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1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你还记得《动物农庄》吗?

一九四六年,马来人团结起来成立了一个政党,称为巫统。一九五一年,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团结起来,成立了联盟。一九五七年,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联合起来赢得了马来亚的独立,而英国人殖民地统治者则收拾包袱回家了。在此之后,马来亚政坛就变成了一个现实中《动物农庄》里头所叙述的情况。

终于熬到了这一天,雪球的设计图完成了。在紧接着的星期天大会议上,是否开工建造风车的议题将要付诸表决,当动物们在大谷仓里集合完毕,雪球站了起来,尽管不时被羊的咩咩声打断,他还是提出了他热衷于建造风车的缘由。接着,拿破仑站起来反驳,他非常隐讳地说风车是瞎折腾,劝告大家不要支持它,就又猛地坐了下去。他斤斤讲了不到半分钟,似乎显得有点说不说都一个样。这时,雪球跳了起来,喝住了又要咩咩乱叫的羊,慷慨陈词,呼吁大家对风车给予支持。在这之前,动物们因各有所好,基本上是平均地分成两派,但在顷刻之间,雪球的雄辩口才就说得他们服服贴贴。他用热烈的语言,描述着当动物们摆脱了沉重的劳动时动物庄园的景象。他的设想此时早已远远超出了铡草机和切萝卜机。他说,电能带动脱粒机、犁、耙、碾子、收割机和捆扎机,除此之外,还能给每一个窝棚里提供电灯、热水或凉水,以及电炉等等。他讲演完后,表决会何去何从已经很明显了。就在这个关头,拿破仑站起来,怪模怪样地瞥了雪球一眼,把了一声尖细的口哨,这样的口哨声以前没有一个动物听到他打过。

这时,从外面传来一阵凶狠的汪汪叫声,紧接着,九条强壮的狗,戴着镶有青铜饰钉的项圈,跳进大仓谷里来,径直扑向雪球。就在雪球要被咬上的最后一刻,他才跳起来,一下跑到门外,于是狗就在后面追。动物们都吓呆了,个个张口结舌。他们挤到门外注视着这场追逐。雪球飞奔着穿过通向大路的牧场,他使出浑身解数拼命地跑。而狗已经接近他的后蹄子。突然间,他滑倒了,眼看着就要被他们逮住。可他又重新起来,跑得更快了。狗又一次赶上去,其中一条狗几乎就要咬住雪球的尾巴了,幸而雪球及时甩开了尾巴。接着他又一个冲刺,和狗不过一步之差,从树篱中的一个缺口窜了出去,再也看不到了。

动物们惊愕地爬回大谷仓。不一会儿,那些狗又汪汪地叫着跑回来。刚开始时,动物们都想不出这些家伙是从哪儿来的,但问题很快就弄明白了:他们正是早先被拿破仑从他们的母亲身边带走的那些狗崽子,被拿破仑偷偷地养着。他们尽管还没有完全长大,但个头都不小,看上去凶得象狼。大家都注意到,他们始终紧挨着拿破仑,对他摆着尾巴。那姿势,竟和别的狗过去对琼斯先生的做法一模一样。

这时,拿破仑在狗的尾随下,登上那个当年麦哲发表演讲的凸台,并宣布,从今以后,星期天早晨的大会议就此告终。他说,那些会议毫无必要,又浪费时间。此后一切有关庄园工作的议题,将有一个由猪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定夺,这个委员会由他亲自统管。

他们将在私下碰头,然后把有关决策传达给其他动物。动物们仍要在星期天早晨集合,向庄园的旗帜致敬,唱「英格兰兽」,并接受下一周的工作任务。但再也不搞什么辩论了。

本来,雪球被逐已经对他们刺激不小了,但他们更为这个通告感到惊愕。有几个动物想要抗议,却可惜没有找到合适的辩词。甚至鲍克瑟也感到茫然不解,他支起耳朵,抖动几下额毛,费力地想理出个头绪,结果没想出任何可说的话。然而,有些猪倒十分清醒,四只在前排的小肉猪不以为然地尖声叫着,当即都跳起来准备发言。但突然间,围坐在拿破仑身旁的那群狗发出一阵阴森恐怖的咆哮,于是,他们便沉默不语,重新坐了下去。接着,羊又声音响亮地咩咩叫起「四条腿好,两条腿坏!」一直持续了一刻钟,从而,所有讨论一下的希望也付诸东流了。

后来,斯奎拉受命在庄园里兜了一圈,就这个新的安排向动物作一解释。

「同志们」,他说,「我希望每一位在这儿的动物,会对拿破仑同志为承担这些额外的劳动所作的牺牲而感激的。同志们,不要以为当领导是一种享受!恰恰相反,它是一项艰深而繁重的职责。没有谁能比拿破仑同志更坚信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他也确实很想让大家自己为自己作主。可是,万一你们失策了,那么同志们,我们会怎样呢?要是你们决定按雪球的风车梦想跟从了他会怎样呢?雪球这家伙,就我们现在所知,不比一个坏蛋强多少。」

「他在牛棚大战中作战很勇敢」,有个动物说了一句。

「勇敢是不够的」,斯奎拉说,「忠诚和服从更为重要。就牛棚大战而言,我相信我们最终会有一天发现雪球的作用被吹得太大了。纪律,同志们,铁的纪律!这是我们今天的口号。一步走错,我们的仇敌便会来颠覆我们。同志们,你们肯定不想让琼斯回来吧?」

这番论证同样是无可辩驳的。毫无疑问,动物们害怕琼斯回来;如果星期天早晨召集的辩论有导致他回来的可能,那么辩论就应该停止。鲍克瑟细细琢磨了好一阵子,说了句「如果这是拿破仑同志说,那就一定没错」,以此来表达他的整个感受。并且从此以后,他又用「拿破仑同志永远正确」这句格言,作为对他个人的座右铭「我要更加努力工作」的补充。

到了天气变暖,春耕已经开始的时候。那间雪球用来画风车设计图的小棚还一直被封着,大家想象着那些设计图早已从地板上擦掉了。每星期天早晨十点钟,动物们聚集在大谷仓,接受他们下一周的工作任务。如今,老麦哲的那个风干了肉的颅骨,也已经从果园脚下挖了出来,驾在旗杆下的一个木墩上,位于枪的一侧。升旗之后,动物们要按规定恭恭敬敬地列队经过那个颅骨,然后才走进大谷仓。近来,他们还没有像早先那样全坐在一起过。拿破仑同斯奎拉和另一个叫梅尼缪斯的猪,共同坐在前台。这个梅尼缪斯具有非凡的天赋,擅于谱曲作诗。九条年轻的狗围着它们成半圆形坐着。其他猪坐在后台。别的动物面对着他们坐在大谷仓中间。拿破仑用一种粗暴的军人风格,宣读对下一周的安排,随后只唱了一遍「英格兰兽」,所有的动物就解散了。

雪球被逐后的第三个星期天,拿破仑宣布要建造风车,动物们听到这个消息,终究有些吃惊。而拿破仑没有为改变主意讲述任何理由,只是简单地告诫动物们,那项额外的任务将意味着非常艰苦的劳动:也许有必要缩减他们的食料。然而,设计图已全部筹备好,并已经进入最后的细节部分。一个由猪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为此在过去三周内一直工作着。风车的修建,加上其他一些各种各样的改进,预期要两年时间。

当天晚上,斯奎拉私下对其他动物解释说,拿破仑从来没有真正反对过风车。相反,正是由他最初做的建议。那个雪球画在孵卵棚地板上的设计图,实际上是他早先从拿破仑的笔记中剽窃的。事实上,风车是拿破仑自己的创造。于是,有的动物问道,为什么他曾说它的坏话说得那么厉害?在这一点上,斯奎拉显得非常圆滑。他说,这是拿破仑同志的老练,他装作反对风车,那只是一个计谋,目的在于驱除雪球这个隐患,这个坏东西。既然现在雪球已经溜掉了,计划也就能在没有雪球妨碍的情况下顺利进行了。斯奎拉说,这就是所谓的策略,他重复了好几遍,「策略,同志们,策略!」还一边带着欢快的笑声,一边甩动着尾巴,活蹦乱跳。动物们吃不准这些话的含意,可是斯奎拉讲的如此富有说服力,加上赶巧了有三条狗和他在一起,又是那样气势汹汹的狂叫着,因而他们没有进一步再问什么,就接受了他的解释。

那一年,动物们干起活来就像奴隶一样。但他们乐在其中,流血流汗甚至牺牲也心甘情愿,因为他们深深地意识到:他们干的每件事都是为他们自己和未来的同类的利益,而不是为了那帮游手好闲、偷摸成性的人类。

从初春到夏末这段时间里,他们每周工作六十个小时。到了八月,拿破仑又宣布,星期天下午也要安排工作。这项工作完全是自愿性的,不过,无论哪个动物缺勤,他的口粮就要减去一半。即使这样,大家还是发觉,有些活就是干不完。收获比去年要差一些,而且,因为耕作没有及早完成,本来应该在初夏播种薯类作物的两快地也没种成。可以预见,来冬将是一个艰难的季节。

节录自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第五和第六篇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o you remember Animal Farm?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31-07-2009
翻译  ∶张毅、高孝先

逐鹿问鼎: 让我们回顾二十五年前

林吉祥说过:「如果来自马华的三名交通部长,以及四名巴生港务局主席,在上任成为巴生港务局经理的头一天开始,由始至终都是同样的无能和大意的话,是否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计划是一宗总值达一百二十五亿令吉的『史上最大的丑闻』呢?」

要了解现在,人们必须回顾过去,而对于巴生港口自由区一案,我们回顾至少二十五年前所发生过的事。

二十五年前,作为国阵『老二』的马华经历了一场危机,就像今天所发生的事那样。当时,梁维泮走马上任,在1983年三月份开始领导马华。当然,他是『A队』的人马,在他掌权后,他将陈群川领导的『B队』人马,包括他的搭档林良实驱逐出党外,说白一点,陈群川和林良实当时被『发放边疆』了。

首相马哈迪莫哈默医生在当时已经早在数年前开始领导巫统,对梁维泮的做法,他感到不悦。他想要群川和良实领导马华,而不是那个巫统称为『卖猪肉的』来领导。是的!巫统称维泮做『卖猪肉的』,也许他们觉得他有这个潜能。

『倒梁』计划已经部署好了,马哈迪医生吩咐群川和良实按兵不动一年,好让他想想如何动作。他们在博尔顿(Bolton)小歇了几天,心中欲罢不能,急切的想回到政治殿堂,重夺马华的控制权。

正当马哈迪医生出国造访前,他派了密使把一个信息带给维泮,这个信息是,他要维泮离开马华,当他回国后,他要维泮的辞职信放在他桌上,作为『保险凭证』。这个信息是非常明确的,要就速战速决,不然就只有你死我活了。

维泮了解巫统和马哈迪医生,他知道要确保他不会人头落地,长命百岁的最好办法就是收拾包袱,辞官回故里。

1985年十一月份,群川和他的搭档良实夺取了马华的领导权,马哈迪医生高兴得不得了,因为之后马华终于在他觉得最合适的人所领导了。大部分马华党员并不知道这件事,巫统决定了他们的政党的命运和未来,不是华人。

后来,群川突然发现自己陷入多种官司的泥沼,1985年那场令人措手不及的经济不景气,群川为了解决个人的财政问题而做了一些非法的事,结果他被新加坡政府逮个正着。马哈迪医生别无他法,只好让将群川引渡出境,让新加坡将他判监。1986年九月份,良实突然发现自己成为了马华的最新总会长。

群川只当了十个月的马华总会长,他坐牢的时间比他当总会长的时间还要长。

一年后,巫统也出现了『AB队』的危机,就像数年前发生在马华的情况。这场危机最终导致社团注册局注销了这个政党的注册,无端端的,马华竟然成为国阵的领导政党,而良实成为新国阵主席。

巫统不复存在。

马哈迪医生赶紧注册了一个新政党,他称它为『新巫统』,可是新巫统却不是国阵的一员,旧巫统才是,而旧巫统却已经不复存在了。新巫统必须申请加入国阵,就像其他新政党加入国阵所需的程序那样。

可是,加入国阵的程序必须需要获得所有的成员党一致同意许可,方可让这个新成员的加入,即使是简单大多数也不行。如果其中有一个反对的声音的话,这就意味着加入国阵的申请已经被拒绝。而这时国阵主席良实必须确保巫统能够在联盟中,获得全部成员党的承认。

良实是巫统的关键元素,没有了国阵的主要领导人,马华现在就理所当然的独领风骚了,巫统已经下沉了,巫统将只能成为一个独立政党,而马哈迪医生将会辞去首相的滋味,因为他已经不再领导国会中的大部分议席。马哈迪医生在情在理已经在实际上成为了一名国会中的独立人士,法律上不再是马来西亚首相了。

是的!良实救了巫统,也救了马哈迪医生。没有了他,巫统和马哈迪医生早就成为了历史,而马华将成为国阵的大哥大,良实则成为了马来西亚的新首相。马哈迪医生曾经说过,马来西亚联邦宪法并没有禁止华人成为马来西亚首相。

这是巫统和马华的一段特别关系,许多的大马人对此前所未闻。马华和良实是马来人所说的『生命线』(talian hayat),这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今天还是一样。

其实,今天的情况和当年比起来过之而无不及,巫统不再持有超过五成的国会议席,没有了马华的十五席和砂朥越的三十席的话,巫统可以收档了。沙巴有一打的议席,而国大党和民政党加起来另外有五席,可是相比起来,不会比马华的十五席,以及砂朥越的三十席来得关键。这些来自马华和砂朥越的四十五席确保了巫统可以继续执政。

反对党也想要抓那些涉及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人士的痛脚,这是办不到的。如果巫统允许反对党将那些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幕后指使人揪出来的话,马华和砂朥越将会沦陷,如果他们倒了,巫统也将会倒台。这就像是他们一伙人在同一条救生艇上那样,你尽然在同一条船上,你就不能让任何人把求生艇给弄沉了,因为这也表示你也将会溺毙。因此,巫统必须挽救马华和砂朥越的政客们,只有这样,他们自己才保得住自己的江山。这是生存之道,当你的性命必须依赖其他人的时候,你必须确保他们能够生存下去,这样的话,你才能生存。

马华和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关系是很明显的,这已经家喻户晓;砂朥越政客们和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关系是很明显的,这也已经众所周知。可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是马华和砂朥越政客们的关系。

对于为何翁诗杰企图掩盖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事,很多人感到很困惑。而且,那些涉及的人士都是马华过去的领袖,当然,他们被绊倒将不会影响马华。其实,这不只是与马华过去的领袖有关联,其中也包括了一些华人大老板们,以及那些染指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砂朥越政客们。

翁诗杰与砂朥越领袖们的联系或许是个保守得很好的秘密,可是当翁诗杰坐在张庆信的私人喷射机里头到处飞的时候,你要如何不东窗事发呢?

以下是一些我们获得的航班细节:

2月12日 G450 SZB/JB/KCH (ETD 11.00/12.00/17.00)
2月19日 G450 SZB/JB/SZB (ETD 7.30/22.30)
3月7日 Learjet 60 SZB/Kuantan/SZB (ETD 12.00/22.00)
3月24日 Learjet 60 SZB/JB/SZB (ETD 15.30/22.00)
4月20日 Learjet 60 SZB/JB/SZB (ETB 17.30/23.00)

林吉祥说过:「如果来自马华的三名交通部长,以及四名巴生港务局主席,在上任成为巴生港务局经理的头一天开始,由始至终都是同样的无能和大意的话,是否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计划是一宗总值达一百二十五亿令吉的『史上最大的丑闻』呢?」

其实,这和无能没关系,『无能』的意思是说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也就是说他们愚蠢,这些人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他们刮取了一百二十五亿令吉的民脂民膏,而巫统却爱莫能助,巫统什么也不想做,如果他们介入的话,马华和那些砂朥越政客们会倒台,而装饰着巫统门面的四十五个议席将会崩溃。当四十五个国会议席倒了,巫统也将会倒台。

这是生存之道,巫统的生存仰赖马华和砂朥越的生存。如果不是马华和良实的话,巫统今天还能成为国阵的大头目吗?如果不是二十多年前马华和良实救了巫统一命,巫统怎么会去为他们遮羞呢?马华和良实把巫统变成像今天的样子,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老早就不存在一个叫『巫统』的政党了。

这就是巫统向马华和良实『道谢』的方式,它将会确保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课题变成『没有课题』,人民将需要负担着一百二十五亿令吉的亏损,只因为巫统和马华继续掌权。为了让这些人士继续掌权,这就是人民必须付出的代价。

华人因为巫统对这个国家的所作所为,而臭骂马来人,如果华人知道了巫统可以继续苟存到今天,都是因为马华和良实的话,这是很讽刺的。可是,这些华人也并不是这样的聪明,如果他们当时聪明的话,他们会在二十一年前的1988年,阻止巫统加入国阵。

『支那人愚蠢!』(Bodoh punya Cina! )巫统和马华都是他们应得的报应,一百二十五亿令吉纳税人的亏损是应得的报应,因为这些钱里头,有九成来自华人。而今天的翁诗杰就是二十一年前的林良实,就是这样的人,确保了巫统稳坐江山。你是否还认为翁诗杰会允许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课题继续失控吗?而且,如果张庆信倒台的话,他也就没有机会做私人喷射机到处飞了。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Let’s go back 25 year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31-07-2009
翻译  ∶西西留

东方日报:改革者变「逃兵」

林风

马华酝酿内部「兵变」密锣紧鼓之际,副揆慕尤丁放话:马华须停火,不要公开「吵家事」。

为避免总会长翁诗杰过去曾回应「别对马华家事指指点点」,「马华自会处理」等语,特别劝告风波虽属马华党内事务,但无法避免也成为国阵问题的一部份。

作为国阵「老大」的巫统高层以及正副首相公开或暗地裡「插手」马华「党争」已成惯例,尤其是80年代「梁陈党争」时期最为明显不过。

时任首相马哈迪支持代总会长梁维泮将亲陈群川的「造反」部长革职换人,梁氏以「四大金刚」(四名部长)站在一起,以及一张「神主牌」(党章)倾力抗衡「官司」及筹备「特大」,官司「打赢」党章,「特大」密锣紧鼓,华社情绪高涨,敦马邀梁陈双方会商,自己作为「私议」见证人,惟最终「特大」还是如期进行。马哈迪后来接见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李回国后即因新泛电桉起诉陈群川,有人认为马哈迪「不爽」作为鲁仲连不受尊敬所致。

其间,马哈迪曾派员以「ATAS」名义「支持」麦汉锦上演一幕「宫庭事变」,因出席「特大」人数微差不足,功败垂成。「四金刚」中二人倒戈,即麦汉锦和陈汉源,仅剩下梁维泮和张汉源。「金刚阵」被破亦是所谓「民主改革派」夺权成功的原因之一。

翁诗杰揭露「倒翁运动」,以及副揆也明白劝告停止「家吵」,却有数名马华党要如黄家泉、魏家祥等对此「视而不见」;可以窥见他们很大可能另有自己的「盘算」。因此,十名正副部长联署力挺翁诗杰,与梁派「四大金刚」生死相连如出一辙,最终「结果」仍难预料。

两次竞选总会长职失败的蔡锐明保持少出恶言,加盟公正党。他挑战翁诗杰时呈献洋洋洒洒的竞选宣言中,特别强调改革的重要性,甚至以不惜退出国阵才能实现党的重大改革展现立场。

不管其言真实度多高,但以他老党员的资格「感受」马华有两个,其中一个由巫统撑腰的谈话,唯有一味追随巫统左右的马华领袖才会基于个人政治利益予以否认,一般基层草根党员肯定认同两个马华,尤其「特大」党争爆发即真相毕现的时候。

纳吉掌政刚过100天,民调走高之际,自然不容许任何影响他领导的国阵政府的事件发生,採取预防、补救负面事件,肯定不会让马华内斗出现。

「倒翁」的特大随之偃旗息鼓,马华继续在国阵母体内走回头老路,以听命、协商的策略取代改革之路的所有「改革者」,已在政治利益下低头,做了逃兵。

2009年7月30日星期四

我们是否一定要成为科技强国?

科技是人造的,人造的事物有它的创造者,这些创造者即是人类,而人类有私心。如果我们无法停止杯弓蛇影的话,如何将科技决定论成为我们的理念呢?

不久前,在阿都拉掌权的高峰期间,生化科技被描述得会声会影。以下是我当时说撰写的一篇文章,目前,现任政府重新评估大马『生化科技』,在互助互利的年代里,对地方文化受到取代时的借用、取舍和其局限中,对环境的威胁,对于这些,我们是否理解科技和公共政策后面的哲学呢?
-------------------------------------------------------------------------------------
现任政府的新标志中,除了『强化马来人』(Towering Malays)以外,就是『大马生化科技』(Bio-Tech Malaysia)了,这给予了一个全新的国家意识形态,以取代过去政权的经济标签——『大马资讯科技』,以形式上来说,多媒体超级走廊(MSC)就是为此而创造出来的风景指标。

可是民间所引发的是有关科技和社会变迁的课题,我们要检讨的是,是否科技原则能够带来强化和社会关系的改革呢?是否我们曾仔细分析,谁才是开发、部署和培训的全球领导者?同时,在扩大中的受惠群体当中,谁能在高科技『全球化』中获得利益?

在另一波的经济发展浪潮中,我们是否能够对『科学』(scientistic)或『伪科学』(pseudo-scientistic)语言进行辨别呢?这些新名词,比方说『农产企业的基因设计家』(designer-genes of agro-business)这样的一个名词,对位于吉打州的锡(Sik)或玻璃市州的淡汶都浪(Tambun Tulang)的农民到底有何意义呢?他们要如何对这些影响他们生活的冲击进行对话呢?是否他们将像过去那样,继续默默的被打击而无反击之力呢?就像是大马生化科技出现前,那维持了上百年的马来封建经济系统呢?

我们目前是否有意识到基因改良的农产品对环境的威胁呢?我们是否有在研究先进国的研究报告中,有关生化科技背后的伦理道德呢?所建议的国际顾问机构的成员们是否有充分的智慧关切大马的未来呢?当一个国家大力提倡科技决定论的理念时,他们可否预测将来会发生的事呢?比方说:过去大规模的转变,包括经济体的规模、工业化、高科技资讯工业,而现在——生化科技?

大马国内的激烈辩论,学术圈中受人尊敬的教授们、公共咨询团之间、草根运动的领袖们、民主主义的支持者们,还有进步派领袖们呼吁对这个课题所需做出的辩论;我们是否应该往『生化科技』这条路走呢?我们的现代化历程将会如何?在数码化世界的分歧中,我们要如何理解和做出补救呢?在这个新的『全球—地方—企业投资』中所谓的生化科技中,我们要如何达到这个目标呢?

作为国民,我们必须感到担忧,我们必须展开全国性的『相互性』(dependency)辩论,我们必须显凸出『相互性』在其中的意义,我们必须要求我们的政治人物阅读保罗·斯威齐、華勒斯坦、约翰·加尔通、安德烈·冈德·弗兰克、克里斯托弗· 蔡斯一邓思,甚至是切.格瓦拉和弗雷勒的著作,以理解在以经济发展的名誉下对(社会)结构造成的冲击。我们需要探讨这个问题:什么是科技,它如何对社会生产关系造成改变?

