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0日星期二

毫不留情:现在安华因为做对了正确的事而遭鞭斥

如果有人闹变扭,退出公正党加入巫统或国阵,因为他们被『疏忽』,在某个选区中『不被推荐为党阀』,没有『对党主席忠诚而获得赏赐』,那我只有一句话要说:「去死吧!」

伊布拉欣阿里在乌雪?

现在这头『政治九头龙』在乌雪干嘛?

如果我是乌雪(乌鲁雪兰莪,Hulu Selangor)的巫统选战统筹,我将会拒绝巫统和『博卡射』(Perkasa,马来民族权益组织)的头子合作,巫统不是黑手党组织,只有黑手党会把敌人的敌人当成是自己的朋友。伊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不能跑来乌雪说他以独立人士的身份来助选,伊布拉欣是头『政治九头龙』吗?为什麽他有怎么多个头?如过是这样,巫统就只有一个选择——踢掉他的头。

『博卡射』的理念是什麽?根据伊布拉欣阿里和这个组织的其他领袖的说法,其主要目的是为全体马来人的利益斗争,什麽都好,马来人一定要优先,伊布拉欣已经说了许多次,他甚至拔出克里斯匕首,以加强他的说服力。现在,除非他是天生的骗子,我们将以他捍卫马来人和马来人权益的誓言为凭据。

对于伊布拉欣阿里想在乌雪做的事,你要如何和『博卡射』的理念联想在一起呢?伊布拉欣阿里放弃了马来人,却投向一位马来人的『阿末叔叔』(Malay uncle Amat)?伊布拉欣已经抵触了『博卡射』斗争的最基本原则。

巫统必须拒绝掉伊布拉欣阿里,它必须这样做,因为伊布拉欣阿里实际上只支持特定类型的马来人,伊布拉欣所支持的马来人是什么都要占三成的马来人,这些马来人认为特权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这些马来人以为这些特权被剥夺是因为非马来人的贪婪,伊布拉欣阿里代表的是马来人当中的占人便宜者(free loader),伊布拉欣阿里代表的是特权阶级。

而首相纳吉想怎么做?他想修改《新经济政策》以扫除残余的辅助和特权,他想带入竞争,作为进步的驱动力,他代表了那些想要通过自食其力、努力工作、用心思考来换取生活进步的马来人的利益。首相纳吉为这些把拐杖当成耻辱的马来人而斗争,而伊布拉欣则舍不得丢弃拐杖(emblems of shame),伊布拉欣阿里是巫统的肉中刺。

拿督阿里菲沙布里(Dato' Mohd Ariff Sabri bin Hj Abdul Aziz)
飞将军AK-47部落格

×××××××××××××××××××××××××

这是一位亲巫统博客今天说的话,我相当同意。关伊布拉欣阿里什麽事?干嘛去为一名印籍候选人站台,他的斗争(perjuangan)不是有关马来人的主导权吗?这不是违反了他的『马来人有限』的原则了吗?他应该反过来支持再益伊布拉欣(Zaid Ibrahim)才对,那才是『马来兄弟』,而不是去支持国大党的印度人。

伊布拉欣说过,非马来人掠夺了马来人的权益,国大党不是一个印度人政党吗?那就是说,国大党是他所指责掠夺马来人权益的其中之一(种族)?

你看吧!伊布拉欣阿里已经作茧自缚,他先谈马来人,接着他为那些连华人自己也看不起的那些华人『头家』工作,而现在,他支持一名连许多印度人也排斥的印度人候选人。

这里显示出伊布拉欣阿里有极度混乱的思维。

以下是另一篇由亲巫统博客所写的文章,我有以下看法:

『海鬼』(Hantu Laut)说安华伊布拉欣不管,也不在乎忠诚度,他是在说对安华的个人忠诚吗?或是对整个事业的忠诚度?我们的斗争不是因为安华,而是事业。谁管对安华的忠诚度?而是对事业的忠诚度才是重点。

『海鬼』提到的这些人也许是安华的忠实份子或『安华狂』(Anwaristas),那又怎样?谁管他妈的?如果他们只对安华忠诚而不是整个事业,那是他们家的事。

在第二段,『海鬼』说:「在乌鲁雪兰莪补选中,再益被空投到这里当候选人,他不理会乌雪的那些忠心耿耿,跟随公正党多年的地方领袖,刻意绕过他们。」

又来了!选举是为了奖赏那些『地方领袖』和『对安华效忠的人』吗?『海鬼』说的话就像巫统,地方领袖和那些对领袖效忠的人是国阵的文化,民联不该染上这种文化。

其实,『海鬼』所提出的所有论点巫统都已经做了,他斥骂安华,因为后者和巫统不够相像。

如果有人『闹变扭』(merajuk),退出公正党加入巫统或国阵,因为他们被『忽视』,在某个选区中『不被推荐为党阀』,没有『对党主席忠诚而获得赏赐』,那我只有一句话要说:「去死吧!」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这不是炫耀你曾经为党做的付出,这无关你是否被承认是一个地区的大哥大,因此应该被委任最高的职位,这无关你所获得奖赏,而是有关你能为那些投选你的人做些什麽。

这些人在问党能为他们做些什麽,以及他们可以获得什麽奖赏,他们不说他们可以为人民做些什麽,而这就是为什麽他们闹别扭退党,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没被好好的奖赏。

这是巫统和国阵的文化,我们不想看到这种文化,因此,干嘛巫统博客鞭斥安华,说他不像巫统和国阵呢?

