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4日星期四

转贴:一个黑色的马华

出处  ∶当今大马
作者  ∶郑鑫毅
发表日期∶2009年5月13日 下午4点51分

西西留很少转载,可是这篇在《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真的不能不贴出,因为怎么也没想到两单案子居然有如此的关联,请大家广为流传,谢谢。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这是一个属于柔佛的晴朗午后,可是马华的天空却蒙上一层乌云,在一个失去欢庆团结的党庆结束之后,号称与华教共存亡的马华总会长,原本准备前往振林山,为明德华小的第二栋校舍主持一场庄严又隆重的动土礼。

校方董事满怀期望,这是一所位于乡区,虽然筹款相当困难的华小,但多年来在董家协、政党及华教人士的努力下,已发展出一定的规模,为了应付与日俱增的学子,不得不增建校舍,提高学额;他们都迫切的期待翁诗杰能给明德华小带来拨款,让我华族子弟得以分享国家的教育资源。原本邀请得到马华总会长,大家对校舍的建筑经费都满怀着希望,毕竟这是一项百年树人的事业,经费也不是一条小数目。

明德华小的副董事长张秀福是马华振林山的区会主席,向来被总会长派系标榜为异见份子,身为区会主席,虽然精通三语,在当地更是倍受推崇的领袖青年,在以区会推举为准,州遴选委员会为荐的市议员委任当中都会被中央擅自抽起,可知翁诗杰对他有多大的偏见。

但是为了华教的发展,张氏毅然忍辱同意董事会邀请翁氏前来主持动土礼的决定,一则为了顾全马华关怀华教的宗旨,二则为了党赋予总会长的官职资源,可为学校带来经费的便利;张氏选择委屈求全。

可惜的是,张氏的妥协并不能为明德华小带来些什么!
原订下午三时正的动土礼,在校方于不到一小时前接到通知后,希望全然落空。翁氏的秘书传来一则简讯:「临时有急事,得赶往吉隆坡处理」,就只是一则手机简讯,一则随时都可能错过查阅的简讯!而且还不是他本身发送的!便这样将动土仪式推给一个突然被摆上台的曾亚英国会议员。

在毫无交待的窘境之下,曾亚英上到台上,只能哑口无言;没有拨款,没有祝福,一场盛大的动土礼,在仓促间草草了事,全场的参与者都只能失望垂头,当然,这一切,翁氏的支持者都没能看见,因为一听到老总未能到场,二三十人就头也不回,一股脑儿的都失去了踪影,明德华小校园里,只剩下一众劳心劳力的董事、理事、家协及老师们,当然,他们不孤单,因为伴随着他们的,是一颗坚毅及为华教献身的心!

夹心人张秀福感叹世情冷暖,那些来迎接翁氏的人,到底是为了华教而来?还是为了向老总讨好而来?为何总会长一不来,他们便都撇人了?他们口边挂着的华教事业,难道就如此不值?

他哪能知道,正当他们在烈日下流着汗水时,另一厢的世界,却发生了什么事?也许一直到直升机在二时三刻才腾空而起,他还一直相信着自己的总会长必定碰上了紧急的事故,方才未能与他们一同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虽然这所小学在总会长眼中可能不屑一顾,但却是地方基层血汗的结晶。

到得第二天,难堪的消息传入耳际,震撼着振林山,甚至全柔所有的华人,原来在前一天动土仪式的下午四时左右,在振林山邻近的柏岭花园,发生了一件名车被破镜,贼人取走车上手提包的事故,当事人更在五点时分拨电报警。报案人投报说,与一些马华同志在马华党庆后前往中医馆治疗(实则脚底按摩),接着到案发地点享用茶点,不料欲离开时骤然发现中招。

这看似一起普通的爆窃案,一点都不稀奇,为何会有整个柔州激起这么大的回响呢?原因是,报案人所谓按摩饮茶的伙伴,竟然就是自称「公事紧急,必须赶回都门处理」的翁诗杰!更糟糕的是,那个被取出的手提包,正属于后者所有!

先勿论手提包内是否有关乎国家机密的文件,即便有,翁氏当然也是不会认的。只不过单就翁氏谎称急事,却原来是和亲信在餐厅里饮茶欢聚,并临时推去为华小动土一事,便无法让正常人苟同!!