『我们的科学怪人』

我们必须很明确的说明我们与科技之间的关系,是否科技在我们控制之下呢?又或者是,我们被它所控制了?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在我们的生活间与科技共定位,我们必须了解我们毫无节制的接受科技、交换专家、接受外国援助的这段历史——这些都是以发展和现代化为名堂所做过的事。

五十年代,我们对裁缝机的发明高声欢呼,把它当作是一项了不起的发明,虽然它的角色即是取代人力,它的功能即是机械化的生产器材,一时间,机械的应用成为风潮,我们输入了这项科技。

六十年代,当我们看到稻米收割机在稻田中轰轰作响,它的能力令我们无比敬畏在新品种稻米『阿波罗』的推介中(就连名字也取得很理想主义,听起来未来感很重),以及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 McNamara)充当世界银行总裁期间对科技转移的热潮中,我们输入了这个理念。

七十年代,我们在联邦土地局(Felda)的规划下,随着世界银行提倡的经济发展主义下,把国家经济转变为大规模农业。

八十年代,我们设立了自由贸易区,以及微晶片组装厂,吸引了以马来年轻女子为主的『米娜卡兰』,成为了新一代的契约佣仆(Indentured servant) ,他们在心里上,已经被朔造成为本地贪婪的企业家,以及国际资讯科技制造商的奴隶。
※『米娜卡兰』(Minah Karan),一般上在电子厂当操作员的马来女子的俗称,就像我们称华人女子为『阿妹』(Ah Moy)那样

九十年代,我们设计了大规模的产业发展,称为MSC(多媒体超级走廊),建造了东南亚最大的机场,以便国际商家可以轻易的在我国着陆,尽其所能的大赚一笔,接着在飞去他们的乐园,而不受他们自己的国家政府所控制。

本质性的变化

我们对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能够超越人类认知的理性(Reason)和审美(Aesthetic)意识的强大能力感到惊叹,尽管如此,其发展的历史可追溯到五角大厦的酝酿期。在媒体超级走廊计划下,就像小孩获得了新玩具那样,我们制度化(institutionalized)整个基本变化,导致了转变和继续的转变我们的生活。我们邀请了全世界最富有的人士给我们忠告,以及协助把他们的企业变得更富有,我们制度化了这个梦想。

我们桌上的电脑、电子计算机,学童把玩的『口袋怪兽』(Pokemon)、『孩之宝』(Giga Pets)、MP3、Playstation、环球定位系统、互联网——所有的这些都是来自五角大厦。回想一下,这些我们过去所开发的电脑都来自于五角大厦,作为情报与联系控制指令(Control Command Communication and Intelligence,C3I)的用途,而互联网的发展来自于DARPANET,一个国防部计划中串联五台电脑,以让他们可以充分使用其计算能力对导弹进行导航,可是,我们歌颂的是它的『中立性』(neutrality)。

我们盲目的接受科技,作为成长的引擎,而作为个人、社会和认知性变革(cognitive change)的代言人,他们高调的科技决定论和『过度乐观主义』(hypism)不过是为了迎合民众,却没有做出仔细的分析的。我们称呼我们国家的领袖们为『工业领航人』(captains of industry)。

我们对科技决定论的理念毫无分析能力,我们任由它来控制(colonise)我们的思想。

科技是一种主义

科技历史学家吉姆·凯瑞(Jim Carrey)建议,科技和思想主义不能只停留在讨论的层面,科技精锐化认知,引导人类的活动、改变系统、取代自由思想、抹杀形而上学(metaphysical)的空间,强暴了我们的意志,它会使自己更加的文明和公社化(communal),把我们摆置在虚耗无度的基础上。

『虚拟科技』(Virtual reality)将我们摆设在虚拟资本主义的平台上,生化科技将会是迈向科技幻想的另一个阶段,在有更多的新玩具和游戏供我们把玩后,世界会变得越来越美好。这些变种基因使用在我们农业环境,可用来生产除草剂,也可能导致我们的食物『癌基因化』(carcinogenising),导致更多的人患上癌症。

当科技、思想和幻想,全部混为一谈,作为科技分析评论时,这将令人感到毫无希望可言。这是一个例子:当人类的创造力在数量化和系统化之下失控时,造就了武器生产科技,在毫无道德意识下,未来的一代的命运是暗淡无光的。为何这些思想控制着我们?为何我们的政客们继续的输入和强制这些理念在脆弱的人民身上?答案就处在『霸权主义』(hegemony)。

在我们的本性(natural self)和我们所居住的世界之间,依靠的是『知识和权力的空间』(spaces of knowledge and power),这是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的说法。在这个空间,人类被『异化』(alienates)并产生出人们的『习惯』(habituses)。我们正在朝向另个阶段的发展主义:大马生化科技的年代,可是这些到底是什么?我们要如何测试它对社会的长期影响呢?

科技决定论

美国裔历史学家大卫诺贝尔(David Nobel)在《美国设计》(America by Design)中广泛的撰写了这些大企业的角色,以及他们所设计的研究和开发活动,这些都会对科学发展造成本质上的改变,同时对公共政策造成影响。

大卫奈伊(David Nye)在《美国电气化的故事》(story of electrification of America)内容也是有关互联网的故事,在故事中,电气化已经统治了公众领域,它所带来的思想即是『科技是中立的,取消了人类结构之间的利益』(technology is neutral and devoid of human constitutive interests),总体来说,我认为科技决定论是一个理想主义,这些都是演员、大企业,以及涉及到生产、再生产、编码、信号化和符号化后面的假面目 ——最终将把它在公众面前『神秘化』(mystifying)。

唯有本质性的对这个主义进行批判,就如哈伯瑪斯(Jurgen Habermas)所使用的词汇——『主义批判学』(Ideologiekritik)。一个有认知力的练习(cognitive praxis),包含了对所获得的知识所进行的分析,对于人类构成的利益,也许可成为这个主张的起点。这些包括那些寻找各国进行数码化的人士,如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或数码领域的大师(Digital Guru)们的主张。

我们正在模仿西方式的思维吗?我们目前是否变得过于逻辑性、过于合理性,以及过于科学化,意图由经济哲学(eco-philosophical)的角度来瞻视本质上的特定空间呢?我也有所怀疑——给予我们建立给我们国家的教育系统,同时也基于人类资本革命本质,我们在外来殖民主义者的帮助下策划着。或者说,在他人的策划和毁灭下,永远被人鱼肉是我们的命运?他们将会令人类的经济系统继续被基因改良的农作物所渗透,难道这些变种和因为违反自然界所带来的后果必须由我们来面对吗?

科技是人造的,人造的事物有它的创造者,这些创造者即是人类,而人类有私心。如果我们无法停止杯弓蛇影的话,如何将科技决定论成为我们的理念呢?
※柏拉图名言:『洞喻』(the shadows on the wall of the cave)。假定有一些从小就被捆绑着不能转身的囚犯面朝洞壁坐在一个山洞里。洞口外面有一堆火在洞壁上照出一些来往木偶的影子。这些囚徒一直以为这些影子就是现实的事物;直到有一天,一个囚徒解除了束缚,转身看到火光下的木偶,才知道以前看到的只是一些影子。等他走出洞口,看到阳光照耀下的万物,才知道那些木偶也不是真正的事物本身,不过是人与自然的摹本。但他这时还不能直接看太阳,只能看太阳在水中的倒影。等到他逐渐适应了,他才能看见太阳,并终于明白了这一切事物都是藉着阳光而被看见的。太阳才是最真实的东西。

记载在柏拉图的《国家篇》


让我们集合所有的本土学者,协同我们的草根运动的领袖们,以及亲民的非政府组织们,共同来辩论这个课题,唯有这样,最新的论文和发展才不会被国际咨询团成员所主导。

让人民说出心声,让他们以自己的语言说出来,什么才是恰当的科技,以及可用的资源,不要将它们分化,而造成权贵们和老百姓之间更大的知识上和权力上的鸿沟。

原则上而言,我们是一个有机国家(organic nation)——不是一个被篡改基因的政体(genetically-altered polity)。

出处∶今日大马
原题∶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5061/84/
作者  ∶Azly Rahman
发表日期∶30-07-09
翻译  ∶西西留

29092009

那个哈兹哈迪啊…回教党没有一个人可以够他打的,那个吉祥也是啊…行动党没有人打得过他,还有那个冠英啊…如果他和哈迪组合起来…纳吉也会倒下。




早上的时候没事干,和喵伯(Pak Meor)在寡妇峇卡(Janda Bakaq※)的店闲聊,没事干正好……可以整天泡咖啡店。
※马沙曼常光顾的一家咖啡店

在远处……我看到一个人走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些东西,说是包裹嘛…又不像,我没法猜到那是什么,他身上穿的衣服也蛮古怪的…好像是向绕行(tawaf,注:麦加朝圣时环绕黑石步行的仪式,朝觐功课仪式之一)时的装扮,他好像是在问一些事,可是大家都在摇头。

最后他来到了寡妇峇卡的店,直接打了招呼。

「Assalamualaikum!」

「Waalaikumsalam」我回答。

「咦…不是回教的人用回教方式打招呼(salam)……不可以用回教方式回应他!」喵伯瞪这我说。

「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回教啊?」我问喵伯道。

「你看下他的衣着,不可能认不出吧…?」喵伯回答。

「我看他的穿着就像纳吉做绕行那样吧了,而且…也不是有衣着来判断他是不是回教徒吧?」我问回他。

「喂!那是印度算命佬啦…保准不是回教徒,」喵伯回答。

「马来人也有算命佬啊…使用『Tajul Muluk』※…那些不是非回教的吗?」我问喵伯。
※一种马来传统占卜术,普遍在造屋,生子方面的时日推算

「跟你说话是浪费气力…死都不认输。」喵伯反驳我说。

说的也是…最近…我老是把不认识的人当成是回教徒,不管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我都用回教方式打招呼。要回答吗?难不成要我先开口问他是否是回教徒吧?如果他说他是回教徒…难道要我检查一番吗?而且,如果有人以回教方式跟我们打招呼,而我们的回答是「你是回教徒吗?」这样不是很别扭吗?

「我看啊…你今天气色非~常好。」那个印度人坐在我身边…他把他的小『包裹』放在桌上「我看啊…先生的脸能做宰相!」

呵…呵…呵……未来首相坐在寡妇峇卡的店!!

「阿呢※你是怎样看出来的?」我问道。
※anne 印度老伯的昵称

「所有人类的命运…上苍已经写了。在伊斯兰教…他们叫『前定』(Qada’ 或 Qadar),如果我们勤力点读…我们会知道。」他开始说故事了。

「我的命运…其他人的命运……阿呢都知道?」我问道。

「可以~,先生的命运我可以看到」他说。

「咦!这是猥亵上苍的,阿马」喵伯说到,「我不参与。」
syirik 猥亵伊斯兰教的行为和话语

「我不是想看我的命运!!我只是想测验一下他…怎样?」我问喵伯。

「随便你啦,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听的。」

「来吧!」

「十块钱吧了,先生」那印度人说。

呼!我给了十块钱…他把他的小包包打开了,是鹦鹉!!!那印度人把一些卷好的纸张散布在鹦鹉的鸟笼前,有四份卷得很扎实的纸卷。鹦鹉啄了一个纸卷,那印度人将这个纸卷递给了我,我把纸卷打开…里面写着一些数字和符号。这些我都司空见惯了!!!可是我要这张纸干嘛?

「先生…你可以看看我有没有骗你,先生你计算下…我说的话准不准。」

「OK…第一条问题…为什么拉惹柏特拉失踪了,现在在哪里,他还活着吗?」我问。

「哎~吔,这个人啊?」当我问起有关拉惹柏特拉时,他吓了一跳。「这个人啊…我叫他跑的,如果他等下去……他一定死的。」

哎唷!!!拉惹柏特拉的军师看来就是这个印度人了,我问他的名字…他跟着回答…「人家叫我…基大师(Guruji)」

「基大师?那是纳吉的…那是阿呢的『客户』吗?」我问。

「嘘~!!!不要说这样大声!等下别人听到…我会死的噢」

「这个拉惹柏特拉啊…很强的人,他可以和纳吉对着干,可是纳吉也一样强,先生你看拉惹柏特拉和纳吉的号码…有没有一样?」基大师叫我计算。
[tajulmuluk.jpg]

拉惹柏特拉 Raja Petra 9111 75291 = 36 = 9

纳吉 Najib 51192 = 18 = 9

「哇,全中啦…」喵伯说…

「如果全部一样强…干嘛拉惹柏特拉要跑?干嘛不和他对打?」我问道。

「他没有怕和纳吉对打…可是纳吉的老婆…他有点怕。」

「哈哈…拉惹柏特拉怕罗斯玛?」我问。

「Dey tambi!!!」基大师对我发怒了「汝的嘴巴给我闭上,这个人更加糟糕你知道吗?那个纳吉也怕他老婆的。」
※淡米尔语『别开玩笑』的意思

「哇,这样啊?为什么?」

「汝算下号码。」

罗斯玛 Rosmah. 961418 = 29 = 11

「这是十一号,啊…算是卓越数字(Master Number),先生可以由哪里开始…结果都是一样的。11,22,33…全都是卓越数字,那是最大的数字。」
※这种占卜法成为灵数学(numerology),类似罗塔牌占卜术

可能基大师要耍我,可是我检查了这里…说的也全对!

「所以…纳吉也怕罗斯玛啦?」我问。

「我已经说了!!!」基大师说「就是这样…纳吉要做什么都好…他要问过他老婆。」

「阿呢是怎样知道的?」

「那天啊…为什么纳吉要在七月十一日庆祝他的一百天?七月十一日才不过是九十九天,他宣誓就任是在四月三日下午四点。照道理讲,七月十二日下午四点才够一百天,可是,干嘛他在七月十一日庆祝呢?罗斯玛的号码!!!」

噗!!我压根儿没想过这件事。

「其他人啊…选日子很容易罢了……可是干嘛纳吉宣布十一日说他已经满一百天了呢?」

再次的我楞在那边,这基大师真有才华的说。

「霹雳州议会解散了吗?」

「先生…如果全部我来回答…我要怎样找吃?十块钱什么都要知道,我的鸟都要饿死了,如果是这样。」我给了他多十块钱。

「这个月…不是好月。下个月…更加不好。那不是回教的斋戒月吗?所有的妖魔鬼怪不能出来,九月…哈!这个月份我想可以做到。」基大师说。

他捏指一算。

「二〇〇九年九月二十九日!!!」突然基大师提高声量,2+9=11,这是罗斯玛的,9…这是纳吉的,2009=11,这是罗斯玛的!!!嗳哟哟 Kadaivalli…

喵伯和我无言于对,假如是这样…人民联盟都是死定?

「要怎样挑战这些人?」我问基大师。

「先生必须找个更强的人…才能赢,现在罗斯玛和纳吉啊…11和9,很强一下下。」

「谁呢?」

「有的…」基大师回答「哈迪和冠英,哈迪和吉祥也行。」

哈迪 Hadi 8149 = 22

冠英 Guan Eng 7315 557 = 29 = 11

吉祥 Kit Siang = 292 19157 = 36 = 9

「那个哈兹哈迪啊…回教党没有一个人可以够他打的,那个吉祥也是啊…行动党没有人打得过他,还有那个冠英啊…如果他和哈迪组合起来…纳吉也会倒下。」

也对!如果回教党和行动党『巴结』(pakat)好来…很大可能巫统会倒!!可是不成哈兹哈迪会相信基大师吧?

「如果那个哈迪不要和冠英联合起来…先生自己可以代替他的位。」基大师对我说。

哈???我?

「你叫什么名字?」基大师问,现在才来问?

马沙曼卡迪 Matsamankati 412 11415 2129 = 33

哇!!!!这样看来我更强了!!!可以成为首相喔!

可惜…我身份证上的名字不同!

出处∶霹雳快车
原题∶29092009
作者  ∶马沙曼卡迪(Mat Saman Kati)
发表日期∶19-07-09
翻译  ∶西西留

2009年7月29日星期三

毫不留情∶赵明福死在楼上还是楼下?

赵明福当时是否是在楼上被杀后,尸体再被人移到楼下,让他看起来像是跳楼呢?分辨以下两张照片,由陈建忠的照片来判断,看起来明福并非真的跳楼,而是在他死后才摆置的。





[Tan+Kian+Chong.jpg]

昨日,一名马大学生陈建忠(Tan Kian Chong)被发现死在甘榜克灵芝(Kampung Kerinchi)的威斯達昂卡沙(Vista Angkasa)公寓底下,他被怀疑由十六楼坠下。请看图中的一片狼藉,一些目击者说,当他的身体撞击地面时,他们听到一声『巨响』,而血迹也飞溅到建筑物的第二楼。
[Beng+Hock.gif]

看下明福的死亡是多么的『明显』。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Was Teoh Beng Hock killed upstairs rather than downstair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其实马来人并不存在

我只是对那些自豪及喧哗的宣称自己为马来西亚族的人士感到不悦,因为他们就连一句马来文也不会讲,国语只不过是在跟门前马来大嫂的饭摊买椰浆饭时才用到的,所使用的名词就只有『椰浆饭』、『一』、『打包』、『冷当牛肉』、『少点三峇辣椒』以及『thank you』。

汉都亚(Hang Tuah)其实不是马来人,根据一些人的说法,汉都亚其实有中国人血统(不是我说的,OK?)为什么这样说法呢?因为,就以汉丽宝(Hang Li Po)为例子,她是来自中国的一名公主,她的名字以『汉』作为开端,根据这个道理,中国后裔的名字以『汉』作为开头,起源自中国的旧皇朝——汉朝。汉丽宝的意思就是汉人丽宝,这就是其中的典故,同样的,汉都亚也不是马来人,如果要根据这个道理的话,汉嘉伯(Hang Jebat,或译为汉佐伯)、汉利奇(Hang Lekir)、汉利求(Hang Lekiu)与汉卡斯都里(Hang Kasturi),也有人扯得更远,他们说『Hang Tuah』的名字其实是汉—都—亚(Han Too Ah),『Jebat』的名字其实叫汉—吉—发(Han Jee Fat)(就像Alam Perwira漫画中的人物那样,注:本地模仿黄玉郎港式漫画的一本武侠漫画周刊),而『Hang Lekiu』叫汉—利—求(Han Lee Kiu)。

也许有可能,也许是对的,听起来也像是对的,可是,如果要跟随这样的一种结论的话,我也可以说『Tong Sampah』(垃圾桶)不是马来文,而是来自中国的词汇。因为,『Tong Sampah』这个词汇来自1930年代,一名在太平捡破烂的客家商人董三亚(Thong Sam Ah)。每当村里的人要把旧东西丢弃时,他们总爱说「我把不要的东西都给了董三亚,他就是爱捡那些准备丢弃的东西」。这听起来像是真的,虽然我不断的说这个故事,可是也不会因为我说了很多次后,这就变成了事实,『Tong Sampah』也不会因此而变成董三亚(Thong Sam Ah)。笔者也有几次在讨论环节中,突然有人提起有关这个概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或是说『马来人』根本不存在。别说汉都亚不是马来人,就连马来人本身也不是马来人。根据说法,其实马来人是英国殖民统治时为了方便统治马来亚所而发明的(在这个概念中,马来亚(Tanah Melayu)并不存在)。

马来人是临时的产物,如果根据『事实』,存在的只有爪哇人、武吉斯人、米南人(米南加保人)、暹罗人、亚齐人等等。另外,马来人(因为它并不存在)不是马来半岛(马来半岛也并不存在)的原住民,真正的原住民是『Orang Asli』(原生土著)而不是马来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土著』(Bumiputera),其他不过是一种临时的发明。这个论据常被一部分人用来抨击《新经济政策》,或是利用来激怒某个政党时所使用的论调。笔者无意辩论是否《新经济政策》是错的,可是也别让风俗习惯和祖籍继续因被猜疑或玷污而造成冲突争执。只因为过分和狂妄的政治动机,便把世代相传的传统和文化给破坏和牺牲掉。结果历史被迫重写,而汉都亚曾经说过的「武吉斯人、爪哇人、米南人、峇里人、巴威洋人等等(的马来人)总不会就此消失在世界」,这可真不好说。

这样的背景,这使得笔者有点举笔难书,因为笔者的理解将仿佛被放大,自己的母语和所学会的知识,突然变成一个骗局。就像是在说,那些传统,如班顿(pantun,马来民谣)、古林丹(gurindam,一种两行式的民谣,来自印尼)、马来文、马来衣、斯巴都(sepatu,葡萄牙语sapato,马来传统鞋子)、开斋节糕点,还有自己的历史都是英国人假造出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得把《国家原则》(Rukun Negara)给修改一番了,因为马来人并不存在。如果根据上述的事实,我们就得被迫承认马来皇室不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因为如果马来人并不存在,何来的马来苏丹藩国(kesultanan Melayu)?因此,《国家原则》的第二项『忠於君国』(Kesetiaan Kepada Raja dan Negara)被迫需要修改,干嘛我们还穿黄色衣服到国家皇宫,高喊『我皇万岁』,同时还呈交备忘录呢?

读者要是想根据上述而说马来人不存在的话,我们可以争个脸红耳赤。我们可以说华人也不存在,因为里头有满洲人、客家人、粤人、汉人等等,『北京官话』(Mandarin)不过是极权统治下的发明物,以强迫他们受统治于一个皇帝之下,同时消灭贯籍的流派。同样的,印度人也不存在,有的不过是印地语(Hindi)、淡米尔语、马拉亚拉姆语(Malayalam)、僧伽罗语(Sinhala)等等,印度也是英国的产物,因此根据这点,干嘛华小还要以中文教导呢?中华民族本来就不存在嘛,照理说,在槟城就应该以福建话教导,而吉隆坡使用广东话教导才对。如果根据这个概念,马来西亚民族也是英国发明出来的,在这之前,马来西亚并不存在,直到英国建议把马来……半岛,沙巴和砂朥越合并后才发生的。因此,马来人并不存在,同样的,到时汶莱也会有一样的问题,汶莱人是什么人?爪哇人?武吉斯人?犹太人?

像往常一样,很肯定的是,很多人会把这一切的问题归咎到其中一个政党,这个政党有马来人的名字在里头,他们会说,我们所学的所有历史都是隐藏着他们的政治议程。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是你的权力,可是请想过才说。如果你想根据这个说法,罪魁祸首该是那位非目前的反对党领袖莫属了,因为他曾经在1986年至1991年间担任教育部长,许多的根据和历史教科书都是那个时候写的。同时也别忘了,他当时是青年团大头目,他在独立广场召集了马来人,为1989年的『茅草行动』煽风点火。好啦!那是前朝往事,当时身着马来衣,头戴马来宋谷,大声尖叫『马来人万岁!』现在的政治生态变了,其他人把这些都视作过眼云烟。可是要追究目前政局的前因后果,全部都得归咎于一方,无论是目前的政府或在野党,他们全部来自于同一个地方。

如果我们要批评、辩论或是探讨国家概念和有关政治的种种事宜都没有错,民主允许这些全部,而这时一个自我检讨的健康活动,可是不要因为狂妄和过分的政治行为,而牺牲、扼杀和践踏我们世代相传的传统和习俗。也许这是笔者的一时的想法,可是不断的看到很多的马来青年羞于承认自己是马来人时,我不以为然。

我直接表明,我承认自己不是马来西亚民族之子(anak Bangsa Malaysia),我不觉承认自己是马来人是需要感到羞愧、害怕或是罪孽深重的。我是马来西亚公民中的一名马来人,尽管如此,如果根据宪法,无论你来自哪里的后裔,都能够承认自己是马来人,不信的话,自己去读一读。认同如果你要承认自己是马来人、伊班人、印度人、华人、客家人、卡达山人,或者任何一个族群,我没有意见,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你爱成为什么人随你,可是,不要消灭我的身份——这是错误,也是不应该的。

我只是对那些自豪及喧哗的宣称自己为马来西亚族(Bangsa Malaysia)的人士感到不悦,因为他们就连一句马来文也不会讲,国语只不过是在跟门前马来大嫂的饭摊买椰浆饭时才用到的,所使用的名词就只有『椰浆饭』、『一』、『打包』、『冷当牛肉』、『少点三峇辣椒』以及『thank you』,最滑稽的是,这些人看起来像个『英国绅士』多过『马来西亚人』。我再次重申,如果我们要团结一致,无须放弃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伊班人、卡达山人或任何种族的身份。想象一下我们都是一盘『罗惹』(rojak,一种本地杂果沙拉),各种口味,各种颜色,可是当酱汁一混合,浑然成一味!如果大家都一模一样,那不就很枯燥无味吗?想继续再写,可是实在累坏了,就只有点到为止了。

如果这篇文章刊登在流行新闻网站《大马内幕人》的话请不要感到惊讶,这不过是表示了这篇文章的标题贴近了《大马局内人》读者的心。

出处∶大马局内人
原题∶Melayu tak wujud sebenarnya
作者  ∶再德峇哈鲁汀(zaidel Baharudin)
发表日期∶2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毫不留情∶大罢市的时机已到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Time for a hartal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8-07-2009
翻译  ∶西西留

我们真的独立了吗?或者是,我们不过是棕种人殖民主义分子取代了白种人殖民主义分子?我们是否是把一个独裁者踢到一万英里外,再从一英里处换来了一万个独裁者?

