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2日星期五

逐鹿问鼎:纳吉的最新战术——认知战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The Corridors Of Power∶Najib’s latest strategy: perception war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2-05-09
翻译  ∶西西留

如果他们无法作出一致的裁决,也必须至少二对一,让再农阿里一人作出对反对党有利的判决。这样将会让政府看来像是作出了『正确』和『公平』的事,反对党也就没有投诉的余地了。

敦马哈迪是这个游戏的高手,这也是为何他被称为大马政坛的『黄金老人』(Grand Old Man)了。政治就是『认知的游戏』(game of perception),你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人们认为你是么什麽身份才是重点,而敦马哈迪是其中的佼佼者。我是否看来像是在歌颂他呢?这是实话实说①,我无需对此作出道歉,这叫『实至名归』②。
①英文俚语bet your sweet ninny源自bet your ass,即是「我用我的屁股来跟你赌(担保)」,意思就是说「我很肯定我所说的」,后来「我用我的……来跟你赌」逐渐的变得多样化,原文中You can bet your sweet ninny I am即是「我这个天真可爱的笨人可以跟你赌……我说的是真心话」的意思。
②谚语credit should be given where credit is due,等同中文成语『实至名归』。


马哈迪早年领导国家时,他使用了一家名为萨奇广告公司(Saatchi & Saatchi)的服务。人们每天工作时经过白沙罗大厦(Wisma Damansara)大概会留意到他们位于山顶的这栋大楼的办公室。他们在大马的最大客户就是巫统,巫统所付给他们的费用使得这家公司能够在吉隆坡的黄金地点建造如此富丽堂皇的办公楼。其实,这些钱也不是巫统付的,这些都是来自国库的钱,也就是说,纳税人必须缴交这些账单(请继续阅读有关这家公司的履历
Saatchi & Saatchi,在中国大陆叫盛世长城,在中国台湾译名为上奇广告,香港译名为萨奇广告,是全球第四大广告传播集团阳狮的子公司,1970年,萨奇兄弟与丁贝尔(Tim Bell)创立Saatchi & Saatchi公司,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其与中国长城航空航天工业局的合资公司盛世长城成为中国大陆最大的广告公司。其广告一直都以高格调而见称。

1995 年,因为公司股票在股市大跌,发行的巨额的可转换债券又使公司雪上加霜,Saatchi公司董事会忍无可忍,赶走了创始人萨奇兄弟。兄弟二人又建立了 M&C Saatchi广告公司分庭抗礼。萨奇兄弟的兄长查尔斯·萨奇亦是英国保守党的前任主席之一。同年,为了摆脱萨奇兄弟的阴影,Saatchi & Saatchi 改名为 Cordiant。1997年,Cordiant 管理层决定把公司分隔为 Cordiant 传播集团(主要包括达彼斯)和 Saatchi & Saatchi 两个独立运作的公司分别上市。2000年,Saatchi & Saatchi 被阳狮集团(VivaKi) 收购。


顾名思义,这家公司其实是一家犹太人拥有的公司。当巫统使用萨奇的服务的事情被揭发后,它被迫断绝和这家公司的关系,接着巫统把新合同给了林国荣(Lim Kok Wing),林国荣是个广告和公关界的奇才,他所负责的案子当中,其中有青年发展计划(Rakan Muda)以及其他的计划,目的是为了制造『歌舞升平』※的假象。
※原文on the ball 是首英国诺里奇(Norwich)市足球俱乐部的足球队队歌,也是最早的足球队歌。

敦阿都拉巴达维上台成为首相后,他招兵买马成立了自己的团队,那就是无人不晓的『四楼小组』(巫文Tingkat Empat,英文Fourth Floor Team),他们本来的任务就是成为伯拉政权幕后的智囊团,协助他制定政策。可是,问题出在『四楼公子哥』们贪得无厌,他们忘了大马政治的黄金定律——「别想在『大马政坛的黄金老人』的头上动土后还妄想能够逃过劫数。」

