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

逐鹿问鼎:部落格联盟的崛起和没落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Bloggers Union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1-05-09
翻译  ∶西西留

我在过去多次提到:敌人的敌人即是我的朋友,可是唯有在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时这才会发生。当那个共同的敌人被消灭后,我们将很可能恢复回原本的角色——我们再次的成为敌人。

【林茂,四月十一日】「有这样的一些朋友,谁还需要敌人?」一些巫统部落格持续的在大马公众网络施加仇恨,在他们的文字中一直不停的呼吁暴力、对外渲染种族主义和表现得狂妄自大,这普遍上让人觉得很沮丧。这是我上周会见一些政党的高级官员时他们所带给我的讯息。其中罪大恶极是那些似乎在为支持着马哈迪妄想的部落格,比如说 Bigdogdotcom、Parpu Kari、Barking Magpie 与 self-styled camel seller、Husin Lempoyang。

「(这些)部落客已经让党失望了,」我的线人告诉我。「它每次只是攻击,攻击,再攻击,那些认同他们的故事的不过是少数人,我们的研究显示出大部分人阅读以后被触怒了,发誓不再投票给巫统。」

可是一些部落客却值得令人赞扬,「林茂时报(Rembau Times)是个党内部落格的一个好的典范。人们要知道故事的两边说法,他们想要表达他们的看法,如果你的写的故事吸引人,人们将会接受。」他接下来补充说,「最糟糕的仍然是巴布卡里( Parpu Kari),我收到很多有关他的报告,以我个人而言,如果部落客们继续称呼人民中的其他族群为『猩猩』(beruk)、『共产党』、『猪猡』(babi)或是『肛门』(juburi)的话,我相信巫统不会有好的下场,这不是『一个马来西亚』,我已经劝他收敛一点,甚至连(拿督斯理)赞比里也不是很高兴他(巴布)的做法。」

我也曾被叫去组织一个部落格工作坊,以协助教育一些其他的巫统部落客如何负责任的来运作部落格,以便不触怒人们,可是我拒绝了,一些人简直是无可救药,他们分不清哪个才是优先,到底是他们声称所支持的政党呢?还是对他们金主的忠诚?


以上文章摘自【http://wengerkhairy.blogspot.com】

以下是今早 Caleb Quay 【chskee@gmail.com】发给我的电邮。

嗨!我希望你能够花点时间把这篇文章读完。我一直以来都有追看你的文章,我认为大部分的文章都有很好的论点,虽然小部分有点极端,或者是那不过是暗示性的说法?比方说,就以【这全是有关种族,笨蛋!】为例。

这是信件的开头段落,他或她接着就列下了对我的不满之处,然后这信件的结尾是这样的:

当战争发生时,受最多痛苦的通常都是孩子。作为一名父亲,我认为你该为你的女儿着想,要让一个人远离伤害,还有什么方法比得上别一开始就造成伤害呢?

是的,在我被人骂完祖宗十八代之后,他们卷土重来,写了一些留言,比方说『我应该被干掉,脑袋留颗子弹』。现在又来威胁我女儿的生命。可是,不行!我不该去报警,因为假设我过去也作出同样的事情的话,他们也将会这样做。何况他们从来也不会去『应酬』我所报的案,这是在浪费时间。

无论如何,至少洛基确认了有关我和罗斯玛会面的事,我在上次的篇幅中有提到这件事。他甚至说他们一直以来都知道这次的会面,只是因为不想令我尴尬,所以没有揭露出来。他也承认纳吉曾经见过塞夫,居然我也和罗斯玛见过面,这意味着当中并没有不可告人的事。

接着,他继续道出我们是如何的合作,或者是说联合起来将敦阿都拉巴达维拖下台的。根据他的说法,接下来我脱离了,他探听了我的去向,敦马哈迪医生的人告诉他说:他们两人并没有瓜葛,我不过是另有打算吧了。

他当然把我和『亲马哈迪——反巴达维』派系的合作误解成我『投奔曹营』了,他认为我理应『跳槽』至东姑拉沙里阵营,再回到安华伊布拉欣身边。

实际上,洛基所说的并没有错,我在过去已经多次的涉及在这些事当中,然而,也许『跳过去』和『跳回来』的字眼使用的不很恰当。

我在过去多次提到:『敌人的敌人即是我的朋友』,可是唯有在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时这才会发生。当那个共同的敌人被消灭后,我们将很可能恢复回原本的角色——我们再次的成为敌人。

我曾经使用过塔利班或是阿富汗人作为例子,多个世纪以来,阿富汗都在自相残杀。接着,当苏联入侵阿富汗时,他们团结起来对付苏联人。苏联人回到莫斯科后不久,阿富汗人再次的回复以前的样子,继续自相残杀直到今天。