美国联邦政府送给我们每人六百美元的回扣。

如果我们把钱花在沃尔玛,钱会流到中国。
如果我们把钱花在汽油,它会去到阿拉伯人手中。
如果我们购买一台电脑,它会去到印度。
如果我们购买水果和蔬菜,它将会去到墨西哥、洪都拉斯和圭地马拉。
如果我们购买一辆好车,它会流到德国和日本。
如果我们购买一些没用的杂物,它会流向台湾。
简单来说,没有一样是对美国经济有益的。
唯一能够把钱留在家乡的办法就只有把钱花在嫖妓和啤酒上,因为那是美国唯一还在生产的产品。

麦嘉华博士(Dr. Marc Faber)
*************************************************
麦嘉华博士公司或称麦嘉华有限公司,作为一家投资中介公司,它主要是集中在基于逆向投资(contrarian)的投资策略的高风险价值的投资。麦嘉华也充当一些富有的私人客户的基金经理。麦嘉华经常在投资界演说,他不按常理出招的言论和替代的投资观点常被财经新闻所引用。目前如果说他最不寻常的标语是:「买一张一百美元的债券,将它框起来,以教导你的子孙,看着这张美国债券在接下来的二十年慢慢的贬值直到一分也不剩,以教导他们什么叫做通货膨胀。」麦嘉华曾经在1987年美国股市在黑色星期一暴跌之前的一个星期,建议投资者撤出美股。

维基百科
*************************************************

『哈尔达』(Hartal)是印度语,意思即是大罢工(或罢市、罢学),这句话在印度独立运动时期常常被使用。她通常涉及工厂、商店、法院等等的全面性的关闭,以作为公民不服从的方式。如果是一般的罢工,涉及的是学校和商业场所的自发性关闭。这种模式是对一个政府的一项不受欢迎或不可理喻的政策所表示的回响。

『哈尔达』原本在古吉拉特语(Gujarati language)中表示关闭商店和仓库以符合需求。圣雄甘地是来自古吉拉特的印度国家领袖,他组织了一系列的反英大罢工,这就是他所声称的『哈尔达』,结果,这句话被使用在宪法里头。

在孟加拉宪法中,『哈尔达』被承认是作为任何政治要求时所配合使用的政治手法(political method)。

在斯里兰卡,这个名词特别指定是1953年的『锡兰大罢市』( the 1953 hartal of Ceylon)。到了现在,印度、孟加拉和斯里兰卡北部和西部还是可以常看到『哈尔达』。

在马来西亚,『哈尔达』一词通常指的是在一九四十年代、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的全国大罢工,比方说1947年全马来亚大罢市和1967年槟城大罢工。

在印度,『哈尔达』也常被用来作为戏虐,其意思是『戒掉工作』(abstaining from work),另一种说法叫『普克哈尔达』(bhukh hartal),普遍流行在一些印度语言地区,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绝食抗议』。

维基百科
*************************************************

最近的玛力勿莱(Manik Urai)补选更证明了国阵,特别是巫统,依赖金钱为自己苟延喘息。每位玛力勿莱选民分得了一千令吉,导致民联差点就输了补选。别疏忽了钱财的力量,钱是国阵唯一不缺的,有多少的钱就等同有多少的的权力。

为了把国阵和巫统瓦解,我们必须打击它最弱的地方,当它的口袋被打击时,那时它最痛苦。如果要伤害国阵和巫统的话,我们必须打击它的口袋,这也意味着打击金钱的来源——那些提供资金给国阵和巫统,以让他们继续掌权的企业。

谁是这些朋党企业呢?哪些企业提供了给国阵和巫统大量金钱呢?这些钱从何而来?实际上里头有多少是来自你和我这样的小老百姓的钱呢?

企业即是用来赚钱的活动,你不会设立一家公司来做慈善事业,企业里头只有一种哲学,而这哲学可以用三句话来总结:利润,利润,利润。

因此,我们需要减少这些企业的利润,我们需要撬开他们的钱匣,这样的话他们能够留给国阵和巫统的钱就所剩无几了。这些企业依赖执照、准证、固打、政府合约、政治裙带关系作为苟延,为了获得这些执照、准证、固打、政府合约、政治裙带关系,他们需要交付『臺底钱』给那些高官权贵。在马来西亚企业界,到处都是贿赂,贿赂是政府机制的燃料,企业帝国的建立,即是贿赂、贪污有、政治裙带关系和朋党主义。

探讨一下替代方案,向那些不是朋党企业的生意人购买产品和服务,尽管你已经习惯了(和这些企业做生意),谢绝这些公司,不让这些公司赚了你了钱,因为这些钱最后会回到国阵和巫统的口袋中。

另一个能够杀伤他们财务的方法就是启动『哈尔达』(大罢市)。一些非政府组织和社会运动正在准备于2009年八月八日,在霹雳州进行大罢市。他们想要把霹雳变成『死城』,在2009年八月八日当天,请留在家里,不要外出,清空街道,商店和餐馆。想干些什么就在前一天就把事情办好,而到了2009年八月八日,留在家里,把门锁好。

在2009年八月三十一日,我们应该再次的庆祝『默迪卡』或国庆日。在1957年八月三十日午夜,正式宣布了独立,同一天,米字旗被降下,取代的是马来亚国旗。

可是,我们真的独立了吗?或者是,我们不过是棕种人殖民主义分子取代了白种人殖民主义分子?我们是否是把一个独裁者踢到一万英里外,再从一英里处换来了一万个独裁者?

不!我们尚未独立,我们所做的不过是以一个殖民政府取代了另一个,现任政府继续了前任政府的镇压和歧视,我们需要的是终结现任政府的独裁统治,成就真正的独立。

庆祝『默迪卡』是毫无道理的,『默迪卡』尚未成功,凭什么要在2009年八月三十一日升起国旗呢?当我们看到政府作出改变,或至少政策上的改变,这才叫成功,到了那个时候,庆祝独立才是合情合理的。

我们需要『哈尔达』,我们需要许多的『哈尔达』,人民需要以他们的双腿来投票,他们操纵了投票箱,我们手中的一票难如登天,我们必须使用我们的双腿来投票,要如何使用我们的双腿来投票呢?那就是发动和参与许多的大罢市和杯葛行动。

『全民不服从运动』(Civil disobedience)即是今天的硬道理,如果我们呆在家里,拒绝向那些支持这些祸国殃民的政策的人士购买他们的产品和服务,最终这个政府将会倒台。没有我们的参与,政府能做的不多,没有了我们的金钱,它将挨饿。

如果我们出来抗议,他们会利用警察对付我们,如果我们示威,他们将会虐打我们,可是如果我们发动大罢市,他将奈何不了我们。没有一个政府可以钳制『全民不服从运动』。

因此,什么也别做!你什么也没做的话,没人可以伤害你。呆在家里,把口袋里的钱收好,什么也别做。如果你还需要购买产品和服务,确保它不是来自那些朋党企业的。

2009年7月27日星期一

漫画:永存

作者  ∶sowseng
http://i24.photobucket.com/albums/c4/sowseng/090727yl_web.jpg

逐鹿问鼎: 赵明福死时还在扣留室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eoh Beng Hock was still under custody when he died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7-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声称他早在三时四十五分被释放的声明是一派胡言!如果明福在三时四十五分走出反贪污委员会办事处的话,他身上不会没有手机,或至少反贪污委员会的收据,以证明他的手机已被充公,这是《反贪污委员会法令》所规定的。

反贪污委员会说,在经过整个晚上马拉松式的盘问后,赵明福于凌晨三时四十五分被释放,反贪污委员会也说,明福并非被捕,或是被涉嫌犯罪,他不过是一名证人,而且还是一名非常合作的证人,反贪污委员会声称。

如果如同他们所言,明福仅仅是个证人,为何需要通宵达旦的进行盘问呢?对他的盘问不是已经在办公时间完成了吗?

即使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政治部也只能在『办公时间』对扣留者进行盘问,他们不被允许在夜晚,或是非『办公时间』盘问扣留者。尤其是对扣留者进行马拉松式的盘问,或是剥夺扣留者的睡眠(sleep depravation)之类的虐待。

提醒你,这些是被认为是『造成国家安全受到威胁』以及/或是『恐怖分子』的《内安法令》扣留者,尽管如此,一些法规还是需要注意的,何况这只不过是一起受嫌疑案件中的一名证人,甚至就连案件都还没有正式成立呢?

可是在赵明福事件中,他被施加马拉松式的盘问环节,再加上是在非『办公时间』进行的,他被剥夺睡眠,而他并非是被扣留者,他并没有被逮捕,他不是嫌疑犯,反贪污委员会这样声称。他仅仅是一起受嫌疑的犯罪事件中的证人,而且是位非常合作的证人。

赵明福的口供被记录下来后,在凌晨三时四十五分,他被释放,并被允许回家。他们说,他应该在早上八时回来继续接受盘问,他理应回家,并在早晨八时,将反贪污委员会所要求的文件带来。

可是,明福却选择在反贪污委员会办事处的沙发上睡觉,早上六时正,他被声称『失踪』了,他没有在早上八时回来继续接受盘问,反贪污委员会并没有刻意的去寻找他们那位『潜逃』的证人,验尸官说他死亡的时间居于八时三十分至九时三十分左右,可是他们到了午饭时间才发现他的尸体。

是否就如同反贪污委员会所声称的,明福早在凌晨三时四十五分就已经被允许回家了呢?或者是,他仍旧在扣留室中,直到八时三十分至九时三十分,他死亡的时间呢?

明福并没有在三时四十五分被释放,他仍旧在扣留室中,直到他死亡的时间,即是八时三十分至九时三十分。

有一个许多人都疏忽的重点是,明福的手机并没有在尸体身上,他的手机仍旧在反贪污委员会那里,警方已经确认了这一点,而这台电话目前在警方手中。

如果明福已经被释放,他的手机应该在他口袋或身边(或是他休息的沙发上),而不是在反贪污委员会的『安全保管』下。

如果反贪污委员会早在三时四十五分释放了明福,而他想继续把手机保留下来的话,他们需要出示一张清单,列出明福将保留给该委员会做进一步调查的物件。

假设反贪污委员会要扣留明福的手机,这张清单将不止会列出所有的物件,而且也包括物件的明细,比方说生产国、款式、序号等等

简短来说,明福在三时四十五分走出反贪污委员会办事处时,不可能不带手机的同时,没有一份完整细目的清单,以确认他交给反贪污委员会进行进一步调查的物件,而且,这张清单上会有明福和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签名。

这项条例来自《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33条。

这项法令的解释是这样的:

第33(1):……任何与一起犯罪或与该犯罪有关的证据的可移动物件,必须有效的被扣押。

第33(2):根据第(1)款下被扣押的可移动物件,以及它们被发现的相对地点的列表,必须被负责扣押物件的委员会官员所准备,并被他所签署。

第33(3):根据第(2)款下准备的列表的一份副本,必须尽快的呈交给该物件的所有人,或拥有该物件的人士。

在赵明福事件中,《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的第33条所注明的可移动物件的列表并没有呈上,或是交给他,而这是《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33(2)款和地 33(3)款所规定的。这确认了明福当时还在扣留室中,而不是所声称的,在三时四十五分被释放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明福理应会有这张清单在他身上,以确认他的手机已经被反贪污委员会扣留了。

简单来说,明福死于八时三十分至九时三十分,当时他还在反贪污委员会的扣留室内。声称他早在三时四十五分被释放的声明是一派胡言!如果明福在三时四十五分走出反贪污委员会办事处的话,他身上不会没有手机,或至少反贪污委员会的收据,以证明他的手机已被充公,这是《反贪污委员会法令》所规定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较后明福要如何证明他的手机还在反贪污委员会呢?他需要证据来证明这些。

况且,如果他们在他手机上发现犯罪证明,而明福却否认那是他的手机的话该怎么办呢?反贪污委员会必须证明他们已经充公了明福的手机,以便使用作为法庭上的证据,基于此点,这张清单对明福和反贪污委员会都是极度关键的,而明福和反贪污委员会双方都需要在清单上签名,以示有效。

政府要设立一个调查委员会对明福的死因进行调查,关键的问题是:是否明福在扣留室中已经死亡,或是他在出事前已经被释放?我们的调查显示明福还在扣留期间,而《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33条所规定的清单的缺失证明了这一点,当明福死亡时,他的手机在反贪污委员会手上,如果他已经被释放了,他们会把他的手机归还给他,或是给他一张收据,以确认他们已经扣押了他的手机,两者都没有在他的尸体上被发现。

毫不留情∶大马警方的行事手法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The Malaysian police way of doing thing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7-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只要你理解马来西亚警察是如何运作的,以及他们是如何设立这个网站陷害他们自己的副部长的话,你将会明白他们是如何和为何对雪兰莪行动党领袖干出同样的勾当,一切都是同出一辙。

在大马,目前爆发了一场引起公愤的争议性事件,这起事件中,涉及了一个神秘的匿名网站,该网站指控两名雪兰莪行动党领袖和行政议员与华人黑帮有所关联。这个网站也影射,这两名人士才是将赵明福由反贪污委员会位于沙安南的总部抛出窗外的幕后主谋。

万一你不记得了,这是大马警方的一贯手法(modus operandi),当事件牵涉到两名雪兰莪行动党州行政议员,甚至就连内政部长也对此借题发挥的话,你预估会发生什么事呢?警方的调查结果显示,一名挺高阶的警官——现任的刑事调查局主任——是这个网站的幕后黑手,他指责副部长收取了五百五十万令吉的贿赂,作为释放三名被扣留的华人黑帮头子的费用。

在我们深入了解这个案子之前,写读一读一封我们成功由武吉安曼总部偷偷取出来的信件。是的!就连马来西亚警察总部也逃不过《今日大马》的法眼,大马皇家警察或大马反贪污委员会没法向我们隐瞒任何东西,因为我们将不会就此罢休。

只要你理解马来西亚警察是如何运作的,以及他们是如何设立这个网站陷害他们自己的副部长的话,你将会明白他们是如何和为何对雪兰莪行动党领袖干出同样的勾当,一切都是同出一辙。

还有,紧记一件事,在有关副内政部长的事件中,反贪污委员会和大马皇家警察是一伙的,警方向他们自己的副部长设下圈套,接着,反贪污委员会就擒下他,将他拖去拷问。这位刑事调查局主任,虽然在副部长的指示下展开调查,他却将他给捆绑了,包括他的代表律师在内。

基本上,不要和那些布特拉再也和武吉安曼的权贵们开玩笑,得罪了他们的话,他们会好好的把你修理一顿。在反贪污委员会、大马皇家警察、总检察署和法庭蛇鼠一窝的情况下,你大可去法院抗争,可是包管你一定被干掉。

实际上,法院就是他们想要你去的地方,因为那是你会被『合法』收拾掉的最佳地点。「喂!我们已经给了他们公平的判决,」他们将会喊到,以此同时,他们会开始把绳子套在你的颈项,然后把绳子勒紧。

收信人:
50610 吉隆坡
拿督翁路
(Bukit Perdana)
政府行政大厦
刑事调查局主任
蓝利尤索夫(RAMLI BIN YUSUFF)

主旨:高利贷集团的调查

仅此须尊敬的拿督关注以上事项,

2. 被告知有关位于东甲、武吉甘密和麻坡,绰号为『拿督』(DATO')和『JP』的高利贷集团,请尊贵的拿督调查有关事项,以及确认相关的人士身份,并依法处置。

3. 附件中是有关上述高利贷集团的资料,以便尊贵的拿督采取行动。

仅此致谢

拿督莫哈默佐哈里巴哈伦
Dato' MOHD JOHARI BAHARUM


文件原稿:
[JOHARI.png]

人民即是主人

我已经听了很多次有关『人民主权』、『马来主权』,还有一些开始谈起『伊斯兰主权』。

马来人主权……那是巫统在吹牛,我不相信这些,因为这不过是一小撮人利用来巩固权力和马来封建制度,权力到手后,他是主人……我们反倒成为奴隶了,他可快活了……而我们只能五年一次获得免费的巴迪布和布裙(kain pelikat),如果想获得一样东西,就必须申请津贴,填写巫统的入党表格,如果不加入巫统……不管你是马来人也好,班查尔人※也好,爪哇人也好,与我无关,统统去死吧!
※Banjar 班查尔,位于苏门答腊

伊斯兰主权?我不太同意。一下子有人自称是乌拉玛①,到头来我们的生活他来控制,这样不能,那样也不能,这个是『哈拉目』②的,那样是『麥克魯亥』③的,到时我们反抗,他反而说我们反抗回教,一不小心……无辜被人用《内安法》逮捕呢!
①ulamat 乌拉玛,伊斯兰教传教士
②haram 『哈拉目』阿拉伯语音译,伊斯兰教律法规定的非合法食物
③makruh 『麥克魯亥』阿拉伯语音译,意为『可憎的嫌疑』。指经典无明文禁止,教法创制学根据经典寓意断为人们应予远离的行为


『人民主权』?这倒是安华的点子了,『人民主权』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只是说过「人民即是主人」(rakyat adalah Tuan)。

你们去问了公正党人,什么是『人民主权』?我想……问十个人……会得到十一个答案。

我要以第一个问题来测试一下「在『人民主权』的概念下,谁有权力选择一位领导人?」有许多的领导人……上至首相,下至村长。

村长是谁选出来的?如果遵照马来主权的话,巫统支部主席有这个权力决定谁是村长,巫统党员自己本身则没这个权力!谁想成为村长,只要去捧支部主席的卵葩(bodek)就行了。无需下乡探访贫苦村民,也无需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村民……这些都不需要!结果,那些不住在同村的人,反而成为本村的村长,这就是巫统的文化,你们不爽吗?

民联政府在霹雳开始了村长遴选制度,当时其他地方有没有我不晓得。吉打和吉兰丹如何了?槟城有吗?雪兰莪如何?有这样的选举吗?

在马来乡村,村长的遴选来自乡村选举,有提名人,也有选举日。

当这个想法被提出后,回教党人最高兴了,可是公正党人则满嘴抱怨……因为回教党有很多党员,如果和回教党较量,公正党肯定要打包回家了,甚至有的地区,公正党杯葛了乡村选举,结果村长的位子都被回教党人一扫而空。但是,公正党必须接受……因为这就是民主,谁叫你们不多招收些党员呢?

到了华人新村选举,公正党人可高兴了!回教党总不会来华人新村分羹吧?可是,行动党不赞成……因为如果公开选举,行动党必定要收拾包袱滚蛋。

咚…咚…在华人新村,不能有公开选举…必须通过挑选。喂!为什么回教党和公正党有一个制度,而公正党和行动党又有另一个制度呢?在当时,尼查去支援行动党,当尼查支持的话,也就是回教党也在支持啦!

看来人民联盟的原则有很多混淆的地方,如果是这样…在接下来的大选,要如何写在宣言里头呢?如果回教党的州议员再次成为州务大臣的话,村长的遴选原则要如何制定?是不是要存在两套做法呢?

不要只是在大喊『解散州议会』罢了,到时人们问起…如果赢了,你想如何做…到时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以前我们可以向人家大吹大擂(cong),那是因为我们还未执政,现在人们会比较谁是更好的人选,最危险的是当人们迁怒于我们,当人们对我们不满的时候,好事也会变成坏事了。

村长的上头即是市议会,以前在遴选村委会成员时,很多错误也还未矫正过来,好多人还是走后门,虽然有面试等等的程序,而最繁琐的是,还得必须根据固打制。

在瓜拉江沙,行动党不是也有份吗?…可是只因为需要根据固打,必须安置行动党的市议员,不管到哪里……肯定一定会有行动党代表,可是来到开会,连马来文也不会讲,跟别提※要进行讨论了。其他人忙着讨论…他却忙着讲电话,真是丢人现眼!
※toksah 马来俚语:无需,不需要

然后,在市议员当中,还有分发给非政府组织和和专业人士的固打,原则上这是好事,可是在执行上却是空洞的,有许多被委任的非政府组织成员也是党内人士!当时,只因为你们一脚踏在政党,一脚踏在非政府组织……于是你们就符合了条件。

最不『漂亮』的就是那些市议员喜欢作威作福,我们询问会议中谈了什么…无可奉告…秘密!!等下会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被抓。

我们是党内人士,你们也不肯说!!!那些党外的人民又该怎办?

这次如果有大选,人民联盟要如何交市议员的事呢?是否市议员的遴选要向遴选村长那样,又或是说由党来挑选呢?如果由政党来挑选,也就是说绝大部分人民还是没有权力选择自己的领袖。如果是这样…那就别再提人民主权,如果人民只能有权跟随领导人的话。

接着是人民代议士,到目前为止,人民只能在民联和国阵候选人当中选择其一,谁选择国阵的话…那就去死吧!这些人…换颗石头他们也赞成。

可是,要支持民联的人民…他们挑选候选人的权力在哪?

在本南地补选时,峇东埔区回教党发出声明,要公正党在提名候选人听听他们的意见,我知道…因为你们和曼梳博士有瓜葛,公正党说——这是我家的事。

我同意峇东埔回教党的看法!至少…先听一下其他人的意见才来安置候选人,可是与此同时,我也觉得峇东埔回教党有点虚伪。

回教党安置候选人时有照会公正党吗?有寻求人民的意见吗?

总的来说…根据传统…回教党挂帅,回教党来决定一切,公正党的候选人,公正党自己来决定,党外的人民成了什么?跟屁虫※吗?
※tukang ikut

来届的全国大选,我觉得将和以往不同。在第十二届全国大选时,摆谁上阵…也没人理会,可是这次…人民会打量打量,谁是回教党、公正党或行动党的候选人。

人民已经不再迷恋于『品牌』,政党标志已经不再重要,人民不再尊敬这些政治领袖为主人,反倒过来,人民会告诉你…谁才是主人?

出处∶霹雳快车
原题∶Rakyat Jadi Tuan
作者  ∶马沙曼卡迪(Mat Saman Kati)
发表日期∶19-07-09
翻译  ∶西西留
校对  ∶HOSS

2009年7月26日星期日

奴阿玛丽娜的落榜

当我听到奴阿玛丽娜(Nur Amalina Che Bakri)的消息时,我顿时感到震惊,哑口无言。

奴阿玛丽娜在大马教育文凭中囊获最多的特优(1A)的辉煌纪录。在2005年三月二十六日成绩放榜时,她获得了十七科特优,她是马来西亚有史以来获得最多特优的学生,她获得国家银行的赞助,前往英国攻读医科,她在英国乔丁汉女子学院(Cheltenham Ladies College)继续她的剑桥高级水准考试。

在剑桥高级水准考试中,她考获五科特优,并在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继续攻读医科,可是听说她在第二年的会考中落榜了。

我真的希望这不是真的,如果是的话……为何会这样呢?

出处∶Fudzail
原题∶The Failure of Nur Amalina (who scored 17As)
作者  ∶Mohd Fudzail
发表日期∶24-07-09
翻译  ∶西西留

明福的新婚礼服

这个年轻人不是马来人……

有一些『极端分子』认为他身上所流的血是不『哈俩里』(halal,违反回教教义)的,只因为这个年轻人不是回教徒,所以他的血是不『哈俩里』的?因为他的名字叫赵明福,所以他的血是不『哈俩里』的……

这是什么样的一种人类?这些是哪里学来的?那种宗教是这样子教导的?如果无论什么事,包括人命和人道主义都只是为了满足政治和权力游戏的话,这是盗贼所为!