守护华文教育,是马华其中一个重要的存在价值,过往的马华领袖,无论多么颓废无能,在这一项事上都不敢有丝毫的轻忽怠慢!如今翁氏身为堂堂马华总会长,竟可为了按摩饮茶这等小事,将一众热心华教的工作者弃之于不顾,简直折隋到令人匪夷所思,要教华社如何接受得来?!

身为一位大马华社的重要领导人,不辨缓急,不守信诺,甚至还可以随口撒谎推托,毫无纪守,毫无担当,要华社如何将前途交付在这种人手中??

经过一轮残暴的政治打压,柔佛得人心的马华基层领袖的服务平台已然所剩无几,如今此君尚自玩弄小把戏,搞出这等让人笑话鄙夷的浑事,是否真的要弄到柔州华裔的心都舍马华而去方才甘心?华社又岂还容得下此等身拥重权,却言行不一,轻重不分,不负责任的领袖?

这是一个黑色的马华,党员同志们要盼到放晴的一天,也许无望!

****************************************************
附录:
星洲日报:明德华小动土诗杰没来‧拨款没著落‧校方遗憾
2009-05-11 10:36

【柔佛‧新山】振林山明德华小週日(5月10日)举办第2栋新校舍动土礼,原本受邀出席的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拿督斯里翁诗杰以“临时有急事,得赶往吉隆坡处理”为由,在典礼举行前1个小时告知校方无法赴会,改由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曾亚英代表出席。

曾亚英在会上向出席嘉宾解释及致歉。她说,翁诗杰行事匆忙,並没交待要拨款给明德华小。她建议校方以后可邀请翁诗杰再到明德华小,为学校主持新校舍开幕礼。

10大爱戴帽子的男艺人!

为了不让明德华小师生失望,曾亚英本身宣佈拨款5万令吉给明德华小,她也代表提早离席的努沙再也州议员阿吉兹沙比安,宣佈拨款1万令吉。

覃惠贤盼翁诗杰拨款

对於翁诗杰临时失约,明德华小董事长覃惠贤过后受访时表示「很遗憾」。他说,马华过去一直强调会与华小共存亡,可是週日明德华小举行如此盛大的动土礼,翁诗杰却不能出席。

覃惠贤说:「虽然翁诗杰政务繁忙,但是我们希望他在百忙中,仍不忘华小的存在。尤其是明德华小位於乡区,筹款比较困难,我们希望翁诗杰能给明德华小拨款。」

翁诗杰週日早上8时,特地乘坐直升机抵达南方学院主持毕业典礼。隨后即赶往柔佛再也多元用途礼堂参加马华党庆。根据原有行程,翁诗杰將於下午3时,到振林山明德华小为学校主持第2栋新校舍动土礼。

