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8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他们要的是什么:过去、现在和未来(更新印裔选票分析)

就算得到100%的印裔选票也不能组织政府,可是只要得到60%的巫裔选票就能够了。因此,我们必须了解上周日无法获取50%马来选票的原因,这就是再益(Zaid Ibrahim)失败的原因。







自上周日开始也太多人在《今日大马》里抨击印度人了,许多读者提出关于华人很伟大及华裔选民很有原则的评论,不像巫裔及印裔伙伴那样。

哦是吗?那为何华人还选出一位光着屁股被捉个正着的总会长?不止在光碟上看得到,他还召开记者会承认光碟内的人就是他,他从来没说,「看起来像我,听起来像我,可是他太丑太胖所以不可能是我。」就像那位聪明的印度大兄一样。他反而说,「在你问我之前,让我先承认这一点,那就是我,我引以为荣。」

没脑的支那人,还没问他就承认了,先否认啦,那里会有证据证明是你?就像维贞德兰 (Vijandran)的事件一样,大马皇家警察(PDRM, Polis Diraja Malaysia)可以把光碟烧掉然后宣布:证据已经在上头的指示下销毁了。

在过去50年,90%的印度人把选票投给政府,只有10%投给在野党。在2008年,情况正好相反,10对90。上个礼拜天在乌鲁雪兰莪,比一比把票投给民联的印度人,有多少位把票投给政府?是不是像2008年之前的50年那样,90对10?还是像2008年308那样,10对90,或两者都不是?

我还未得到详细的数据,不过让我们假设是50对50。50对50很糟糕吗?它也许不是2008年308的90对10(在野党对执政党),可是仍然比2008年前50年那种10对90好很多,为什么我们还不感恩呢?那为何还要抨击印度人?

50对50真的很糟糕吗?在1999年,马来人也是50对50,到了2008年他们还是50对50,可是我们却高喊马来人多么伟大,就算他们也只有50对50,然而周日在乌雪的补选却跌剩三份一支持在野党,三份二支持执政党。正如我所说,我还未看到详细的清单,也许比起马来人,印度人投选在野党的巴仙率还会更高,当然在数量上是马来人多,因为马来选民占了总人数超过50%而印度人却少过20%。

如果印度选票是占50对50,那么他们并没有让我们失望。让我们失望的是马来人,马来人遗弃在野党,即使民联就是州政府。为什么呢?回教党已经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可是我们还是得不到马来人的支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来分析这个,别只顾抨击印度人好吗?在马来西亚并没有印度人占大多数的议席,可是有很多马来人占大多数的议席,有些地方马来人甚至占超过90%的选民。所以马来选票才是关键,印度选票只有在成为造王者的时刻才重要。

就算得到100%的印裔选票也不能组织政府,可是只要得到60%的巫裔选票就能够了。因此,我们必须了解上个周日无法获取50%马来选票的原因,这就是再益失败的原因。

印度人要兴权会(Hindraf),马来人要透支(overdraft),而华人要银行汇票(bank draft)。

印第人为眼前而活,马来人活在过去,而华人却担心未来。

每一场比赛都各有所需。

印度人想要更好的交易,现在就要,而不是对未来的承诺。他们等了50年,他们不打算再等下去。

马来人想要恢复失去的光辉岁月,当时他们是这片土地的霸主。马来人想要把马来西亚带回非马来人还未来到这个国度,那段他们称霸江湖,牢控政治及经济的的日子。

华人则非常关心子女的前途和经济状况,将来他们是否还会生意兴隆,银行里的存款是否依旧盆满钵满。

马来人投选执政党因为他们相信非马来人会对他们的特殊地位构成威胁的言论及渲染,他们认为民联已经被华人收购了。

印度人投选执政党因为他们认为2008年308虽然换了政府,可是对印度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改变,无论国阵或民联执政他们还是得到不公平的待遇,所以不如投选执政党,至少他们控制中央政府,目前来说比较可以协助印度群体。