赵明福没有理由自杀。仅仅再过一天,他就将和苏淑慧注册结婚了。淑慧比他小四年,也是一名教师。

她心急如焚,孤等她那位被政府人员带走问话的未来夫婿,迟迟未归。

他们付了定金,也已经决定了礼服的颜色,电话中通知了亲朋戚友新婚之日,心中充满骄傲;还有结婚专辑的拍摄,在花园、在湖畔边,或是黄昏的海边;还有爱人怀里的孩子……他俩的爱情结晶。

明福当然没有预料到,他被要求前往十四楼办事处,竟是不归路……

我们不能接受首相拿督斯理纳吉拉萨的那副嘴脸,对于这个悲剧,他突然向明福的家属发出吊唁,这份在沙地阿拉伯起草的吊信,充其量不过是即不急待的为自己洗脱嫌疑,仿佛是在掩盖某种事实。

如果我是明福的家属,我不会对纳吉的这封吊信多加理睬。

明福之死不是『一般』的死亡事件,据说他由第十四楼坠下,横尸在第五楼的屋顶,当时,明福理应在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的监管下。

没有一个正常思维的人会接受反贪委员会的解释,他们声称凌晨四点已经『释放』了明福,而较后在九个小时后被发现已经死亡。

没有人会相信明福在被释放后还不回家,反而逗留在反贪委员会的办公室小歇,没人会相信当时明福在梦游,或是失足坠楼,何况是自杀呢?

这位年轻人之死弥漫着嫌疑。因此,纳吉,或是任何巫统/国阵的部长们无需劝告人民停止舆论。

以对那些原本就存在的盲点,他们没有权利,也没有威信来阻止人民的智慧,这不只是有关反贪委员会官员,他们的盘问手法,而这都与反贪委员会直接有关联。

反贪委员会现在受到嫌疑,很大的嫌疑。明福的生命死亡事件只不过是证明了在这之前,反贪委员会这个机构是巫统/国阵用来巩固政权的爪牙,以便逐一的污蔑和勒紧民联领袖。

直到停笔前,反贪委员会始终没有否认加影市议员陈文华的指控,报道说陈文华被调查官员不礼貌对待,包括恐吓、被迫长时间罚站,被强迫造假供,以及威胁其本人,还有他妻小,以及家属的性命。

千万元的贪污已经被掩盖,取而代之的是,民联成为了攻击的对象。想象一下,一名市议员在被指责购买了一千五百支国旗,即刻受到调查,这是否就是所谓的『恐怖的幽默感』(lawak seram)呢?

反贪委员会现在仿佛像个饥不择食的豺狼,想尽办法攫捕、责难和夺取民联政权。

霹雳就是个例子,通过金钱和美色,两名公正党州议员遭到贿赂,突然在州议会中,他们倒戈相向,投靠了巫统/国阵。

使用诱拐和恐吓,民联政府被强夺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吉打,最后被迫导致了士林茂补选的发生。

这个阴谋蔓延至槟州,这次,副首席部长被指责受贿;在敦拉萨镇也被放置了陷阱,所涉及的是雪兰莪州务大臣的『四十六头牛』事件。

公正党、回教党和行动党致力于铲除贪污,长久以来,贪污已经在巫统根深蒂固,可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在民联。吉兰丹政府虽然执政十五年,在全国大选中赢得三连冠,可是它并没有受到贪污的污染。

民联坚决抗拒贪污,可是并非透过做戏,甚至是林林总总的证据和调查。看看『巴生港口案』,乃至『基宫案』,这些都是高调的案子,是的!可是反贪委员会去了哪里?

对于巫统/国阵的政治布局而言,可以很轻易的就解读出谁是这些戏剧的幕后操控者,因此,当中没有一人可以逃过巫统主席的五指山。

当然他本身无需亲自出马,而且那些自甘堕落的人士可以作为『马仔』供他驱使,已达到所需的目的。嗤!多么令人发腻和生厌的巫统精英政治啊!

今年年头的国会中,国会中民联领袖拿督斯理安华伊布拉欣遭到一项课题和阴谋的打击。

这项阴谋涉及一个精心策划,以夺取雪州民联政权为目的的『大蓝图』,整个计划耗资上千万令吉。当时,阿兹敏阿里(Azmin Ali)国会议员提问有关数项即将开始在雪兰莪使用的部门和政府中介,第二财长对于这个提问一时哑口无言。

巫统/国阵的政治说客经常会集在一起,对那些民联国会议员指指点点,讪笑怒骂,可是当安华发言时,这些在咖啡座闲聊的人都鸦雀无声了,当他们的老板的丑恶秘密被揭发时,他们假装看不到,听不到。

众所周知,反贪委员会,还有其他的政府机构,都已经成为鹰犬,居于此点,我们可以相信的是,明福的死,最终将会获得公平的审判,就如同阿旦度雅谋杀案那样……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去联想为何两名低阶警员需要去威胁阿旦度雅的生命吧?

是的!就以他们的警阶而言,杀人对他们来说毫无『好处』可言,为了什么?可是,这是纳吉掌权的时代下的剧本,他屡试不爽,『动作模式』(Modus operandi)近乎不变。

对于巫统/国阵领袖,他们会喧哗吵闹两三天,并会发出千百个承诺——接着就无声无息了,人民已经看透了这些甜言蜜语的藉口。

我们将会缅怀这位年轻的生命,是如何被一小撮为了巩固权力的亡命之徒所咀嚼吞咽的,虽然如此,这宗命案也将会被极端分子埋伏着一个『政治策略』,他们会会说,『非我族类』的种族、宗教和政治理念都是『哈拉目』的。

巫统/国阵的政治手段,我称之为『民粹政治』(politik intrik)或『黑暗政治』(politik gelap),它的相反即是『理想政治』(politik idea)或『光明政治』,而后者带给人民的利益远超出前者。

『烈火莫息』运动的奋斗至今超过十年,最后生命还是牺牲了!我们的这位同胞,身着那件原本的礼服,所有的年轻人们,自动自发为他送行,直至坟地,直至人民醒悟,捍卫自己的权益。

出处∶霹雳快车
原题∶Baju Pengantin Teoh
作者  ∶哈斯米哈欣(Hasmi bin Hashim)
发表日期∶19-07-09
翻译  ∶西西留

2009年7月25日星期六

好吧!姑里,不加入,那就退出吧!

出处∶A Little Taffer's Room
原题∶Ku Li, Okay Not To Join, But Walk Out
作者  ∶Melvin Mah
发表日期∶24-07-09
翻译  ∶西西留

所有的一切都是理念,今天混沌的道德观中,捍卫这个理念是很重要的。我们政坛的未来,依靠的是健全和有竞争力的民主制度,如果是这样,无论目前它是否实际,我们应该需要对这个国家最重要的政党的母体进行改革。半个世纪以前,我所崇尚的巫统理念,会在我们冀望的未来中扮演着它的角色。

东姑拉沙里婉拒了再益伊布拉欣(Zaid Ibrahim)的邀请加入公正党,这主要并不是因为他还存有挽救巫统的期望,而是那已经失去的原则和前人的精神必须被重新提醒和捍卫。

东姑拉沙里:

「我不在巫统里头,因为我在目前的母体里头,还『抱着挽救巫统的希望』。我继续留下,因为巫统的成立,以及它的创党理念所引导下的升华,并不会因为我们在六十年后的挫败而一并失去,他们必须被捍卫。」

「东姑阿都拉、敦拉萨和敦伊斯迈的高尚原则,他们对国家建设的忠诚,他们的廉洁,他们对公平竞争的理念,以及他们对本身的责任感,这些典范,在我年轻的岁月里,让我知道其中的缘由,马来人和大马人、民族主义分子及世界主义分子,保守派和进步派,能够同时容纳其中。」

「当年,马来人的奋斗目标并不在于土著和移民的『零和游戏』(zero sum game),我们在乎的是打造一个昌荣、自信和智慧的马来社会,而不是一个长期在政治低等动物统治下的四分五裂的国度。我的志愿是培养出能够领导国家的马来领导层,我们所面向的共同未来是——马来西亚,而不是我们的过去,只因为殖民地历史的渊源,而无意间被带入这片土地的人们。」

「所有的一切都是理念,今天混沌的道德观中,捍卫这个理念是很重要的。我们政坛的未来,依靠的是健全和有竞争力的民主制度,如果是这样,无论目前它是否实际,我们应该需要对这个国家最重要的政党的母体进行改革。半个世纪以前,我所崇尚的巫统理念,会在我们冀望的未来中扮演着它的角色。」

「我不应该接受再益的邀请的第二个理由是因为事机有变,在这个点上,党派名义不再是个课题了,问题是我们要如何来挽救我们的国家。」


在真实个案中,左派作家约翰•里德(John Reed)(他是唯一葬在克里姆林宫红场墓园(Kremlin walls)的美国人)。当年,布尔什维克革命(Bolshevik Revolution)导致苏联的改变,冲击着约翰•里德,他企图在美国制造同一种浪潮,他坚信美国能够和苏联一样,可是,在苏联发生的革命始终没在美国发生,因为两国的思想是趋向两极化的。

对于姑里的个案而言,真正的问题在于,虽然他希望有所作为,可是他依旧留恋巫统。他的一位好友是我的朋友,这位朋友说过:如果他要做出改变,不离开巫统是不行的。在这之前,他毛逐自荐,提名自己为党主席,在所需的提名固打中,他只获得一个提名,现在只要巫统将他开除的话,他就能大展拳脚了。

姑里应该退党,以便把一个信息带给其他巫统的权贵们,这个信息就是——巫统已经失控,原本的目标已经偏离。是的!退党,可是,他不加入公正党是明智的,他可以成立一个『第三股力量』(a third force),带领我们这帮郁闷的群众。

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毫不留情∶南泉斩猫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Matlamat tidak menghalalkan cara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3-07-2009
翻译  ∶西西留

那些说『南泉斩猫、丹霞烧佛』的马来人是伪善的穆斯林,那些支持或捍卫《内安法令》的马来人是伪善的穆斯林,伪善的穆斯林光说不练,伪善的穆斯林只会大谈伊斯兰教,可是却做出违背伊斯兰教的事物。

《内安法令》与政治投机客
鲁哈尼阿末(Ruhanie Ahmad)

如果不是因为一些人将其政治化的话,《内部安全法令》或简称《内安法》(ISA)并非是一个课题。在九一一事件前,布什总统也曾经反对过《内安法令》,可是,在事件过后,他说《内安法令》在反恐时代是有其作用的。

早在八十年代,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针对《内安法令》制造课题,于是,内政部(Kementerian Dalam Negeri,KDN)邀请了该组织的代表会见几名在甘文丁的《内安法令》扣留者,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任何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对《内安法令》进行争议了。

这次,有名政治人物想要在2009年八月一日进行大规模游行,目的是为了向国家皇宫提呈废除《内安法令》的意愿。在同一天,另一个非政府组织也将会集合在吉隆坡,以支持《内安法令》的继续保留。

这也就是说,有一方反对《内安法令》,而另一方则支持《内安法令》。就像是上个月我在《马来西亚前锋报》所写的那样,《内安法令》是需要的,以保障人民、经济和国家的安全。

《内安法令》不过是成为了一些政治投机分子炒作的对象,以获得支持率,如果不制造这些课题,这些集团就无法获得(民众的)支持了。

他们前往国家皇宫对《内安法令》提呈请愿书(的动机)是混淆不清的,他们想要显示他们的力量,以让人们觉得他们受到人民的支持,他们有所不知,在沉默的大多数人之中,还有许多人是支持《内安法令》的。

如果他们不信,尽管在八月一日进行他们的游行活动,到时看看有多少人民将会跟随支持《内安法令》的队伍。

所担忧的是在反对党当中的激进分子会导致混乱,最后造成执政当局的指责。

这些激进分子也可能会被利用来骚扰支持《内安法令》的群众,可以想象的是当骚乱爆发时的乱象。

折中的情况是,双方面取消在八月一日的游行活动,这是比较妥当的,因为政府也已经计划修改《内安法令》了。

如果我们真的关心,那就把备忘录提呈给政府,以便对法令的修改提出建议。如果执政方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话,那就让《内安法令》课题成为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宣言吧。

这是比较合理和文明的做法,况且,《内安法令》并非是个不好的法令,它只不过是被那些对执政方不满的人士渲染成其负面的印象。

以我个人而言,我怀疑一些人士目前激起《内安法令非》课题目的是为了混淆人民的视线,以转移人们对一部分反对党领袖涉及争议性课题的揭露。

不要因为某些人作茧自缚,而牺牲了国家和人民的安全。

*************************************************

老是不断的重复同样的课题是相当累人的,对这件事我已经写了许多次,我以为现在我可以停笔了,看来,他们不想我就此罢休,他们还在紧咬着这个同样的课题不放,而这些我都已经清楚表明了,他们不断的挑起同样的论点,而我也已经一一回复。

再次的,看来我将需要旧话重提,我真的希望这将会是最后一次我这样做,可是我觉得不太可能。2009年八月一日,回教传教福利组织(PEKIDA)号召了一场支持《内安法令》的游行,因此我怀疑这个课题将在不久又再死灰复燃。

昨日,丹斯里山努西朱聂(Sanusi Junid)在他的部落格撰写了有关《内安法令》的文章,上面的转贴来自鲁哈尼阿末(Ruhanie Ahmad),这是我从他的部落格中转载的。我认为我不需要解释山努西朱聂和鲁哈尼阿末是何方神圣了。

看来在《内安法令》的课题中,可以很轻易的就划分成两个类别——一方是支持《内安法令》的,另一方则是反对者。那些支持这个法令的都是亲政府支持者,而反对的都是反对党的支持者。简单来说,亲政府即是支持《内安法令》,而反《内安法令》就是亲反对党。

那些支持《内安法令》的人士说在无审讯的情况下扣留是必要的,那是为了国家安全着想,他们指责那些反对《内安法令》的人士是投机政客,他们反对《内安法令》不过是为了政治前途。

他们把问题变得简单化,这就是想要这样诠译它,好让她看起来像是非常简单的『逻辑』。好吧!就让我也用简单的逻辑来解释这个课题,就像我以往的作风那样。

让我们做个假设,比方说国会通过了一项新法令,要全体大马人选择成为一名马来人,或是一名穆斯林。新法令说你只能从中选择其一,你不能同时选择成为马来人和穆斯林,你必须从中挑选一个。如果你选择成为一名马来人,那你就不能成为穆斯林,以此类推。

结果,全部一千五百万名马来人必须提交他们的宣誓书,在这份文件中,他们必须注明他们想要成为马来人或穆斯林。如果他们标识自己是『马来族』,从此以后他们就不再是穆斯林了,而如果他们标识是『穆斯林』,他们也不再是马来族。

你可以下赌,有九成九的马来人会标识自己为『穆斯林』,他们会选择成为穆斯林,更甚于马来族。成为穆斯林意味这你将自动上天堂,即使你心如蛇蝎。成为马来人的话表示你不再是穆斯林,也就是说你将自动下地狱。

这种简单的归类法就是马来人的思想。

马来人到死也不敢否认穆圣或是《可兰经》的训诫,这样做的话表示他或她将永不超生。他们能够为了穆圣和《卡兰经》杀人或自杀,为了维护穆圣和《卡兰经》的尊严,生命轻于蝼蚁,如果因为侮辱了穆圣或《可兰经》,他们必须杀掉你的话,生命更加是贱如草芥。

这就是马来人的思想。

尽管这些人会发誓选择皈依回教,到处呐喊说为了回教,他们准备杀人或被杀,不过,他们却也是世上最后一个遵从伊斯兰教义的人。

伊斯兰教痛恨冤屈,伊斯兰教禁止在无审讯下扣留,伊斯兰教反对《内安法令》,可是这些巫统人却要保留《内安法令》,尽管在事实上无审讯下扣留是抵触伊斯兰教义的。

告诉我该如何看待这些人?告诉我(是否需要)到国外批判马来人?告诉我(是否我的)言论中对马来人的不公平批判?

不!什么也不用说,让我来告诉你好了!《内安法令》违背了伊斯兰教,那些捍卫《内安法令》的人即是在捍卫『哈拉目』(haram,即不合法的)的法令,让我重复我之前说过好多次的话,那些说『南泉斩猫、丹霞烧佛』的马来人是伪善(munafiq)的穆斯林,那些支持或捍卫《内安法令》的马来人是伪善的穆斯林,伪善的穆斯林光说不练,伪善的穆斯林只会大谈伊斯兰教,可是却做出违背伊斯兰教的事物。

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内阁的荒唐决定

出处∶GOBIND SINGH DEO.BLOG.COM
原题∶CABINETS DECISION NONSENSICAL
作者  ∶歌宾星
发表日期∶22-07-09
翻译  ∶西西留

《刑事程序法典》禀明,推事庭有权就一名死者相关的情况进行审问。

通常,针对在警方扣留期间的死亡事件,或受到嫌疑的死因,推事庭会进行公开庭审,并传招已录取警方口供的人士进行审问。

那些与受审中的案件有直接关联的人士,比方说受害者或受嫌疑者,他们可以聘用律师出庭,在听审时质问那些证人。

有一点是肯定的,推事庭拥有相当大的权力,可是只局限于针对某个案件追查死因和其具体情况。

推事庭也许不能要求将死者调查程序的适当性(propriety)进行更广泛的调查,就如赵明福事件那样。

反之,皇家调查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RCI)却能够对两方面进行调查,这意味着皇权会能够调查导致死者在扣留期间死亡的原因,同时也包括被扣留进行盘问的人士是否获得足够的权益,或对所存在的权益作出考量。

内阁的决定中最诡异的是将两者分开,如果内阁不觉得需要设立皇权会,那就把调查工作归回验尸庭就得了,可是当内阁决定设立皇权会时,把两者分开到底有何逻辑可言呢?

两个各别分开的听审,不止造成两倍的时间和费用的耗损,同时,两者的说辞有所出入的话也将造成严重的问题。到时这将会导致政府陷入一个荒谬和尴尬的地步。

更加需要注明的是,皇权会要如何把焦点集中在导致赵明福死亡的事件上?他们是否会依据在调查中的发现,或是说,他们会重新评估整个案件呢?如果他们被要求依据推事庭的结论进行调查的话,皇权会也就无法独立判断案件的事实情况,如此说来,它的设立有何意义可言?

必须紧记的是,验尸庭通常极具依赖警方证人的供词,而皇权会却有权传呼任何他们觉得能够还原这个案件真相的人士进行审问。

就拿拉欣诺(Rahim Nor)的『黑眼圈』皇权会而言,在该案中,国内最高阶的警官被发现对此案负责,因为在皇权会的设立中,其成员来自退休法官,以及医学专家,因为他们的公正无私,长久以来保卫这大马这个国度。

何况,必须紧记的是,皇权会得把他们的结论和建议呈报最高元首。

如果以推事庭而言,它的结论会呈上给总检察长。令人产生争议的是,总检察长可以维持对一个案件的公正性,可是当命案的发生,涉及像反贪污委员会这样的一个检控机关时,这就造成了认知性(perception)的问题了,很肯定的,当他自己的人马涉入这项指控时,总检查长不应该对此事作出决定。

对于内阁决定同时设立验尸庭和皇权会时,我感到惊讶。这是完全没有理由的,这反映出政府缺乏意愿,以设立一个真正独立的审讯过程,为赵明福之死,还原其中黑暗的真相。

2009年七月二十二日

蒲种区国会议员
歌宾星

毫不留情∶黄祸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Hunting for the yellow devil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2-07-2009
翻译  ∶西西留

让我重申一次,反贪污委员会在最近的行动中致死一名青年,他们的目标是华人。如果当中没有种族歧视的话,我跟你姓,在此,我以郭素沁国会议员的这篇文章作为我的论点。

一名在回教银行工作的某人在《今日大马》留言,他称我为『捧华人大脚的人』(Chinese ass-licker)。我给我老婆看这段留言,我说:「看来这家伙知道我俩的秘密。」不妨告诉你,我老婆是华人(实际上是泰华混血儿,这就是为何她的性格像只河东狮)。

回来话题,我指责大马皇家警察和反贪污委员会针对非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遭到这些原本应该保护他们生命和财产的政府机构的粗暴对待,对于我的说法,部分马来人非常不满。

马来人称这种为『冀望篱笆能够保护稻田,结果稻田被篱笆吃掉了』(harap pagar, pagar makan padi,等同成语『监守自盗』),你可以相信马来人可以给出堂而皇的说辞,可是有时他们唯一的强项即是——『言论的巨人,行动的懦夫』。

比方说,只要随便拦听街上的任何一名马来人,然后问他:「你把马来种族或伊斯兰教放在第一位?」我能以一瓶全麦威士忌(Single Malt)跟你下赌,十个马来人当中有九个会回答:「我把伊斯兰教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马来种族。」

这就对了,宗教最优先,其次才谈种族。

接着,再问这些马来人关于马来主权和新经济政策的事,是否马来西亚宪法应该修改这些政策,因为宪法中提到马来人有某些特权和特殊地位,十个马来人当中,八九个会坚持新经济政策和宪法中赋予马来人的部分权益和特权。

你要如何综合两者?首个问题是:伊斯兰教为优先,第二个问题是:马来人为优先。这些马来人难道没看到,充斥在政治中的一切都是对宪法精神的凌辱吗?

这些马来人,就像那位回教银行的家伙那样,狡辩说即使在美国,还是有种种的歧视存在。这当然存在,歧视是一种无处不在的现象,任何国家都是这样,不同的是,一些国家比其他国家还要糟糕。可是,大马是仅有的唯一国家(目前南非已经废除种族隔离政策了)把种族歧视当成是国家的政策,而且还写进宪法里头。

而显而易见的是,当印度人或马来人被逮捕或扣留时,他们是如何被对待的。

让我重申一次,反贪污委员会在最近的行动中致死一名青年,他们的目标是华人。如果当中没有种族歧视的话,我跟你姓,在此,我以郭素沁国会议员的这篇文章作为我的论点。

*************************************************
反贪污委员会的『消息来源』是一派胡言
郭素沁
2009年七月二十二日

七月十三日,七名八打灵区民联州议员举行了一场发布会,针对反贪污委员会官员骚扰我们选区拨款的接收人一事,我们进行了抨击。

在新闻发布会中,我们也质问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为何他们拿走华裔州议员办公室,以及土地局的文件。

这七位州议员,包括我本人、杨双巧(梳邦区)、欧阳捍华(斯理肯邦安)、谢永贤医生(百乐镇)、李宝霖(武吉加星)和刘永山(甘榜东姑),他们全都来自行动党,还有来自公正党的黄洁冰(武吉兰章)。

七月十六日,《新海峡时报》报道说『一名反贪污委员会消息来源』说他们正在以伪造文件的罪行,调查五名雪州议员,他们全是马来人。

《新海峡时报》的社论也说:「雪州行政议员郭素沁说只有华裔州议员遭到调查之事是自相矛盾的。」

变本加厉的是,《新海峡时报》在七月二十日发表了一篇自称为『来自吉隆坡的P.M.T』的来信,他批评我要求反贪污委员会解释的事。这封读者来函的标题却是『这个言论是具有煽动性的』。

昨日,我针对被反贪污委员会取走的文件,向把八打灵区官员写了一封公函,他的回函中说反贪污委员会官员哈特里(Hadri Bin Hashim)在2009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一时四十五分取走了七名州议员的文件。事实是,除了我们七位,其他在八打灵区的州议员的文件并没有遭到反贪污委员会取走。

八打灵区官员回复说,我们在七月十三日所发表的声明是正确无误的,即是,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仅是取走了七名华裔州议员的文件作为调查,其他州议员并没有遭到调查,因此,我们不过是实话实说。

现在,我还是以此事实发出同样的问题,我并没有,也不曾如《新海峡时报》所言,发出任何具有煽动性或种族歧视的言论。

我们仍旧在等待反贪污委员会提供我们有关其他州议员被调查的细节。

我们要知道的是,这其他五位马来州议员是谁,为何他们会被调查?

