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6日星期六

最快乐的人——马哈迪【第六部分】

出处∶ASPAN ALIAS
原题∶Mahathir the happiest man Part 6
作者∶Aspan Alias
发表日期∶02-05-2009
翻译∶April

新巫统在1988年二月成立,马哈迪是第一号会员而哈斯玛(Hasmah)大姐是第二号会员,接着是嘉化、安华、纳吉、阿都拉以及其他来自第一团队的联邦级过度时期理事们。基本上新巫统的年龄比我最年幼的儿子还要年轻。

这意味着新巫统名单中列着大量从「亡党」的旧巫统中转阵到这个新注册政党的成员,因为它沿用了家喻户晓的名字——巫统。就因为这个缘故,如果称拿督依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为青蛙是不公平的,因为反正如今大部分的巫统领袖及会员们都是一群「青蛙」……而他们的青蛙头子恰恰正是马哈迪。许多人都难以置信及无法苟同讲一套做一套的马哈迪不引用《社团注册法令》第70条让原来的巫统复党。

与此同时我们这一队输家却没有丧失希望,我们来到最高法院仲裁庭希望能够原来的巫统复党。我们知道如果旧巫统无法复党势必引发马来人之间的严重分裂,因为他们失去了斗争的原点。基于这个课题的本质对每一位马来西亚人,特别是马来人的奋斗目标具有非凡的意义,因此最高法院院长敦沙烈(Tun Salleh)决定由全部九名联邦法院的法官共同审理该案,这令马哈迪和他的集团失了方寸。若最高法院让巫统复活的话,马哈迪势必用尽所有法律上的算计竭尽所能让原来的巫统亡党,因为这个巫统妨碍他继续掌权的欲望。

「埋葬旧巫统如同切断马来人的脉搏」,已故巫统麻坡区部主席卡哈老师(Cik Gu Kahar)曾经在他的演讲中这么呐喊过。「我不会加入马哈迪私人拥有的政党。马哈迪的巫统是建立在马来人的分裂之上,而原来的巫统却是建立在代表马来人的团结的各个组织之上」,他愤怒的表示。卡哈老师和其他许多人一样直死都不加入巫统,例如这片土地的一代伟人东姑阿都拉曼和胡先翁。

马哈迪不满敦沙烈决定九司会审,于是他要教导这位法院院长如何执行任务。这也是行政人员介入及干预司法界的开端。最高法院院长被传招及有礼的被命令改为三司会审,由马哈迪意属的法官主审。而施压逼使敦沙烈辞职是不可能的,只有其他法官才能将他罢免。

马哈迪当时唯一的选择是指示最高元首成立仲裁庭开除无罪的高法院院长。马哈迪费尽心思寻找敦沙烈的错漏以便能适时的在一些巫统党员复党的上诉在最高法院开审以前将他开除。马哈迪准备不择手段以确保旧巫统不得复党;他甚至不惜引发司法危机。

旧巫统一旦复党势将威胁他的首相地位。他清楚知道他的支持率处于最低潮,他必须带领众人到一个他可以控制的新政党。仲裁庭在仓促间设立,并于1988年5月1日正式成立,今天正是仲裁庭成立的日子;那天不单是公共假期的劳动节,而且还是星期天。稍微有脑袋的人都能轻易看出马哈迪是针对谁而设立仲裁庭的。长话短说,敦沙烈就这样被罢免其最高法院院长职务,巫统大多数成员的行动也因此而停止了。除了敦沙烈以外还有另外五名最高法院法官成为受害者。

与此同时马哈迪忙着组织其新党,许多他厌恶的大人物如东姑、敦胡先翁及东姑拉沙里等均被边缘化及禁止加入新党。东姑阿都拉曼过后劝告及要求姑里成立一个暂时性的政党以吸纳这群不想加入反对党的失意人,那就是46精神党最初成立的初衷,以期望当时的政治情况降温以后可以重新团圆。

46精神党只是旧巫统的替代,因为该党的党章百分之百与被撤消注册的党一样。我们不被允许使用「巫统」为名因为马哈迪的新党已经以该名称成立了。以46精神党的名义,姑里和团队们到国会里争取旧巫统复党,可是我们的人数不足,所以马上被拒绝了。

46精神党一直不曾放弃为旧巫统复党的努力,因为种种原因那才是唯一一个可以让全体会员团结一致为马来人奋斗的政党。在所有通过法庭及国会的努力都失败之后,46精神党在1990年的大选中试图寻求人民的委托。

46精神党宣扬一旦得到人民的委托即让旧巫统复党,可是被马哈迪牢牢掌控的媒体却与之唱反调。身在46精神党的我们无法取得主流媒体的青睐,事实上我们几乎无时无刻都觉得被他们括了一巴掌。大选成绩倾向被马哈迪完全掌控局势的国阵/新巫统,可是分裂却依然存在。「廉洁、有效率、可信赖」的口号最终也只是口号而已,政府依旧不廉洁,没效率也不可信赖。

马哈迪重批阿都拉的管理腐败并不为过,可是这些腐败制度的严重性是不可能在阿都拉执政的五年内就能形成的。这个腐败的程度至少需要二十年的时间来形成,因此马哈迪也必须对这些不健康及可恶的制度负责。

阿都拉最失败的地方就是无法与那些马哈迪时代遗留下来的大量腐败制度宣战。而马哈迪却总是竖起耳朵收集任何可在政治上妨害他的可能性。对他来说政治就是一切,他甚至深信无人能超越法律,除了以他为领导人的巫统。

他还有一个未能放下的心头石,那就是他在1983年的小型宪法危机中尝试剥夺马来统治者的权力。无论如何宪法危机的最高峰终于降临在1993年,柔佛州的东姑马吉(Tengku Majid)殴打一位我忘了姓名的钩球教练后事件爆发了。这起事件被马哈迪用以向统治者重新宣战的权宜之计。

啊!对了,我遗漏了一些对我的评语,其中有人说我写的都是狗屁,可是他并没有说明我所写的哪一段是狗屁。我所写的事件在发生时都曾被主流媒体报道过,而我只是提醒众人知道真相的重要性。

马哈迪在大马政壇所使的诡计不少。别忘了目前大马政壇的灾难是源自他掌权的时代。我应该会在接下来的一、两个帖详细谈谈这个课题。

5 条评论:

西西留 说...

哦,厉害厉害,知道诀窍了,西西留给四叶一拜

西西留 说...

第七部分我来接

APRIL 说...

原来雪州议长邓章钦也是翻译高手,据说他曾经把阿都拉的口号“Cemerlang, Gemilang, Terbilang”翻译成“这么烂,根本烂,特别烂”,呵呵妙啊!

西西留 说...

哦,老邓真的不是盖的,尤其用福建话演讲更是一流。这是他最近的『口头禅』,你大概跑去听他最近的演讲吧?

他的『弯』马来西亚本来是我想到的,竟然给他拿去用了....鸣...还我版权费!

sowseng 说...

你们好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