不久后,内阁开始对『四楼公子哥』进行打击行动,最后他们的实权被架空,只剩虚有的名堂,伯拉被迫不再重用他们。伯拉曾经企图为他们辩护,可是却徒劳无功。马哈迪已经下定决心,这些人必须铲除,一个活口也不能留。结果,伯拉必须和他自己在『四楼』的顾问保持一段距离,也就是说,他必须在没有顾问团的引导下,做盲目飞行(fly blind)。

纳吉很清楚一个好的公关小组能够产生的神奇力量,也因为如此,他也拥有自己的一支『四楼』小组。可是他并没有重要一批乳臭未干※的牛津大学毕业生,就像伯拉所做的那样。纳吉知道马哈迪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因为他(马哈迪)对这种小流氓还是满腹狐疑。纳吉就像马哈迪之前的做法一样,外包专业小组的服务工作。他们已经展开了一个大计划,以确保巫统不单是会在下届的全国大选中获胜,同时赢回它所失陷的所有州属,还有加上三份二国会优势。
※wet-behind-the-ears,「小孩子洗澡之后不懂擦干身体,耳朵后面还带有点肥皂水」,等同中文成语『乳臭未干』

纳吉使用的计划是『一网打尽』,首先他先给人一个印象,像是会给大马带来改革的样子,《新经济政策》将会被重新评估,并实施部分条律的放宽和自由化。甚至就连外国投资委员会(Foreign Investor Committee,FIC)也将会被解散,以让投资家和华人商家更有信心觉得政府决心废除许多对土著有利的政策和条律。

到时将会有很多『橱窗展示』※,一些人将会被粉饰得比『橱窗展示』更加的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政治前线中的战斗才能够确定所使用的策略。
※window-dressing,「橱窗展示的新衣」,等同中文成语『粉饰太平』

在最近的三〇八大选中,民联看来已经进行了『大进攻』(great inroad),自此之后,它(接下来)在五场补选中,其中赢获了令人无法忘怀的四场,成绩比三〇八大选的表现还要好。纳吉不能再允许民继续联遥遥领先,尤其是安华伊布拉欣,必须要(使用计谋)让他看来像是已经大势已去※。
※lost the wind in his sails「风帆上没风」,等同中文成语『大势已去』

为了对安华先发制人※,纳吉决定回避在本南地(Penanti)的补选,这显得像是纳吉违背了马哈迪的意愿,如果人们这样想的话就正中下怀了,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显得纳吉有了全面的自主能力,没人会对他垂帘听政,尤其是马哈迪,告诉他该干些什么了。
※steal one’s thunder「偷掉某人的闪电」,就是把某人的荣耀给偷走,不让他角逐先登,等同中文成语『先发制人』

如果他们执意在本南地参选,结果必定会一败涂地,比三〇八大选还要糟糕。可是现在巫统不在补选中参选,巫统将不需要再输下去。如果巫统没输,也就是安华的政党也没赢。这就是第一步棋——拒绝给安华尝到获胜的滋味,总而言之,他会给人说是『捡便宜』,或是『不劳而获』(menang tanpa tanding)的。你可以说巫统是胆小鬼,这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巫统没有『输掉』本南地,因此安华的政党也没『获胜』。

下个课题就是霹雳州,他们知道霹雳目前的状况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no-go)。民联和国阵目前是分庭抗礼,同时我们有三名所谓的亲国阵的独立人士,可是他们三人之中有两人需要面对贪污的控状,如果他们被定罪,那将会有两场补选,而民联将会轻易的获胜,换句话说,在霹雳州政府中,反对党将会比国阵多出一个席位。

另外一个方案是撤销对这两名『独立』州议员的贪污控状,尽管是这样,这些都会在预算之内,也将毫无意外的会发生,巫统将会被意料这样做。那他们要如何解释说这些都是依据正当程序进行,没有人在幕后操纵呢?