反贪污委员会不能随意传呼选区拨款的接收人并挑出他们的错误。如果他们接获有关『滥用』拨款的报告,他们应该集中在特定的指控,并由那里开始调查。

我呼吁反贪污委员会在执行任务时保持专业精神,反贪污委员会应该独立操作,不该被当成是国阵政府的代言人,只调查民联州议员的错误和指控。

毫不留情∶恶搞视频中的许多事实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There is many a truth in the parody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1-07-2009
翻译  ∶西西留
校对  ∶erdr

怒火继续延烧,星期五是最后期限,他们想要丹斯里卡立和他的团队在同一天被捕。为了在限期前完成任务,反贪污委员会必须强迫赵明福说出他们想要他说的话,如果必须使用武力,他们也在所不惜。

你们当中可能认为反贪污委员会的那篇恶搞视频是极至无聊的,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怎么能以明福之死恶作剧,我们不是应当悼念他吧?是的!这是一个困难的决定——决定是否发布这个视频与否。但是,我们决定这样做,不是意图以明福的死亡寻开心,但是要暴露他真正死亡的原因,这视频最能说明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许多个月前,霹雳州陷落后,《今日大马》透露了扳倒民联雪兰莪、槟城和吉打州政府的计划。不幸的是,原本应该采取的纠正措施,亡羊补牢,可是,民联反而卷入跨党派争吵和党内争吵。而且大多数争吵起因是小气、个人的问题和涉及人物的自负。

霹雳州被认为是一个开端,接下来是雪兰莪、槟城和吉打州。随着时间的流逝,除了吉兰丹, 所有的民联州属将回到国阵的手中。

雪兰莪的计划很简单,州务大臣卡立伊布拉欣和部份的雪兰莪州行政议员将涉嫌贪污。他们将被监禁一天,然后会被拖到法院被进行起诉,审判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迫使他们辞职或被取消资格,这将结束雪兰莪州民联政府。

作案手法将同他们在1998年对安华做过的一样,一个实际上并不需要收取现金或财务受益,却被视为贪污滥权的手法。即使您使用办公室可能被视为滥用权力,或你指示某人『做某些事情』,即使它并不涉及金钱或金钱利益,这也将被视为贪污滥权,而你就可以进监狱了。

因此,反贪会被指示建立一个针对各雪州民联政府成员的案件,从州务大臣到他的行政议员。涉及的低级官员将被迫表态,指证他们的上司指示他们『做某些事情』。这将是反贪会逮捕和控告民联领导人的『证据』。

我们必须要记住这将和安华被逮捕,起诉,审判,宣判有罪,并被判入狱六年的形式是完全一样的。他们需要做的就是要一名政治部官员指控安华,说他曾指示他们干扰警方的调查,这将是强大并足够的证据使安华入狱。

这整个事情在1998年传出来,但是,那个时候很多人不明白安华审判的来龙去脉。政治部人员作证说,安华曾传唤他们到安华的办公室。在安华的办公室,他们曾和安华进行了交谈。谈话涉及安华要求政治部帮助强迫证人阿兹赞收回对他的鸡奸指控。

安华在那个时候的政治秘书阿兹敏阿里作证说:安华并没有传招政治部人员到他的办公室,他们实际上是自已来到安华的办公室要求见安华。阿兹敏阿里告诉他们,安华的公务繁忙而将无法接见。但是,他们告诉阿兹敏阿里说有重要的事,并坚持他们要与安华会面。

和安华会面时,政治部人员试图说服安华允许他们逮捕阿兹赞,使他们能够审问阿兹赞并找出谁是鸡奸指控背后的主谋。但是,安华是不愿意让他们这样做,并告诉他们他会考虑。

安华接着征求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意见。马哈迪建议安华别理会这一指控。马哈迪说,如果他对针对他提出的每一个指控采取行动的话,他将没有时间做其他任何的工作。

政治部人员再次来见安华,安华告诉他们马哈迪的说法。但是政治部人员还是坚持要安华让他们逮捕阿兹赞, 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国家安全。他们说他们不是因为安华,而是因为『某些势力』策划倒副首相,警察要揪出他们是谁,重点是为了国家的安全。

最后安华没有别的选择,只好照着做。

这个问题很简单。安华没有传唤政治部人员到他的办公室,还是他们自己来见安华呢?是安华希望他们逮捕阿兹赞,还是政治部人员寻求许可逮捕阿兹赞?

安华和阿兹敏阿里说,政治部人员来到安华的办事处,因此,他们坚持他们要见安华。安华没有传唤他们到他的办公室。安华不同意他们逮捕阿兹赞。这是政治部人员坚持安华让他们逮捕阿兹赞的,但是,在这之前安华首先必须报警。

法院接受了政治部人员版本的故事,而不是安华的和阿兹敏阿里的说法。虽然政治部人员作证说,他们准备说谎,如果被下令这样做。尽管如此,安华被裁定罪名成立,被送往监狱。

因此,贪污滥权不难送人到监狱,所有你需要做的是让某人作证,有人指示某人那样做,如果那被认为是滥用权力,那么你将被送往监狱。

反贪局想要明福说出他也被那些雪州民联政府的人命令『做一些事』。如果他说了,当时的反贪局将会开设档案针对雪州民联政府的领导人。他们希望整个事情速战速决,因为这个星期五,他们想逮捕州务大臣卡立伊布拉欣和部份的雪兰莪州行政议员。

怒火继续延烧,星期五是最后期限,他们想要丹斯里卡立和他的团队在同一天被捕。为了在限期前完成任务,反贪污委员会必须强迫赵明福说出他们想要他说的话,如果必须使用武力,他们也在所不惜。

他们急着逼赵明福说出反贪局想要听的话,因此失手致死明福。结果关键证人现在死了,他们无法按计划,在周五逮捕丹斯里卡立伊布拉欣和他的雪兰莪州行政议员。

因此,回到现实,他们现在需要新的证人,涉及的低级官员将被迫发表声明说,他们的上司指示他们『做某些事情』。那么这些『某些人』可以被拘捕,并被指控为贪污滥权。只有这样,扳倒民联雪兰莪才能按计划进行。

是的!再看看那段反贪污委员会恶搞视频,里面所模仿的实际上是事实,这视频(表面上)看来很顽劣,它可能看起来像是个恶作剧,可是,他们想尽办法,利用明福推翻雪兰莪民联州政府的做法,却一点也不幽默。

反贪污委员会【帝国的毁灭】恶搞短剧(中文字幕版)

2009年7月20日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巫统报纸大事抨击赵明福死亡事件中对反贪污局的批评
大马局内人
2009年七月十九日

巫统控制的报张《每日新闻》和《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今天大力谴责有人妖魔化赵明福死亡事件,并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

这两份报张指责反对党政治化这位政治秘书于七月十六日的死亡事件,《前锋报星期刊》表示人民联盟利用这个事件转移视线,回避它们的内部问题和弱点。

《每日新闻》的一篇名为【赵明福之死浮现各种政治推测】的文章中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文章撰稿人是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再納阿里芬(Zainul Ariffin Isa)。

他写道,政治中的机会主义者能够把悲愤不满转化为政治资本,而死亡事件可作为催化剂,以激发种族情绪。

「不是只有华人或是民联支持者懂得愤怒和追求公正。」

「特别是在非马来人族群之间已经引起了疑问,反贪污委员会,就如其他部门那样有许多的马来官员,只是选择性的以非马来人进行调查,」他写道。

可是,这位新海峡时报集团的新老板也指出,两名行动党人与赵明福一样,也被带往盘问。

这两名行动党人,其中一名是华裔,一名是华巫混血儿,他们声称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以种族歧视的语言辱骂他们。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解释,他们和赵明福一样都不是嫌疑犯,他们不过是『证人』。

到目前为止,民联领袖在反对党领袖安华的领导下,并没有在他们的言论中并没提到种族,而是要求反贪污委员会对赵明福的死亡负责。

再納表示说赵明福之死是一场意外,就因为反贪污委员会涉及的官员是马来人,他在文中写道『当一起意外中的受害者是非马来人时,如果受到调查的是马来人,这就会引起很多揣测。』

他不仅提出赵明福死亡事件中的反马来人情绪,他同时也表示,他认为政府部门是马来人为主的政府,更甚于一个非党派(non-partisan)的公共服务机构。

「为什么雪兰莪州务大臣,身为一名马来人,却质问他自己的种族要采取公平的对待呢?」再納在文中写道。

前锋报星期刊是巫统所拥有的一家报刊,它也对民联政治化这起死亡事件进行攻击。

这家报纸表示这项争议并不会因为街头示威和无礼的指责而获得解决。它也说反对党利用赵明福死亡事件转移注意力,回避他们自己的问题。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为何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势在必行?

出处∶GOBIND SINGH DEO.BLOG.COM
原题∶WHY 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 A MUST
作者  ∶哥宾星
发表日期∶19-07-09
翻译  ∶西西留

对于赵明福之死,在两种情况下,一个公开的调查可以展开。

就如早前所建议的,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的成立,对于防止这样的事件发生来说,是需要漫长的时间的。委员会所进行的调查条件和参考必须扩大,它所做的调查必须包括所使用的盘问技术、时间和被盘问者受盘问时的条件。

第二,我们应该调查盘问地点,那里应该设有闭路电视,对于在所要求下进行的这一类盘问应该有录影记录。

我曾经接过一个案子,一名柔佛州的餐馆业主被警方带走,为了对他进行拷问,他被捆绑后遭到殴打,接着,他被倒吊在一根铁棒下,他的裤子被脱掉,并倒了一些化学液体在他的私处。被告否认这一切,我们打赢了这场官司,这场起诉也没有遭到被告上诉,一卷录影片段,的确是有帮助的。

我目前所接获的案子是有关一名女孩声称,她在凌晨的警局的盘问室中,遭到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警员性侵犯,再次的,被告否认了,他声称是双方自愿的。一名十七岁少女,凌晨五时在警局中,自愿发生性关系?一卷录影片段将有所帮助。

当然,我们还有一件『古甘案』,在这起案子中,一名嫌疑犯在警方扣留期间被打死,阿都甘尼(Abdul Gani Patail)不晓得该怎么办,一卷录影片段即可真相大白。

这不过是几个例子。警局内还有很多恐怖的故事,包括滚水施刑、死亡恐吓等等。这些都是后话,以后我们再谈。

第三,我们应该调查死者家属的权利。在古甘案中,他的家属闯入太平间为死者拍照和录影,显而易见的,没有人曾想过他的尸体上会因为曾被殴打过,而以瘀伤的形式反映出来。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赵明福这个案子中,律师要求查看尸体时被拒绝了。我们知道犯罪现场必须被完整保留,以获得最佳的鉴证效果。可是,我们很确定,在法律下,家属和他们的律师或专家有权在一定距离内观察,以决定他们是否需要第三者的意见。

除此之外,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法律应该强制性要求案发现场的鉴证人员在鉴证结束,把尸体移走前,必须与死者家属交代,他们应该照会家属初步的发现,可是这些他们都没做。家属对死因茫然不知,他们无从决定下一步该做些什么。很简单的道理,当你连第一步也懵然不知,那又要如何走第二步呢?

第四,
法律必须将『正常死亡』和『扣留期间死亡』区分开来。在『扣留期间死亡』的情况下,警方或其他的调查团体有犯罪嫌疑。法律必须给予家属意见,对于在初步验尸中的发现进行评估,以决定进行第二次的验尸。如果他们对初步的报告表示满意,那就无需进行进一步的动作,反之,他们有权进行第二次的验尸。

另一点是,家属必须受到允许,以获得政府或私人界病理学家的援助。在赵明福一案中,家属曾在最后一分钟要求获得一名病理学家的援助,这很难处理,我们惟有通过泰国方面获得援助。在古甘案中,警方对我们百般为难,甚至需要进行街头示威,他们才肯点头。最终,我们获得巴拉桑医生(Dr Prashant)的帮忙,目前,检控署已经将他纳入检控小组中。

对于这个话题也是一样的,我们应该确保如果家属选择了一名政府派来的病理学家,如果是这样,国家就必须缴付第二次的验尸费用。在古甘案中,我们筹集了三千令吉的费用。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明文法律对警察和其他官员的庇护,一般上,有许多的推测和理论充斥坊间,因为我们必须理解到这些问题的根源都来自于上述的因素。因此,对于这些非常敏感和重要的细节,家属和公众都没蒙在鼓里,最终民愤将会被激起。

暂且不说在法律下可对悴死案展开皇家调查委员会。就以本地印度女演员苏嘉妲(K Sujatha)的神秘死亡案件作为例子,推事厅将会公开聆听所有证人的证词,而后才决定可能的死因和犯人。推事厅的参考条件是比较狭隘的,它仅是查明死因和建议有关的嫌疑犯,它并没有跟进一步进行其他的鉴证,关于这点,皇家调查委员会则可进行调查。

我已劝诫赵明福的家属双管齐下,设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将其可参阅的证据更加广泛,这将能够调查出死因,更加重要的是有关围绕在盘问时的整体情况,以及嫌疑犯和他们家属的权益。如果皇家委员会不能获得设立,我们会要求这么做。

蒲种区国会议员
哥宾星
2009年七月十九日

2009年7月19日星期日

毫不留情∶别说了,开始行动吧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Stop talking, start acting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8-07-2009
翻译  ∶ECS283
校对  ∶西西留

我们已经忘记谁是敌人,我们大家都不是敌人,敌人是国阵,还有它的爪牙,包括大马皇家警察、反贪会、选委会、检察署和司法机关。

天主教徒在投诉回教徒,指回教徒的作为简直是亵渎真神,羞辱了天主教徒。所以他们怎么做?他们在他们舒适的家中发表文告。

回教徒对基督教徒非常生气,他们指责基督教徒破坏回教,所以他们要挫他们的锐气,要他们安分守己。他们发起抗议和示威,然后威胁基督教徒说要见血。基督教徒就躲在他们安全的家中。

华人和印度人被大马皇家警察和反贪会暴力对付,他们遭受到身体上和口头上的对付、殴打、虐待,甚至是被杀。他们怎么做?他们签署请愿书和备忘录,游行到元首的皇宫,交上他们的抗议书给元首,要求皇室的干预。

马来人抨击华人,因为他们要在理事会或委员会中有马来人代表。印度人抨击马来人和华人,因为在理事会和委员会中的印度人代表不足够。

行动党抨击公正党和回教党,回教党抨击行动党和公正党,公正党抨击行动党和回教党。

行动党自己打自己,回教党自己打自己,公正党自己打自己。

然后他们大家都说他们是为了改革而斗争,他们为了公正而斗争,他们为了透明度和良好管理而斗争,他们为了扑灭贪腐、浪费公款、滥权而斗争。他们为了一个更好的马来西亚,孩子和孙子的更好未来而斗争。

实际上,他们互相打来打去,也自己打来打去,这是为何他们永不能看到他们所期望的改革。

他们说在下个大选时,改变就会来到,他们会去投票,他们会让现在的政府丢官,那个时候他们就会看到改变,还有达到他们所追求改革。

不过这些都不会发生,那是因为那些寻求改革的都日渐衰弱,那是因为他们不是真正地为了改变而斗争,而是在自己打自己。

他们至少需要有70%的选票才能看到改变,只有70%的选票才能抵得过每次大选中的不择手段,然后就得到简单的大多数议席,还不能是三份二的优势。1969年的已经证明了这点,1999年的也证明了这点,2008年的也是如此。

少过70%的选票就带不来什么改变,那是因为还是国阵在掌权,少过70%的选票,就表示国阵还能凭着不法手段获胜,继续当官。

但是,只有70%的选民会要去注册当选民,然后只有70%的注册选民会要出来投票,然后在这些人当中,只有50%的人会为了改变而投票——其他的人都会投国阵。

所以改变不会到来。改变永不会到来,因为只有30%有资格投选的人会为了改变而投票。其他的70%不是投国阵就是不要出来投票,或是不想注册成为选民。

所以,我们就每五年一次在等待改变。希望通过票箱改变是一种奢望,这样的做法是没有用的,我们的选择只有票箱或子弹。而票箱这方法已经失败。

选举或选路,这是我们眼下的两个选择。若这两种都有效,那么我们就选一个能够达致最大效应的。不过若只有一个有效,我们也只好选那一个了。只有一个选择了,不会有两个选择的了。

别再说了,开始行动吧!是时候我们走上街头,要等选票箱的话,太久了。我们现在一定要投票,我们一定要用我们的脚来投票。

我们已经忘记谁是敌人,我们大家都不是敌人,敌人是国阵,还有它的爪牙,包括大马皇家警察、反贪会、选委会、检察署和司法机关。

所以停止互相斗争吧!让我们开始对抗真正的敌人,别在对选票箱发梦了,今天就投票,用你的脚来投。多多人都来投。

明天开始就是『投票日』。『选举时间表』如下,确保你们都出来『投票』。

为赵明福伸张正义活动

七月十九日(星期天)
下午四时半: 为明福伸张正义团结集会(雪州政府主办)格拉那再也体育馆

七月二十日(星期一)
上午十时: 亚罗牙也,明福老家的葬礼。

七月二十一日(星期二)
上午十时: 呈交备忘录给首相,要求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民联青年团)
布城,首相办公室。
晚上八时:为明福伸张正义团结集会,槟城西方路爱心大厦。

七月二十二日(星期三)
晚上八时: 为明福伸张正义团结集会,马六甲行动党总部。

七月二十三日(星期四)
晚上八时: 为明福伸张正义团结集会,吉隆坡雪州华人会堂。

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大马局内人:他们问我是否我来自『支那』

出处∶大马局内人
原题∶‘They asked me whether I was from China’
作者  ∶Adib Zalkapli
发表日期∶17-07-09
翻译  ∶西西留

「他们叫我愚蠢的华人……你来自中国啊?不明白马来文吗?」陈文华表示。

【沙安南十七日讯】一名被反贪污委员会带往问话的加影市议员挺身揭露该委员会官员在盘问他的过程中,以种族性言论辱骂他。

「他们叫我愚蠢的华人(Cina bodoh)……你来自中国啊?不明白马来文吗?」陈文华表示。

陈文华是因为涉及欧阳捍华滥用公款事件而被反贪污委员会带往问话。

成文华也是一名商人,他在去年国庆日期间,向史里肯邦安选区(欧阳捍华选区)提供总值2400令吉,为数1500支的国旗。

「他们问我,是否是我供应那批国旗。我答说是,可是他们强迫我否认我供应了那些国旗。」陈文华表示。

他补充说,在盘问期间,他不记得所供应的国旗的交易细节,因为他需要一些时间检查文件。

陈文华在周三傍晚前往反贪污委员会总部,他也声称被虐待,并被胁迫说如果他不招供就会被调查员殴打。

「我被他们大声呵骂:『这是我的地方,你最好相信我会打你』,」陈文华表示。

「接着,我被令站着,并且只能望着前方,我不被允许把头放松,我被迫就这样站足四个小时,」他补充说。

陈文华说,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也威胁逮捕他的妻子和孩子。

他否认说扣留者在被盘问后有被提供床褥休息。

他说就在扣留期间,昨天凌晨他在反贪污委员会的茶水间遇到赵明福,他当时看起来很疲惫。

陈文华补充说,他在昨日下午被释放前,一名反贪污委员会调查员告诉他不要在外谈论盘问的事。

「反贪污委员会官员叫我不要在外张扬,可是已经闹出一条人命,因此我必须这样做,」陈文华说。

逐鹿问鼎: 很久以前文章已经写好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writing was already on the wall so long ago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6-07-2009
翻译  ∶西西留
校对修正∶HOSS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反贪污委员会以为自己是上帝,他们绑架家人,他们把抓来的人严刑逼供,如果那些被盘问的人不肯合作,他们会以死亡威逼他们。

这篇文章已经完成很久了,警钟早已想起,仿佛女妖的悲号,可是却没被人所留意,那是因为《今日大马》触动的警钟,所以没被留意,《今日大马》并非最可靠的消息来源,它无法提供最好的消息,《今日大马》玩弄的不过是谣言和讽刺文章。

当反贪污局(目前已经易名为反贪污委员会)绑架了一名警探的家人时,今日大马已经响起了警钟,他们绑架了一名警探的妻儿,因为这名警探曾在比他更高阶助理警阶的指示下,调查一名华人黑帮头子。

那名警探不过是在执行他上司的命令,也即是开启档案,调查一宗涉及华人卖淫、高利贷、贩毒和赌博的集团,结果导致三名集团头子被扣留。

反贪污委员会要这名警探做的事非常简单,他们要他篡改他的报告,这样的话那三名黑帮头子就能获得释放,如果他要保障他的家人能够获得释放的话,他必须这样做。

那名警探拒绝了,而且还报了案,他的妻子也这样做了,可是却没有见到这件事有何进展,这些反贪污委员会官员并没有被捕,也没因为绑架而被拖入法院受审。

接着,反贪污委员会向媒体放出风声说正在调查一名高级警官——商业调查局总监,有关他没有呈报一笔两千七百万令吉的资产,其实反贪污委员会受限制于官方机密法令的约束,可是却一点作用也没有。何况,官方机密法令只不过是为了被利用来对付反对党支持者的,而不是对付那些为当权者效命的人。

虽然如此,商业调查局中间最终并没有因为那两千七百万令吉为呈报的资产而被控,他被控利用警方资产假公济私,就像是每天堂而皇发生在政府官员、部长和政客的事。可是他真正的罪行是因为他扣留了几名华人黑帮头子,这些人控制了全马的卖淫、高利贷、贩毒和赌博活动。

接着,他们逮捕了这名商业调查局总监的代表律师,这些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甚至在开斋节前夕来到他办公室,用手铐铐着他,然后粗暴对待他,就像是对付银行抢劫犯那样。为了确保这名律师受到最大程度的羞辱,这种好莱坞式的逮捕手法呈现在办公室中每个人的眼中。

《今日大马》曾经写过这些故事,《今日大马》不止把这些故事都写出来,而且还把故事给不断的重复了几次,以确保每个人都把故事听入耳朵。可是这都无济于事,没人否定这些故事,更重要的是,没有人对《今日大马》所揭露的事做过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反贪污委员会就已经成为了当权者的工具。正式来说,国阵有十四个成员党,巫统是联盟的领袖。非正式地说,国阵有十七个成员党,选举委员会是第十五个国阵的成员,大马警察是第十六,而反贪污委员会是第十七,他们的作用即是保护巫统和首相的利益。

这篇文章已经完成很久了,警钟早已想起,仿佛女妖的悲号,可是却没被人所留意,那是因为《今日大马》触动的警钟,所以没被留意,《今日大马》并非最可靠的消息来源,它无法提供最好的消息,《今日大马》玩弄的不过是谣言和讽刺文章。

「证据在哪里?」他们问道。「证明给我看这具尸体!」他们要求。没证据,也没尸体,也就是说没有犯罪迹象。

事实不然,今天,这里有具尸体,这具尸体是一名非常不幸的华裔反对党成员,他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逮捕,并被虐待。是的!他曾经被虐待,他被虐待是因为反贪污委员会要他说话。

可是他却说不出来,他说不出口,因为他无话可说。反贪污委员会要他指证他在反对党的同僚。他们要他株连他在反对党的朋友们各种的罪状,而这些罪状是前些时候反贪污委员会声称反对党所犯下的罪行。

他企图解释,他并不顽固;他企图解释,他并无犯法;他企图解释,他不能因为反贪污委员会片面的想象而把各种罪行栽赃在他在反对党的同僚身上。

于是,他们继续虐待他,他再也受不了这些虐待,他并非是硬汉型的人,他不过是个温文幽雅的男士,他所想的不过是在这个周末举行婚礼,他所想的就不过如此。

他们威胁他说,如果他拒绝说话,他们会杀了他。他泪流满脸,哭泣求饶,他恳求他们不要伤害他。他们威胁他,如果他拒绝说话,就会把他从顶楼抛下,他放声大哭,跪地求饶,恳求放他一条生路。

他们把他拖曳过一间房间,打开窗口,接着,大事不妙,那只不过是一场恐吓,他们只是想要吓一吓他罢了,他们并非真的想把他从顶楼抛下,他们只是想让他从顶楼望下底楼时的感觉。

这名不幸的年轻人惊慌失措,当看到他摔在地上之前所需堕下的高度时,他突然失去理智。他使劲挣扎,他们无法将他抓牢,地心吸力取而代之,这名青年的生命,风华之年,就此早殇。

接着,反贪污委员会宣布,他们早在前晚已经释放了他,他们却无法宣布他们已经将他带离扣留处,反而将他带离这个世界。然后在隔天,它们忽然发现他的尸体。他跳下,他自杀了,他自己了结了自己的生命,他并没有被虐待拷打,他并没有被拖出窗口,他们也没有威胁他说要教训他如何做空中飞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反贪污委员会以为自己是上帝,他们绑架家人,他们把抓来的人严刑逼供,如果那些被盘问的人不肯合作,他们会以死亡威逼他们。

现在,一名青年真的死了,可是将不会有人会被法办。没有人会被处分,因为他们会说是这名年轻人自己了结自己的生命的。没有人知道为何他要了结自己的生命,他并没有被虐待,他并没有收到死亡威胁,他并没有被迫从高处望向地面,他并不是因为惊慌失措而导致他们无法将他抓牢,最后意外坠楼的。

这就是今天他们将会告诉你我的故事。

2009年7月16日星期四

赵明福之死:反贪委员会难辞其咎

出处∶The People’s Parliament
原题∶Death of Teo Beng Hock : MACC must be held to account
作者  ∶哈里斯伊布拉欣
发表日期∶16-07-09
翻译  ∶西西留

是否还记得关丹巫统的一个家伙被反贪污委员会带走进行调查的事呢?他说真正的目标是诺扎查卡利亚。他在报案书中说他被鲁莽的带走『游车河』,还记得吗?

