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1日星期四

令《号外周报》中招的文章:解剖许月凤——五个幸运一个悲哀

[x10s.jpg]

出处∶号外周报417期(二〇〇九年三月二日)
原题∶解剖许月凤——五个幸运一个悲哀
作者∶李小飞

有人骂她是个背叛行动党的女人;选民称她为政坛蛙后;亦有人hoot她没有政治立场的女人;也有人可怜她被党魁林冠英欺压;许月凤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号外》为许月凤抽丝剥茧。

九洞州议员许月凤是个怎栏的女人?

有人骂她是个背叛行动党的女人,有选民称她是政坛蛙后,没有政治立场的女人,也有人可怜她在行动党被党魁林冠英欺压,在霹州又被倪可汉及倪可敏挤在一旁,被政治边缘化的人。

到底,许月凤是一个怎样的人?她是怎样在九洞变成彩凤?她又如何在政坛变沦为汤鸡?

许月凤,今年45岁,自小患上小儿麻痹症,走路时一拐又一拐,她在308大选意料之外的靠吹反风胜出之后,曾向行动党领袖说,她要当行政议员。有一名党领袖问她,「你可以走完选区服务吗?」

这句话,种下了许月凤退党的因果。

这一期,《号外》为许月凤抽丝剥茧:原来,她是一个有五个幸运,一个悲哀的政治女议员。

第一个幸运 无心插柳却柳成荫
许月凤自小患上小儿麻痹症,不良于行,但对政治有一股热忱,倾向于为民服务、拔刀相助的反对党政治理念。

2008年大选,原本她并非内定候选人,许月凤是最后一分钟受委上阵。当时,大家以为她会在这个马华传统强区败下阵来,想不到幸运的她却在全国大畋反风之下打败马华候选人,成为人民代议士,当地居民见到她都尊称一声「yang Berhormat」 ,就是尊敬的议员。

你说,这是许月凤前世修来的福气也好,今生修得的福报也好,她就这样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当上州议员,首度参选就高奏凯歌,成为九洞州议员,飞上枝头当凤凰。

第二个幸运 神奇地做当刚议长
许月凤和露雳州行动党领袖倪可汉及倪可敏不和,这是公开的秘密。

在倪氏没有「关照」下,许月凤可以在九洞选区当候选人已是一个突破,更大的意料不及的是,许月凤未能当上行政议员后,竞以要「离家出走」威胁,最终获得委任为霹州副议长,令许多在行动党奋斗大半生,迄今仍没有一官半职的党员流口水,羡慕不已的问「许月凤何德何能?」

还有,许月凤当上副议长,享有和州行政议员一样的福利,天天有丰田冠丽官车代步。许月凤红颜一怒夺取州副议长官职,实在是政坛少见的例子,许月凤何其有幸?

如今,许月凤退党,新任大臣赞比里尚有4个空缺未填补人选:政坛传言,当中一个便会保留给许月凤。假如,这是真的,许月风左右逢源,可说是幸运中的幸运,在民联当霹州副议长,退党后又当国阵政府的州行政议员。

第三个幸运 成国阼夺权大功臣
许月凤如果在槟州当州议员,她就不可能由麻雀变凤凰,在副首相纳吉宜布执政霹雳州时站在纳吉身边。

许月凤幸运的生在霹雳,幸运在霹雳州九洞当州议员,幸运的是民联刚好在霹州又以微差议席执政,恰好又幸运的碰上两位州议员查玛鲁丁及奥士曼退出公正党,许月凤的退党才成了国阵夺政权时最举足轻重的功臣,居功至伟。

当前的政治时势,造就了许月凤这一号政治人物。

如果,许月凤是在槟城当州议员,许月凤退党,行动党只当是放了一个不是太响的屁,吹不皱一池春水。

第四个幸运 黄洁冰帮了许儿风
黄洁冰和许月凤是两个不应该相提并论的人,一个获得选民异口同声的同情,一个则沦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是,许月凤的幸运是,当大家都对许月凤口诛笔伐,痛骂许月凤违背人民的意愿,出卖行动党之际,黄洁冰的半裸照风波,转移了大家的视线,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更重要的是大家似乎只关注在同情黄洁冰的同时,忘了对许月凤的愤怒及生气。

黄洁冰无形中帮了许月凤,淡化了她是导致霹雳州易手的罪魁祸首。许月凤何其幸运,在她被人民诅骂最激烈的时刻,刚好发生了黄洁冰裸照风波,平患了大家对她的怒气。

许月凤退党风波,逐渐在政坛平息,女人帮了女人。

第五个幸运 马华要许月风入党
许月凤退出行动党后,她以独立人士身分支持国阵,导致国阵顺利重夺霹州政权,使民联仅执政霹州十一个月便因一个许月凤而拱手让出霹雳州的江山。

这时许月凤,无党无派,政途已走到末路。因为,许月凤以独立人士身分在来届大选上阵,没有一个强大的政党当靠山,尤其是披上国阵旗帜出战,必定会给民联以收拾叛徒口号,大力再攻击下败北。

因此,许月凤要延续她的政治,别无选择,她一定要选择加入国阵其中一个政党,不可能单打独斗。

根据马华的消息,许月凤天生有运,尽管她被选民唾弃,失去了政治诚信,但在当地马华一位当过候选人的陈姓地方领袖穿针引线下,有幸的会见到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听说双方还对许月凤加进马华达致初步的共识。

马华在308大选损兵折将,有州议员许月凤加入可加强马华的阵容,马华也想捡这个便宜。可是,后来支许月凤声浪越来越大,马华党内也以许月凤入党会拖累马华,成为马华「负资产」大加反对,马华唯有先静观其变,等风声过后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尤其,两场补选近在眉梢,马华不会打草惊蛇让许月凤入党。

如果,许月凤真的有幸加进马华这个政治大家庭,来届大选,又获选派当候选人,许月凤可真是政坛幸运儿了。

一个悲哀 没利用价值的空壳
许月凤有五个幸运,只有一个悲哀。这个叫悲是,她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只剩一个州议员的空壳。

许月凤是国阵夺取霹雳州政权的最大功臣,少了许月凤便难成事。可是,国阵一夺取政权后,许月凤便没有多大作用,因为许月凤已经惹起民怨、民愤,连新任州务大臣赞比里都问华社,你们要许月凤当行政人员吗?意思是,华社不要,他也不要,许月凤已功德圆满,不会再受重用了。

许月凤的政途走到这个地步,她能怨谁?

4 条评论:

匿名 说...

为什么我觉的这个女人有长胡须?

西西留 说...

人家说有须的是美女,可是为什么我看到这个人的时候胸口闷闷的....奇怪

匿名 说...

呵呵,西西留真幽默

thepplway 说...

幸运的剩余价值终会见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