无论你爱怎么说都行,如果控状被撤销,民众的认知还是一样的,他们会认为这些人罪大恶极,他们会想说,这些控状被撤销的唯一理由是因为巫统要避开两个补选,他们知道如果这样做的话他们会输得很惨。无论如何,就连马哈迪也反对巫统接收这两个人,因此他们将别无选择,在不被允许加入巫统的情况下维持作为独立人士,直到有一天他们败诉,被送入铁窗为止。

纳吉唯一可行的选项就是解散霹雳州议会,重新进行州选举,可是这不能让反对党沾到甜头,这彩头必须由巫统来领。赞比里已经做好决定,他将会被宣布成为霹雳州务大臣,接着,他需要寻求苏丹的御准解散州议会,他们不能容许尼查成为要求解散州议会的那个人,因为这将会对纳吉的形象造成极大的伤害。

今天下午三点,上诉庭将会宣判谁才是霹雳州务大臣。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里拿督斯里查基(Zaki Azmi)被告知要必须确保作出有利于巫统的判决。

接着,查基指示了上诉庭主席丹斯里阿劳勿丁(Tan Sri Alauddin Mohd Sheriff)告诉那三位法官:劳勿斯(Md Raus Sharif)、再农阿里(Zainun Ali)和阿末玛洛(Ahmad Maarop)作出『正确』的裁判。如果他们无法作出一致的裁决,也必须至少二对一,让再农阿里一人作出对反对党有利的判决。这样将会让政府看来像是作出了『正确』和『公平』的事,反对党也就没有投诉的余地了。

过后,赞比里将会顺理成章的去觐见苏丹要求解散霹雳州议会,然而,这件事是巫统所做的,不是尼查,也不是反对党。虽然巫统可以继续在霹雳州掌权,可是他们却解散了州议会,重新进行州选举。你怎么还能说纳吉不公平,或是说他是权力狂呢?

这将证明了纳吉是个『人民』的首相,他知道在需要时作出正确的判断。安华和民联将会失去了机会,无法宣称新一轮的州选举是他们主导的。其实,法院裁决了国阵是合法政府,国阵本来可以继续在这个州属执政直到下一届大选,可是它却选择了解散州议会,因为这是人民的意愿。

当然,如果重新举行州选举的话,国阵是很难获胜的,可是结果又有什么分别呢?他们已经卡死在里头了,这个做法能够让国阵看来并不是非法夺权,而是很『有风度』的听取人民的意见,尽管法院已经宣判说他们是合法的霹雳州政府。

根据纳吉的公关顾问团的说法,这就是他们如何破解安华的阵法,偷走他的头彩。以目前而言,安华和民联的风头减弱,而唯一使他们的风头变得更加弱的方法就是阻止他们在这些小战斗中继续轻易的获胜。如果无法避开战斗的话,那就必须确保战斗是在你的地头上,而不是安华的地头。

『认知』是很强大的工具,马哈迪了如指掌,纳吉也略懂一二,他对此道好学不倦,成为名家指日可待,就像他的师傅那样,把『认知游戏』发扬光大。

6 条评论:

匿名 说...

精彩极了!谢谢西西留大大

匿名 说...

胡說八道,那有人去了銀行搶了錢,過後雙手奉回。
1 MALAYSIA 不是全民的馬來西亞,強意識就是馬來西亞唯我獨尊。

納吉即然推出馬來西亞唯我獨尊,那會理會人民的感受,誰敢反,軍警大權在我手。

APRIL 说...

受教了,大哥,谢谢您的用心和努力。四月一直很喜爱“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从前曾有冲动想用自己喜欢的方式重新翻译,现在看了您的翻译,这股冲动又回来了。

匿名 说...

西西留竟然会中英对照成语,这个部落格真是个宝库,我要来多多学习

谢谢大大的无私贡献

西西留 说...

谢谢大家啦,翻译本来就是充满趣味的事,不是吗?

其实几乎大部分的英文谚语都直接能够用中文成语匹配,这也就是翻译技术最好玩的地方。因为作为像西西留这样的英对中的翻译迷来说,我最大的目标是英文直接进入文言文,那就是最最最高的境界了。

四月,哈利波特的文字浅白,可以再翻得好一点,可是这个工程不小,大概要设好计划才行。其实西西留也有想过把『魔戒』剩下未翻译的系列给翻译出来的(电影的『魔戒』不过是整个故事中间的部分)。其实前面和后面都有故事。

我们再找点有趣的文字再锻炼锻炼....

APRIL 说...

呵『魔戒』...那是一部旷世钜作啊,四月爱死了电影里呈现出来的气势、情感和壮丽的山河。这部史诗一般的作品对四月来说太大太大了...