叽喳鸟利尔刚来了一会。
※Lil Hummingbird 是哈里斯一位常爆料给他的朋友

叽喳鸟:「纳兹里又再说废话了!当今大马报道说各方,特别是行动党不应该妄下定论。他们应该等待反贪会与警方完成调查。他那张大嘴巴还说:『早前被反贪会告知,赵明福在昨日已获释,因此后者理应回家才是……我们怎么会知道他要去跳楼?』

现在是谁先下定论的?而且为什么呢?

这是另一宗证人死亡事件,所以纳兹里赶紧把事情封闭起来?

死者尸骨未寒,在没有凭据下这样中伤毁谤?

赵明福没有跳楼,他不是自杀。」

我说:「你怎么知道?」

叽喳鸟:「你知道赵明福明天就要结婚了吗?他干嘛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玛诺哈兰律师陪伴赵明福到反贪污委员会总部,他在昨晚七点见到他时,他指出赵明福『当时看来神情愉快』,当今大马也是这样报道的,不是吗?

赵明福并没有被调查,不是吗?

不!反贪污委员会对这件事难辞其咎,何况是那不经大脑的解释,比方说『赵明福当时已经被释放了,可是他想留在茶水间休息』!

是否还记得关丹巫统的一个家伙被反贪污委员会带走进行调查的事呢?他说真正的目标是诺扎查卡利亚(Norza Zakaria)。他在报案书中说他被鲁莽的带走『游车河』,还记得吗?

可是这份调查后来怎样了?什么也没有?

现在我们多了一位赵明福,在婚礼前夕,被叫往协助调查,还要求睡在反贪污委员会的茶水间?然后跳楼死亡?

纳兹里,闭上狗嘴,让纳吉来解释这一切吧。」

欧阳捍华政治秘书赵明福坠楼身亡


毫不留情∶是否还记得我所写的『父子对话』系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Remember my ‘Dear Son’ and ‘Dear Dad’ serie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6-07-2009
翻译  ∶西西留

这两篇文章著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刊登于《释放安华》网站,那是在《今日大马》在同年八月份启动前的事。再次的,最近玛力勿莱补选的落幕后,也许是时候重温这两篇写于五年前的文章,这也许能让你更加了解所发生的事。

毫不留情∶一位部落客对玛力勿莱补选的分析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A Blogger’s analysis of the Manik Urai by-election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5-07-2009
翻译  ∶西西留

转手到选民间的金钱的数目令人诈舌,几乎每户人家所获得的金钱可以足够让他们休假一个月了。

你或许有发现到,我对玛力勿莱补选的课题表现得非常沉默。我在过去几次的补选都有做出成绩预测,我可以自夸自己的预测是蛮准的,可是这次我甚至也没这样做。基本上,该说的都说了,你还要我说些什么呢?再说下去也不过是旧事重提吧了。

现在这场补选已经完毕,许多的理论和分析纷纷出炉,大家似乎都是事后孔明,可是这些说法中,谁才是真知灼见呢?是否玛力勿莱补选是民联的一项挫败呢?或是说这是执政联盟兵败如山倒的一个延续呢?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和败将?在这个课题上,两方人马都自称胜利了,同时宣告对方才是输家。

很肯定的,两方几乎势均力敌,仅仅一些票差就可能打成平手了。一些人会说,其实没人是赢家,一些说巫统再次的败北;一些人的说法是,考量在上个回合中的胜利,这次的补选成绩可以直接说明回教党已经被挫败了。

一些人企图分析为何回教党『输了』,是否是因为建议与巫统的联合会谈所造成的争议呢?是否是因为回教党内部分裂呢?是否是因为民联的内斗呢?是否这是选民要带给反对党联盟的2信息,表示他们已经厌倦了,他们不再像去年那样支持民联了呢?

许多复杂的原理充斥其间,可是这是否只是因为一个很简单的课题——钱在作怪呢?我曾经见识过,即使就连哈迪阿旺(Hadi Awang)和慕斯达法阿里(Mustapha Ali)这样的『巨人』,都会因为仅仅选民收取每人五十令吉以及一匹巴迪布而被击溃,我要提醒诸位,他们可是回教党的强人,可是就只因为五十令吉和一匹巴迪布,就可让他们在全国大选中败北。

我实在不想提供我自身的分析,如果我这样做的话,也就意味着我必须抨击马来人,同时,我也必须批评穆斯林,并宣称他们是假道学,没有资格谈论什么是真正的伊斯兰教义,结果,我们的马来读者将会说《今日大马》不过是反马来人/回教的网站,除此之外,它什么也不是。

可是,要我如何不批评马来人呢?我要如何不宣称这些马来人是假穆斯林,高谈阔论回教,可是却没有实践呢?玛力勿莱不就证明我一直以来所说的事吗?

我选择了Wandering Troubadour的一篇文章《故事的另一面》作为『我的分析』,我觉得里头充分的形容了发生在玛力勿莱的一切,我丝毫没有补充的必要。

故事的另一面
The other side of the story
by Wandering Troubadour

部落客Armchair warriors轻松的坐在室内,根据网上获得的咨讯,写出了他们有关玛力勿莱补选的评论,这不过是隔靶瘙痒,对目标完全失焦!有趣的是,有许多人只是——为了写新闻糊口,断章取义,在没有实地考察的情况下随便乱写。

当时我正在战场之中,被种种间谍战和反间计弄得晕头转向,而国阵的计谋,没有比这次补选更卑劣的。

转手到选民间的金钱的数目令人诈舌,几乎每户人家所获得的金钱可以足够让他们休假一个月了。只有上天知道他们的罪业有多深重,没有一位德高望重的人士可以声称他们的所作所为是不道德的,因为没人知道谁投了给谁,至少我们大部分人心知肚明。

令人惊讶的是金钱可以收买什么?也许五十令吉已经不管用,可是五百令吉却可以令那些即使是鄙视贪污的人们上钩。我们心中给自己的理由是——这些都是礼物,因此和罪恶无关。所谓集沙成塔,如果一户人家有三名选民,他们所带回家的金钱就已经相等于一个月的薪金了。

在银弹攻势下所促成的趋势,这些来自不同管道的资源,导致选民被这些即得的利益所宠坏了。一些人手里拿了三份礼物走了,每人手上可获得一千五百令吉,大家需要做的是等待这些中介早上门,这是典型的供过于求的现象。

让人民(这里解读为『选民』)继续保持在贫穷线上,让他们继续在饥饿边缘,终究是有效的(策略),他们可以很轻易的被收买,而且,他们也不常会遇到补选,既然机会来到眼前,这是上天给予他们的礼物。

一名选民五百令吉,总和是接近五百万令吉。根据三个来源,每个资源持有一百万令吉,也就是说,总数三百万令吉已经消耗了,其中的一百五十万令吉直接流入选民的手中,其他的部分就如往常那样,被分赃到地方党阀的口袋中。

大部分人民已经被白花花的钞票所疑惑,因为这些粗俗的苍头小利,他们倒戈相向。贫贱令人心生贪婪,国阵对这点非常明了,它的存在,不为什么,只是为了金钱。

对于回教党贫乏的表现,或是国阵成功的获得了更多的领土,接踵而来的是充斥各种理由的分析。一些人认为国阵的『成功』归功于纳吉的十一项惠民措施,促使他可以维持『百日政权』,以及他在经济振兴的『贡献』。我只想说『一派胡言』,这不过是国阵幕僚想要我们大众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如果他们自己也相信(这个理论)的话,他们将会在来届的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中准备好收拾包袱,我们尽管拭目以待吧!

回教党和民联全体务必不堕入这个圈套,随着国阵的论调起舞,认为国阵已经获得了草根的拥护,同时,反对党也不可置之不理,国阵有的是钱,或是说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获得这些金钱。可是以长远来看,这些『财阀』(tycoons)或『大班』将会逐渐失去耐性,最终是坐吃山空。如果作为必须加倍注意的国内经济继续被搁置不顾,在接下来的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中,国阵势必卷尾而逃。

整场戏中最精彩的部分是,尽管国阵设下了天罗地网,他们还是输了。华人所国阵不够运,可是穆斯林说这是上天的安排。

国阵不能继续在全国大选,或甚至是州大选中重施故技,霹雳州(如果发生州大选的话)将能证明这点,如果国阵仍旧无法寻求新的治国良策的话,他们就只能呆到第十三届全国大选,目前虽是无关痛痒,可是接着的问题是,国阵无法移除他们将会被击溃的事实,被击败是必然的,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国阵需要扭转厄运,可是,事实证明他们是善忘的。当国阵拒绝接受自己的错误,他们的斗争都不是真诚的,因此,人民不再受到瞒骗,他们别无选择,只有重新回到原点,再次的,他们需要设立出另一个计划。人在做,天在看,而牠才是最佳策划者!

毫不留情∶这是巫统还是瓜拉江沙马来学院的功劳?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Is it UMNO or MCKK that should be credited?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0-07-2009
翻译  ∶ECS283
校对  ∶西西留

独立运动或巫统都不是个『人民』运动,而是个精英阶层的运动。这不只是马来人,也是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必须要明白的事情。

我们都听到很多巫统在1946年为了独立而『斗争』的威水史。若真的是有过那样他们所说的『斗争』的话,那也是个无流血斗争,而且也要斗11年,也就是1957年后,马来亚才能够独立。而在我们周围的国家比我们早独立十年,因为他们都是靠流血斗争才得到独立的。那证明了不敲开蛋壳的话,你是煎不成蛋的。有时,为了达到目标,流血是必须的。

无论如何,不管巫统会怎么说,为独立而『斗争』的不是那些『人民』。99%的『人民』是农夫、渔夫和乡下人。他们大多数都是没有受教育的。即使有,(就像敦嘉化峇峇那样)那也是个只到六年级的马来学校(就像敦嘉化那样)。当时没有马来中学,更没有马来学院或大学。

因此,是谁在为了独立而『斗争』呢?不!他们不是『人民』。『人民』大多数都没有读过书,对政府、独立等的这些事情都是很无知的。『人民』会接受任何人管理这个国家,不管是苏丹、泰国人、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或是日本人。他们都会向任何『统治者』叩头,然后叫他们做『tuan(主人)』。

真正的独立『斗士』是知识分子——作家、诗人、记者、公务员和精英或贵族。简单来说,就是受教育阶层。实际上,许多巫统早期的领袖都是皇室中人,如翁查化、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胡申翁等。这些人不只与皇室有关联,也接受英文教育。

简单来说,大多数的『独立斗士』都是『褐皮英国人』,说的英文比英国人还要好。试想像丘吉尔演讲的样子,那就是早期马来人的样子了。

所以这个有关『人民』成立了巫统,去为了独立而斗争的宣扬是个骗局,埋下独立种子的是上流阶级,这个与马来人的民族主义无关。因为很多这些人都不会把马来话说得像英文那样好。他们大多数的都不怎么『马来』。他们穿裤,打领带,晚餐后喝白兰地,在下午四点喝茶吃糕,向英女皇敬酒。

在那个时候,你在马来人屋子中是很难说找不到齐全的小酒吧的,我当然是说那些上流阶级的马来人,1%的精英,受英文教育的阶层,不是99%的『人民』。

独立运动或巫统都不是个『人民』运动,而是个精英阶层的运动。这不只是马来人,也是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必须要明白的事情。当然,那些事项就被巫统『劫持』,然后他们重写历史,让那看起来像是很多人民——『人们』——就是真正的独立『斗士』。

让我再说多一次——没有所谓的『斗争』,也不是人民为了独立而『斗争』,独立是『协商』得来的,而带头发起独立运动的是统治或精英阶层人士。

巫统在误导马来西亚人,他们说精英阶层已被英国人『收买』,然后这个国家是人民所『拯救』的。不!人民只是站在一旁,什么都没做。对英国『揭竿而起』要求独立的正是上流阶层,所以就让历史在这里正视听。

以下是来自MCOBA(Malay College Old Boys Association马来学院校友会)网站的文章,作者JakLi解释了所有事情。

详文请看瓜拉江沙马来学院MCKK与马来民族主义


这篇文章是阐明瓜拉江沙马来学院MCKK在醒觉的马来民族主义上所扮演的角色。此文涵盖了:

1. 早期的马来民族主义种子
2. 马来同学所接受的教育,以成为行政人员
3. Za'ba:一位致力于民族主义的MCKK老师
4. 马来民族主义在20年代进步的原因
5. 在30年代得到广泛的承认
6. 受考验的马来民族主义和团结
7. 在独立之路上的校友
8. 带领巫统与带领国家
9. 策谋独立
10.独立后的国家未来航线

(翻译不完整)

蔡锐明将加入公正党

出处∶Malaysian Mirror
原题∶Chua Jui Meng to join PKR
作者  ∶
发表日期∶15-07-09
翻译  ∶西西留

西西留注:《光华日报》胡一刀早在2009年6月30日曾经透露此事,请点击阅读

【大马镜报】一批前柔佛州马华领袖,包括一名前部长将在不久加入在野党人民公正党。

根据这位与前卫生部长兼角逐马华全国主席败选——蔡锐明有联系的内部消息证实,涉及人士包括前上议员杨英福,以及数位党内的前上议员。

预估他们将会在七月十八日(周六)于吉隆坡宣布他们退党并加入公正党一事。

许多安华的老友

消息来源指出,一批人会见安华的助理,表示他们有意支持公正党,因为他们已经对国阵失去信心。然而,消息来源却没有指出是否他们已经会见了公正党顾问和国会反对党领袖。

可是安华告知接受他们的决定,同时会开放公正党之门给这些前马华领袖,里头有许多是他的旧相识。

「安华对这些老朋友加入公正党表示欢迎,他们在党内将能够扮演好各自的角色,」一名吉隆坡的公正党领袖这样表示。

然而,八打灵再也公正党总部的资深党领袖却无法确实这件事。

「我对此事一无所知,也许是真的,也许不是,」这是电话那头给予的回答。

很明显的,党内部的职员被指示不要透露这件事,可是纸包不了火。

砂朥越公正党领袖则丝毫没有避忌,对于国阵中官场失意的『巨头』加入他们政党之事表现的很开放。

提高士气

「蔡锐明加入公正党将能提高公正党内部和民联士气。等待至这个星期日,蔡锐明与他们人马将会加入公正党,」一名公正党州领袖确定的表示。

预估安华将会在这个周末召开记者发布会,正式宣布他们脱离马华,加入公正党的决定。

继多位马华和民政党要在三〇八全国大选加盟公正党后,蔡锐明目前也步其后尘。马华前妇女组领袖陈仪乔,以及民政党陈继光目前已经在公正党旗下,两人都是国阵重量级人马,因为他们曾经被委任担任内阁部长。

根据大马镜报所理解,这批华裔加入公正党的理由是因为该党标志为多元种族政党,虽然该党目前为马来人所领导。

2009年7月15日星期三

逐鹿问鼎: 《大马内幕人》所没报道的事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What The Malaysian Insider did not report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5-07-2009
翻译  ∶西西留

以下是前两天刊登在《大马内幕人》的一篇报道,可是这篇报道却缺了一些东西,而他们所报道的主要是『例常』内容,我们所认为的那些更关切的事物却不见踪影。这个重要的事实即是,那些签下《法定声明书》的警官都被拖走进行拷问,这些《法定声明书》也就是《今日大马》所获得的那几份,这就是《大马内幕人》所没报道的。

警方委员会支持全国总警长的留任
《大马内幕人》

宪法赋予《警察部队委员会》(The Police Force Commission)责任,以委任和决定警察部队成员的遴选,该委员会表明,会对丹斯里慕沙哈山(Musa Hassan)留任全国总警长表示支持。

《大马内幕人》的理解是,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包括现任和已退休的最高级公务员,和内政部长,慕沙的合约将在这个九月届满,他们希望他能够继续留任。

首相拿督斯理纳吉敦拉萨还未对此事点头同意,尽管如此,他会在不久与内政部长希山及其他参与遴选的委员会成员进行商讨。

到目前为止,据理解的是,对于决定慕沙的去留,政府有极强烈的情绪。

慕沙的继续留任预期会引起政治性的争议。

上个周末,行动党林吉祥呼吁内政部长不要更新慕沙的合约,理由是因为目前节节攀升的犯罪率。

根据这位资深国会议员的数据显示,2004年份的犯罪率为150,000宗,尽管国会在第九大马计划中,已经原本警方的预算提高三倍,也就是八十亿令吉,可是到了2007至2008年,这个数字飙升至200,000宗。

林吉祥表示,虽然资源已经获得提升,慕沙却无法制止犯罪率的增长。

慕沙在两年前已经到达退休年龄,可是却获得两年任期的延长。

路透社照片:行动党林吉祥呼吁内政部长不要更新慕沙的合约,理由是因为目前节节攀升的犯罪率

原本任期的延长也充满这争议性,当时总检察长丹斯里甘尼(Gani Patail)指示反贪污委员会(Anti-Corruption Agency,ACA)停止调查有关慕沙的贪污指责,在这项指责中,慕沙被声称涉及受贿,释放了几名地下赌场集团头目。

在去年,慕沙也被反对党领袖拿督斯理安华(Anwar Ibrahim)指控,他声称慕沙在1998年前首相的『黑眼圈』调查中伪造证据。

1998年调查『黑眼圈』事件的查案官拿督莫再因(Mat Zain Ibrahim)也曾经指责甘尼和慕沙在袭击事件中伪造证据。
※助理警察总监莫再因(Mat Zain Ibrahim)在当时服务于武吉安曼刑事调查科

莫再因的指责收录在他的宣誓书中,在安华第二次鸡奸案中,这份宣誓书成为了呈堂证供。

安华很可能利用这份涉及甘尼和慕沙丑闻的证供,以证明目前的这宗鸡奸案含有政治动机。

这个指控如果在法庭被公开,将会导致政府下决心显示公正裁决的努力毁于一旦。

目前并未明朗,是否首相会将这些因素考量在内,以决定慕沙的去留。

慕沙在2006年九月十二日上任,以替代丹斯里峇吉里欧玛(Mohd Bakri Omar)。

慕沙毕业于法律系,1969年十一月十一日加入警队成为探员。

他在后来的警队生涯扶摇直上,曾经在1973年被任命为马六甲检控官,1981年,成为武吉安曼尼古丁组(反毒组)总监,1986年,他在新古毛(Kuala Kubu Baru)警察训练学院任教,慕沙在1995年成为武吉安曼监控/刑事法律的副总监助理,2003年成为柔佛州总警长。

1999年,他首次率领一支小组对安华鸡奸案进行调查。

2004年,他被委任为刑事调查局总监,一年后他被委任为副总警长,接着在一年后擢升成为全国总警长。

揭露豆蔻村事件中许子根的肮脏手段

出处∶
原题∶EXPOSED! The Dirty Hand Of Koh Tsu Koon In The Kampung Buah Pala Fiasco
作者  ∶不详
发表日期∶不详
翻译  ∶西西留

这是一篇来自《今日大马》团队的电邮,里面解释了民政党政府在过去十年在槟城土地非法转移中,如何与巫统狼狈为奸,使用种种手段剥夺槟州人民的土地。其中,阿末伊斯迈在槟州的多个黄金地段,大部分都是通过以前朝州政府勾结而获得的。这些资料都已经在网上公开,可是因为其中土地转手的复杂度颇高,有兴趣者可自行搜索。

相关新闻和豆蔻村野史请点击阅读:
【Froggy Kowky ~言午蛙~】豆蔻村的情意结
【马来西亚中文博客网 | 安那琪】豆蔻村的故事

这是林冠英被炮轰的原因。
很明显的,整个豆蔻村(Kampong Buah Pala)事件(又称『High Chaparral』(牛仔村))课题已经受到邪恶的国阵/巫统政府所骑劫。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国阵/巫统政权虽然宣称兴权会是非法组织,却获得当局批准为大马印裔的『第三把』声音,而这个组织和他的头领瓦塔慕迪(Waythamoorthy)目前正在和槟城民联政府开战。当他们对槟城民联政府展开抗议时,突然,我们发现警方对待兴权会格外宽容。很明显的,可怜的『牛仔村』已经被一些你我都心照不宣的人所煽动。这些动作后的唯一受益人不是兴权会,而是邪恶的国阵/巫统政权,他们要通过利用『牛仔村』课题,企图夺回槟城的控制权。

人民已经被邪恶的国阵/巫统政权所蒙骗,它企图让人们以为,这件事不关许子根这只摆尾狗兼懦夫。其实,最令人疑惑的是,瓦塔慕迪和兴权会从不过问始这件事的作俑者——『应声虫』许子根和国阵。『牛仔村』的村民已经在这里居住了整整一百五十年,当时布朗(Brown)家族在这土地开发园丘,而这些人的祖先即是当时的园丘工人。

当布朗决定收拾包袱回英国前,他们把这块土地授权了给这里的园丘工人,而海峡殖民地政府就是这块土地的委托人,这就是豆蔻村的由来。从这个事实来看,当时政府即是这块土地的信托人。独立之后,马来西亚联邦政府接管海峡殖民地政府成为信托人。这种情况维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州政府中的某人(敢说是巫统的『摆尾狗』兼懦夫许子根)将这块土地转为临时地契,也就是说,政府背叛了他们,这些原本的地主变成了自己土地的临时住客。

在2005年,国阵/民政党槟城州政府虽然不是这块土地的拥有人或信托人,却擅自把土地,用仅仅的上百万令吉变卖给槟城州政府官员属下的一家机构,这家机构与巫统党阀中的阿末伊斯迈(Ahmad Ismail)有密切关系!(林冠英说,他计划付出一百五十万令吉收购回这块土地,可想而知,当中事有蹊蹺。)就是这家机构,勾结物业发展商Nusmetro Venture有限公司,以拆除这个村庄。

槟城前朝政权的这些权贵,利用他们在这块土地的管辖权,使用微不足道的价格把它售卖了给他们(最后再回到自己的口袋),而这块土地在历史从来就是村民的财产,同时(相信)赋予联邦政府作为委托人,如今却翻脸不认人,并宣称(这些可怜的牧牛居民)是临时住客。

提到许子根,跟有趣的是吴福仁(Goh Hock Jin)医生愿意挺身而出提供资料,以证明有关发生在丹戎武雅,邮区11200,谢丕雀路(Jalan Cheah Phee Cheok)门牌四号至六号的非法土地转移事件,是政府的手段,以让许子根和他的朋党从中受益。如果这个指责是真实的,这样看来,『牛仔村』事件也就是同一个人所为。

以下是山德兰(RK Sundram)在《今日大马》的一篇留言的摘录:

「兴权会在自寻死路!他们当初一开始的时候发出声音,获得了大众的敬佩,而这也是三〇八海啸能够获得成功的一项主因。他们应该见好就收,为了全体大马人着想,他们应该率先支持民联,而不要继续以种族为基础。如果他们继续大谈种族,那他们与国阵/巫统又有何差别呢?」

「民联政府成立不过年多,他们受到联邦政府的重重阻碍,造成他们在执政时极度艰难。西取暖会应该积极的合作,以找出双赢方案,这些人试图为全马人民带来一个公正政府,不该以抗议示威对待。他们难道没有想过,民联正在试图把前朝政府在过去五十年来所制造出来的问题给纠正过来吗?民联已经把前朝政府的种种不公平政策纠正过来了,而这些好处都归人民所有。最好的例子就是那些在霹雳人民,虽然在土地上辛勤劳作数十年,却不能获得拥有权。这些利益最终都回归全体大马人,而不是通过种族的分别。」

「兴权会,不要再闹了,为全体大马人而贡献,而不是只是为了印度人。我们都是大马人,给予民联政府支持,让他们能够在下次能够阻止中央联邦政府。我们都已经受够了国大党和三美维鲁,我们不需要『国大党』型的兴权会。」

「我是马来西亚人,其次,我才是印度人」(I’m Malaysian first and Indian second.)