在 2007年11月份的『净选盟』(Bersih)运动期间,许多的巫统人士踊跃响应。实际上,一些巫统权贵甚至赞助了非常昂贵的衬衫和帽子(那些镶上金边,像海军统帅所穿戴的那种)给我们。在大游行前夕,我们和巫统人士举行了多场会议,以确保在动员方面能够成功,结果我们获得了我们所预估的人群数量。

我承认『净选盟』大游行是个大胜利,因为那是与『反阿都拉巴达维』派系的一次『联营模式』。

当然,我们和敦马哈迪医生共同合作并没有问题,只要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在世纪乐园俱乐部(Kelab Century Paradise)我们组织了首次的对话会,除了党主席和总秘书之外,几乎多有的回教党领袖都出席了,有许多的行动党和一些的公正党的领袖也都来了。

甚至就连回教党也邀请了敦马哈迪医生出席他们当时所安排的一些节目,可是敦马哈迪医生婉拒了这些邀请,他说如果这些都是回教党所筹办的节目的话,他不能接受邀请,总而言之,他当时依然还是巫统党员,可是如果主办当局是非政府组织或是部落客的话,他乐于接受。

在2007年末,2008年全国大选之前,部落格与东姑拉沙里安排了一次会议,当时还在斋戒月。两方不同政治立场的部落客和公民社会运动份子都出席了,当时大约有三十至三十五人左右。

那次会议的目的很单纯,东姑拉沙里当时准备竞选巫统党主席的职位,下届全国大选将会在2008年三月举行,假设东姑拉沙里中选成为巫统主席,同时假设国阵在全国大选中赢获了简单大多数议席,可是却无法获得三份二多数议席,如果是这样的话,是否国阵和民联有可能成立联合政府呢?

东姑拉沙里对不同的想法想来开放,实际上,他也认为这是结束目前的政治危机的唯一方法,以让政府不用过度的为『政治化』而分心,能够安心的开始管理国家。今天,大马的问题就是没人在管理国家,每个人都竭尽所能的在斗到对方。

行动党、回教党和公正党的一些人士也接受了组织联合政府的构思,可是也有人提出反对。他们觉得巫统是不可信任的,即使东姑拉沙里领导了巫统,他将终究是一个人,巫统剩下的其他人仍然是个问题。在这个前提下,民联对这个课题有了分歧,既然民联的合作是以共识为基础,结果这个构思胎死腹中。

是的!洛基说的是实话,他并没有撒谎,可是他在并非高层人士,所以他对游戏计划一无所知。他不过是知道了我们会合作,或是说联合起来,以我们的力量改变巫统领导层,可是幕后的议程并非如此简单。当然,我们想要敦阿都拉下台,可是也只有东姑拉沙里掌权,成立联合政府的可能性才会发生。

敦马哈迪医生知道这些,在2007年的开斋节,我来到敦马哈迪的家和他会面,我通知他东姑拉沙里已经准备好行动了。过后,我们与敦马哈迪和东姑拉沙里在新街场(Sungei Besi)的绿野仙踪(Mines)进行了几场的会议。

很不幸的,东姑拉沙里并没有准备好接受敦马哈迪的条件,敦马哈迪医生想要设立一个『巫统主席理事会』(Umno Presidential Council),而他将会是主席,这个『主席理事会』将会『引导』和『劝告』新首相。

东姑拉沙里彻底的拒绝了这个概念,他并不准备把自己贬为『傀儡首相』(puppet Prime Minister)。于是,敦马哈迪医生排除了东姑拉沙里而选择了纳吉,因为纳吉同意设立『主席理事会』。

当时,我和一些民联部落客们觉得事机不妙,我们觉得最好是集中全力,在纳吉还未掌权成为新首相前先对他进行抗争。

这就是洛基不知道,或是无法解释的部分,他确认了有关我召开会议联手合作的故事,可是他没有揭露出我们这个联盟背后真正或隐藏的议程。

当然,当我们的目标改变后,联盟瓦解了。我们的目标是寻求一个可能性,以改变巫统的领导层,并在上届全国大选后组织联合政府,让东姑拉沙里成为首相及国阵领袖,民联则成为副首相。可是,他们的目标却是让纳吉成为首相和国阵领袖,回教党和公正党的马来人与巫统合并,遗弃行动党和公正党内的华人,让他们成为反对党。

这当然行不通,我们因此分道扬镳,不再是政治联盟,可是作为部落客,直到现在看来我们仍旧是朋友。当然,我并不寂寞,我不应道出任何其他的民联部落客,以及公民社会运动成员的名字,因为他们都是联盟中的一份子,他们也知道整个游戏计划。如果他们想要来找麻烦,承认他们有参这项『阴谋』的话,我会任由他们信口雌黄,可是我猜想,不用我来说明,你已经清楚他们是谁,以及他们所扮演的角色了。

4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西西留,又要变黑了!

西西留 说...

哦,是!长官!马上黑!

APRIL 说...

怎么搞的,才白了19个小时。

西西留 说...

嗯嗯,因为国阵把灯关了....其实变黑也要一点功夫的,很麻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