什麽地方领袖和忠诚者?死远点!如果他们是真材实料的领袖和真正的忠实者(对事业而言),他们将不会闹别扭,只因为他们没拿到他们想要的糖果。

×××××××××××××××××××××××××

安华罐子内的臭虫

海鬼(Hantu Laut)著

公正党的哈里里.拉马特(Halili Rahmat)退党并加入巫统,显示出安华伊布拉欣不理会或珍惜忠诚度,他偏爱奉承者、擦鞋佬、有钱有地位的人,还有那些有自己议程的人。

在乌鲁雪兰莪补选中,再益被空投到这里当候选人,他不理会乌雪的那些忠心耿耿,跟随公正党多年的地方领袖,刻意绕过他们。那些被冷落的人一定感到被羞辱、心不甘情不愿和为自己不值。再益没为公正党做过什麽,可是他有名气,而且有个『深口袋』(deep pockets,意即有钱),他可以支撑他自己的整个竞选活动。

过去两年来,公正党折损了多位领袖,包括州议员和国会议员,因为他们对安华的领导感到失望。党的上空漂浮着不祥的乌云,那是安华傲慢和独裁作风的结果。他只关心自己,以及想着要如何入主布特拉再也,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任何阻挡他去路的都会被讽刺和排斥,那些对他不敬的人都会被送上断头台。

他不只失去了党员,还有那些他所谓的朋友和助手也背弃了他。过去几年来,他的好朋友,也是前公正党副主席的詹德拉.穆扎法(Chandra Muzaffar),他认识三十年的网球球友纳拉卡鲁班(KS Nallakaruppan),他最信任的虎将伊占.诺(Ezam Mohd Nor)、安努.亚沙里(Anuar Shaari)、法鲁斯.凯鲁丁(Fairus Khairuddin)、再林.哈欣(Zahrain Mohd Hashim)、祖基菲.诺丁(Zulkifli Noordin),还有许多可以收录在安华的『遭贬忠臣档案室』里。

今天安华的面貌已经不同,他现在是非马来人的合作伙伴,他答应他们,如果他入主布城,他会废除《新经济政策》,非马来人对于这个大献礼感到非常受落,作为马来权益运动的组织『博卡射』强烈反对,它要《新经济政策》继续保留。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S BARRED:Now Anwar is whacked for doing the right thing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0-04-2010
翻译∶西西留

3 条评论:

匿名 说...

在某个选区中『不被推荐为党阀』

我总觉得怪怪的,除了“党阀”,西西留有没有更好的译法呢?

谢谢

hoss 说...

其主有目的是为全体马来人的利益斗争→其主目的是为全体马来人的利益斗争

我们无任欢迎他捍卫马来人和马来人权益的誓言。→我们将以他捍卫马来人和马来人权益的誓言为凭据

因为伊布拉欣阿里实际上只支持特定形式的马来人,支持伊布拉欣的马来人占了三成→因为伊布拉欣阿里实际上只支持特定类型的马来人,伊布拉欣所支持的马来人是什么都要占三成的马来人

他代表了全体马来人的利益,马来人都想在自食其力,努力工作,用心思考,在一生中获得成就。首相纳吉为这些被人当成是拐杖的马来人而斗争,而伊布拉欣所献议的则是羞辱的象征→他代表了那些想要通过自食其力、努力工作、用心思考来换取生活进步的马来人的利益。首相纳吉为这些把拐杖当成耻辱的马来人而斗争,而伊布拉欣则舍不得丢弃拐杖

我只能这样说→我有以下看法

选举是为了悬赏那些『地方领袖』和『对安华忠诚的人』吗?→选举是为了赏那些“地方领袖”和“对安华忠的人”吗?

地方领袖和那些对但领袖忠诚的人是国阵的文化→地方领袖和那些对领袖忠的人是国阵的文化

因为他们被『疏忽』→因为他们被“忽

这不是为你曾经付出的而炫耀→这不是炫耀你曾经为党做的付出

变扭→别扭(×2)

党的上空漂浮着不想的乌云→党的上空漂浮着不的乌云

在安华的流氓记录中,还有许多的人。→还有许多可以收录在安华的“遭贬忠臣档案室”里

非马来人认识到这是一场硬仗→非马来人对于这个大献礼感到非常受落

CC Liew 说...

回一楼匿名,我也想不到有什麽更好的词代替,warlord在政党中不知叫什麽,要想想……

回Hoss,全部改正,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