大马人的一般上已经厌倦了邪恶的国阵/巫统政权的种族政治,今天的大马人要的是一个不再分辨肤色的国度。你以为我们这位种族沙文主义分子纳吉拉萨,干嘛到处提倡他的『一个大马』的概念呢?因为纳吉知道,这是他赢回人民对国阵/巫统的支持的垂死挣扎。

无可否认,兴权会启发了『政治地震』,造成了三〇八『政治海啸』。与其大骂首席部长林冠英为种族主义分子,兴权会应该寻求正确管道,以商讨那些影响国内印度族群的课题。印度人今天的悲惨处境并非因行动党或民联所为,而是因为种族主义政权——国阵/巫统,还有狼狈为奸的『贱民』印度国大党。诡异的是,兴权会并不把矛头指向国阵/民政党政权时的许子根的责任,而选择要与林首席部长作对。

笔者担心的是,大声呵骂一位曾经捍卫一名年仅十四岁,被强暴的马来女孩而锒铛入狱的人(林首席部长),最终兴权会将不再获得非印度族群的支持。兴权会现在应该做的事,是与民联通力合作,在下届全国大选将邪恶的国阵/巫统政权拉下台。兴权会本身应该让全体大马人看到,他们是在为全体大马人谋福利,无论种族和宗教背景。笔者这次也很好奇,为何警方默许兴权会向民联政府展开示威,而不见任何的逮捕、催泪弹和水炮呐1?何况,兴权会已经被国阵/巫统政府宣布为非法组织。两者之间,实在令人感到自圆其说。

2009年7月12日星期日

留言蜚语:英化数理,哪里出错了?

英化数理 行动党靠向城市精英 回教党捍卫乡下草根

时间:2009-07-09 19:45:25
来源:风云时报
作者:陈锐嫔

(吉隆坡9日讯)副首相慕尤丁昨天宣布,内阁决定从2012年开始,恢复小学以母语教授数理与中学以国语教授数理的政策。

  其实,数理英化政策自2003年实行以来,就面对各族人民的反对声浪,许多母语教育组织甚至曾联合发动10万人签署明信片来反对此政策。今年,废除英化数理联盟(GMP)更号召了万人大游行施压政府废除此政策。

  且让我们来回顾过去这6年,这个政策支持与反对声音以及其所引起的争议吧!

1)政策的转变

  一手推动的英化数理政策的前首相马哈迪,对此政策被废除感到非常不满,并在其博客网上设民调,要求网民投票表达对政府恢复国语教授数理科决定的看法。

  马哈迪的这个政策,一推出以来就受到捍卫马来文活跃份子及华淡母语教育人士的大力反对,但是政府却一意孤行地强力执行此政策。

  这6年间,反对的声浪从来没有停过,而回教党更强力主打此议题来攻击巫统。造成这个政策被废除的原因有二,一是308全国大选后,政府终于知道聆听民意的重要,逐渐取消或废除不受人民欢迎的政策,如英化数理政策、开放经济领域以及撤销上市公司的30%股权限制。

  另外一个原因则为,今年307的万人大游行声势浩大,使政府感受到人民强烈的不满情绪,加速解决了这个争议了6年的教育议题。

2)董教总的是与非

  今年3月7日举行的废除英语教数理大游行,身为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董教总竟然没有出席,后来才与GMP联盟主席交流。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文教委员会、柔州人民之友工委会、大马留华同学会及学运对此发表文告认为,董教总此举显现了它的虚伪和懦弱。

  这4个团体指称,董教总除了发动10万张明信片呈交给首相的行动,至今仍没有具体行动。显而易见,董教总一直都停留在空喊口号的状态。他们问,董教总究竟有没有勇气,动员草根力量去反对政府的英化数理政策,向政府坚持据理力争的态度?

  英化数理政策在各族群大力反对下终于废除了,董教总今日发表文告,欢迎政府决定在各源流小学恢复以母语来教导数理科,但是不认同于2012年才在一年级和四年级分阶段落实的做法。董教总表示,既然政府已经确定英语教数理政策无法达到成效,不利学生的学习,那就应该马上停止这项措施,而不是继续再拖延,以免牺牲更多的学生。

  董教总表示,为了进一步了解实际情况,尤其是政府当局的具体执行方案,董教总将会约见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博士了解详情,并提出符合华小实际需求和发展的建议,包括在新措施下各个科目教学时间的安排,以及探讨如何加强华小学生的英语掌握能力。

3)精英阶级与城乡差距

  一般上,身在城市的精英阶级或者中产阶级父母,因为拥有足够的资源,都对英化数理政策表达欢迎。但是另一方面,乡下低下阶层的孩子,却是这个政策下最大的受害者,但是这些孩子的父母一般受教育不多,所以也没有管道表达反对的意见。

  在此议题上,撇开一直以来以巫统马首是瞻的马华民政,没有什么坚定立场的立场不谈,我国在野党的趋向大概可以粗分为两类,一是与乡下父母站在同一阵线,极力反对英化数理政策的,这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为回教党,在今年307的反英化数理大游行中,回教党就曾经大力动员,而反英化数理更是该党一个旗帜鲜明的目标。

  相对的,与回教党同在民联同一屋檐下的民主行动党,在此议题的立场则比较倾向城市的中产阶级。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员章瑛今年2月,曾经发表,『应交由学校或家长选择数理科媒介语』的言论,她也向传媒提出数据支持本身的论点,即是『有88%的印裔、56%马来人及51%的华裔都赞成英语教数理』。

  今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召开记者会指出,该党接到一些城市马来人家长的投诉,对政府废除英化数理政策感到失望。有鉴于此,林冠英建议,让个别国小与国中的家长投票来决定是用英文或者马来文教数理。

×××××××××××××××××××××××××××××××××××××××××××××××

马来作协争取大学用国语教数理?不要开玩笑啦!

来源:善良君子

「写论文的时候,我真的很懊恼。要是我可以用英文写论文,那该多好。每一天读的研究文献,每一本参考书,都是英文。很而然的,就会用英文来思考学业上的东西。也很自然的,想到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论点都是英文。然后被迫翻译再写下来。原本流畅的英文,变成了拗口的马来文。有时候抓破了头,也想不出一个简单的科学词汇马来文叫什么。更离谱的是,有时候一个短短的英文科学词汇,用马来文翻译过来简直就是词不达意。而且一个简单的词汇必须要用整段马来文来翻译。」

点击继续阅读……

×××××××××××××××××××××××××××××××××××××××××××××××

西西留曾经问过台湾做研发的同行,肥皂在闽南语怎么说?对方答道:「Sangmu」(音:桑母恩),西西留讪笑着说:「这是什么嘛?不就是马来话的sabun吗?」

是的!马来语本来就是南太平洋海岛系的语种,西西留所阅读的一些留台学者的文字记录也发现台湾山地土著的语言和马来语非常相似。当然,西西留不是语文专家,也无法详尽的解释其中的原有,可是我想即使在夏威夷直到斐济,大概可以从当地的方言中可以发现到其语言结构的统一性。

西西留曾自学巴利文,巴利文是南传佛教的基础语言,目前的泰文即是巴利文的其中一种变体。巴利文当中,也掺杂了许多的古梵文,而当中,西西留发现,马来文的基本词汇,几乎都是古梵文。如果读者是佛教徒,也涉猎一些佛教经典的话,大概对『庵摩罗果』一词耳熟能详。西西留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名词,是在阅读《大佛顶首楞严经》时的事:

「见娑婆界,如观掌中庵摩罗果。」

后来西西留在槟城工作,发现咖啡店,或路边小贩出售一串串绿色的小酸芒果,或是绞成果汁,这也就是北马人熟悉的ambala,这ambala即是『庵摩罗果』。

我们都知道『warna』即是马来文中的颜色之意,这也是一个古梵文,音译『瓦尔那』,原本代表的即是印度的四姓,所谓的四姓阶级,即是在亚利安人来到北印度后所建立的社会结构,通过血统和肤色的区分,把社会阶层通过四种分类进行统治:1.皇族 2.婆罗门 3.商农 4.贱民。原本这种社会结构是没有特定名词的,也许当一个制度沿用了数千年,大家已经司空见惯,因此也没想过要为这个制度取个什么名堂,可是一般上我们都称之为『瓦尔那』。西西留曾经问过印度邻居有关姓氏的事,他说,单由一名印度人的姓氏,就可以知道他是属于四姓中的那个种姓。印度国大党主席三美维鲁的家族即是贱民,也大概是这样,他不能允许任何『超过』他的种姓的人马来领导这个已经严重被泡沫化的政党了。

曾经听过一些巫统国会议员说过,目前的马来语的『回教化』还做得不够,他说『革命尚未成功,回教化尚需努力』。西西留喝着咖啡,看着这名国会议员和几位保镖吞云吐雾,可是满嘴回教这个,回教那个,我想,在他们谈话的十句话中,至少有六、七句源自梵文或巴利文,如果要全面『回教化』,大概他们得重新学习那着重鼻腔发音的阿拉伯文了。

马来文严格上不能称为『文』,就像马华的《华语规范委员会》不能称中文为『语』那样。很简单的一个道理:马来话基本上并没有自己的文字,只有发音。爪夷文曾经作为马来半岛的书写文字,爪夷文起源于印尼群岛的奴桑达腊(Nusantara)文字体系,也就是波斯和阿拉伯文的一种伸延,其特点是涵盖了一些只有马来语才有的独特发音,而这些发音是在阿拉伯语发音中所没有的。虽然爪夷文作为马六甲和廖内王国的『官方文字』,可是在文献和文字系统化方面是乏善可陈的。最早的马来文字典可追溯到1603年,这是当时逗留在印尼的荷兰传教士所著。

1824年,荷兰和英国签署协定,印尼群岛归荷兰管辖,而英国独守马来半岛。从此之后,本来作为同一语种的马来文分裂成印尼语和马来语。廖内王国著名学者拉惹阿里哈兹(Raja Ali Haji)(809-1870)撰写了最早的马来文字典和文法,荷兰学者奥珀胡森(C.A. van Ophuysen)(854-1917)对印尼境内的学校的文字使用进行了统一,他也编撰了一本马来语字典,称为《马来语字典》(Kitab Logat Melayu)。需注意的是,吉塔(Kitab)一字也是古梵文,也就是『经』的意思。

马来半岛的马来文字典编纂的年代较晚,而且是由英国人代劳的。这本字典问世年份是1903年,在新加坡别发洋行(Kelly & Walsh)出版,主编是一名海峡殖民地官员(Straits Settlements cadet),名字叫威金逊(Richard James Wilkinson)(1867-1941),从此以后,马来文正式与印尼文分道扬镳,进入全拉丁化,威金逊所编纂的这本字典直到80年代才被语文出版局的字典所取代。

西西留在前文提到,马来语本来就只有发音,没有文字,其文字记载可以是任何的一种拼音文字。西西留记得一位日资电子厂的经理说过,一些马哈迪时代『向东学习』计划下放洋的马来学生,在回国后,甚至直接以日语五十音取代拉丁文发电子邮件,以避过一些不谙日语的公司同僚。

中文恰好和马来语相反,由于中华文化的起源悠久,在时代的变迁中,如果单纯由发音系统的文字进行知识的承传,必定会出现错误,比方说,同样说的是『华语』,南方人和北方人的发音就有所不同,因此,一个成熟的文明大部分都着重于文字而非发音。西西留的语文基础不很好,进入文言文的时候,也不过是十年前的事,当然那是因为『学术』上的需要,必须直接阅读原文,而不靠阅读翻译,何况,很多古文经典是没有白话翻译的。可是经验说明,如果读『通』了,大概由汉朝直到清朝的文献,是完全看得懂的,绝对不会因为朝代的不同,而造成文字理解上的区别。这就是为何中文文献如果要流传百世,必须使用文原文书写的道理。

马哈迪掌权的时代恰好是西西留进入小学的时候,也即是说,马哈迪时代的教育政策,我们是首当其冲的第一代。西西留在提到马来文地位的话题时,时常会对人说:「本土马来文从来不是主流,现在不是,以后也不可能是。」这句话是带有种族沙文主义的,当然我要说的是本土马来语,而不涵盖印尼语,这个结论是非常肯定的。1972年,马来西亚首次连同汶莱和印尼达成了三边协定,统一大部分的马来语拼音,比方说,tj 一律改成 c 的拼音,dj 则改成 d 的拼音,可是后来就没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了。这实际上为后来马来语的持续发展埋下了停滞不前的后果。

日本和中国西方化的时代(1868年)几乎一样,日本在这一年的10月23日宣布明治维新(Japan Meiji Reformation),而同年11月,首批清朝出资的学生留洋美国,可是结果却截然不同,结论在于首批放洋的留学生所带回来的学术成果和当权者所采取的措施。日本的成果在于它成功的外来技术转移成日本语,然后再进行不谙洋文的本土日本人学习。伊藤博文(他在废除太政官制后,建立首个内阁制,并自立总理大臣,即是首相的意思)当时集中了通晓外语的人才,积极筹备翻译馆,对欧洲的法律、文学和科技进行日本语的翻译。如果熟悉日文的读者,应该晓得,大部分『近代』日语几乎都是直翻,也就是只取音译,而没有直接的汉字文字代表,因为日语本来就是拼音文字,因此,在做大量的文字转换时,困难度是相对比较小的。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台湾重归中国,直到1949年12月7日,重新由退守的国民党政府控制。20年后,蒋经国在1972年担任行政院院长(1978年接任其老爸的总统宝座),致力于开发电子工业。1972年2月7日,他通过财政部长费骅,即找来美国无线电公司(RCA)微波研究室主任潘文渊讨论这个计划,在台北市懷寧街的「小欣欣豆漿店」的大圆桌进行了一个会议,当时参与讨论的有电信总局局长方贤齐、工程研究院院长王兆振、电讯研究所所长康宝煌、交通部长方玉树,还有当时的经济部长孙运璿(他联合了李国鼎创建了新竹工业园)。台积电董事张忠谋曾经说到,早在1975年他还在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担任事业部总裁时,潘文渊也请教过他有关把半导体工业引入台湾的计划。

由起草阶段,直到人员培训,台湾用了另外一个20年才得到成果。

基本上蒋经国在实行台湾现代化建设的『十大建设』时,所进行第一个项目既是拉拢身居外国的本土杰出人士,第二阶段则是放出一批学生进行技术转移,而第三阶段则是让这批留洋回国的学生对技术进行系统化整理,最后,进行本土化的技术指导,也就是进行技术文件的翻译工作。

在台湾的技术丛书的中文版当中,大体上分成两类,第一类是欧美的技术文章,第二类这是来自日本的技术丛书。两者的共同点是,技术用词统一,很少会有同一词汇使用不同的译法的。科技的基础,在于文字的标准,没有了标准的词汇,就无法把研究成果准确的做出描述,后来居上者也就无法还原原来的研究成果了。

西西留在北京中关村四处溜荡时,最喜欢的就是逛书店(实际上就和大米大大的『习惯』差不多,实际上以大米的购买量来看,买张飞机票直接到大陆买书,再海运回来会更加划算……)。由于职业习惯使然,通常西西留会比较留意技术类丛书多过文学类,发现中国大陆在技术文章方面做得更好,更完善。比方说,每位大学生都不会陌生的McGraw-Hill丛书,也就是专门出版大学入门书籍的著名出版商,在大陆就有所谓的影印版,这可不是盗版,而是原文的廉价版本,价格可是比原版便宜好多。对大陆这个人多地大的国家来说,技术人员多如牛毛,什么样的学问都有人在做,所以这不出奇。比方说,就一个城镇的人口而言,几百万,甚至千万人口的城镇比比皆是,这已经能够维持一家很冷门的杂志的收入了,因此,在中国大陆可以找到非常不好找的技术杂志。

在说明中华圈的台湾和中国大陆的技术文献的状况后,可以理解的是,马哈迪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走错了一步,既是没有规范化马来语和进行马来语化的技术转移。西西留曾经出席了国家马来文学家沙末赛益(A. Samad Said)一堂演说,虽然对这位74岁的老人家不休不眠为国人解说英化数理的种种害处,值得钦佩,可是除了宣扬马来语的『优秀』传统外,基本上哈山阿末(Hassan Ahmad)主导的废除英语教数理联盟无法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如果恢复母语(请留意,这个所谓的母语是马来人的母语)教育,接下来要和去何从?难道本地大学的大学生或研究生们就可以从此高枕无忧,不再需要阅读英文资料,然后以马来文来书写论文了吗?

无论是马来作家学会(GAPENA)、印裔马来文学作家协会(KAVYAN)或是国家语文局(Dewan Bahasa)要为今天马来文的困境负上最大的责任。无论是如潘俭伟或章瑛所说的,一半选民支持英语教数理,或是如巫程豪所言,乡区人民觉得回复母语教学会更好,都不是课题的重点,重点在于回复母语教育后,马来语的发展要如何发展下去?而马来种族主义分子又是否会打蛇上棍,继续扩大『母语』的教学范围呢?

马哈迪虽然老谋深算,虽然狡猾,他也算是尽心尽力的为马来族群的未来着想,姑且不提在这个『英语教数理』的项目中,他和他的朋党到底捞了多少油水,基本上理念上是正确的。马来文『跟不上』世界科技是肯定的,可是这个错就在于他和安华还在朝的时代没有着重马来文的实际发展,而浪费时间在搞浮夸不实的文学和电影。就文学而言,语文局每年出版的所谓马来文学的书籍不计其数,电影局为了『促进』本地电影,所制作出来的那些模仿香港喜剧的烂电影也花了不少的公款。据闻每位导演还可以预支薪水,电影局也有自己的院线安排播放。以电影局每年两千多万令吉的拨款,与其他马哈迪时代的超大型计划而言,大概反对党也没有多大兴趣紧咬不放,就三零八海啸过后而言,这些风花雪夜的部门也没有多少位反对党国会议员会真正的去探讨分析。

国家语文局浪费了宝贵的二十年毫无作为,作为国家权威语言机构,却无法把最基本的大专学术文献进行巫化。目前互联网的盛行,导致资讯的流通变得更加便利,无论是任何学术领域的发展也比早期快了几倍。如果花费了二十年也无法追上世界的步伐的话,如今全球化的急速蔓延,要进行马来文的翻译会加倍困难。

西西留在上面提到,「本土马来文从来不是主流,现在不是,以后也不可能是。」原因就在于此。今天,我们可以回到原点,继续『老规矩』,华小继续使用中文教数理,国小继续使用马来文,可是马来社会将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既是通过放弃本土化数理教材的方式,直接进入以英文为主导的学术领域。

2009年7月11日星期六

留言蜚语:开幕礼

每次做出自我介绍后,通常对方的第一道问题就是:「今日大马付了你多少钱?」

如常,西西留会回答到:「没人付我半分钱。」

对方会接踵第二道问题:「那你翻译这么多文章干嘛?」

当然,对方会在提出第二道问题时会陷入一种喃喃自语的状态,西西留可以使用一百个角度来解说当中的理由,西西留也曾经请教过一名非常了解西西留的老学者,要如何应对这样的问题,老学者说:「我们有责任为社会出一份力,可是我们没有义务解释每一个动机。」

有些善心网友,包括一些读者电邮,常常会要求西西留对某件事发表意见,基本上西西留没意见,因为马来西亚已经有足够的英文,中文和马来文部落客发表了应该发表的意见,只要浏览一下大概就有了答案了,西西留的意见也不过就是如此,所说的也不过是鹦鹉学舌,绝对也无法超出一般的思考模式。

就如同西西留在自我介绍里头所禀明的那样,西西留设立部落客的动机不过是做文字收集和记录,作为自己收藏的一部分。

网友坚持说:「好歹也该在翻译文章中做些注解吧?」

西西留屈指一算,大概也有十来位网友跟西西留说过同样的事,西西留心想,或许偶尔也该说说自己的看法,但是要把纠缠不清的国家大事做出评论,所需要的不是『看法』,而是理性的思考和正确的数据,更重要的是,对这个课题,我们到底理解了多少?最重要的是,西西留不想陷入糗境如迦玛鲁汀之流,使用北京腔大谈英文数理化的课题,可是自己却从来一辈子也没在马来西亚这块土地上过任何学校。

就如同时下流行的专栏题目,西西留也给自己的『专栏』取了个名字(其实整个部落格都是自己的,还给自己取个专栏名字,感觉上有点诡异)。西西留自认说的都是废话,毫无阅读价值,因此,都是流言蜚语,留言蜚语即是路边社,谣言止于智者。

西西留说废话,听不听由你。

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

毫不留情∶是的!要尊敬统治者的角色,那也是假如他们做得正确的话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Yes, respect the Role of the Rulers, only if they do the right thing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9-07-2009
翻译  ∶ECS283
校对  ∶西西留

我已故的父亲也和已故苏丹有过冲突,因为这样所以他从贵族名单中被除名,从此『被禁』踏入皇宫。当他去世的时候,老苏丹和现任苏丹(当时的皇储)都没有出席他的葬礼,不过他们不能拒绝他被埋葬在巴生的皇家陵墓。别忘了,我父亲还是老苏丹的哥哥呢!