不过,翁诗杰却於下午2时,通过政治秘书发出一则手机短讯给明德华小的校长蔡蔼鈺,表示自己临时不能为明德华小主持动土礼。

翁诗杰突然取消振林山的行程,引起一些人猜测,这是否与振林山区会主席张秀福早前指可能有幕后黑手操纵马华柔州市议员遴选有关。

张秀福:翁因事故缺席正常

振林山区会主席张秀福也是明德华小的副董事长。他在动土礼结束后受询时表示,这完全是两回事。

他说,翁诗杰因突发事故不能出席,是很正常的事。对於翁诗杰未拨款给明德华小,他则表示不愿置评。

直升机盘旋以为翁诗杰来了

翁诗杰租用的直升机週日早上10时,就来到了明德华小草场停泊,准备在翁诗杰下午主持明德华小的动土礼之后,载送翁诗杰回返吉隆坡。

到了下午3时许,这架直升机突然升空,並盘旋在天空。

一些不知情的出席者还以为翁诗杰抵达。

嘉宾和媒体是在振林山国会议员曾亚英於下午3时许抵达明德华小之后,才获悉翁诗杰已取消为明德华小主持动土礼的行程,改由曾亚英代表。

校长接翁诗杰致歉短讯

明德华小校长蔡蔼鈺过后受访时表示,她是在週日下午2时许接获翁诗杰政治秘书所发出的手机短讯,才获悉翁诗杰不能前来明德华小。

她说,短讯以英文书写,指翁诗杰临时有急事,得赶回吉隆坡处理。短讯內容也有向校方致歉的文句。

蔡蔼鈺说,她相信翁诗杰是临时有事未能出席,因为翁诗杰的专用直升机在早上10时就来到明德华小。

明德建新校舍尚欠百万

明德华小建校委员会主席陈友指出,即將兴建的新校舍建造费为310万令吉,校方目前已筹获210万令吉,尚需各界踊跃捐款。

明德华小第2栋新校舍动土礼於週日下午3时30分盛大举行。陈友在会上表示,明德华小是振林山唯一的华小。

陈友表示,此校2004年的学生仅有400余人,发展至今已逾千人。由於课室空间不敷使用,董家协於是决定展开第2栋新校舍的筹建工作。

陈友说,即將兴建的新校舍共有4层楼高,將拥有28间课室。

曾亚英在会上说,马华会遵守与华小共存亡的诺言,持续关注华小的发展,並在允许的情况下拨款给华小。

她说,马华会通过各种方式为华社爭取华小的增建或迁校,確保让家长能让孩子到华小受教育。

週日出席动土礼的嘉宾,包括振林山国会议员曾亚英、国会上议员邱思祥、努沙再也州议员阿吉兹沙比安、柔佛州督学李鑾增、新山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黄剑锋、民政党柔佛州联委会主席拿督张国智、民主行动党振林山区妇女组主席黄祥鑾等。

巫程豪肠胃炎无法出席

另一方面,一名自称代表明德华小董事部的人士,早前要求士姑来区州议员暨民主行动党柔佛州联委会主席巫程豪,不要出席明德华小新校舍动土礼,因为那会影响当局的拨款。巧合的是,巫程豪週日却因为肠胃发炎而未克出席。

巫程豪受询时说,他週六(5月9日)到士姑来进行义诊后,怀疑吃下不净的食物而引起肠胃炎,导致上吐下泻,因此无法出席週日下午举行的动土礼。

下午在家休养的巫程豪,改由民主行动党振林山区妇女组主席黄祥鑾代表出席动土礼。

当记者针对曾有人要求巫程豪勿出席动土礼一事,询问明德华小董事长覃惠贤时,他说:「董事部没有这样做,(其他的)我不愿置评。」

5 条评论:

匿名 说...

先阅读下面两则新闻,然后回答一道选择题.

明德華小動土詩傑沒來‧撥款沒著落‧校方遺憾http://www.sinchew.com.my/node/113603?tid=1

原本受邀出席的馬華總會長兼交通部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以“臨時有急事,得赶往吉隆坡處理”為由,在典禮舉行前1個小時告知校方無法赴會

放車內被人破車鏡‧翁詩傑手提包被偷http://www.sinchew.com.my/node/113682?tid=1

翁詩傑没到明德華小動土禮是因为他 “出席黨慶活動的翁詩傑是在活動結束後,乘搭另一名馬華黨員的車前往看中醫,並在療程結束前往附近餐廳用餐後,於大約下午4時至5時之間,前往取車時,才驚覺有關黨員的車遭人打破車鏡。。。”


翁詩傑没到明德華小動土禮是因为他
(a) 臨時有急事,得赶往吉隆坡處理
(b) 看中醫
(c) 去做脚底按摩

CHIA, Chin Yau 说...

总会长贵人事忙,做做按摩喝杯茶也无可厚非。拨款嘛,容易解决:道马华总部向总会长要不就行了吗?何必搞什么动土礼什么的,套句那先生名句,而总会长也朗朗上口,振振有辞的--“劳民伤财”!

倒是我不明白的一件事,就是:

---
翁诗杰租用的直升机週日早上10时,就来到了明德华小草场停泊,准备在翁诗杰下午主持明德华小的动土礼之后,载送翁诗杰回返吉隆坡。
---

是谁买单??

APRIL 说...

“请问总会长对这件事有要回应的吗?”

“无聊!”

Susuteh 奶茶 说...

原来道德是用来说的,不是用行动支持的!
原来可以讲一套,再做一套的!
翁公,,,真是,,,唉!厚黑学的领袖。

西西留 说...

『红学专家』,真不是盖的。

同时,新山应该进入紧急状态了,这地方已经不能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