectors),他们不喜欢政府,任何政府,不管是谁组织政府。

我们无法从这些人身上获胜,除非我们永远当反对党,同时永远没法组织政府,那他们会继续投票给我们。

下来,我们有一批人将只投票给自己种族的人,如果两个候选人来自同一个种族,比方说马来人对马来人,只有这样,他们将会以政党作为投选候选人的选择,而如果他们没有特定的政党喜好,那他们将投选给说得比较动听、笑得比较甜美、握比较多手,握手时看着他/她的眼睛,长相比较好看,和选民们比较能『打成一片』等等的候选人。

换句话说,那只是跟随个人的喜好,而不是他/她的立场。

接下来,我们有一批人在获得直接好处才投选你,比方说现款、礼物、奖学金、土地等等的,我从你身上获得好处才会投票给你,这一般上是那些用劳力换取温饱的较贫困人士,当他们获得了比一个月薪水还要多的好处时,他们会把票投给你。

他们不理会国家课题或社区的需要,他们穷到懒得理会这些,他们担心的是如何找到钱来换取一餐温饱,他们每天都在挣扎求存,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有一顿没一顿的,而常常要担心下顿饭有无着落,那才是他们生活中的最优先考量,而这些当然是国阵人马最容易收买的一批人了。

无论如何,相信我,如果你设身处地,站在他们的立场,你也会干一样的事,你和你家人的温饱排在第一位,你有听过有人因为太穷而把他们的孩子卖了吗?

如果他们可以把孩子卖了以换取一顿饭,出卖选票又有无不可?无所谓。而你住在一所价值五十万令吉的房子,驾着一辆三十万令吉的车子,你要如何评论这群人?你可否听过一句话:「士兵用肚子打仗?士兵饿肚子就不打仗了。」(a soldier fights with his stomach? A soldier with an empty stomach stops fighting)

而在大马,这群人可真是非常庞大的一群。

下来,我们有一群种族主义份子和宗教主义份子。他们只为投选给自己种族和/或宗教的候选人,不管他们所代表的是什麽政党,而如果两个候选人都不是他们种族/宗教,那他们就不出来投票,或是他们会投废票作为抗议。

现在你知道为何我们会看到这么高比率的废票了吧?你因为那是选民们这样愚蠢,不知道如何在选票上打叉吗?不是的,大部分人都知道,有一些不知道,而他们投废票是为了展示他们对两个候选人的不满,他们只会把票投给来自他们自己种族或宗教的候选人,甚至就连巫统自己人也是这样,回教党、行动党、公正党、马华、国大党等等的党员们也这样做,他们没有党的忠诚度,他们的忠诚度只在于种族/宗教。

因此,你可以见到,所有的选民都是自私的,他们投票给你,如果你可以给他们想要的,一些他们觉得对国家好的东西——像良好治理、终结贪污滥权、更透明和有公信力、分权、独立司法等等;一些则非常个人——像口袋中的钱;一些因为基于种族和宗教原因,而这也是一个很自私的理由,而他们投选你的理由可归结到——他们的其中一个『自己人』可当官。

必须理解的是,选民不是在投票给你,他们是投票给他们自己,他们投选你只因为他们可以在投给你之后获得利益,如果只利益你而不是他们,他们将不会投票给你,其中一些利益可说是一般性的,一些则很个人,无论如何,一般性或个人,都是关系到他们投票给你之后他们可以获得的利益。

上星期日在乌鲁雪兰莪,选民们衡量了投给国阵而不投给民联所带来的好处,无论是金钱或其他理由,还是关系到投给国阵而不投给民联,我能得到什麽好处。

其实,在乌鲁雪兰莪选民在两者间都获得最大的收益,现在国阵和民联双方需要照顾到他们的需要——民联因为它是州政府,而国阵因为补选中的承诺,这可是再理想不过的情况了。

因此,乌鲁雪兰莪的选民们比你所称赞的还要聪明多了,现在他们有两个政党向他们投怀送抱,以满足他们的怪癖和狂想了。仿佛就像两个情敌在火拼,只为了证明自己才是个好情人,与此同时,他们把玩着两方,享受着从他们获得的献媚。

嗯……我爱死了这个情景,而我们还以为乌鲁雪兰莪的选民是笨蛋,不!他们可聪明呢!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What’s in it for me?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7-04-2010
翻译∶西西留

3 条评论:

匿名 说...

领导(者)德国的改革运动--〉领导着德国的改革运动

话说回来,还是(关却)到『我给了你权力,我会获得什麽好处』的道理。--〉关切

我们无法从这些人身上获胜,除非(他们)永远当反对党--〉我们

接下来,我们有一批人(自在)获得直接好处才投选你--〉在

比方说现款、礼物、见(雪景)、土地等等的

或是他们会投废票(最为)抗议。--〉做为

你(因为那时)因为选民们这样愚蠢,--〉以为那是

所有的(玄米那)都是自私的-->选民

一些他们(局的)对国家好的东西--〉觉得

hoss 说...

跟别说像马来西亚这样比较不先进的社会了→别说像马来西亚这样比较不先进的社会了

而公正党在204年三月份付出了代价→而公正党在2004年三月份付出了代价

还是关却到『我给了你权力,我会获得什麽好处』的道理。→还是关到“我给了你权力,我会获得什麽好处”的道理。

我们有一批人自在获得直接好处才投选你→我们有一批人在获得直接好处才投选你

见雪景→补助金、奖学金

他们担心的是如何获取金钱以让当晚的一顿饭→他们担心的是如何找到钱来换取一餐温饱

或是他们会投废票最为抗议。→或是他们会投废票为抗议。

你因为那时因为选民们这样愚蠢→你为那是因为选民们愚蠢

回教党、行动党、公正党、马华、国大党等等,人们也这样做→回教党、行动党、公正党、马华、国大党等等的党员也这样做

所有的玄米那都是自私的→所有的选民那都是自私的

一些他们局的对国家好的东西→一些他们所要求的东西对国家带来

理解一样东西→理解一个道理

选民们衡量了投选给国阵和民联之间的好处→选民们衡量了投给国阵而不投给民联所带来的好处

还是回来一点,投给国阵和投给民联之间→还是关系到投给国阵而不投给民联

CC Liew 说...

谢谢匿名和hoss,全部改正,辛苦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