尊敬马来统治者的角色

【星报,沙亚南2009年7月9日讯】一些人认为统治者只是官方仪式和传统仪式上的一种象征,没有任何权利,是一种错误的诠释,必须马上加以纠正。

雪州苏丹色拉弗丁(Sultan Sharafuddin Idris Shah)说,在君主制度下,统治者在维护本身的尊严和地位的同时,也在维护马来人、回教、马来文、其它种族、行政和管理国家方面的权力是不容置疑的。

「这种赋予马来统治者特别权力的合约,是大马三大种族,即马来人、华人和印裔在英国政府和马来统治者同意下达致的。」他补充说。

他说,那些质疑马来统治者的人不止违反了这个联邦和州属宪法所赋予的基本权利,也同样质疑了统治者的主权。

殿下周三晚上为雪州议会庆祝成立50周年纪念晚宴致御词时,这样表示。

「我们一定要明白马来统治者在这个国家代表着一个重要的机制。马来西亚是个君主立宪的国家。」

「我要提醒所有人体现尊敬及同意君主机制成立以来所被遵守及尊崇的惯例,也就是成为社会每一层面的维护者。」苏丹说道。

他也提醒议员们在每个时刻都要有良好操行,给社群做一个榜样。

「最近,有些议员对统治者和州议会表示了不良示范。他们之所以中选,是因为人民相信他们,因此在处理人民的事务上要有崇高的可靠性和良好言行。」苏丹这么说道。

苏丹补充说道,在他的先父统治时期,雪州议会大厦因为兴建工程未完成,因此指示把议会改在巴生阿南沙王宫的龙礼堂(Balairung Seri Istana)召开。

「基于这点,我们要明白州议会还有代表它的人,是多么的神圣。」苏丹说道。

*************************************************

当敦马哈迪把本来叫作『Perang Besar』的布城拿走,然后将它变成直辖区的时候,许多雪州皇室人物,包括当今雪州苏丹,都很气愤。

有关合约本来是把吉隆坡交给联邦政府作为一国之都,为了国家利益,雪州是不可能拒绝的。所以当时的老苏丹是一边哭,一边签署把吉隆坡交给联邦政府的合约的。

然后他们决定也把布城拿走。根据合约,吉隆坡为国家首都,若他们拿走布城,取代吉隆坡,作为新的联邦首都,他们是要归还吉隆坡给雪兰莪的。

但是联邦政府却没有把吉隆坡归还给雪兰莪,他们反而把布城称之为行政首府,以便让吉隆坡继续成为联邦首都,因此不必归还给雪兰莪。简单来说,马来西亚有两个首都,其中一个是行政首府,或叫作行政中心。

苏丹已经被告知说这件事已经没得谈,联邦政府会拿走布城,然后付给雪兰莪一些代价。不过即使如此,所谓代价也不是现钱,而是发展雪州的花费。

简单来说,联邦政府会以更高的花费来发展雪州,有时是真正的花费的两三倍,而这些花费就会从欠雪州的买地钱中扣除。因此这笔付费实际上不是现金而是一种交换。而这个『交换』是实际上所应付的几倍。

整个事情是这样的:

联邦政府会『强行』拿走布城,雪兰莪不能反对,接着,联邦政府会决定要给雪兰莪多少做为『购价』。雪兰莪不能在卖出布城这件事上反对或要求些什么,不过联邦政府不会给雪兰莪现金,有关的总数会从发展雪兰莪的实际花费上以两三倍的数目来扣除。

这让我记起那些白人在两百多年前是如何从美国的印第安人手中夺走他们土地,而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只是面包和威士忌。

就是那个时候,我就开始进入反击状态了。我在《释放安华》的网站中写了文章,要求苏丹和整个皇家理事会辞职,我说他们都是雪州的叛徒,应该被放逐。若当时不是2001年而是1901年的话,我这么写道,我会带领一支军队把苏丹拉下台,然后换另外一个人上去坐王位。

当他们在2001年四月引用《内安法令》扣留我的时候,政治部的长官们就有关那篇文章来审问我,我问那些政治部长官说:你们是来自哪一个皇室?他们就回答说他们不是皇室中人。我就告诉他们说,要他们滚开些,因为他们没有资格介入皇族的事情。

他们就警告我,说我所写的都非常有煽动性。我就回答说,可恨的是,自独立以来,我们有这么一个东西叫作法律。若不是的话,我就会带领一支军队拿下苏丹,然后坐上雪兰莪的王位。

他们回答说∶「你别太过分了,你可知道单是那种声明就可以把你关在甘文丁里吗?」

我对那个威胁的回答就是: 「这是家事!我没有干涉你的家事,你也别干涉我的。你不是雪州皇室的人,所以就别多管闲事,雪州没有再一次像苏丹阿都沙末的时代那样卷入战争,你们好应该要感恩了。」

不!我没有质疑君主制度,我实际上会捍卫它,不过我会反对任何没有捍卫我们区域的君主。雪州皇家容许联邦政府强行夺走雪州领地就是一种背叛,我认为雪州皇室已经让人民失望,当时的统治者家族应该被废黜,然后让他人取而代之。

苏丹告诉罗斯玛说我是个疯子。「他脑子有点不对,有点疯」 – 这是根据一个巫统部落客在他的部落格上所引用的苏丹的话。当苏丹要出国,到美国进行心脏手术的时候,他告诉那些到机场送行的人说他非常生气我反对霹雳苏丹,那些送行的人当中有我的死敌——全国总警长,他在微笑着,非常开心苏丹当着多人的公众场合上骂我。

我已故的父亲也和已故苏丹有过冲突,因为这样所以从贵族名单中被除名,从此『被禁』踏入皇宫。当他去世的时候,老苏丹和现任苏丹(当时的皇储)都没有出席他的葬礼,不过他们不能拒绝他被埋葬在巴生的皇家陵墓。别忘了,我父亲还是老苏丹的哥哥呢!

为了那件事,我从来都没有要原谅雪州皇室,也时常把它放在心上。不过我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提起这件事。现在我提起来了,就是为了提醒皇室的人,他们是如何对待我的父亲的。尽管如此,登姑苏莱曼出席了我父亲的葬礼,当我母亲问他为何苏丹和皇储没有出席时,他很尴尬,就回答说皇上为一个射鸦大赛忙不开身。

是的,我父亲去世,两个老的和现任的苏丹都忙着射击乌鸦,无法出席我父亲的葬礼,我还要对这样的皇室继续表示忠诚吗?

我被告知说我不被允许埋葬在皇家陵墓,那我就只好要确保我不会死在雪兰莪,这样在我死后要埋葬在哪里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我相信总警长在知道那个要打倒他的人现在是个逃犯的时候,他会非常开心。当天,当苏丹出国到美国进行心脏手术时,总警长与随行的人士亲耳听到苏丹是这样说的。

逐鹿问鼎: 马航不可告人的故事【第四部分】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untold MAS story: part 4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0-07-2009
翻译  ∶西西留

武吉安曼商业调查局以及反贪污委员会曾经揭露了发生在马航的明显犯罪行为,而这项罪行的始作俑者竟然是这家公司的大老板达祖丁蓝利。这份已经准备好的报告提呈至首相,可是布特拉再也却决定关闭档案,并盖了『拒绝受理』的印章。





6. 六千上百万欧元(相等于三亿令吉)的裁决

6.1 当达祖丁发现不能再继续操控新的马航管理层,以继续这项只利益ACL集团的『哈恩计划』后,他进行了企业重组,以进一步掩盖他是ACL持有人的事实。达祖丁与一家名为丹奴投资公司①的英属维吉尼亚群岛注册②公司挂钩,使其成为ACL的新股东。
①丹奴投资公司( Dannur Investments Ltd)
②英属维吉尼亚群岛(British Virgin Islands,BVI)


6.2 接着,达祖丁利用ACL入禀国际仲裁院①,以向马航索赔六千上百万欧元(相等于三亿令吉)调查显示达祖丁和其家族通过一个公司网络控制ACL,他们是这家公司的真正持有人。
①国际仲裁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

【阅读附录1】

6.3 丹奴投资公司注册于英属维吉尼亚群岛(逃税天堂),这使得对其业务记录的调查加倍困难,因为他们的账目无法获得公开调查。

6.4 正式来说,丹奴投资公司的持有人是一名加拿大人,名为克里莫里斯①,可是,调查显示这名人士娶了丽扎纳的堂/表/姐妹,因此,丹奴投资公司并非由加拿大人所持有,而实际上由达祖丁家族所拥有。
①克里莫里斯(Kerry Morris)

6.5 『哈恩计划』清楚显示已经被达祖丁所滥用,他隐瞒了马航董事部和管理层,以让他们相信ACL是一家与他毫无关联的第三方。然而,ACL的实际持股人、董事和干事皆与达祖丁有关,其关系如下:

(a) 比斯达曼蓝利①是达祖丁的胞弟;
(b) 丽扎纳②是比斯达曼的妻子,也是达祖丁的弟媳,同时也是马航的秘书;
(c) 雷夫戈茨③是达祖丁的指定人选,同时也是马航雇员,他的责任即是保护马航的利益;
(d) 乌韦贝克④是另一名达祖丁的指定人选,他曾经是马航顾问,本应保护马航的利益;
①比斯达曼蓝利(Bistaman Lamli)
②丽扎纳(Rizana Mohamad Daud)
③雷夫戈茨(Ralph Gotz)
④乌韦贝克(Uwe Beck)

6.6 这场官司分成两个阶段。正当达祖丁通过丹奴投资操控(马航)的事件被发现后,马航当时正在等候他们报案后,警方所进行的调查报告的进展。

※由于画面太大,请开启另外一个视窗观看
[c+MAS+chart+1.jpg]

漫画:血染

http://i24.photobucket.com/albums/c4/sowseng/090708yl_web.jpg

作者  ∶sowseng

如果你喜欢我的漫画,请发一个 SMS 至 32088 给我支持,并键入:TXT SSL

每个SMS 只收 RM 0.50

谢谢。

2009年7月9日星期四

逐鹿问鼎: 马航不可告人的故事【第三部分】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untold MAS story: part 3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在第三部分,我们继续揭露呈交给首相的反贪污委员会报告书。尽管对达祖丁的罪行证据确凿,同时,武吉安曼的商业调查局也已经开始进行调查,政府却决定把这份报告书盖上『拒绝受理』,关闭这份档案,而大马人民却需要负担这笔九十亿令吉的损失。还有更多内幕将在第四部分揭露。




4. 达祖丁在任期内马航的亏损

4.1. 其中一项造成单一最大亏损的计划,就是把马航在阿姆斯特丹和法兰克福的货运运作,集中搬迁到一个位于德国哈恩①的单一中继站(名为『哈恩计划』②)。
①哈恩(Hahn)
②哈恩计划(the Hahn Project)


4.2. 哈恩位于法兰克福150公里处,曾经是一座废置的美国空军基地。为了执行『哈恩计划』,达祖丁迫使马航与阿特拉斯航空公司①签下了极为不利的飞机租赁合同②,以及和一家名为ACL的公司签下了地上货物装卸合同,ACL的持有人可追溯回达祖丁本人。
①阿特拉斯航空公司(Atlas Air)
②飞机租赁合同(aircarft wet lease contract)
③地上货物装卸合同(Cargo Ground Handing Contract)
④ACL GmbH


4.3. 雷夫戈茨①准备了一份业务计划,称为『马航五年业务计划』②以为哈恩计划的可行性进行辩护,即使马航的两份内部报告已经显示哈恩计划是无利可图的。
①雷夫戈茨(Ralph Gotz)
②『马航五年业务计划』(MAS 5-year Business Plan)


4.4. 为了辩驳马航的内部报告,通过Edar ALS公司,乌韦贝克①被致使准备一份顾问报告,以证明『哈恩计划』是具有盈利价值的。
①乌韦贝克(Uwe Beck)

4.5. 1999年11月13日,马航与ACL签署了地上货物装卸合同,雷夫戈茨代表马航,而乌韦贝克代表ACL,签署了这份合约(名为『ACL合约』)。这份 ACL合约的条件并非寻常的IATA①合约,合约中的条件对马航非常不利。在ACL合约中,强制马航把货运业务提供给ACL在哈恩的中继站长达十年,雷夫戈茨和乌韦贝克俩人皆是达祖丁的指定任命人。这份ACL合约已经被利益冲突和其不法性所玷污。
①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

4.6. 马航董事局聘请了BCG①对哈恩计划进行检讨。BCG的报告显示哈恩计划将造成马航重大的损失,雷夫戈茨企图驳斥BCG的报告。
①波士顿顾问公司(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BCG)

4.7. 在1999年11月,当马航开始在哈恩运作时,它开始蒙受每个月一千万至一千六百万令吉的亏损。在2000年,马航的亏损总数为一亿七千四百万令吉。

4.8. 在2001年,政府(通过国家石油)由达祖丁手中夺回马航的控制权,新管理层决定暂停哈恩计划,并终止ACL合约,以避免马航破产。

5. 达祖丁对雷夫戈茨的保护

5.1. 当时马航本应对雷夫戈茨采取纪律行动,达祖丁却阻止了,他指示了马航EVP事务部①主管拿督阿都拉札易德②去说服国油总裁阿兹赞③包庇雷夫戈茨。雷夫戈茨最终没有被解雇,反而获得条件极为丰厚的提早解雇建议。
①马航EVP事务部(MAS EVP Corporate Affairs)
 雇主品牌价值(EVP)
②阿都拉札易德(Abdullah Mat Zaid)
③阿兹赞(Azizan Abidin)


5.2. 不久后,雷夫戈茨即刻被Edar ALS和ALS集团(与ACL有关联的公司)所聘请,这解释了达祖丁虚华无度的滥权和利益冲突。

※由于画面太大,请开启另外一个视窗观看
[c+MAS+chart+1.jpg]

马来西亚的种族问题都是政府的政策造成的?

出处∶水兴浪的天空
作者  ∶郑水兴
发表日期∶25-11-08

政府间接制造种族关系问题

我一向认为语言不是造成种族问题的根源,这一切都是『事在人为』,一些人为了经济利益,为了政治目的,甚至为了个人喜好,而利用语言来煽动种族的情绪。

几天前在东方日报拜读了一篇由黄业华回应迦玛鲁丁的文章,觉得非常值得大家去思考。我曾经与迦玛有过面对面的交流,觉得语言不是问题,因为像迦玛这位受了几乎是完全的中文教育,包括在中国升造,并讲得一口流利的华语,,但我还是觉得他一样的拥有相当程度的马来主义的思想,他并不会因为以华语为学习的媒介体而改变其思想,同样的,华人也不会因为用华语或多语为教学媒介而不爱国或造成种族不和谐等问题。

文中说到:《华小生一进入国中,就会知道一些「光怪陆离」但是很快就会习惯之事。
在国中班级还以成绩划分的时候,成绩最好的几班一定有保留固打给马来同学和印度同学,即使成绩比第二、三班的华人学生差,他们还是能稳居第一班。大我几届的学长,华文班都被逼安排在正课外的时间学习。我就读的时候,该国中以华人居多,多年后一位马来校长掌校,华文学会、佛学会和基督教学会时时被校长为难。我相信以其它族裔居多的国中,类似种族和宗教的干涉将更严重。

我对以上这件事也有感而发,我在华文独中与巫裔同学,一起以中文求学时,关系非常的融洽,反而是各族人民一块以国语(马来西亚语)在国民中学读书时的朋友,种族关系非常的不和谐。

我们可以达到一个结论:马来西亚的种族关系问题完全是政府不公平的政策造成的。

没有调查,岂能随意发言?——驳迦玛鲁汀

出处∶当今大马 - 读者来函
作者  ∶潘永杰
发表日期∶2009年7月8日 中午 12点24分

(作者按:此文原刊于2009年7月6日《东方日报 名家版》,惟出刊时有些文字段落遭编辑删除。今栖借《当今大马》的读者平台,将遭删去的部份以黑体字处理,完整转载一遍。)

早前评论人黄业华君从实际经验面(见氏着,〈多语教育造成国民分裂?回应迦玛鲁汀,《东方日报.名家》,2008年11月18日,以下简称黄文)对《东方日报》专栏作者迦玛鲁汀最近一系列质疑各语文源流学校的评论文章所陈的观点一一驳斥。

笔者自忖无法提出较黄文更好的实际经验论据,故本文只是尝试在黄文的基础上,补充若干相关的学理理据,以为本地各语文源流教育『正名』,撇清偏见,除掉污名。

专研族群问题的美国学者David Laitin,在大量检视各国相关实证研究资料后,总结性的认为族群冲突事件的发生,肇因于国家合理功能的萎靡,在无法提供基本社会保障,又缺乏有效执行公平合理的法治统治的情况,从而激发族群间的不平等感,进而导致族群冲突升高。

同样地,J.A Fishman和Frank R. Solano透过对各国经验比较研究,也证实一国的多语文源流教育,与族群冲突的发生并无线性关系。另外,Inglehart与Woodwar在〈语言冲突与政治社群〉(Language Conflicts and Political Community)一文,指出社会存在多源流语文教育,不必然会产生族群问题和分离主义。在本地,前新纪元学院院长柯嘉逊在其1987年所编着的《马来西亚种族两极化之根源》中,更强调将本地社会存在的族群问题归咎于母语学校是徒劳的尝试,只要族群不平等的制度普遍存在于我们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制度之中,母语学校就不应该成为代罪羔羊。

更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学者施正锋在对西欧族群运动的考察后,发现多元族群社会,不必然会促成族群政治的出现,相反地,导致当地族群政治的触媒,是族群间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分配不均,再加上政治菁英的推波助澜,才进一步催化族群政治。

所以,他们的研究皆一致地指向一个事实:族群问题在本质是政治的。易言之,导致社会存在族群问题的根源在于,国家在政治权力、经济资源和社会文化资本的分配,推行歧视性的偏差政策,造成弱势族群向上流动性受堵,激化怨恨情绪,从而采取集体抗争行动所导致的。

所以,
这些学者的调研成果,对本地一些没有从事相关课题调查工作,就随意进行『印象式』评论的所谓媒体名嘴和健笔──如迦玛鲁汀之流及其附和者──谓各语文源流学校,是导致本地族群问题的根源,也许有发蒙振聩之效。

2009年7月8日星期三

映秀学生马冯艳的公民建议书

作者:艾晓明(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调查川震校舍倒塌的公民记者)
出处:亚洲周刊(二十三卷二十四期)
日期:21.06.09

在汶川映秀镇,发现了小学生马冯艳在震前担心教学楼会塌而写的一份建议书。这是一个未成年的中国公民写给这个国家的遗书,是大地震中价值无上的遗物,也是对豆腐渣工程的血泪控诉。

如果你去参加地震旅游,你肯定会去映秀震中。现在,从都江堰到汶川映秀镇,高速公路汽车飞驰,只不过三十五至四十分钟。如果你到了映秀镇,你肯定会去五一二祭坛。映秀镇还没为旅游开发做好准备,因此,你不可能找到到城里才有的百合。像五一二纪念仪式上国家领导人轻轻放在花圈下的那朵白菊,你也很难找到。不过,你马上就看到,当地大妈在山间采来大捧琐细的小黄花,又一枝枝地整理为一束,你花几块钱,就能成全你的心情,而且,多少也支持了当地经济。

如果你在五一二祭坛鞠躬默哀,你就走近了亡灵栖息之地。不远处,半山上,初夏的绿草摇曳,你对废墟已有很多想像,报纸带来的震惊也已平息,你不见得会过去,辨析那些墓碑。既然这里是震中,死去很多老百姓,也不足为奇。

即使你真的会走过去,把你手里的山花,轻轻放在你不认识的墓碑前,你依然不可能知晓,很久以前,就在你站立的地方,有两个小姑娘,也是一对小姐妹。她们就在这里,远望山下美丽的风景。那是与她们的家相隔半小时的地方,座落在镇上坪地的映秀小学。那个学校,和很多乡镇学校一样,有高大和宽敞的教学楼,操场上飘扬着五星红旗。

两个小姑娘高兴地笑着,看着远方。春天的风吹拂她们的头发,姐姐马冯艳高举起右手,像是在说:妹妹四年级了。妹妹马茂丽,似乎要往树後躲,她的笑容比起姐姐的爽朗,更多了一点甜蜜。

马冯艳的家在鱼子溪一组,她出生於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一日,在映秀小学读六年级二班;妹妹比她小两岁,出生於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一日,在同一小学四年级二班。

马冯艳是个懂事的孩子,她在小小的便签本上记下了这样的话:一丶不准不写作业;二丶不准和父母吵架;三丶不准黑夜出去玩;四丶不能晚回家;五丶不能做危险的事;六丶不能和妹妹吵架;最重要一条,不能贪玩,要把学习,一定要搞好。

这些能做和不能做的事,通常来自爸爸妈妈的训诫;但马冯艳不止是个好孩子。小小的她,十三岁半的应届毕业生马冯艳,已知道自己对学校丶对社会承担着重要的责任。一位志愿者耀华到映秀镇时,走访了马冯艳的家,看到了她留在草稿本上的作文。耀华发现并为我们整理了这篇文稿:

×××××××××××××××××××××××××××××××××××××××××××××××
建议书

尊敬的谭校长:

您好!我是一名六年级的学生,也是即将离开映小到漩中去读书的一名学生,要离开母校了,我对母校有些建议要提,就是希望您能把学校顶楼漏水的情况治理一下。谭校长您知道麽?当一些学生上课的时候总要担心着右边漏水的墙顶。那些学生害怕那小水珠会滴在自己的身上,会让自己的身上湿漉漉的,会得感冒,而还有一些同学在担心常被雨水泡过的墙顶会一不小心塌下来。

水珠滴到自己身上,而自己只顾着躲雨,所以注意力没用在学习上,致自己学习下降,所以在这我恳求谭校长您能把这墙漏水的问题解决。谭校长我想,如果不是资金问题,肯定教学楼顶楼漏水的情况解决了吧?可自己没有像校长你那样的权力,所以只好让您出马,才能马到成功。

我早就想好了,校长您可以向教育局说明这些事情,我相信教育局长一定会出资金的,还可以向映秀富强的公司叫他们捐出一些资金。

希望谭校长身为这所学校的校长可以解决这件事情。

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建议人:马冯艳

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
[P1140009.jpg]
■马冯艳的建议书收稿:无比重要

×××××××××××××××××××××××××××××××××××××××××××××××

马冯艳在建议书里已经开始担心楼会塌,这个担心,在她和她的同学们心里,显然已经存在了很久很久。她替校长想到,校长肯定也知道墙在漏水,只是找不到钱去修缮。因此她提出两个建议,一个是找主管部门申请钱,一个是找当地企业捐钱。她可能怕校长不重视她的话,所以她提醒校长应该行使他所有的权力……小小的马冯艳啊,如果你能顺利毕业,你应该进入北京大学丶哈佛大学,进入这个世界最好的学校;甚至,如果我有一份公民应有的选票,我愿意选择你这样公民去当教育部长丶国家总理。因为,马冯艳在十四岁的那年,已经在思考如何保证校舍安全丶减轻孩子们痛苦,已经知道为有权力的人建言,提醒他们对公共事务应该尽到责任。

夏天快要到了,小姑姑用手机拍下神气的马冯艳快照。马冯艳将要升入漩口中学。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中国国家领导人就在这所学校的楼前落下一朵优雅的白菊,那楼严重倾斜,但没有坍塌。领导人可能不知道你,小学生马冯艳的名字,还有你在一年前所写的这份建议书;五一二之後,你父亲曾把你的这份建议交给阿坝州的领导,但他们没有汇报给胡锦涛总书记。不远处,那如泣如诉的小号,正把一曲思念传遍世界。而山岗上的鱼子溪,据说是有三十名代表到达现场,其馀人概不能下山,因为,怕坏人捣乱。

马冯艳的妈妈去了都江堰,她已经怀孕了。马冯艳的爸爸去了远山砍竹子,他要给豆荚支架子。马冯艳,你的母校将会无比的坚固,因为现在它已经有了很多很多钱。广东深圳证监局捐建的总投资超过你丶也超过我对数字的理解:两千九百五十一点六万元,你的新母校,能抗九级地震。

我们等了两天,才等到马冯艳的爸爸回来,因此在她的家里拍摄了马冯艳的遗物。其实没什麽遗物,孩子们的书包、作业本都在学校。地震发生时,马冯艳的爸爸飞奔至学校参与救援,几天後,他找到马冯艳的遗体。马冯艳的小妹妹、笑得甜甜的马茂丽,永远掩埋在废墟下。

马冯艳独自留在那片公墓里,在那里,墓碑有几百个,埋了几千人;父母没有给马冯艳立碑。

如果你参加地震旅游,你肯定会去映秀震中;如果你到映秀震中,你肯定会去五一二祭坛。其实就在你不远处,就有马冯艳的亲人,鱼子溪的奶奶丶婆婆丶左邻右舍,他们在你身旁,默默劳作;也许那个提一篮子山花,卖一杯矿泉水给你的,就是见过小学生马冯艳的村民。

如果,你选择暑假出游,当你到达鱼子溪时,你也许还能见到半山上抱着奶娃子的婆婆,那婴儿可能是马冯艳新添的小弟弟或小妹妹。如今,鱼子溪的奶奶、婆婆在马冯艳小姐妹曾经欢笑的树下,眺望山下穿越映秀镇的滚滚人流。已成旅游景点的映秀小学废墟,重又飘扬起一面国旗。此外,为了使废墟看起来更像废墟的样子,原来清除过的场地,又被倒入了从其他地方挪移过来的废墟瓦砾。

马冯艳的这封建议书手稿,静静留在马冯艳的家里。它原本不是写给爸爸妈妈的,它应该被看做一份无比重要的手稿,作为五一二大地震中价值无上的遗物,因为,这实际上是映秀小学的学生丶一个未成年的中国公民,写给这个国家的遗书。它应该但没有被中国历史博物馆高价收藏,在地震博物馆,也找不到这份手稿。尽管,在我看来,它应该由最了不起的艺术家,以青铜材料永远铭刻。
[P1140016.jpg]
■两个小姑娘的照片:马冯艳(左)和马茂丽甜美的笑容

当然,亲爱的读者,你也许和我一样,什麽也做不到,那麽,可不可以请求你,当你读到马冯艳这封建议书时,做一点你能做到的小事——

给鱼子溪马冯艳的爸爸妈妈,寄一份小小礼物:也许,一套婴儿服丶一盒安全的奶粉丶一个儿童玩具……或者,你仅仅是寄一张感谢卡,告诉他们:我们多麽感谢他们,给中国和世界贡献过如此可爱的公民马冯艳;告诉他们,我们永远不能容忍因校舍垮塌而让孩子丧身的悲剧;告诉他们,我们怀念他们可爱的女儿,我们将永远记住她们的名字:映秀小学学生马冯艳丶马茂丽。地址:四川汶川映秀镇鱼子溪一组。马冯娒的父亲:马道葵;母亲:冯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