华人投选在野党,因为他们担心国阵正在推行一个马来人为先、华人为后的政策,这些华人很快就会看到印尼的情况在马来西亚出现。

因此,对马来人来说这和过去有关,对印度人来说与现在有关,而对华人来说它则与未来有关。

民联上周日在乌雪的失败是马来人造成的,不是印度人,虽然印度人在一定程度上促成那场败仗,但却不是关键性的。

附录

印度人依旧投给民联

【当今大马】媒体报道说有60%至70%的乌雪选民把票投给了国阵,同时一些替代媒体暗示印裔选 民已经回流国阵。主流媒体兴高采烈的宣布印裔已经重回国阵怀抱。唯一的例外是伊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否认印裔已经支持国阵。此外,一些人主张这和民联与兴权会的关系有关。

我曾试图分析这五个地区的印裔选票,根据选民名单,他们的所在地区是很集中的,这些地区是十五园丘(Ladang Lima Belas)、樟卡阿沙园丘(Changkat Asa)、吉粦园丘(Ladang Kerling)、奈吉尔加纳园丘(Ladang Nigel Gardner)和蓮花岭(Taman Bukit Teratai)。

这是乡区印裔投票形式的微观分析,2008年的总投票数是3193票,在2010年则是3236票。


2008年得票2008 年印裔选票(%)2010年得票2010年 印裔选票(%)
公正党1,49546.81,40643.5下跌 3.4%(89票)
国 阵1,698
1,830

总票数3,193
3,236
增加 1.3%(43票)

公正党的选票减少了89票,如果去除额外的43票,相对的,公正党所丧失的选票为46票。

根据上述,可以做出以下推断。

在这五个印裔集中的乡区中并无明显的印裔票源的倒流,这些地区的印裔在2008年,有53.2%投给了国阵,而在2010年则是56.5%。

公正党的净选票流失是89票,如果扣除新选民,就只剩46票。

有投诉说,庞大的亲公正党选民名字由双溪朱(Taman Teratai)被转移到士拉央(Selayang),取而代之的是来自双溪朴雅(Sungei Buaya)的亲国阵选民,在双溪朱,国阵的得票增加了131票,在国阵占优势下,获得了显著的22%。

如果以印裔传统的投票形式、选民被调离,以及其他在补选中的舞弊现象作为考量,印裔选票依旧投向民联,尽管没有增加。

在近距离肉搏战中,每一票都是决定生死的,即使是一票也会输掉全局。尽管如此,媒体宣称民联已经流失印裔选票的说法是不确实的,而且,这是为了企图制造为首相纳吉拉萨和国阵造势。

其实,假设在这种情况下,印裔选票在最差的情况下也不过是维持现状,即使民联没有占任何优势。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What they want: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7-04-2010
翻译∶四月

9 条评论:

CC Liew 说...

谢谢四月,我还以为这个礼拜闭关劳动去了?

四月 说...

嗯,翻完这篇就闭鸟。祝大家假期愉快!

Anderson 说...

馬來人得到國席,華人得到300萬,印度人得到甚麼?

CC Liew 说...

回四月,祝你劳动节劳动愉快。

回Anderson,这句话说得好!

四月 说...

有啊,不是得到一位家有娇妻的国会议员么?

CC Liew 说...

四月误会了,那个是『巫统』国会议员,只是『巧合』皮护黑了点。

Anderson 说...

對呀~~~印度人沒有親吻手的習慣的....四月請別馮京當馬涼 :P (勞動節快樂)

eric foo 说...

有,他们得到了继续被奴役的机会和一个傀儡国会议员。华小那三百万本来就是政府应做的,没什么值得高兴。(注:四月是个好月份啊。。。呵!)大家劳动节愉快!

ongwee 说...

hmm... 有点像鄭丁賢的 '從前、現在、未來'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14467

CC Liew 大人... 可以帮忙翻译以下这篇访问吗?

Give us Sydney, not Pyongyang, says AirAsia X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index.php/malaysia/61503-give-us-sydney-not-pyongyang-says-airasia-x

因为, 马来西亚, 太多 '负' 资产了..
“Malaysia Airlines is not national interest. National interest is the Malaysian economy. But we still can’t make that distinction.”

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